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501【中】

发布:2021-04-09 02:03:29

太阳啊!哥几个,几点了啊?”胖子扭动身体着肥硕的身躯,伸着胳膊问着。“死胖子,你给我闭嘴”眼镜对着胖子大吼,拉上被子蒙着脸再次睡着了。“咦?子午人呢?”胖子一点也不理会眼镜的大吼,望着子午干净整洁的床疑问。“啊~”刚说着,胖子便被一本书砸到,痛叫一声。“滴滴滴~~~”。“啪~”闹钟滴滴的叫喊着熟睡的人,可是没有人理睬,一只无情的手拍停了烦扰的声音。。...

  灵师:全称通灵师,他们生活在阴阳两界的,他们的身体是阴界鬼魂交流于阳界的媒介。灵师用其独一无二的秘诀,让鬼魂附于自己的身上,从而与阳界的人进行交流。灵师每让一鬼魂附体都会损失精气,所以灵师这一职业的人都很胖,鬼魂附体消耗极大。

  “滴滴滴~~~”。“啪~”闹钟滴滴的叫喊着熟睡的人,可是没有人理睬,一只无情的手拍停了烦扰的声音。

  “滴滴滴~~~”闹钟剧烈的摇摆着。“哎呀,真舒服啊!哇塞,好烈的太阳啊!哥几个,几点了啊?”胖子扭动着肥壮的身躯,伸着胳膊问道。“死胖子,你给我闭嘴”眼镜对着胖子怒吼,拉上被子蒙着脸继续睡着。“咦?子午人呢?”胖子毫不理睬眼镜的怒吼,望着子午整洁的床疑问。“啊~”刚说完,胖子便被一本书砸到,痛叫一声。“胖爷我招你惹你了啊?胖爷我的头啊,疼死胖爷我了”胖子摸着头,可怜兮兮的对着眼镜质问。“闭嘴,睡觉”说完,眼镜便躲进被窝。“你,你,你、、、胖爷我、、、”胖子揉着头,一脸怨恨的看着眼镜泣不成声。“我回来了”子午推开门,手里拎着热乎乎的包子和豆浆。“胖子你怎么了?”放下手里东西,看着胖子一脸幽怨子午疑问。“我、我、我、、、”胖子满脸写着幽怨。“齐鸾”子午走到齐鸾床边轻声呼喊着。“嗯?”齐鸾虚弱的睁开眼睛望着子午。“齐鸾,你没事了吧?”子午关心问道。“没事,咳咳,精气消耗巨大,一时间恐怕不能活动”齐鸾一脸病态咳嗽着。“哦!你好好休息,我已经帮你请了三天假”。“嗯!”齐鸾点头道。“我会尽快恢复,但最多恢复六成精气”齐鸾担忧不已。“但是,如果加上胖子的话,或许胜算大点。”齐鸾望着坐在床上哭泣的胖子说道。“嗯,胖子是灵师,阴阳两界的媒介,在加上我应该足够了”子午略微点头。“什么?你们不会是打算那啥吧!?”胖子竖着耳朵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大概知道了他们要做什么。“哦?做什么”一旁原本熟睡的眼镜突然问道。“哇擦,吓死胖爷我了,你怎么起来了?”胖子睁着小眼睛看向眼镜。“真是有趣啊!两个阴阳师,一个灵师,有趣,有趣”眼镜打量着他们,笑道。三个人齐齐望向躺在床上的张泽瑞。“呵呵,我看你也不是一般人吧?”齐鸾望着眼镜质问。“呵呵,我们可是对手啊!”眼镜眯着眼镜看着齐鸾笑道。“好啊,胖爷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赶紧如实交代”胖子跳下床抓住眼镜的衣服。“胖子你先松手”子午推开胖子。“眼镜我们谁都别瞒谁了,从我先开始,凌子午,阴阳师”子午望着眼镜正经的说道。“你小子听好了,胖爷我是通灵师,胖爷名讳林梓旭”胖子双手叉腰,趾高气扬的说道。“咳咳,齐鸾,阴阳师”一脸虚弱的齐鸾斜躺在床上。“呵呵,我,张泽瑞,猎师,也就是赏金猎人,捉缉鬼魂赚取赏金”张泽瑞戴上黑色框架的眼镜对他们说道。“那我们可真是对手了”齐鸾调笑说道。“是”眼镜耸耸肩,表示无奈。“赏金猎人可是肥到流油啊”胖子搓着手一脸贪婪的看着眼镜。眼镜活动着双拳对着胖子示威并说道“五楼上的厉鬼,赏金三万”。“看来,我们有麻烦了”子午无奈的看着齐鸾。“我不介意,提前除去麻烦”齐鸾软弱的下了床,敌视着眼镜。“呵呵,其实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眼镜下了床望着齐鸾。“哦?”齐鸾疑问。“你们是阴阳师,捉鬼我自然比不上你们,如果我们合作,你们帮我捉鬼,而我赚取赏金,到时候分给你们一部分,岂不是妙哉?”。“这到是个好主意”子午认可的点头道。“你让我如何相信你?”齐鸾言辞激烈的质问。“三万赏金我拿四成,剩下的六成你们自行分配,如何?”“好,成交”齐鸾不容质疑说道。“合作愉快”眼镜伸出左手向着子午。“合、合作愉快”子午牵强的伸出右手握向眼镜。“合作愉快,合作愉快”胖子市侩的抓着眼镜的右手乐道。“明日戊时,五楼捉鬼”齐鸾回卧到床上说完便闭眼沉睡。“子午,多谢昨晚救我”眼镜感谢着子午。“这是我应该做的”子午谦虚道。“我想今晚先去五楼查探一下,毕竟我们现在还不了解这厉鬼”眼镜考虑道。“啊?你们不会打算下午也不去上课吧?”子午一脸惊讶。“上课?上课!”胖子先是呆滞然后惊的跳了起来,也不知道他那身材是怎么能够跳的这么高的。“啊?这个”眼镜脸微微红了一下。“算了,我下午上课去时候帮你们请假吧!”子午一脸无奈。“哎呀,还是子午小朋友够意思。”胖子拍着子午背夸赞着。“子午,谢谢啊!那我再睡一会”说完眼镜便倒床而睡。“胖爷我也先睡会”胖子打着哈欠躺倒床上。“嘿,唉~算了”子午满脸无语望着三个睡觉的人,又望望窗外高高挂起的太阳,叹息一声。

