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发布:2021-02-23 18:16:45

免费提供更多神光冲霄第二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淡淡血腥气亦是一种无言警示,也代表中国着天蓝村中实有流血事件突然发生。 寒宁馨自出生于起就被母亲背在身上对决邪人与凶兽,见惯大风浪,对将要来临的危...寒宁馨自出生起就被母亲背在身上对战邪人与凶兽,见惯大风浪,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怯惧。寒宁馨脚下加速,一气冲到村前,手中精钢长棍前抡,正中自右方扑咬而来的紫鼻狐喉部。。...

淡淡血腥气既是一种无声警示,也代表着天蓝村中确有流血事件发生。

寒宁馨自出生起就被母亲背在身上对战邪人与凶兽,见惯大风浪,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怯惧。寒宁馨脚下加速,一气冲到村前,手中精钢长棍前抡,正中自右方扑咬而来的紫鼻狐喉部。

致命弱处挨上重击,紫鼻狐疼痛难当,嘶叫声中脚爪上抱长棍,獠牙开合,三两下就将棍端咬成碎渣。寒宁馨毫无犹豫地在紫鼻狐顺着长棍咬来前弃棍后跃,暗道到底是凶兽,钢筋铁骨,一般兵器根本无效。

慢了一拍的狄冲霄如风般冲至,探手拽住一只紫鼻狐长尾,在它扭头回咬之前用力旋动,前抡后砸打散拦路的紫鼻狐,来到寒宁馨身侧。丢掉手中狐尸,看向伤口尚在流血的巡防军尸体及四散零落的残破兵器,狄冲霄心生绝望,可又有个满怀希望的声音在脑内呼喊:巡防军的抵抗很激烈,或许小伙伴们还有一线生机,必须要尽快找到他们!

有狄冲霄防御后背,寒宁馨心下大定,翻腕亮出两柄短剑,迅疾侧身斜斩,隐蕴青光的剑刃竟是将不惧怪力打击的紫鼻狐削成两截。空手对战的狄冲霄眼现羡慕,心道:爹娘真偏心,珍藏的剑牙兽獠牙自家儿子都不给,偏是做成一对短剑送给凶巴巴的小丫头。

“看什么?还不帮忙?!要是比我少干掉一只,今晚人肉沙包修行到天亮!”寒宁馨甜柔娇呼。她生来就有着温馨可人的娇俏面容,体内却是流趟着截然相反的霸道血液,平日里看不出太多异常,一到与人或凶兽对战时就暴露无遗,更添五分狂暴,与温和慈雅的亲娘寒春雨半点不像。

狄冲霄应声连步跟上,大叫声中全力出拳,轰然打碎扑咬而来的的紫鼻狐獠牙,将拳头深入狐嘴内;拳头松开,食指中指顺喉而下,轻松掐断紫鼻狐用以吸气的柔弱喉管。这本是秦家修神技中的舍臂八法之一,是拼命时才准用的狠招,纯因狄冲霄臂上另有玄机才成为有惊无险的杀招。

边杀边走,灭除数十只紫鼻狐后,体力大减的狄冲霄与寒宁馨终见到一个活人。那人身着军装,而将他摁在爪下的紫鼻狐是罕有的大家伙,约摸一人来高,面目狰狞。巨大紫鼻狐嗅到两人身上的浓浓狐血味,不禁暴怒低嘶,丢下到手的“猎物”缓缓向前爬行,目光扫向寒宁馨手中双剑,发出示威性的低吼。

寒宁馨退到狄冲霄身侧,小声道:“它竟能感受到剑身中隐蕴的神威,绝非是只懂得按本能扑击的兵兽,是将兽。”心中暗道棘手了,将兽在分野上虽是只比兵兽高一级,可实力上天差地别,等同于神魂觉醒的灭神师,难怪连多有修神者统御的巡防军也没人能冲出村子求援。

“这让我想起四年前逃难时却遭遇九等将兽紫瞳豹的倒霉事。宁馨,我们不是灭神师,想宰了它只能智取,而且是要在其它将兽赶来之前。从现在起我作主,让它领教一下秦家修神馆无敌剑盾组的厉害。”狄冲霄与火爆师妹截然相反,是越危险越冷静的性子。

寒宁馨闻言摸摸脖子上已经愈合的豹爪伤痕,险死还生的经历令冷傲小脸上升起怒色,但明白对面凶兽不比寻常,只能强行压下心中怒火,持剑蓄势。

狄冲霄独自前行,及至与凶兽相距不足五步时全力起跃前撞。寒宁馨趁机闪到紫鼻狐右侧视界死角处,对着它耳下五分、颈骨与头骨的交接部位全力掷出一柄短剑。

巨大紫鼻狐极为顾忌寒宁馨手中双剑,但根本没将狄家少年放在眼里,挥动巨爪拍飞人肉撞弹;扭过头,盯着射至身前的青色短剑,体外忽然闪现灰色光芒,如同无形铠甲般抵抗住无坚不摧的短剑。灰芒再盛,震飞后继而无力的短剑,紫鼻狐欢快低嘶,美味食物身上的“尖刺”少了一半。

寒宁馨没去捡剑,以单剑护身,闪退到狄冲霄身前,用脚尖踢了踢。

“我没事,刺皇甲虽说是娘在战神境时炼制的护身软甲,可结实的很。从刚才一击上可以断定它比紫瞳豹差了极多,顶多四等,只会本能地运用神光展开基本攻防,只要青月双剑命中要害,我们就能赢。”狄冲霄翻身跃起,拽去被狐爪撕成布条的外衣,露出内里蓝光隐隐的特制覆身软甲。除去没有头罩,臂甲配分指护手,腿甲连护脚皮套,上身甲与下身甲之间以一条银中带赤的宽长带勾连固定。

