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 血袭者海盗(三)

发布:2021-02-24 05:09:57

警报声刚响了,陈道再打开监狱大门,一晃身走出来监狱。 看见陈道冲出监狱,米尔德上尉嗓子眼里已发出“呃”的一声长叹。 这不科学方法,他所以先放我们回去,大家一同不动手,那样胜算会更大。 扭过头,米尔德上尉向的趴在牢房门上,手...

警报声刚刚响起,陈道打开监狱大门,一闪身走出监狱。

看到陈道冲出监狱,波格德上尉嗓子眼里发出“呃”的一声叹息。

这不科学,他应该先放我们出去,大家一起动手,那样胜算会更大。

转过头,波格德上尉向同样趴在牢房门上,手抓着栏杆遥望监狱大门的戈胖子问道:“这位兄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说自己为老祖宗。你们刚才看到了吗?他竟然从这么窄,最多十厘米宽的空隙钻了出去,这很不科学。”

戈胖子和黎叔面面相觑,心里不约而同冒出一个共同的想法,我们究竟从地下挖出一个什么怪物?

监狱过道两旁,每一间牢房门上都贴满犯人的脸,所有的面孔上,目光都汇聚到监狱的大门上,然而很久很久,监狱的大门都没有打开,只有凄厉刺耳的警报声在监狱里回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所有人保持着固定的姿势守望大门,如同雕像一般,警报声忽然停息。

所有“雕像”都随着警报声的停息而复活,探头探脑,满怀期盼望着监狱大门。

“嗤”地一声,监狱大门横拉开,陈道披散着头发,身穿染满斑斑血迹的长袍,抬腿迈进监狱。

所有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波格德上尉更是瞠目结舌。

“竟然赢了,这不科学。”

陈道在看守身上翻出电子钥匙,给一间间牢房打开房门。

波格德上尉保持了一个军官极高的战术素养,对陈道微微点头。

“我欠你一条命。”

说完,上尉急匆匆跑到监狱大门旁,摘下挂在监狱大门旁边墙壁上的一支等离子突击步枪,随后冲出大门,面向过道的一侧,单膝跪地,枪口向前呈警戒状态。

他的背后,来自“超级星”号驳船上的迪特里奇拿着另一支突击步枪,警戒另一个方向。

“敌人已经全部被我干掉了,你们不要乱跑。波格德上尉,辛德勒舰长,带着你的驾驶员跟着我去舰桥。迪特里奇,你带其他人去搜寻武器武装自己。”

陈道说完,走在最前面,被点到名字的辛德勒等人跟在后面。

往前走了几步,辛德勒等人的面色突然变得扭曲。

一具海盗尸体仰面躺在地上,殷红的鲜血从胸口狭长的伤口流出,染红一大片地面。

陈道带头,众人依次走过,任凭鲜血染红鞋底。

走廊尽头,众人拐向右侧,陈道无所顾忌地走过,其他人却齐齐立定。

拐弯处,一具无头尸体躺在地面上,鲜血从失去头颅的脖颈处喷出。

屋顶以及走廊两侧的墙壁上,沾染了星星点点大小不一的红色,地面上的鲜血更是如同河流一般奔趟。

河流的尽头处,一个狰狞的头颅横躺在地上,圆睁着双眼正瞪着众人。

陈道在头颅上方迈过,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快点,不要发呆。”

辛德勒等人越过尸体,硬着头皮跟在陈道后面,很快看到第三具尸体。

这是一具生化机器人的尸体,尸体的四肢被人从躯干上扯掉,扔得满地都是,只剩下躯干和头颅连接在一起,然而头颅似乎是被重武器捶打过,变得面目全非,白色的牛奶状的生化液体从机器人伤口处流出。

好惨······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带着满腹的疑问,辛德勒等人没有停留,越过尸体,继续向舰桥走去。

路上一连越过六具尸体,众人停在舰桥门外。

辛德勒舰长心想,舰桥里面人口密度最大,依照这位陈先生的残暴手法,门对面一定是血流成河。

陈道说道:“进去之后,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要说话,也不准开枪,听到没有?”

众人此时唯陈道马首是瞻,齐声达到:“听到了。”

陈道推门走进舰桥,舰桥里齐刷刷站起几个身影,一起向陈道躬身行礼:

“舰长好。”

“舰长好。”

陈道伸手抓住波格德上尉手中的突击步枪,将枪口指向地面。

“我告诉过你,不要开枪。”陈道的怒视下,波格德上尉想起进门前陈道的教导,不仅为自己的定力不够面红耳赤。

“你们坐下,继续指挥战舰。”

舰桥里的血袭者海盗驾驶员们空洞无神的双眼扫了一眼陈道身后的众人,没有人多说一句话,乖乖地坐回各自的位置上,继续驾驶飞船。

看到那些身材高大,皮肤苍白,脖颈处长满金黄色鬃毛的血袭者海盗称陈道为舰长,并且对陈道如此服从,众人眼中满是疑惑与震惊。

“上尉,舰长,如果把这艘船交到你们手里,你们会驾驶吗?”

