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发布:2021-02-23 18:16:45

免费提供更多少年与冒险的的游戏第二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你确实有点儿实力,是我低看了你,虽然也只此而已。的话你我以为这是你藐视我的资本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之时人们吃惊于颜暮凡所展示出...正当人们惊讶于颜暮凡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时,段鹏阴冷的声音响起来。。...

“你确实有点实力,是我低看了你,但是也仅此而已。如果你以为这就是你蔑视我的资本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正当人们惊讶于颜暮凡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时,段鹏阴冷的声音响起来。

“受死吧,这是你逼我的,这次,你连磕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寒光一闪,段鹏的储物手环中射出一根晶莹剔透的银针。孙长老大吃一惊,眼神死死盯着段鹏手中的银针。他旁边的童子又问道:“师傅,你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了?”

“阿宝,这下麻烦大了,你看他手中的银针,此乃修真之人讳莫如深的一种禁术,通过刺激人体的轮脉,让修真者从开化通灵之境暂时达到气走轮脉之境一重,使实力得到暂时的提升,这样一来,这个颜暮凡是必死无疑了!”

孙长老长叹一声,这种层次的禁术只对开化通灵之境的修真者有效,因此还算不上什么高深的禁术,但是那段长老,专事研究禁术,这些年做了很多实验,据说近来在研究关于修真者身体器官的禁术,望仙门从此多事矣。

“我说兄台,有点眼力价行么?你看不出这中间的差价么?砂锅大的拳头,你也见识过了,你来?”颜暮凡无奈道。

“嘿嘿,你尽管蹦跶,稍后你就会为你所做的付出惨痛的代价。”段鹏阴狠的说道。同时,把银针插入到头顶,又吞下一枚丹药。

“啊~!”

周围的灵气源源不断的被段鹏吸收。一些本应当被身体过滤的不纯净的灵气也聚到段鹏体内。他灵气不断的攀升,终于到达气走轮脉之境一重。

所谓禁术,就是通过非正常手段,刺激人体的轮脉,透支人体潜能的术。大凡禁术,都会有一定的副作用,轻则五脏受损,重则脉轮尽毁,反噬而亡。

“凭借气走轮脉之境一重的实力,我全程碾压你,颜暮凡,你,受死吧!”

段鹏怒吼道,同时身体前倾,向离弦之箭一般向颜暮凡射去。当他经过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都发出了破空之声,速度之快,肉眼都看不清了。

气走轮脉之境的修真者,简直可以碾压一切开化通灵之境的修真者。

周围的纨绔二代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一个个都被强大的气劲压趴在地上,痛苦不堪。有些体质较差的,已经吐了一地。

这些人平时就不堪修炼的清苦,只会嗑药,体质奇差。即使达到开化通灵之境,身体可以吸纳灵气,往后的修炼只会越来越艰难,最终只会止步到气走轮脉之境。

因为身体就像是一条流动的河流,如果堵住流动的口,虽然可以暂时达到满盈,但是也断了汇流入海的机会。而丹药晋级,就是堵住河流的堤坝。

颜暮凡无辜的摊摊手,纨绔子弟尽出脑残啊..

周围灵气快速的被段鹏吸收,在即将靠近颜暮凡的时候,达到顶峰。

同样的灵级低阶鹰爪功,用在气走轮脉之境的修士手上,马上就强大到灵级高阶的地步。

段鹏五指的指甲长了一寸,划过虚空的时候,响起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激起一片火星。速度之快,避之不及。

这分明是灭口的节奏..

