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6章 老实交代

发布:2021-01-13 16:15:11

当金锋再度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了到了医院。宁晓柔坐在病床边上,泪可怜巴巴的望着金锋。病房外,一位中年人妇女正和警察说着什么。看见金锋醒过来,宁晓柔擦了擦眼睛,兴奋地说宁晓柔坐在病床边上,泪眼巴巴的看着金锋。。...

当金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医院。

宁晓柔坐在病床边上,泪眼巴巴的看着金锋。

病房外,一位中年妇女正在和警察说着什么。

看到金锋醒来,宁晓柔擦了擦眼睛,激动说道:“呀,你醒啦,你等着,我去帮你叫医生!”

“等下!”金锋一把抓住宁晓柔的手腕,问道:“和你一起把我送到医院的那个人呢?”

昏迷之前,金锋记得好像看到了前世的老班长沈明志,但是沈明志不是西源人,加上当时意识不清楚,金锋不确认是否是自己记错了。

“你说那个大哥啊,他好像有什么急事,把你送到医院他就走了。”宁晓柔说道。

“你能说说他长什么样子吗?”金锋赶紧问道。

“个子和你差不多,但是更壮一些,左脸耳朵边上有道疤,看起来挺吓人的,不过却是个好人,力气也很大,轻轻就把你抱起来放到了摩托车上……”宁晓柔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况。

“果然是老班长!”

当宁晓柔说到来人耳朵边有刀疤的时候,金锋就确认了,就是他前世的老班长。

门口的警察听到病房里的动静,从窗户往里看了一眼,见金锋醒来,让中年妇女去叫医生,自己则推门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留着一头齐耳短发,大眼睛浓眉毛,配上一身合身的警服,看起来英气逼人,金锋对她第一印象很不错,可是谁知道女警进来后就拿出一个小本本,冲着金锋问道:“叫什么名字,住哪里?”

这种审问嫌疑犯的语气让金锋非常不爽,对女警的好感也消散一空,抬头瞥了一眼,直接闭上了眼睛。

“哎,我问你话呢,你什么态度?”女警上前两步,气呼呼问道。

可是金锋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理也不理。

“姐姐,他刚刚醒来,咱们等医生检查完了再问行吗?”宁晓柔赶紧打圆场。

女警冷哼一声,不过看到医生进来,还是合上本子,站到一旁。

医生从床头拿过化验单看了看,又用手电筒照了照金锋的瞳孔,询问金锋一些问题。

“他怎么样了?”女警赶紧问道。

“还好病人中的毒不算罕见,注射过血清已经解了,伤口也处理了,应该没有大碍,你们有什么要问的,现在可以去问了,不过病人还比较虚弱,询问时间不要太长。”医生交代一声,说道:“病人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家属过去把住院费交一下。”

“好的,我去,我去!”宁妈妈赶紧从兜里掏出一个布缝的小包,跟着医生跑了出去。

“谢谢医生!”女警点点头,把医生送出病房,踢了踢金锋的病床:“听到没有,你没事,别跟我装死,跟我老实交代……”

“老实交代?”金锋直接被气笑了:“大姐,我知道你是刚从警校毕业的新手,但是请你注意点儿用词行不行,我是嫌疑犯吗?你让我交代什么?”

“你说谁是新手?”女警就好像被踩尾巴的猫一样,直接炸毛了,刚准备发怒,一个四五十岁的老警察推门走了进来,女警的注意力立刻转移了,问道:“郑叔,蝎子那边怎么样了?”

老警察摇了摇头没有多说,而是问道:“你刚才喊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秦慕岚赶紧摆手,同时充满警告意味的狠狠瞪了金锋一眼。

金锋本来没打算跟一个菜鸟警察一般见识,可是被这么一瞪眼,心里不爽了,幽幽说道:“她让我老实交代,我说她是新手,让她注意用词,不要跟审问嫌疑犯一样审问我,她不服气,炸毛了呗。”

女警一听金锋这么说,气得指着金锋:“你……”

“慕岚!”老警察呵斥一声,笑着向金锋问道:“慕岚的用词的确不当,你不但不是嫌疑犯,还是见义勇为的小英雄,我为慕岚刚才的话,向你道歉。”

“哈哈,都是闹着玩的,用不着道歉。”老警察这么一道歉,倒是让金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英雄,你以前认识慕岚吗?”老警察笑着问道。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新手?”老警察依旧笑眯眯的问道。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金锋心里暗笑一声,明白了老警察是想套他的话,不过并不着急,淡淡说道:“她的警服还是新的,连一丝褶皱都没有,显然是才领了没多久,正宝贝着呢,老警察的衣服应该是你这样的。”

金锋伸手指了指老警察身上的警服。

“你就是从衣服上判断出来的?”老警察笑道:“我们每两年都会发一次新衣服,你怎么知道她不是穿的新制服?”

“她不可能是两年的老警察。”金锋笃定道:“基层干警是最辛苦的,常年在外风吹日晒,如果做了两年,她的皮肤不可能这么好!”

一句话不仅说出了基层干警的辛苦,还夸了秦慕岚皮肤好,秦慕岚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儿。

“除了衣服、皮肤,还有她的手机。”金锋指了指秦慕岚兜里露出来的手机一角:“你是领导连个大哥大都没有,她却用着手机,而且这款手机卖的应该不便宜吧……”

“你少阴阳怪气说话!”秦慕岚下意识想把手机塞进兜里,可是想想这样做反而显得欲盖弥彰,又把手拿出来:“你是在怀疑我的手机来路不正吗?”

“我可没这么说。”金锋淡淡说道:“真要是来路不正,你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用。”

“小同学,没看出来,你的观察能力很强啊,从哪儿学来的?”老警察笑着问道。

前世经过严苛训练,看出这些最表面的东西轻而易举,不过重生自然是不能说的,金锋随口胡诌道:“自然是从书上学到的,福尔摩斯知道吗?”

“切,我还以为多了不起呢,原来是从小说上学来的!”女警抓住机会又嘲笑金锋。

“不管从哪里学来的,能学以致用,还能救了人,就是了不起!”老警察称赞一声,也不管气呼呼的女警,笑着向金锋问道:“小同学,可以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金锋,是一中三年二班的学生。”金锋答道。

“你去旧窑厂干什么?”

“我住在西郊的铜湾村,放学回家正好看到这位同学被匪徒劫持,我想着报警,可是又怕来不及,就悄悄跟了过去。”金锋说出早已想好的说辞,回忆着自己第一次杀人时的感受,露出一副紧张之色道:

“看到匪徒想要伤害这位同学,我就从窑洞顶上跳下去,给了匪徒一板砖,可是谁知道匪徒的脑袋那么结实,板砖都拍成几半,他还是爬起来了,拿着一把老长的刀,差点砍死我,幸亏被我拍了一砖,脑子不太清楚,我就趁机抢了他的刀,我记得我好想捅了他几刀……”

“我这是正当防卫,不会坐牢吧?”金锋“紧张”问道。

“没事的,非但不用坐牢,我们还要给你奖励呢!”老警察安慰道。

“奖励?”这个金锋倒是没想到。

“这个家伙外号叫蝎子,一直在咱们省流窜,省公安厅和西边的金川市公安局都在悬赏通缉他!”老警察答道。

“还有悬赏?”金锋喜出望外:“赏金多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