  “老师,我是404的,叫凌子午。”“哦!有什么事情吗?”老师打量着子午满意的微笑着。“那个,我带林梓旭和张泽瑞请假”子午低着头,不敢看老师微微发怒的眼神。“又请假,第一天上课就请假,还有那个齐鸾,一请就三天”老师喷火般生气道。“谢谢老师”子午微笑的退出办公室。“明天不来上课,就给我滚蛋”子午胆战心惊的回忆着老师怒吼的交代着他所说的话,不由心惊。

  “胖子,你行不行啊?”眼镜打着手电筒望着胖子疑问道。“嘘嘘嘘,别说话,没看到胖爷在做事吗?”胖子蹲在地上擦着汗研究着一把铁链锁。“子午照着点”胖子着急道。“哦哦!”子午拿着手电筒照着胖子的脸和锁,不过貌似胖子脸太大电筒光线射程范围不够。“闪开”齐鸾拍着胖子的肩膀。“哦”胖子擦着汗让开。只见齐鸾左手捻起法诀,手掌一挥锁即可应声而段干净利索。“厉害”胖子拍着手掌夸赞着齐鸾。“赶紧走吧”子午望着走廊催促着。“小心点”眼镜打量着周围告诫道。“好冷啊,早知道多穿点了”胖子摩擦着臂膀。“阴气好重”子午皱着眉头。“什么时辰了?”齐鸾走在最前。“九点多了”胖子望着手表答道。“戊时”本就皱着的眉头皱纹更深了。“501到了”随着眼镜的所看去的放向,所有人都望向前方。

  黑漆漆的走廊阴森恐怖,501的门牌已经破烂,一边的螺丝已经掉了,悬挂着的门牌被开着的窗户吹进来的风吹的来回摇动着,就像老式钟的钟摆一样。也不知道是门破旧发黑还是原本就是黑色,地面上鲜血已经干涸了,但是还是能够发现乌黑的血迹,墙面上已经长出了杂草,蜘蛛网在墙敲密布,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恐怖,让人不安与恐惧。

