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 新身份

发布:2021-04-08 06:39:06

但是,她再打开档案口袋后,却并也没立刻摸出里面的内容。所以陈西有个习惯,那是每次在看材料时,先要对材料大体有个分析和判断。凶杀案案经过本地媒体的鬼话媒体报道,基本上因为陈西有个习惯,那就是每次在看材料时,先要对材料大致有个分析和判断。。...

不过,她打开档案口袋之后,却并没有马上掏出里面的内容。

因为陈西有个习惯,那就是每次在看材料时,先要对材料大致有个分析和判断。

凶杀案经过本地媒体的连篇报道,基本上每个市民都已经知道了。

更何况她这个嗅觉极其敏锐的侦探……

因为和她父亲作案手法的确非常相似,她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所以,刚才张涵的到访并没有使她感到意外,而是一切似乎都在情理之中。

有个疑点一直让她无法释怀,尽管几起案件以她父亲的落网而最终定案。

她永远都记得三年前的那天上午,一个中年男子因为被一通陌生电话给叫醒,骂骂咧咧唠叨几句,然后翻身起床,就来到了自己的摊位前。

白云区尽管是属于这个城市的一部分,但是实际上这个区域是属于山区,论经济条件要比市中心要差很多。

不过,这一带的农贸产业,相对来讲还是挺不错的,这个区的五个大菜市场中,生意都非常火爆。

因此,买卖的人通常都是起的非常早,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赶早集吧。

大多在三四点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起床忙活了,这个中年人应该算是睡懒觉的。

中年人起床后,骑着一辆破摩托车,然后用力一踩,摩托车直奔他所在的菜市场而去……

当中年男子在菜市场门口后,又开始变得满头大汗起来,新的一天,或者说是喊价还价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今夜似乎没有月亮的位置,失去了月光的城市高楼大厦,连绵起伏的如同是一群对他怒目而视的鬼怪,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中年男子吞噬掉。

菜市场永远都没有干净的时候,放在最外面的几只巨大垃圾桶,永远都有清理不完的垃圾。

远远的闻去有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以至于环卫工人们每天清理个四五遍,都没有办法清干净。

中年男子行走在黑暗之中,脚步有些踉踉跄跄的,就在他走到自己的档口,开门进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清脆的铃声,在他空荡的档口显得非常的明显。

“他妈的,明明说到老子的菜市场买菜的,结果连个人毛都没看到。”

中年男子感到很奇怪的是,这明明是有人拨通他的手机要和他通话。

可是当他接通之后,对方却立马就挂断了。

同时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上面赫然写道:“你的死期就要到了……”

发现中年男子尸体的,是一个进城来送菜的菜农。

当菜农按照往常的惯例,将货摆在柜台上时,不见中年男子前来迎接,却在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这味道很显然不像通常牛羊猪肉的味道,再说在中年男子的档口,只卖生鲜蔬菜。

出于好奇,更出于要找到中年男子。

菜农和他的伙计循着味道的方向摸索过去,最后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中年男子临时休息的小木床时,在场的所有人几乎全部被吓得坐在了地上。

似乎是因为本能反应的缘故,他们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

很快,菜市场的保安就报了警,陈西他们接到电话之后,不敢有一丝耽搁,因为他们已经在这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是却还没有办法能够阻止这种凶杀案的发生。

陈西迈着沉重的步伐,进入了事发现场。

跟在陈希后面的,是当时还是他的小跟班张涵。

“头,这是尸检报告,你看一下吧。”

陈西身后一个刚刚摘下口罩的法医,满脸凝重的走到她身旁,递给她一个东西,正是尸检报告。

“死者,男,名叫张怀春,本地人,年龄48周岁,是A408档口老板。”

“死因是颅脑粉碎性骨折,使用的凶器应该是榔头锤子一类。根据尸体上所呈现出来的反应,能够确定死亡时间应该是今天凌晨四点到六点钟之间。”

“死者的尸体上并没有表现出太过强烈的反抗效果,从这种情况来看,应该是死者和凶手是熟人,这就给了对方突然袭击的机会。需要注意的是,死者大腿上的肉少了一块……目前去向不明。”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我们在四周采集了一些指纹信息,还要带回去进一步的鉴定,才能得到最终的结论。”

当陈西看过之后,把报告塞给了法医,然后又开始进一步勘探起来。

她带着张涵他们在附近的档口去进行了笔录,但是最终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因为各个档口尽管平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但是大家都是各忙各的,并没有太多的闲扯的空间。

回到刑警支队之后,陈希将尸检报告和其他资料摆在桌面上,进行了反复的比对和核实。

很快,细心的她终于发现这几起案件,都和案发之前的一通神秘电话有关。

而且这些通话的发起端,都是来自于境外,经过技侦队的分析,通话的电话号码都是通过拨号软件虚拟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锁定。