寒宁馨道:“可它比紫瞳豹聪明得多,下回定会撕烂你没有软甲护着的部位。我只有一柄剑了,没有第三次机会,所以绝不会去救你。”

狄冲霄豪气干云地道:“狄家男儿绝不会输给凶兽!上!”当先前扑,再次化作人形飞锤。

寒宁馨向右斜退,绕向紫鼻狐视线死角。

同样的人、同样的攻击技巧,巨大紫鼻狐懒得多管毫无威胁的狄冲霄,拥有灰色神光保护的巨大身体随着寒宁馨移动而转动,双目更是紧盯她手中青光暴涨的短剑,间隙中摆动粗壮长尾,准之又准地抽向撞至身前的狄冲霄。蔑视之情,一目了然。

狄冲霄本有些担心紫鼻狐会用尖爪攻击没有护甲保护的头部,此时见是长尾攻来,心中不禁一松,暗道爹娘说得果然没错,将兽的智慧虽是远胜兵兽,可终究比不上人,无法分辨虚虚实实的麻痹战术。机会只有一次,他急以右手在腰间一抹。机关启动,贴身软甲飞速膨胀起来,如球般护住主人,更冒出无数蓝汪汪的尖刺。

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这件刺皇甲品质虽逊于寒宁馨手中的青月双剑,可用以雕琢的主兽料是狄冲霄夫妇特意去寻找并击杀的王级凶兽烈毒刺皇蜂,又历经一年精心雕琢后才完成神光蕴注,不仅尺寸随心、防御超强,更拥有隐秘的攻击性变化——烈毒针铠。

源自王级凶兽的尖锐毒针没有辜负狄冲霄与寒宁馨的期盼,毫无阻碍地刺破灰色神光,牢牢钉在粗壮大尾上,超绝的麻痹毒素将刺入处的紫色皮毛化作紫中透蓝的诡异色彩。

巨大紫鼻狐吃了暗亏可毫无所觉,直到四爪麻软无力摔倒于地才发出惊恐嘶叫,却是为时已晚,挣扎难起。它本能地弯曲狐尾至头前,凶狠咬住挂在尾巴上的针球。或许是凶兽生来就有的狩猎本能,它迅疾回缩舌头,只以远超针长,又是骨质的粗壮尖牙上下对压。齿间灰光隐隐,迫得针铠蓝光渐淡,外形收圆而扁。

十余步外一直假作攻势的寒宁馨终于找到机会,飞身而起,跃至狠性发作、只顾死咬针铠的紫鼻狐头部,手中短剑狠狠刺入它的右眼中。剧痛令巨大紫鼻狐嘶叫着松开嘴,猛烈摇头甩脱立在头上的长发少女,剩下的独眼中满是血光与暴戾,可在麻痹毒素影响下四爪依然麻软无力,无法追上去咬上两口。

寒宁馨于翻滚中缩起身体,借撞墙化去力道回落地面。横移七步,她捡起先前遗落的短剑,毫无畏惧地再次冲向紫鼻狐,幽暗双瞳中满溢哀伤与愤怒:那一剑是替小草刺的!接下来的这一剑是替所有孩子们刺的,在你的心脏上狠狠刺进去!

紫鼻狐低嘶尖啸,挣扎着张开嘴,对着越走越近的愤怒少女喷出一道灰色光芒。寒宁馨没想到它还会运用神光炮,不及闪避之余不假思索地挥剑前斩,如切豆腐般劈开灰色光波,却也被无形的凶猛劲道迫退十余步。灰光四散,所过之处墙碎地裂,威势惊人。

紫鼻狐不给寒宁馨绕身打转的机会,一气连喷七道灰芒,趁着寒宁馨以剑防御无法接近的良机发狠咬断粗壮长尾。没了针铠毒源,断尾处流出的鲜血渐由蓝红色向紫红色回还。寒宁馨此时恰好劈开最后一道灰芒,剑交左手,活动下麻木不堪的右手,吸气高喝:“冲霄!”

“就知道你绝不会看着我被咬成两截!我盾你剑,宰了它!”狄冲霄自空中跃落而下,刺皇铠前后有两个凹洞,毒针更是尽数钉在断尾上了,不过防御强度并没有减弱。

寒宁馨伸手握住刺皇甲背部的环扣,发力举起人盾,精准地以人盾胸膛挡住飞射而来的灰芒。

“宁馨,你每次都这样,就不能拿我的屁股当盾牌?!”狄冲霄痛得是两眼冒金星。

“现在是讲究拿盾方法的时候么?!”寒宁馨娇喊着推动人盾飞速冲前,手中剑青光再盛,于空中拖出一条长长青影。

狄冲霄想起小伙伴们残缺不全的尸身,抬起双手护住脑袋,在一击强过一击的灰光撞击中愤怒长啸!

啸声中,剑上青光、铠上蓝光合为一团,彻底压下似是永无停止地灰芒冲击。十步、九步、……、一步,盯着满蕴惊惧的狐眼,寒宁馨挥动右手,以人盾堵死又开始闪现灰芒的狐嘴,脚上同时蕴足全身力气上踢紫鼻狐下颚!

沉闷轰鸣声响起,灰芒无法外射转而内散,巨大紫鼻狐大嘴冒烟立受重创,更是身不由己地向后斜仰,露出浓厚灰光重重保护下的心脏要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