  “这门的颜色?”胖子打着手电筒照着门奇怪不已。“这是血,已经发黑的血”子午解释道。“看来我们的目标就在这扇门里面了”眼镜打开右腿边黑色皮夹,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十八把精致且锋利的武器,每排个六把共三层。眼镜拿出一把长约10公分的尖刃在电筒的照射下寒光四射,握柄处是木质的。握柄处刻画着符篆。眼镜食指和中指夹住利刃,随时准备出窍。“你们还是拿出各自的武器吧,不然到时候可就没机会了”眼镜望着他们说道。齐鸾捻起法诀,大指甲挑中指之甲向外挑弹,只见一只小巧玲珑的黑色印玺出现在齐鸾掌心上。“鬼玺”望着齐鸾掌心的黑色玺,子午惊讶道。鬼玺全身乌黑,大小不过10厘米,头部位是由古十二神兽和十一疫组成的。“竟然是鬼玺”子午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鬼玺干嘛的?”“鬼玺可借调地府阴兵十万”子午平复心跳解释道。“这么厉害”胖子惊讶到鬼玺的能力。齐鸾一握手鬼玺便不见了。“子午你呢?”眼镜问道子午。子午掏出十枚铜币。“十帝钱”齐鸾说道。十帝钱是清朝从顺治一直到宣统十位皇帝在位时期的铜钱,可镇压鬼邪。“胖子你呢?”子午看着胖子两手空空的问道。“胖爷我的东西可是秘密,不可说,不可说”胖子闭着眼睛摆手道。“那到时候出事可别找我们救你”眼镜说完便率先向501走去,齐鸾紧跟而上,子午随后,胖子最后。

  “破”眼镜挥手一扔,门就这样被破坏倒地。一阵阴风铺面而来,眼镜连忙掩面以防阴风腐蚀。“啊~~~”一声极其难听的叫喊声从501传来,“捂住耳朵”齐鸾高喊道。三把寒刃疾驰入内,一会便听见痛苦的声音。“你们都该死,该死~~~”身穿鲜红色长袍,头发遮面,眼珠已经没有白色了,手臂干枯,感觉一碰就碎的样子,腿上还留着血,走一步留一点,胸口位置插着三把白刃。厉鬼用手抓住插在胸口的利刃随手一扔,举着手向着眼镜走去。眼镜用手拍打着皮夹底部,五把利刃抛空,眼镜用右手一抓,左手抓如刃部,高喊“赦”利刃被血染红,一把抛向厉鬼,厉鬼用手挡着,但依旧被三把插入,厉鬼痛呼不已。“让开”齐鸾高喊道,拿出鬼玺印向厉鬼,厉鬼用手阻挡着。就在此时,月光照入,射在厉鬼身上,厉鬼突然发狠,将齐鸾抓住一把抛开,眼镜手执利刃冲向厉鬼,却被厉鬼一掌扇开,重重倒地,吐血一口。月光照射下,厉鬼原本黑色的眼眸变得鲜红无比,“啊~~~”厉鬼迎着月光高喝。突然脸转向倒地的眼镜抓来。“煞”子午扔出十帝钱,厉鬼被击,痛声一下,便又抓向眼镜。“不好”子午心惊不已,连忙捻起法诀使出五雷诀,“婆啰嗼啰嘢咪”瞬间五道雷电由拳击出,厉鬼被重重一击,往后退去,不敢上前,子午脱力,倒地不起。“子午没事吧?”胖子抓起子午和眼镜连忙向后退,“他们都受伤了,怎么办?”胖子担忧的问着爬起来的齐鸾。“赶紧走,厉鬼被月光照到,更加厉害了,子午用五雷诀只能占时压制一下,用不了多久厉鬼便会冲过来,你背着眼镜,我背着子午,离开这”齐鸾说完便背起子午下楼。“好”胖子忘了一眼在墙角的厉鬼,浑身抖了一下,立刻背上眼镜跟上齐鸾。

  “你们都要死,死~~~”厉鬼突然冲了下来。撞倒了胖子和眼镜。“以吾之血,化掌心雷,破”齐鸾咬破舌尖吐了一口鲜血于手掌,画了一个符篆,对着厉鬼打出,厉鬼退了好几步。“走”齐鸾背起子午对着胖子喊道。出了栅栏,齐鸾放下子午,关上栅栏,对着栅栏施展了引鬼赴牢诀“镇”一道亮光过去,齐鸾吐了一口鲜血,厉鬼不敢接近栅栏,狠狠的望着他们。“走”背起子午快速离开。

  进入宿舍,齐鸾倒地,子午倒在一旁,胖子将眼镜放倒在床上,又将子午和齐鸾也放倒在床上,自己拿起拖把将一路的鲜血拖干净,关上宿舍门。胖子坐在床上望着一个个半死不活的人,叹息不已。胖子拿着板凳坐靠在门内盯着一切,不久便昏昏入睡。

  “唉~~~”如深渊般传来的回响在子午的耳边嘘嘘萦绕。子午躺在床上望着宿舍内的一切,眼镜和齐鸾躺在床上,胖子坐在门内睡着了。子午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不真实的画面,冬雷阵阵,夏飞雪。“这是哪?”说完便闭眼昏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