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重生断案

发布:2021-01-14 03:35:44

初秋时分,南都城郊的一间出租屋里。一个青年不停地地走入走出来,把一些杂物、书籍之类的家当搬去楼下。忙乎了老半天后,他靠在门上,略事短暂休息。望着房间里堆成小山的书本,沈岳一脸无可奈何:当年买书时,怎么就没想起要准备搬家的那一天呢……现在的要把这些书搬完,怕是自...
初夏时分,南都城郊的一间出租屋里。一个青年不停地走进走出,把一些杂物、书籍之类的家当搬到楼下。忙活了半天后,他靠在门上,稍事休息。望着房间里堆成小山的书本,沈岳一脸无奈:当初买书时,怎么就没想到要搬家的那一天呢……现在要把这些书搬完,恐怕自己腰都要累断了。要不……挑出几本书带走,其他的全部论斤卖掉?沈岳走到书堆前,信手拿起了最靠上面的一本册子,看看这本书有没有带走的必要。讲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就在沈岳刚一眼扫完封面上的几个字时,意外的事发生了。这几个字突然绽出道道金光,映在他的脸庞上。沈岳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梁县令,请问您的身体是不是……有些疲乏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沈岳这才悠悠醒转。睁开眼的一瞬间,他觉得很是不对劲:梁县令是谁?为什么别人要这么叫自己?还有,正站在自己身边低声说话的人是谁,为什么一身古人装扮,还裹了头巾?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痛得异常真切,沈岳这才确定不是在做梦。微微侧目,环视周遭,一个个身穿号衣,手持黑色水火棍的衙役站得笔直,面带肃杀。自己则身穿宽袍大袖的官服,头戴冠冕,端坐高堂之上。堂下,跪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和一个面目骄横的青年。“2018407号轮回者,欢迎来到轮回世界,当前剧情为《梁山伯与祝英台》,时代为东晋,你的身份是刚刚就任鄞县县令的梁山伯。”“你的主任务是:改变梁山伯与祝英台命运,迎娶祝英台;”“支线任务是:扳倒马文才之父马太守。”“任务完成奖励:金条四十根!”三行大字出现在沈岳脑海中,直到这时,他才得出结论:自己真的穿越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原来的故事里,祝英台最后就是被她老爹许配给了马文才,导致梁山伯因遭横刀夺爱,郁郁成疾病亡,她也殉情而死。从这个角度,马家父子对于这件事的责任也很大。两个任务倒是紧密相关,那么,该怎么去达成呢……还没等他开始思考如何完成任务,堂下跪着的老婆婆号哭着开口了。“梁县令,老身独自一人过活,日子本来就艰难,现在遭此横祸,眼看就要活不下去了,你可千万要替我做主啊……”她一边说话,一边不停磕头。只见老婆婆鼻青脸肿,左胳膊耷拉着,明显是断了骨头。满脸横肉的青年人,则在不停冲老婆婆大吼,指责她刁民生事,一副蛮横样子,全然不顾这是在衙门,是在县令眼皮子底下。海量的回忆涌入沈岳脑海中。根据这个身体里的记忆,他此刻刚到鄞县担任县令,眼下正在审案子。案情其实并不复杂:名叫马武的骄横青年乘马车经过街市,撞翻了老婆婆刘氏卖菜的摊子,老婆婆拦下马车和他理论,却被他领着众奴仆一顿痛殴。哪怕是街头随便拦下一人,都知道这案子该怎么判,可问题在于……马武是马太守的侄子……马太守大名君雅,字存周,是隔壁临海郡太守,比梁山伯高了整整一级。换作一般的县令,恐怕已经不辨青红皂白,判马武无错,甚至要反过来治刘氏的诬告之罪。可今天,一切都与平常不同。因为担任县令的,是沈岳!“砰!”沈岳把惊堂木重重地拍在桌面上,声震屋瓦。“住口,不得咆哮公堂!”他疾言厉色,手指还在对刘氏吼叫的马武命令道。马武有些没反应过来,转过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沈岳:鄞县历任县令,哪个和他不是客客气气,有几人敢这样对他下令?过去比殴打刘氏更严重的事,他又不是没做过,在公堂上大吼大叫,也不是头一遭,何曾被这样呵斥?不过他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人家毕竟是一县之长,自己刚刚又确实不妥,权且给他几分面子。沈岳看都不看他一眼,径自宣判:“泼皮马武,素来无赖。今日有错在先,又反殴打苦主刘氏,本官判……”公堂上的人刚听完他的宣判开头,脸色纷纷剧变:这难道……是要治马武罪的节奏?一开始对他说话,名叫韩林的主簿更是不顾尊卑有别,急得踩了一下他的脚。沈岳完全不为所动:“刁民马武,赔偿刘氏十万钱,按律打八十大板,关入大牢审问,若问出其他罪行,则另行处置。”空气骤然凝固。纵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众人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新任县令究竟是不了解马家的背景,还是……发疯了?十万钱,对家大业大的马家而言,也不是个小数字。还有,打八十大板,是不是太疯狂了点?要是真的执行了,那就不是打马武的屁股,而是在打马君则的脸啊!当然,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如果前面的只是让马武破财伤身,那最后一条就是要马武命的架势啊。全县上下,谁不知道他仗着马太守势大,一向作恶多端?要是真的认真审一回,只怕问出的罪名足够他杀头十几回!所有衙役都呆呆地站在原地,用犹疑的目光看着沈岳。韩林不停地使着眼色,想要让他收回成命。哪怕是刘氏,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她起初也是被逼得没了活路,才被迫到县衙来交了诉状,也没敢抱太大的希望。没想到结果却……十万钱,可是她一辈子都没敢想过的数字。更别提还有其他惩治了。本来伏跪在地的马武听到宣判后,更是“嚯”地一声,挺直了上半身,面露惊骇:“梁县令,我劝你最好三思!”沈岳面沉如水:“胆敢不服朝廷命官处置,再加二十,合一百大板!”“怎么了?你们站在那,难不成是要让本官亲自动手吗?”不等马武再有反应,沈岳盯着纹丝不动的衙役,冷喝一声,如同老虎低吼。瞬间的功夫,衙役们不顾礼仪地互相交流了一个眼神。对完眼神后,两个资格较老的衙役出列。一人上前,低语一声“得罪”后,朝马武递了一个颜色。马武似乎有所醒悟,眼前的这位县太爷看来是要动真格,而且这又是在衙门。像刚刚那样与他正面硬刚不妥。于是他配合地被衙役按倒在地,同时不忘轻声嘱托:“打完板子,速速去告诉我叔叔,越快越好!”另一人则取了板子回来,高高抡起,一下又一下打在马武屁股上,开始行刑。然而,板子每挥一次,沈岳的面色就难看一分。“等等!”他挥手止住打板子的衙役。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聚焦在他身上,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