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上仙不承欢》月圆之夜不太平

发布:2021-04-09 07:21:24

苏蓝安夜小说名字叫作《上仙不奉直》,提供更多上仙不奉直,上仙不奉直小说深度阅读。上仙不奉直小说苏蓝安夜摘选:苏蓝都不不愿意理她。安夜房门窗户,目光突然被一群黑色的鸟被吸引住。抬头一看他们争相向月亮飞去,转眼间间本来很明亮的月亮便…...

苏蓝安夜小说名字叫做《上仙不承欢》,这里提供苏蓝安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上仙不承欢小说精选:“嗯,我的责任就是保护好你,别的没什么事。”月矢淡淡的笑道。安夜真是有点郁闷,这个人无缘无故的跑出来送给她一枚玉簪,从此便要跟砸她身边,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想来她到底还是灵女,以后还要守护巫族的子民,这点胆量还是要有的。“那好吧,我们现在去找个客栈住下来,你们以后便随我在人间探访民情,和我一起守护子民们。”“嗯。”两人同时答应,随即又互相看不顺眼的别过头去。安夜叹了口气,她这次是真的很倒霉,身边无故多出来两个不明来…

“嗯,我的责任就是保护好你,别的没什么事。”月矢淡淡的笑道。

安夜真是有点郁闷,这个人无缘无故的跑出来送给她一枚玉簪,从此便要跟砸她身边,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想来她到底还是灵女,以后还要守护巫族的子民,这点胆量还是要有的。

“那好吧,我们现在去找个客栈住下来,你们以后便随我在人间探访民情,和我一起守护子民们。”

“嗯。”两人同时答应,随即又互相看不顺眼的别过头去。

安夜叹了口气,她这次是真的很倒霉,身边无故多出来两个不明来历的人,还说以后要保护她,看来这次回灵越湖不好交代了。

三人一路驾云回去,在悦来客栈要了三间上房,安夜此时突然觉得不对劲,刚才那个客栈老板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在哪里见过。

“好了,你们别进来了,我要休息了。”安夜进房间的时候,发现月矢和阡墨还在跟着,连忙拦住二人说道。

两人不情愿的答应一身,各自回房间去了。

安夜连忙关上房门,今日是一个月的十五月圆之夜,她一个人也好静静的欣赏那月色,如果有那两个人在的话,她还真说不准会不会发火。

安夜坐在窗台前,清凉的风穿过她的衣袖,衣服向后飘动,一轮明亮的月亮高高悬挂于半空中。

她有些疑惑,最近已经听很多人说起上仙,而且就连师傅也是一心痴迷于修仙练道,那天上真的有仙人存在吗?她心里烦闷,只觉得透不过气来,修仙真的很好吗?竟然可以让她最喜欢的苏蓝都不愿意理她。

安夜推开窗户,目光突然被一群黑色的鸟吸引住。只见他们纷纷向月亮飞去,转眼间原本明亮的月亮便一片漆黑,夜空不见光明。

“夜鸦食月?有魔物降生!”安夜突然想起来在灵越心经上有一句这样的记载,不好!这样的话,那么月亮随后会变成血红色,太阳将永不再升起,魔界的大门会随之打开,子民们将会有生命危险。

