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血袭者海盗(二)

发布:2021-02-24 05:09:57

面对自己一艘正坏绕自己空中飞行的护卫舰,一艘悬浮在附近了已锁定自己的巡洋舰,和一艘连续发射被拦截泡的轻型被拦截舰,骂着归骂着,舰长辛德勒但是很明智的选择地选择选择放弃抵抗,乖乖的地关闭采矿船的能量护罩,此外再打开采矿机器人出入采矿驳船的舱门。 血袭者海盗...

面对一艘正环绕自己飞行的护卫舰,一艘悬停在附近已经锁定自己的巡洋舰,以及一艘发射拦截泡的轻型拦截舰,咒骂归咒骂,舰长辛德勒还是很明智地选择放弃抵抗,乖乖地关闭采矿船的能量护罩,同时打开采矿机器人进出采矿驳船的舱门。

血袭者海盗的巡洋舰上飞出十五个身影,十五名血袭者海盗突击队员身穿超轻型机甲,穿过舱门进入采矿驳船。

根据海盗的命令,辛德勒关闭外部舱门,打开采矿机器人舱室的内部舱门。

很快,沉重的脚步声便传进陈道的耳朵。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外面穿着一身血色,形状类似于钢铁侠盔甲的彪形大汉闯进舰桥。

大汉血色头盔包裹的头部,传出一连串电子音。

“所有人举起手来,离开舰桥,去救生舱。”

看着大汉手里等离子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还有身上似乎是鲜血染红般瘆人的机甲,舰桥里所有人高举双手,依次走出舰桥,陈道也不例外。

舰桥门外站着更多穿着血色机甲的血袭者海盗,搜走陈道等人身上的所有武器和通讯设备后,四个海盗走进舰桥,接管了采矿驳船的控制权。

陈道等人高举双手,在四名海盗的押解下走向救生艇所在位置。

救生艇里,厨师山鸡早已经坐在里面。

陈道和所有船员被赶进救生艇,一名海盗也走进救生艇,坐在驾驶位上,随后按下发射按钮,救生艇弹射出采矿驳船。

救生艇在血袭者海盗的驾驶下,调转船头,向他们的出发之地,那艘悬浮在宇宙中的巡洋舰飞去。

救生艇背后,海盗护卫舰停止环绕,同时关闭停滞缠绕光束,采矿驳船开动推进器,飞离拦截泡覆盖的区域,掉头向宇宙深处飞去。

救生艇进入海盗巡洋舰,停稳之后,陈道等人被赶出救生艇,排着队走在巡洋舰里,最后被带到关押战俘的牢房。

九个人被分别关押在面对面的两间牢房里。

陈道和黎叔、戈胖子走进牢房,牢房里,一个身穿黑色军服,看起来二十出头,肩膀上佩戴着一杠三星舰长的年轻人神色沮丧地盯着新来的三名房客。

一转眼,年轻人脸上的沮丧神情便成功传染给戈胖子和黎叔,两人神情呆滞,动作僵硬地背靠墙壁坐在地上。

陈道也跟着坐在戈胖子左手边,刚坐下,就听到身边戈胖子小声的叹息。

“完了,完了······”

陈道问道:“这些海盗会怎么处置我们?”

坐在他对面的黎叔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不知道。”

坐在黎叔右手边的军装年轻人说道:“他们没有杀我们,肯定是想把我们当做奴隶卖掉。”

两行泪沿着戈胖子肥嘟嘟的脸颊滑落,戈胖子哭丧着说道:“我们做了奴隶,我们家舒舒怎么办?小道怎么办?你们家的小龙怎么办?没有我们赚钱养家,他们要怎么活?”

黎叔沉痛地低下头去,小声说道:“这个时候要往好处想,他们至少还是自由身,不像我们······”

“舒舒是谁?小道是谁?小龙又是谁?”陈道好奇地问道。

黎叔答道:“胖子说的舒舒是陈舒,他老婆,小道是他的小舅子陈道。”

“他小舅子叫陈道?”陈道终于惊讶了一次,伸手指着戈胖子向黎叔问道。

黎叔说道:“是,你应该能感觉到,胖子对你格外亲热,就是因为他小舅子也叫陈道,和你同名同姓,而且长得也很像。因为······”

黎叔斜眼看了胖子一眼,斟酌着说道:“因为意外,胖子的小舅子成了植物人,在医院里躺了两年,胖子和他老婆想尽一切办法赚钱给他小舅子看病。”

说到植物人三个字的时候,陈道敏锐地察觉到,戈胖子的身体触电般抖了一下。

“小龙是你什么人?”陈道问道。

“小龙是我弟弟,一年前,他在军校里接受训练时不小心伤到了腰椎神经,结果下肢瘫痪,被迫退役,现在一直住在我家里。我现在正在攒钱,准备给他做神经再造手术。”

陈道轻叹了一口气:“唉,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先来的,你又是谁?”

陈道突然发问,军装年轻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

“我是波格德上尉,是国民卫队一名星舰驾驶员。”

戈胖子和黎叔一起转头盯着波格德上尉,黎叔说道:“你是波格德上尉?波拿巴将军的儿子?”