非常可惜的是,鉴于当时上级给他们的破案期限非常紧迫,而且社会舆论的压力非常大,把他的父亲抓获之后,就很快结案判罪了。

她的父亲至今仍然关押在方城监狱里,单独关押在一处隐秘的地方,以至于在放风的时候,都不允许她的父亲和其他的凶犯有任何接触,以免得会伤及其他人。

被害者张怀春的妻子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最近档口的生意突然清淡了很多,也许是经济压力变大,张怀春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常常在一个人的时候自言自语。

就在遇害前的一个星期天,他告诉张妻自己到了一家心理诊所,去接受心理咨询。

不过除此之外,陈西他们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信息。

后来他们也做过进一步的调查,在市区并没有他们所说的心理诊所。

后来这件事情,因为主犯已经被抓获,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内心的深处,陈西总觉得还有那么一点点尾巴,还没有最终被揪出来,这种不踏实的感觉,总还是一直在纠缠和折磨着她。

自小她和父亲的关系总是有那么一点隔阂,因为这个男人在她的心目中永远都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简直是一个混蛋。

如果不是他嗜赌如命,自己的母亲也就不会上吊自杀。

如果不是他嗜赌如命,这些年来也就不会如此坎坷曲折了。

一想到这里,陈西就赶到一种难以抑制的愤怒,如果说此时此刻,那个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的话,她手里正好有一把枪,那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他扣动板机的。

“模仿杀人……”

陈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些发酸的眼皮,然后轻轻的从里面掏出厚厚的一沓卷宗,这是张涵留给他的。

看来自己这位曾经的小跟班,目前遇到了真正的难题。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他还没有得到完全的锻炼,在关键的时候还需要自己这位师傅出山,帮他支撑一把。

陈西苦笑一下,一不小心有一张照片都落了下来,她下意识的望下腰来,捡起来一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是一张受害人血淋淋的照片,根据照片上方位的指示,脚朝西,头朝东……大腿上很显然少掉了一块肉。

从尸体倒放的方位上来看,张涵所说的模仿杀人,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

因为她父亲的杀人吃肉案件之中,死者倒放的方向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而且在大腿上都少了一块肉。

照片上所显示的信息,这名死者从年龄上来看,也是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

陈希喃喃自语的动了动嘴唇,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然后又翻开其他几起吃人狂魔案的受害者。

其他的四名受害者,从年龄上来看,是四十岁左右,是不折不扣的中年人。

看来吃人狂魔的作案对象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的确是和他父亲当初的作案对象差不多,至少从年龄上来看是如此。

陈西细细的辨认完这几张照片之后,站起身来倒了满满的一杯咖啡,然后又开始细细的品味起来。

自己的父亲所涉及到的那几起杀人案,基本上是零口供办案。

因为自己的父亲被抓获时,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

所以即使是自己,哪怕面对着是自己的父亲,也没有办法得到真实的答案。

况且自己当时遭遇到如此打击,之后的事情她就只好申请回避,并没有直接继续对这个案件跟踪下去了。

在看完所有照片之后,陈西又打开了那些记载着受害者具体信息的文字材料。

她从里面所传达过来的信息中了解到,似乎在其背后还有一个更大更深的秘密,正等着她去揭示出来。

她觉得父亲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况且这几起连环杀人案对她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当她把所有的卷宗重新塞回去,整理好之后,就拨通了张涵的电话,对他说道:“现在有空吗?陪我去一趟方城监狱?!”

在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张涵惊喜的声音,“头,我不会是做梦吧,你居然想通了?!”

“少废话,不是什么想通不想通的问题,我问你到底有没有空,我现在就要去?!”

陈西对他还是那么一份冷冰冰的腔调,不过这对于张涵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因为只要这位女神探开了口,他身上的担子就会轻了很多,而且立功的机会一下子明显增大了。

当然,对于他这个高富帅来说,自己心仪的女神竟然对他的表示有所反应,那么这其中的含义,他怎么解读都是不为过的。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崭新的北京吉普停在侦探事务所的门口,从上面冲下来一个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帅哥,正是满怀希望的张涵。

当他正要敲开这位女神的家门时,陈西老早就做好了准备,还没有等他上楼,自己就率先下楼。

不过,这位女神还是对她那么一副冷冰冰的语调,“不错,比原定时间晚了三十秒钟……”

“头,半路上有个十字路口,红绿灯坏了,结果就迟到了一点……”

原来他们执行任务约好的时间是精确到秒的,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对犯罪分子的抓捕,尽可能的做到准确及时。

“我的身份有没有帮我弄好?!”

“头,我早都已经帮你弄好了,今天本来要给你的,刚才还不是搞忘记了……”

“那我的新身份是什么?!”

“南都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侦顾问……”张涵一字一顿的答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