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该死的女人!

发布:2021-01-13 11:07:43

季初晓听着靳欣的咄咄逼人,一双手掐进皮肤里,她究竟要怎样做才也可以?远处正和商人谈事情的靳言渊,看见这一幕,嘴角噙上冷厉,眼睛寒冽的望着季初晓。季初晓此时身体僵硬的季初晓此时僵硬的坐在那里,红酒的液体打湿了她纯洁的白色裙子,鲜红的液体,素白的纱裙,以及液体勾勒出的胸脯弧度,怎么看,都有种凌乱禁欲的美感。。...

季初晓听着靳欣的咄咄逼人,一双手掐进皮肤里,她到底要怎样做才可以?

远处正在和商人谈事情的靳言渊,看到这一幕,嘴角噙上冷厉,眼睛冷冽的望着季初晓。

季初晓此时僵硬的坐在那里,红酒的液体打湿了她纯洁的白色裙子,鲜红的液体,素白的纱裙,以及液体勾勒出的胸脯弧度,怎么看,都有种凌乱禁欲的美感。

这样的季初晓,让在场的男人无不侧目,遐想连篇。

看着季初晓无助的坐在那里被人羞辱,靳言渊深邃漆黑的眼睛里有异样一闪而过,尤其是看到周围男人的目光,靳言渊心口升腾起一股无名火。

该死的女人!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竟然有勾引男人的潜质?

只见他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就大步朝季初晓的方向走去。

“是靳少。”

“靳少过来了。”

季初晓听着周围的嘀咕声,一动也不动,好像她就是个木头,根本没有灵魂。

靳言渊站在季初晓的对面,蹙眉看了她一眼,最后转向靳欣,“你怎么在这里?”

被问到的靳欣,忍不住撇撇嘴,略带撒娇,“哥~”

“回去!”

“哼!”听到靳言渊的厉喝,靳欣不敢违抗,临走时狠狠瞪了季初晓一眼。

周围的千金见出头的靳欣都被骂走了,生怕待会儿战火蔓延自己身上,赶紧离开。

季初晓不可怕,说白了就是个无权无势的落魄千金。可靳言渊不同,他可是暗地里的帝王,得罪他,有一千种方法让你痛不欲生。

“怎么?还不打算走,你把我刚才的话当成耳边风了?”靳言渊残忍的开口,眼底翻滚的怒意都快压抑不住,尤其周围的男人还在偷偷瞄着她的曼妙身体。

一看到季初晓胸口紧贴的湿衣服,靳言渊就感觉到下腹一紧,心底的怒火更加强大。

季初晓浑身一抖,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她给他丢人了。

靳言渊将她残暴的拽进车里,车门刚关上,他就暴虐的撕碎了她的衣服,完全不担心她此时多么裸露,固执地将她脏掉的衣服扔出车外。

霸道的拽过她娇小的身体,季初晓一个不稳,趴在了他的话里,黑影笼罩,惩罚性的吻在口腔辗转。

就在季初晓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靳言渊才放开她,看着她粉嫩的双颊,下身疼的紧,如果不是没有在车上的癖好,他真恨不得就地办了她。

“下次若敢再这样弄脏我的东西,我要你好看!”靳言渊如匍匐的野兽紧紧的盯着蜷缩的季初晓,讽刺的意思不言而喻。

“嗯。”季初晓胡乱的点点头,自然听出他口中的东西就是指的她,从她嫁给他的那天起,他就说过,从今以后,季初晓只能是他的附属品。

看到季初晓点头,靳言渊眼底翻腾的怒火终于熄灭不少,这才架着车子离开。

靳家别墅。

晚上靳言渊在床上狠狠地要着季初晓,充血的眼眸紧盯着她,“后悔了?”

迷乱的季初晓,听到耳边暧昧的询问,身体一颤,咬着唇瓣否认:“没有,没有后悔!”

他听到了,晚上在宴会上,那些名媛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后悔吗?后悔当初那样羞辱他!

不……她不后悔!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被人陷害,她和他也绝对不会是同一路的人,所以,她并不后悔!

“嗯~”

“呵,不后悔?”靳言渊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残忍的忽略身下人的痛苦,发泄着自己心底的愤怒。

她知道,他在用这种屈辱的方式惩罚她,惩罚她当年那般羞辱过他。

如今,他要用更加羞辱的方式来回报她,让她比他当初受过的屈辱千倍百倍的偿还。

“嗯~”季初晓咬紧唇瓣,尽量不让自己暧昧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那羞辱的声音只会让她更难堪。

如果不是为了救爸爸,为了奶奶,季初晓早就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这样毫无尊严的人生,简直像活在地狱,痛苦的折磨着自己。

即便沉沦,她也是曾经高高在上的公主,公主的尊严,不可侵犯!

靳言渊好像知道了她的意思,残忍的掰开她的双唇,嗜血的眼眸盯着她,“怎么不叫?叫啊?你不叫,我会不高兴的,我不高兴的后果,你想知道吗?”

靳言渊伏下身体,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她的耳朵吐气说的,引的季初晓一阵颤栗。

“叫!叫到我高兴为止!”男人双手攀上她的胸口,狠狠地揉搓,残忍的说道:“你不叫到我高兴,我就断了你奶奶的医药费!”

“不……你不能断了奶奶的医药费!”

季初晓咬紧牙关,死命的盯着眼前这个恶魔般的男人,眼泪渲染,却被她强忍着逼了回去。

“不断也可以,你叫啊!叫!”男人邪恶的看着季初晓,染血的双眼在黑暗中,像极了恶魔。

“嗯……”季初晓屈辱的想开口,任由眼泪汹涌而出,伴随着羞耻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次日,季初晓醒来的时候,靳言渊已经不在房间。

季初晓毫无生气的躺在鹅绒宫廷床上,一双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好像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觉得世界安静了。

“少奶奶,少爷让您下去吃饭。”佣人在门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少爷还说,如果您还不下去,他不介意亲自上来请你。”

季初晓躺在床上,听着耳边佣人略带讥讽的命令,心底一股惆怅,放在床单上的手指,微微抓紧,抿了抿唇,最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开口:“知道了,我马上来。”

“言哥哥,你快尝尝,这是心儿亲自为你做的哦~你要是不吃完,心儿可不高兴了。”

季初晓刚走进餐厅,就听到夏倾心甜腻的声音在奢华的餐桌旁响起。

夏倾心是靳言渊的女朋友,呵,是不是很可笑?明明都和她结婚了,却还隐婚,甚至光明正大的交了女朋友,并且当着她的面亲热。

季初晓,这都是你作的!曾经为什么要去得罪他!

靳言渊如同帝王一样坐在那里,夏倾心左手自然的环绕着他的颈部,右手夹了一块透亮诱人的虾饺放在他嘴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