她立即祭出芷兰剑向夜鸦的方向飞去,她必须去阻止这一场以血为媒介的做法。

她在这时才感觉到她现在的力量是多么的弱小,纵然是使出全部的力量也是很久才到达目的地。

然而这时她才发现此处是位于人魔交界处的幻魔森林,外面有施法者布置的结界,想要进去,就必须要先破除这个结界。

“来不及多想了!”安夜低喝一声,咬破指尖将鲜血祭在芷兰剑上从而借助灵越湖的力量猛然向结界破去。

这种做法极其损伤身体,然而她如今也顾不得,只见漫天的剑气形成巨大的力量呼啸着冲向结界。

结界出现了一丝裂缝,安夜见此立即飞身向前,终于是在结界愈合前冲了进去。

“你们是何人,快停下这种禁忌之术,世人会因为你们这样做无辜遭殃的!”安夜飞身来到那阵法面前,大声说道。

血红色的雾气将高高的祭祀台围住,里面的情况站在外面的人看不清。

安夜见没有效果,举起剑便冲向祭祀台。

“找死!”只听一身怒吼,一道血红色的光影从祭祀台飞出来变化成骷髅的模样想她冲了过来。

安夜冷哼一声,就凭这种幻术也想打败她?随即持剑画出一个五星的符号一举将红色骷髅头打碎。

她祭出芷兰剑,飞身冲向祭祀台,然而剑气接触到红色雾气便被吸收进去,她的攻击一点用都没有。

眼看月亮开始一点一点变为红色,安夜再次提剑冲去。这次她的力量没有被吸收掉,反而进入了红雾里。

安夜看着四周,场景开始飞速的旋转,红色的雾气竟然形成了阵法将她困在这里。

“找到阵眼便可破除。”安夜想着灵越心经上的记载,盘腿坐了下来,利用心眼的力量开始寻找阵眼。

“破!”就在这时安夜突然站起身来,手持芷兰剑指向一个方向,若是没错,东北处便是阵眼所在。也是她仙人转世,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破除阵法。

阵法应声消失,待她看清眼前的一切时,不由的长大了嘴巴。

只见苏蓝坐在祭祀台上,面前是一众飞禽走兽的尸体,鱼姬正在用一根银白色的法杖控制着那些死尸的血液流向苏蓝面前的圆形阵法中。

她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两人斗同时看过来,鱼姬一脸愠怒:“你在干什么?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你快出去守护阵法,加持在你师傅身上的封印一会就解除了。”

“封印?”她疑惑的说道,苏蓝身上有封印?难道说这么些年苏蓝不出灵越湖,并不是因为离开灵越湖就没有灵力,而是因为他本身的封印让他无法离开这里吗?

“你猜的没错,事实正是你所想的那样?你师父本是我们鲛族的王,却被天帝陷害封印了他的力量,让他只能在人间待着,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要解除你师傅身上的封印,和他一起重返海洋,查清当年的真相。”鱼姬一边迅速的施展法术,一边对她解释。

安夜并没有完全相信鱼姬,她看向祭祀台上的苏蓝,此时苏蓝低着头,似乎在接受鱼姬的施法,然而以她对苏蓝这么常年的朝夕相伴,她还是发现苏蓝现在并不是清醒状态。因为苏蓝实在是很骄傲的一个人,他绝不会容忍将头低着面对一个人。

那么她猜想今天这件事情很可能就是鱼姬护主心切,擅做主张。以苏蓝的性格是绝不可能为了自己让族人冒这么大的危险的,如果他愿意的话,那么在鱼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就愿意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师傅,那我去为你们护法了哦。”安夜试探性的叫一句,并没有得到苏蓝的回答,反而鱼姬在一旁紧张的看着苏蓝,直到确认苏蓝没有动作的时候,才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她出去。

“鱼姬,你够了,还想祸害到什么时候。”就在这时苏蓝突然睁开双眼,挥袖将鱼姬打落台下。

“小夜,来扶我一把,没力气了。”苏蓝招招手无奈的说道。这鱼姬趁他元神出窍的时候将他带到这里施展禁忌之术,好在因为刚才安夜的一声呼唤,让他的元神得以有时间归位,不然这巫族就要因为他儿遭殃了,那么他又如何对得起一直与他称兄道弟的天策。

“好。”安夜见此立即飞身上前扶起苏蓝。

“师傅,你没事吧?”

“我没事,现在我们回去吧。鱼姬你以后就待在王宫好好教导小白,不要再来我这里了。”

安夜祭出芷兰剑防止鱼姬再次胁迫苏蓝,毕竟现在的苏蓝一点力量也没有,要全由她保护。

直到她带着苏蓝走出森林也没见鱼姬追出来,看来鱼姬虽然有些自以为是,倒也不至于不听苏蓝的话。

“夜儿,原来你真的在里面,我攻了很久都没有打破这个结界。”她与苏蓝刚出来,便被追到这里的月矢与阡墨围了上来。

苏蓝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突然觉得心里很不好受,但是越看又越是觉得熟悉。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