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医药费

发布:2021-01-13 11:07:43

“季小姐,我是护士站的,请问您您奶奶的医药费您什么时候回来交齐?的话再交不上,没办法很抱歉了。”护士那柔和的声音玻璃窗手机听筒传了回来,虽然说出来的话,却让季初晓本就悲凉眼泪无助的掉下,她该怎么办?。...

“季小姐,我是护士站的,请问您奶奶的医药费您什么时候过来交齐?如果再交不上,只能抱歉了。”护士那温和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了过来,但是说出的话,却让季初晓本就凄凉的心中再次浇了一盆冷水。

眼泪无助的掉下,她该怎么办?

天色昏沉,季初晓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季初晓的心底越来越寒。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否则,奶奶只能受苦。

靳言渊不让她出去,她难道就不能逃出去?

季初晓心中打定主意,跳下床目测了一下别墅二楼到地面的距离。

天色越来越晚,佣人来询问吃饭,都被季初晓一句不饿给打发走了。

终于等到夜幕降临,季初晓将床单剪成布条状,从二楼跳了下去。

“这么晚了,靳太太准备去哪里?”

季初晓双脚刚落地,就听到身后一道如同来自地狱魔鬼的嗓音,季初晓吓得啪跌在了地上,惊恐的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靳言渊。

男人站在花圃外面的空地上,黑暗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子,别墅微弱的灯光打在他俊美的脸上,仿佛覆盖上了一层金光,看起来更加蛊惑神圣。

季初晓抿了抿唇,瑟缩着从地上爬起来,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带上了视死如归。

她并非第一次打他,每一次打他,他都会想出千百种方法在床上折磨她,她知道自己逃脱不了惩罚。

只要能出去,她接受惩罚。

“你到底怎样才肯当我出去?”

男人眯起的目光凝视着季初晓,她眼里诙谐的暗光尽数落尽眼底,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薄唇勾起,“过来!”

季初晓咬了咬唇,挣扎了几秒,最终缓缓向他走去。

男人长臂一捞,她就踉跄着跌进他坚硬的怀里。

禁锢着怀中的女人,靳言渊邪气的挑起她的下颚,语气薄凉尖刻,“不断挑战我的耐心,就是为了让我上你?”

靳言渊言语里的残忍讥讽,彻底击碎了季初晓伪装的尊严,只见她身体僵硬的紧绷,语气几乎渲染上了哀求,“我想出去,奶奶的医药费已经没了。”

“你还真是贱!”男人讥笑一声,抱起季初晓大步进了别墅。

别墅里的佣人都已经睡下,此时别墅里格外安静。

靳言渊一进别墅,就像一头沉睡的雄狮,残忍霸道的撬开对方的嘴巴,凶猛侵入,攻城略池。

季初晓身上的衣服被他一件件撕扯,零碎的散落在地上,直到她不着寸缕,他才拥着她上到二楼。

房门刚一关上,男人就迫不及待,完全不给对方适应的机会,就开始雄狮觉醒最原始的兽性。

“唔……”季初晓痛的蹙眉,落在男人眼里,却更加激起了对方的疯狂。

“季初晓,当初我若不出现,你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在别人身底下卖?”

男人轻咬着她的耳垂,声音缠绵低沉,轻缓好听的声音,本应该说的是情话,出口的却是最残忍的刀子。

酥软的季初晓浑身一震,一股哀伤从心底蔓延,迷蒙的双眼也染上了雾气。

夜漫长而深邃,房间中靳言渊好似不知餍足的狮子,一次次的要着季初晓,即便她已经累极睡去,他依旧不放过她。

一夜缠绵,季初晓次日醒来的时候,靳言渊已经不知去向,佣人来通知说奶奶的医药费已经交齐,她还是不能出去。

而得到这一切她所要付出的代价,除了要承受靳言渊的冷言冷语之外,还要每夜配合他的索求无度。

与其说她是他娶回来的妻子,不如说是他圈禁起来的肉懿。

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季初晓抬手想要遮住刺眼的光芒,却不经意间碰到了躺在身边的人。

季初晓惊讶的转头看去,就看到平时这个时间都去公司上班的人,此时却躺在她的身边。

此时靳言渊正侧身躺在那里看着芒,季初晓心中恍惚,但是随即回过神来,眼前的人极尽所能的伤害她,她刚刚竟然感觉被他迷了眼。

“很意外?”靳言渊薄唇轻挑说出的话却带着冰冷的温度。

“起来跟我去个地方。”靳言渊说着掀开被子起身就朝着浴室走去,丝毫都不顾及他赤。裸的身材被季初晓一览无余。

虽然两个人发生了关系,但是季初晓在看到他那完美身材的时候,依旧红了脸。

“不要耽误我的时间。”靳言渊转头不耐烦的催促着她。

季初晓应了一声,心底一片凄凉,现在的她哪里还有人权可言,不过是他随时就会丢弃的玩物罢了。

而她即使不愿,又有什么办法挣脱命运的枷锁。

终于可以出去可吗?她已经被关在这个别墅,整整三个月了。

盛大的宴会在帝京最奢华的酒店举行,季初晓挽着靳言渊的臂弯出现的时候,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是靳少?”

“靳少今天竟然带了女伴儿?”

“那个女人是谁?好美啊!”

靳言渊身为MSJ的继承人,一直是上流社会的热门话题,尤其是一向低调的靳少,今天竟然带了女伴,而且还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

季初晓很美,属于那种空灵的美,美得让人窒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的美给掩藏禁锢起来,却又心疼她的脆弱。

季初晓听着周围的议论声,表情一层不变,挽着靳言渊,跟随着他的脚步,表现得落落大方,一点儿也没有丢他的脸。

靳言渊看着周围人打量季初晓的目光,有欣赏,有惊艳,也有嫉妒,一张脸已经黑沉下来,捏着季初晓的手臂微微用力。

“不准笑!”

季初晓诧异的扫了他一眼,眉心微蹙,开口道:“我没笑。”

闻言,靳言渊的脸色更黑,蛮不讲理的说道:“以后出门,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化妆。”

看来回去就要告诉佣人,以后太太的化妆品,除了护肤保养的,全部扔掉。

他出门只给了她半个小时的时间,她除了洗漱,哪里还有时间化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