孙长老捂住那小童子的双眼,眼看着颜暮凡就要血溅当场。

就在五指将要到达颜暮凡脖颈的一刹那,颜暮凡眼神一动,一道诡异的黄光一闪而出,人凭空消失,段鹏一爪抓空。在演武场的另一头,颜暮凡轻轻飘落,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适可而止吧,你这幼稚的行为。你以为你很能打?”颜暮凡眉头一挑,冷冷说道。

“闭嘴,小畜生,你挺能逃啊,你能逃的过几招?”段鹏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向颜暮凡扑去。这种禁术有时间限制,一旦失去效力,灵气骤降,将回复到开化通灵之境,届时,受到副作用的反噬,段鹏不仅再无多余灵气对付颜暮凡,恐怕自身都难保。

这次颜暮凡没有再躲,虽然他平时不会主动惹事,但是也绝对不会怕事,刚才他一而再的忍让,只不过是看在同门的一点情分上,况且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有必要下狠手。

老虎不发威,是给病猫的面子。

但,事不过三!颜暮凡右脚尖一点地,像一道闪电一般,迎面对上段鹏,他左脚磕膝盖一抬,上顶段鹏的小肚子,右手又是平平无奇的一只拳头。

速度之快,众人都来不及看一眼,段鹏万万都想不到,达到气走轮脉之境一级的他,居然也看不清颜暮凡的动作,他起先是感觉到小腹一阵绞痛,接着就看到一只拳头,由远及近,由小变大,朝他招呼过来。力道之强,灵气之澎湃,竟也是气走轮脉之境的修真者所散发出来的实力。

段鹏面色由狰狞变为害怕,心中后悔,怎么会惹到他?感受到死亡的逼近,他怒吼一声,心有不甘。

就在拳头将要砸到段鹏的头上时,忽然一偏,改变了方向,砸在段鹏的侧脸上。拳上所包含的澎湃灵气也散为虚无。

即便如此,段鹏也被砸的鼻青脸肿,向后滚出去一丈多远。

这一拳也砸在这些纨绔二代的心头,小小的演武场上,一时间静的可怕,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段鹏完败,任谁都看的出来,颜暮凡有意留情,否则段鹏不死也残废了。

“啊~我要杀了你!颜暮凡,有种你就等着,我要报仇!”不甘被羞辱和当众出丑的耻辱,段鹏歇斯底里地狂吼,眼泪夹杂着血沫子喷的到处都是。

“嘁!”

颜暮凡拂去衣角的灰尘,双手拢到袖中,头也不回的长身而去。

演武场上的人还沉浸在刚才震撼的一幕中,孙长老更是一动不动,若有所思,连旁边小童子拉他的衣角都没觉察。

望仙山方圆二十几公里,底层分布着大大小小上千个小山洞和一千多入门弟子,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城镇,颜暮凡所住的是后山脚的一个不起眼的山洞,距离前面的山洞群大概有几里的距离。

颜暮凡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什么修仙,飞升,对于他而言,都是天上飘着的云,真实而又虚幻。他喜欢炼器,这是生肖大陆最稀缺的职业。所有修真者都梦想拥有一把玄器。而对于器的制造,只有被上天眷顾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炼器师。

转过一个荒辟的山洞,颜暮凡到家了。只看到一个满嘴胡茬的大汉随意的躺在一把破旧的椅子上面,正优哉游哉的喝着酒,晒着夕阳。

“纪叔叔,你又喝酒了,炼器大师最忌讳的就是买醉。”

颜暮凡摇摇头,叹气说道。

“你又打架了?修真之人最忌讳的就是打架斗殴,心绪不平,怎么能炼器?”大汉眼神迷茫,醉醺醺说道。

“事实上,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不过就是脸要肿几天而已。”

“哦?你没杀了那个脑残么!为什么?”

“当然,我能杀它,可是。。”

“有问题的么?”

“我的确能杀了他,但是杀了之后,却无法让他复活。无端的杀生,只是造孽。。。”

“好,小凡,看来是时候教你炼器了。炼器大师,最忌讳的就是杀生,戾气太重,会直接影响到你要炼的器,杀气重的器杀敌一千,自损三百。不过。。”

“不过什么?”颜暮凡疑惑道。

纪羽尘打了个酒嗝,淡淡的说道:“杀了他,也无所谓,谁叫我是你的叔叔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