波格德上尉说道:“你们认识我?哦,我差点忘记了,我上过新闻。”

戈胖子说道:“你说得对,我在新闻上看到过你,你曾经击毁过五艘海盗船,是国民卫队里最年轻的上尉。”

波格德上尉英俊的瓜子脸抽搐几下,小声说道:“那已经成为过去,现在的我只是海盗的一名战俘。”

“你是怎么被抓到的?”黎叔问道。

“我冲动了,没有和战友打招呼就出来抓捕海盗,结果中了海盗的埋伏。我以为他们只有一艘护卫舰,谁知又冲出来三艘阿什姆级巡洋舰和一艘轻型拦截舰,我的刺客级巡洋舰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被击毁。战舰爆炸前我逃进了救生艇,结果就出现在这里。”

戈胖子和黎叔相顾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年轻的上尉。

陈道好奇地问道:“你父亲是将军,叫波拿巴?”

“你不认识我父亲?你不是本地人吧?”波格德上尉反问道。

“是啊,我不是本地人,不过我觉得波拿巴这个名字很熟悉。”陈道说道。

“波拿巴将军是自治区首府维耶纳恒星系的卫戍司令。”黎叔说道。

“哦。”陈道心中翻江倒海,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地应了一声便闭上眼睛,心中默默推算。

得知波格德上尉的身份后,陈道心血来潮,冥冥之中似乎抓住一线天机。

推算一番偶遇波格德上尉给自己的人生带来的变数后,陈道确定,眼前这位将军之子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奇货可居,会帮助自己解决一些大麻烦。

推算完毕,陈道忽然问道:“上尉,你父亲有几个儿子?”

“只有我一个,你问这个做什么?”波格德上尉反问道。

“我在想,你父亲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要是那些海盗用你做人质威胁你父亲,让你父亲干一些渎职的勾当会是什么后果?”

波格德上尉英俊的瓜子脸一瞬间褪尽血色,变得无比苍白。

“是啊,他们要是用我威胁我父亲该怎么办?不行,不行,我不能让那些海盗抓住我父亲的软肋,我不能让家族蒙羞,我不能活着,我必须得死。”

因为被俘,原本心理压力就很大的波格德上尉,被陈道一句话打垮了最后的心理防线,嘴里念叨几句,猛地跳起身,纵身将自己的脑袋向对面墙上撞去。

陈道跟着从地上跳起,伸手将波格德上尉拦腰抱住,转手按倒在地上。

波格德上尉脸向下被陈道按在地上,手舞足蹈拼命挣扎,嘴里高喊:“放开我,让我去死,我必须得死······”

陈道低头凑到波格德上尉耳边,小声说道:“我们能活着回家,你为什么要死?”

“让我去死······我······你说什么?”波格德上尉停止挣扎,转而惊讶地问道。

陈道在波格德上尉耳边再次说道:“我说我们能活着回家。”

“你胡说什么?这种情况我们怎么可能逃脱?”波格德上尉问道。

“你小点声,不要把海盗招来。记住,如果我们能够成功逃脱的话,你欠我一条命,将来要还我。”陈道说道。

“如果真能逃出去,算我欠你一条命,不,是我们波家欠你一条命。”

黎叔和戈胖子听到两人的对话也来了精神。

“陈先生,你有办法逃出去,能不能带上我们?我们肯定会还这个人情的。”黎叔说道。

戈胖子也祈求道:“是啊,一定要带上我们。”

陈道说道:“你们都能活命,前提是听话。先坐好,有人来了。”

一个监狱看守听到动静,急匆匆走到牢房门前,只看到陈道四人乖宝宝般靠墙坐着,没有任何异常行为,冷哼了一声便转身走开。

等看守走远,戈胖子按捺不住,第一个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走?”

陈道背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说道:“安静,不要吵。记住你们说过的话,出去之后,要还我这个人情。”

见陈道一副笃定的模样,戈胖子三人连连点头:“我们一定说话算数。”

“好,现在保持安静。”

三个人急忙闭上嘴,背靠墙壁,紧盯着陈道。

一连几分钟的时间,陈道闭着眼睛不说话,寂静带来的压抑充斥在牢房里,压得戈胖子三人的心头也沉甸甸的,其他牢房偶尔传来的哭泣声更是让三人心烦意乱。

又过去了两分钟,陈道忽然睁开双眼,他根据气机感应,将整艘海盗船上的人员分布摸了个一清二楚。

陈道站起身,擦掉额头上的汗珠,依次拍过黎叔、波格德和戈胖子三个人的肩膀。

“你们记住,老祖宗我是拼了一条老命在救你们。为了人类的将来,你们以后一定要努力打嬴战争。你们已经打输过一次,不能再输了,再输下去,就要被人亡国灭种了。”

说完,陈道转身走向牢房门口,每走一步,陈道身上便发出哔哔啵啵爆豆般的声音。

戈胖子三人惊讶的发现,陈道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矮,越来越瘦,越来越单薄。

陈道默运缩骨功,将体型变小,一闪身,从牢房门上栏杆中间的空隙钻了出去。

看到陈道钻出牢房门,戈胖子三人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对面牢房里,辛德勒等人也看到陈道的举动,惊讶的目瞪口呆,几乎喊出声来。

陈道不理过道两边牢房里的囚犯,身体落地后恢复正常体型,一闪身,出现在背对他的海盗看守身后,并拢五指,一记手刀砍在牢房看守的脖子上。

颈骨断裂的声音传来,看守的身体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没等另一个看守反应过来,陈道一记横踢已经落到他的脖子上,同样是颈骨碎裂的声音传出。

干掉两个看守,陈道抬起头,对着牢房屋顶角落上的监控摄像头,抬手竖起一根中指。

几乎是同时,海盗巡洋舰里响起凄厉的警报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