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发布:2021-02-23 18:16:45

免费提供更多神光冲霄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在这个世界里,莽荒凶兽肆掠大地。兵兽、将兽、王兽、皇兽、邪灵兽、魔神兽,即便是面对自己最高等的兵兽獠牙,名副其实万灵神王的人类所创造出的强悍文明...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群神光觉醒、侵犯神之领域的超卓强者,名为灭神师。唯有灭神师才能对抗凶兽,唯有修至巅峰的灭神师才能击杀传说中的兽神……。...

“在这个世界里,蛮荒凶兽肆虐大地。兵兽、将兽、王兽、皇兽、邪灵兽、魔神兽,即使是面对最低等的兵兽獠牙,号称万灵至尊的人类所创造的强大文明一样如纸般脆弱……

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群神光觉醒、侵犯神之领域的超卓强者,名为灭神师。唯有灭神师才能对抗凶兽,唯有修至巅峰的灭神师才能击杀传说中的兽神……

在这个世界里,拥有无上神光的灭神师终于出现了,她既是生灵万物最后的希望,也是彻底毁灭人世的末日神光,她被称世人称作魔皇……”

十二出头、十三差些的狄冲霄窝在墙角,捧着用零花钱买来的消闲小书《魔皇传说》看得入神,精彩处,更不自觉地小声念叨。

书页一张张自右至左,很快便到了最后一页,狄冲霄像完成重大任务般长出一口气,猛地合上书,闭上双目,于心中回味最后一段话:世间人有资质成为灭神师的已是少之又少,然而即便有幸神魂觉醒,接下来的修行之路更是艰难漫长——神光初生觉醒境,神威不灭凝神境,蕴注万物修神境,神魂开启战神境,神机千变斗神境,灵源万幻灵神境,神魂衍化圣神境,妙生神晶尊神境,魂合神光极神境,斩神屠魔灭神境,只有迈过这十大难关,才能成为无上至尊。

默念三遍,狄冲霄睁开眼,直愣愣地望向天空,忽儿于心中呐喊定要成为灭神师,只有拥有超越神的力量才能去寻找爹娘的下落;忽儿于心中幻想自己神光初生时将增幅、意念、恢复、幻形、元灵、七极、隐神、通灵这八大神系通通给觉醒了,挥手间就将什么十大兽神、什么世间第一宗,什么魔道最强十峰给打得跪地求饶。

悄然间,一位黑发垂腰的少女出现在墙角处,探出半边俏脸看了看,见狄冲霄正魂游太虚不禁眼现喜意。她轻手轻脚地来到狄冲霄身后,猛地抽走书,随手翻了两页又扔了回去,眼中满是失望,还以为会是《银罐菊》之类可要挟人买零食的花色小书,原来是胡扯到没边的《魔皇传说》。

狄冲霄着实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俊脸更是皱成一团,心中直喊完了,又被宁馨妹妹抓到了。

身为秦家修神馆未来馆主,寒宁馨年纪不大已是颇有威势,双手叉腰,恶狠狠地盯着有逃跑迹象的狄冲霄,一双瞳眸如黑宝石般闪闪生辉。

狄冲霄终于熬不住了,收好书,摆出师兄气势,昂然道:“是宁馨啊,师父找我有事?”

寒宁馨轻哼:“你我一般大,看在狄伯萧姨面上叫你一声师兄,你还真当自己是大辈?继续装,还师兄呢,昨晚答应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昨晚?

狄冲霄忽儿看看天、忽儿望望地,怎么也想不起昨晚答应了什么,望向写满“你就是答应了”的闪亮瞳眸,疑惑地道:“昨晚练习棍法时我被你打昏了啊,直到今早才清醒。”

寒宁馨理直气壮地道:“就是你昏倒后答应的。我有给你十个数的反对时间,结果你默认了。”

狄冲霄听得差点要叫娘,难怪她昨晚下手那么狠,敢情不是心情差,实在是另有图谋。虽说压根不清楚答应了什么事,狄冲霄却是明白绝不会是花钱买零食之类的便宜事,况且另有事事要办,只得老计重用,对着她身后弯腰行大礼,恭敬叫道:“师娘,您来了。”

寒宁馨哪里会上当,拉着脚步后挪的狄冲霄就跑到修神馆后门,拐到东向墙角,挪开挡住地洞口的杂物,成功自地道溜出戒备森严的修神馆。堵上地道口,拍去身上尘土,寒宁馨得意地道:“娘绝想不到我在馆里挖了条地道。你怎么不趁我钻地洞时溜跑?”

狄冲霄摊开双手,笑道:“想溜来着,可一想起满馆只有我敢陪凶巴巴的未来馆主胡闹,就不忍心逃。”

寒宁馨大气地道:“狄伯为什么要给你取个世悦的小名?就是说你有义务让我一世开心欢悦。”

狄冲霄闻言只有傻笑的份,心中却是不禁又想起在六年前凶兽袭城中下落不明的爹娘,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真像城中人所说是爹娘丢下体弱多病的儿子逃了么?

