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初见成效

发布:2021-01-14 02:02:00

木春华一脸惊异,她我以为自己的女儿被丈夫那一巴掌打傻了,怎么总是会说疯话呢?“佳欣,你别吓妈啊。”说着便坐在佳欣身边饮泣,棉袄袖子是她擦泪的工具,边哭边倾诉着自己这些年的不很容易:“妈明白,你两百个不很愿意,但是妈有什么法子啊,你也不是不明白,...
木春华一脸惊诧,她以为自己的女儿被丈夫那一巴掌打傻了,怎么总是说胡话呢?“佳欣,你别吓妈啊。”说着便坐在佳欣身边垂泪,棉袄袖子就是她擦泪的工具,一边哭一边诉说着自己这些年的不容易:“妈知道,你一百个不乐意,可是妈有什么法子啊,你不是不知道,妈在这个家,说话还不当放个屁...妈帮不上你啊!”算了,佳欣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要怎么说起自己的来历呢?说起来她也是个苦命人,性格懦弱,胆小怕事,如果告诉她自己是重生而来,有一手做头发的好手艺,那非得把她吓的魂飞魄散不可!“算了妈,当我没说。”佳欣把搪瓷缸里的水一口喝尽,起身就去了仓房。都说医者不自医,其实理发也一样。有时候给自己理发基本出不来自己想要的效果,何况重生回来,她连一把像样的剪刀都没有,更别说是染烫的原材料了。但铁人王进喜不是说过嘛: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现在就是她创造条件的时候。木春华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把仓房翻了个底朝天,皱着眉头。“你要找啥?”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突然看到一旁的自行车,爷爷在镇上小学代课,买了这两二手自行车!现在已经破烂不堪了。佳欣找来钳子直接把自行车拆了,车轮里面镶嵌的钢丝悉数全部拆了下来,回到房间里,手已经被冻的差一点失去知觉。等暖和过来以后,她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东西。木春华看着她在那叮叮当当又是砸又是烧的,完全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又不敢问,她总觉得她的女儿从醒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只是说道:“那自行车是你爷的,你就这样拆了,你爸又该...”“打我!我知道。”卢佳欣头都没抬一下,只顾自己的手里的东西。佳欣在做火夹子,记得以前学理发的时候,师傅说过,有一种烫发技术是火烫,后来店里有上了年纪的老人要求师傅火烫,她有幸围观过!看着这样的佳欣,木春华想难道女儿真的被她们逼的失心疯了吗?直到晚饭前,卢定武才带着佳欣弟弟佳成回来,爷爷奶奶稀罕佳成,所以从他一出生,就当成是心肝宝贝的疼着,白天基本都在爷爷奶奶家,又因年龄差大,所以她基本不跟弟弟说什么话。佳成看着她,问道:“姐姐,你脸还疼吗?”这还是从她醒来第一个关心她的人,心中多少有些感动。看着弟弟圆头圆脑的样子,还有些可爱,佳欣突然想到什么:“佳成,姐姐给你剪个头发,可以不?”“你会吗?”佳成看着姐姐:“上午爷还说要给我剃头呢,我看那刀子,我害怕就没答应!姐姐,你只要不用刀子,我就不怕。”“乖,姐姐不用刀子!”于是晚饭吃过,佳欣给弟弟剪头发,只是比较普通的寸头,冬天太冷,不适合剪那些带有个性图案的发型,何况,她现在除了一把沉甸甸的大剪子什么都没有,就连推子都没要搞到。佳成开心的一直拍手,还说明天跟小朋友玩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显摆一下。爸爸直到睡觉前一整天都没有跟她说话。佳欣也不在意,她现在可没有时间生气。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佳欣派佳成去把大姑二姑找来,说着让她们帮帮忙。两个姑姑来的时候,佳欣正在用昨晚做好的火夹子给自己烫头呢。大姑直接看呆了,那场面实在是惊心动魄,佳欣正用烧红降温后的火夹子往自己的头发上绕呢...“大姑别愣着,快来帮忙!”佳欣看着站在那里不动的女人:“快把炉子里的铁夹子帮我拿出来!”二姑和木春华躲的远远的,木春华从知道佳欣要干什么的时候就已经不敢上前了。她真害怕佳欣一个失手,她那一头头发就报销了。卢定武也不管,随着佳欣折腾,他就等着佳欣知难而退呢,他甚至告诉自己,佳欣要是能拿出五千块,他就头朝下走十圈!火烫有危险,这个佳欣当然知道,这很考验手上功夫。所以她才只有拿自己试水。烫之前佳欣特意剪掉了头发,齐肩短发,中间烫了几个弯,俏皮可爱又不花俏。大姑二姑赞不绝口,就连木春华也傻眼了,她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烫头发这样高难度的技术活在她眼里只有大城市的理发店才能做到。不成想,自己的女儿也能。她不是失心疯,应该是什么附体了吧。大姑二姑蠢蠢欲动。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还是待嫁的女子。佳欣分别给大姑二姑设计了适合她们的发型,大姑脸大偏宽头发长,所以刘海要有,然后就是把长发底端烫出卷就好。二姑刚好相反,所以要把额头漏出来。折腾了一天,佳欣筋疲力尽,但是好在效果不错。大姑二姑非常满意。木春华彻底放下心来了,所以主动要求佳欣也给她烫一个。都知道,春节前要理发似乎是很早就约定俗成的说法。马上大雪封山,他们是没有办法上镇上理发的。至此,弟弟,自己,姑姑,妈妈都已经做了发型。年龄段涵盖了小学生,高中生,待字闺中的,还有已婚妇女...似乎还缺少中年男人,还有老年人...毕竟多一类人,就多一份把握!所以,她去了爷爷家!这是她醒来后第一次来。以前就不爱来,爷爷不是很待见她,重男轻女的家庭都这样,因为她是女孩,就连妈妈都跟着吃瘪。爷爷是个教书匠,还是民办的。工资不高,但是穿着打扮却十分讲究,爱穿中山装,戴白手套,自行车总是被擦的一尘不染。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头发很早就谢顶了,所以索性就不留头发了!一直光头。见佳欣来了,奶奶笑靥如花,爷爷也不像以前那么冷淡了。佳欣还没说明来意,奶奶倒是先说话了:“听说,你大姑二姑的头发你弄的?”“嗯。怎么样?还顺眼吧?她们呢,没在家?”佳欣站着说话。“出去显摆去了。挺好看。你是啥时候学的呢?”奶奶问。“书上看到的。”“那你也给奶奶弄一个?”怪不得对她有了笑脸,原来是有求于她。这样也好,不用她开口了,一举两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