辛德勒舰长为难地说道:“军舰啊,我不太熟悉。”

波格德上尉说道:“我想我可以试试。”

“很好,你们做好准备,等着接管这艘战舰。”陈道说完,走到前面舰长座椅旁说道:“给旁边那两艘战舰发信号,说我们的舰船内部囚犯的的叛乱已经被镇压,不过战舰受到损伤,需要维修,让他们先走一步。”

“遵命,舰长。”真正的舰长说道。

听到陈道和真正的舰长间的对话,透过舰桥窗户,辛德勒和波格德上尉才注意到,三艘海盗船此时已经离开最初的打劫地点,正在茫茫宇宙中赶路,也不知道要前往哪里。

真正的舰长按照陈道的吩咐,先是停下战舰,随后发出信号。

然而接到信号的护卫舰和轻型拦截舰并没有离开,而是掉头向巡洋舰靠拢过来,并发出信号询问伤情。

陈道通过雷达看到两艘战舰靠近,果断改变主意,下达开火命令。

“干掉那两艘敌舰,一个都不要放过。”

“遵命,舰长。”

真正的舰长说完,接连下达一连串的作战命令。

雷达同时锁定靠拢过来的护卫舰和轻型拦截舰,并同时启动舰载激光炮、跃迁扰频器和停滞缠绕光束。

毫无防备的护卫舰迎头撞上突然射出的亮白色激光束,船体外的的能量护盾还没来得及开启便被激光炮命中,脆弱的船体瞬间解体,灼热的装甲和结构碎片漫天飞舞,随后被爆炸发出的火光吞没。

轻型拦截舰没有遭到攻击,却被停滞缠绕光束抓捕,一边向巡洋舰开火,一边掉转船头,缓慢地向远离巡洋舰的方向飞去。

然而在停滞缠绕光束和跃迁扰频器的作用下,血袭者轻型拦截舰速度锐减,也无法启动跃迁引擎,射出的小口径激光束也无法穿透巡洋舰的能量护盾。

随着巡洋舰激光炮充能完毕,一次齐射,轻松击穿轻型拦截舰的护盾,将战舰头部后方大半个船身烧毁。

以有心算无心,占据吨位优势的巡洋舰,轻而易举地解决了两艘小船。

“我们走,找个僻静的地方待命。”

两分钟后,恒星系内一颗行星背对恒星的一侧,巡洋舰隐藏在恒星照耀不到的黑暗中。

等波格德上尉和辛德勒舰长,跟着血袭者海盗们学会操控巡洋舰后,陈道不声不响地转到海盗们身后,将海盗们打晕过去,让人拖到监狱里关进牢房。

等海盗被拖走,波格德上尉和辛德勒舰长冲过来,迫不及待地问道:“他们为什么叫你舰长?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道说道:“很简单,我对他们施展了催(摄)眠(心)术,他们就发自内心地把我当做舰长了。”

辛德勒舰长和波格德上尉对视一眼,眼神中带着深深的疑问与恐惧,却都明智地选择不再多问。

陈道接着说道:“现在,我们来对一对口供,等我们回去,如果遇到自己人的舰队,他们肯定询问我们是怎么逃脱的,又是怎么抢下这艘船的,我们应该怎么回答?还有,我是黑户,户籍系统中没有我的名字,我该怎么面对军方的质询?”

辛德勒舰长心中一凛。

是啊!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

陈道拍拍波格德上尉的肩膀。

“上尉,你可是欠我一条命,这个问题,要由你来帮忙解决。”

波格德上尉问道:“你说你是黑户,户籍系统中没有你的名字,你究竟是什么人?”

“跟我来。”

陈道带着波格德上尉走进巡洋舰上的舰长室,随后紧闭房门,五分钟后,波格德上尉行尸走肉般走出舰长室,步履僵硬地向舰桥走去。

陈道关上房门,原本平静地脸色忽然扭曲,疾步冲进洗漱间,趴在洗脸池上。

“噗”地一声,一口白色中带着点点银光的鲜血喷洒在洗脸池上。

陈道扶着洗脸池,身体软软地下蹲,虚弱地坐在地上。

“这一次是真的要死了,这就是扮老虎吃猪的后果,我真是拼了一条老命在救你们。”

陈道背靠着洗脸池下面的柜子坐在地上,紧闭双眼,嘴里喃喃自语。

为了拯救这些船员,同时也是为了拯救自己,陈道不得已调动仅存的真气去战斗和使用摄心术。

看似轻松碾压海盗的局面背后,带来的副作用是剩余的真气无法再有效压制体内的伤势。

自己还有多少日子可活,五天?七天?最多不超过十天。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