寒宁馨见他又发傻,不禁嘟起小嘴,狠掐了狄冲霄一下后拉着人向城西跑去。一路上边跑边说,狄冲霄终于弄清楚昨晚昏死时答应要做的事,心下兴奋起来,敢情她准备做的事与自己想办的事一样,就是方法与众不同到令人头痛。

七拐八绕,两人来到城西郊一处破败孤幼院内。寒宁馨看着地下残留的血渍,不禁双手握拳,捏得咔吧作响。狄冲霄也是双眼蕴泪,师父师娘原本已经商量好收养这些孩子的,房间都准备好了,哪知不过一晚就全不在了。

寒宁馨道:“前两天我偷听了爹娘谈话,不止明慈这里,这些天来城中六家孤幼院全部遭袭。我想了很久,总觉得不对劲,城中守备极严,紫鼻狐多是兵等凶兽,就算能潜至城中,也该是像别的凶兽般见到目标就扑击,直到被守卫军击杀,绝没有长时间隐伏的耐性与挑选目标行凶的智慧。”

狄冲霄挠挠头道:“我也是这样想。宁馨,那晚窗子处的人影果然是你,明明认出是我,为什么还用小刀丢我?”

寒宁馨道:“谁让你偷听不叫我的。那些大人们怕死不管事,随他们便,小草她们的仇就由我们来讨还!赶紧找线索,爹娘该快发现我们不在馆内了。”

狄冲霄丝毫不惧有可能出现的凶兽,与寒宁馨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将明慈孤幼院翻了个遍,耗去小半天功夫却是毫无收获。听着肚子发出咕咕地抗议声,准备再找一遍的狄冲霄顿时少了三分精气神。寒宁馨掩嘴浅笑,自怀内摸出个平平小包,打开后,微透一股清甜香气。

见是师娘秘制的春雨饼,狄冲霄喜出望外,抢过一张就嚼了起来,因着吃得太快,成功噎着了,狠命捶胸却不管事。寒宁馨没递水救人,反倒在他伸手前一气将水壶内的净水喝光,随又拿起薄饼浅浅地嚼起来,眸子里满是霸道甜笑——这下你没法和本未来馆主抢了吧。

狄冲霄与她笑闹惯了,顺势假作快要噎死的惨样逗她笑,趁其不备,闪电般夺过所有春雨饼,掉头向水池方向冲去。寒宁馨哪肯吃亏,拔脚追了过去,绝不让坏师兄有喝水救命吃光饼的可能。

追逃间,两人来到后院岔路口。狄冲霄忽地向左闪扑,成功骗得寒宁馨飞身阻截,趁隙收脚转右,冲进厨房来到水台前,打开水阀,咕嘟嘟地猛喝一气。

寒宁馨出现在门口,甜笑声中发力跃起,狠狠踹向在剩余饼上吐口水的坏师兄。狄冲霄极清楚她那身恐怖怪力,更知她绝不会脚下留情,哪还敢硬接,急上跃闪避。寒宁馨踹人不着击中地面,正要继续追击,耳内听得一阵呯啪哗啦声响,心下暗道不妙,急向上跃,对着躲到屋梁上的坏师兄伸出双手。

狄冲霄双脚抱梁倒转而下,精准拉住寒宁馨双手,看着轰然塌陷的地板,心下泛起疑惑,师妹踹穿楼板是常有的事,可明慈这里自己经常来,没听说厨房下面有储藏室啊。

寒宁馨想了下道:“瞧暗室构造有些像动物的巢穴,绝不是和厨房配套的储藏室。下去看看。”

跃落满是地板残块的秘室内,两人转头打量,没发现有什么特别或是不寻常的东西,又顺着秘道来到该是入口的地方——五间护卫居室中最靠东的那一间。

寒宁馨奇道:“护卫守护,终点在厨房下面,难道是尚没完工的新建避难所?”

狄冲霄正要说话面色突变,回到秘道口前用力猛嗅,又拿起春雨饼可劲闻,忽地双眉敛起,急急顺着秘道跑回秘室内,带着不明所以的寒宁馨搬石掀床,终在一块残破地板下面找到一个被砸破的扁长形瓶子。

微带紫色的糊状膏体顺破洞而出,正是奇特气味的气源所在。

寒宁馨凑近闻了闻,只觉这股淡淡清香初闻与娘制的春雨饼很相似,可香气散尽之后鼻中却是残留令人作呕的腐败血腥气,失声惊呼:“黑暗兽饵双心膏。”

狄冲霄用力点头道:“我听爹娘说过,有些邪恶灭神师能与将兽以上、拥有一定智慧的凶兽秘语交流,彼此达成某种交易,双心膏就是被人发现的黑暗兽饵之一,功用是将生灵万物培育成紫鼻狐最喜爱的味道。宁馨,小草她们果然是被人害死的!以此推断凶手极可能就是原护卫之一,啊,糟了,糟了!”焦切之下来不及细说,自怀内拿出一张地图摊到地上,重重地指向位于城西郊荒野边缘的天蓝村。

“是不太妙,天蓝村不同于其它村落,驻有一营巡防军,防备森严,但临时特设的孤儿避难所护卫中就有在血案幸存的那几位。以刚发现的双心膏推论,凶手必隐在其中。义天城主贪婪怕死,手下的人也是无利不管事,绝不会认同我们的判断,先去看看再说。”寒宁馨抄起地图,拉着他跃上厨房后向目的地冲去。

两人天赋极佳且又自幼苦修可令人神魂觉醒的醒神法,眼下虽未成年已是附近数城修神者中数一数二的强手,全力之下身形化作一抹淡影。

冲出城门、跃跨溪河,小半个时辰后,狄冲霄两人到达天蓝村村外的无名土丘上。野风吹过,带来花香与血腥气相混杂的奇特味道。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