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路见不平

发布:2021-05-02 05:10:50

我吗?”  话音刚落,石弘的身后突然会出现两三百人,而且对他行成了一个半被包围。  “好!殿下,我们诱敌之计了。”石弘身边身批褐色铠甲,手持短刀、正戒备地环视四周的一个青年将校桃盛地说。  石弘一时之间也慌了神,望着周围正大声地喊叫着的田忠晋部下,自前面就是漳河,水面宽阔,那位叫田忠晋的人已然没有了退路。。...

  “田忠晋!我看你还想往哪里跑?”

  一个身穿青色衣服、头戴纶巾,深目高鼻头发略呈褐色身后跟着七、八十人的羯人少年指着一个身穿粗布衣服带着十几个人的人说道。

  前面就是漳河,水面宽阔,那位叫田忠晋的人已然没有了退路。

  田忠晋看着眼前的滔滔河水,咬咬牙回过头,他所带的十几个人也跟着回过头来,一齐看着那位羯人少年。

  田忠晋瞪了他好一会儿,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石弘小儿,你真以为你今年能抓得住我吗?”

  话音刚落,石弘的身后突然出现两三百人,并且对他形成了一个半包围。

  “不好!殿下,我们中计了。”石弘身边身披褐色铠甲,手执短刀、正警戒地环顾四周的一个青年将校桃盛说道。

  石弘一时也慌了神,看着周围正大声叫喊着的田忠晋部下,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上!”

  随着田忠晋的一声令下,两三百人一齐杀向了石弘等人,“吭、吭、吭”一阵狂乱的刀剑过后,地上躺下了二三十具尸体,石弘所率的部下开始招架不住田忠晋的进攻了。

  “殿下,跟紧我!我带你杀出去!”脸上已经沾满鲜血的桃盛喘着气说道。

  石弘已经慌乱不堪,没了主意,听了这话赶紧跟紧了桃盛,田忠晋见石弘在这里,快速杀了过来,他的部下见此也一拥而上。桃盛左右砍杀也难以杀出重围,形势紧急。

  田忠晋趁青年将军正专心杀敌时,突然出现在了石弘的面前,嘴唇微微上扬,目光里透着杀气,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狰狞的面孔。

  “呵~”田忠晋举起刀就砍向石弘,毫不留情。石弘惊恐地看着向他砍来的刀刃,眼看着自己就要成为刀下之鬼了。

  “吭~”一支枪出现在了石弘的面前,挡住了田忠晋手中的刀。田忠晋抬头,看到了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身穿白色衣服,背着一个包袱,身长八尺、浓眉大眼、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英气,淡黄的脸上显露着自信的微笑。还没等田忠晋反应过来,那少年便提起腿来,一脚将田忠晋踢出了几步远,田忠晋在地上打了几下滚,但马上便捂着胸口站了起来。

  “你是何人?”田忠晋用刀指着那少年生气地说道,他喘着大气,显然是刚才的一脚踢得太重了。

  “冉、闵!”白衣少年微笑着说道,手里紧握着枪。

  田忠晋仔细打量了下冉闵,标准的汉人打扮,便指着石弘对冉闵高声说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羯赵太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吗?羯人屠杀了我们数以万计的汉人同胞!”

  冉闵顿顿了,把枪竖在跟前,两眼闪着灵光,看着田忠晋,微笑地说:“羯人有没有屠杀汉人我不知道!但我看见了你们以多欺少!”说着冉闵变了脸色说,“我平生就爱打抱不平,今天碰上我,这事我管定了!”

  田忠晋见眼前这位白衣少年是铁了心要帮助石弘了,便对左右说道:“既然如此!把这位不知好歹的家伙也给我杀了!上!”

  田忠晋一声令下,身边的几十个部下一齐扑了上来,但是冉闵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而石弘和他的部下却都在为冉闵捏着冷汗。

  “哧~”冉闵突然手起一枪,刚好刺中了最先上来的一个人的咽喉,那人当场毙命。田忠晋的部下见此,心生恐惧,都在原地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近前。

  “怎么?都怕啦?”冉闵得意地说。

  听了这话,田忠晋的部下怒火中烧,一拥而上,非杀了冉闵不可,却没料到冉闵勇猛无比,他迅速杀进人群之中,只听得“吭吭坑~”一阵杂乱的刀剑声,冉闵回到原地,单手执枪,鲜血沿着枪尖低落下来,十几名田忠晋的部下都倒在了地上。

  田忠晋见此,抓紧手中的刀,大叫着杀向冉闵,冉闵一个侧身从背后踢了田忠晋一脚,田忠晋往前踉跄了几步。田忠晋回头时却看见冉闵依旧站在原地,并用一块布擦拭着手中的枪。田忠晋心里窝火,持刀再次杀来,冉闵眼里灵光一闪,俯下身来,“嘣”的一声重重地打在田忠晋的脚上,田忠晋倒地,冉闵快速上前,用枪尖顶着田忠晋的咽喉。

  田忠晋见事已至此,咬牙切齿,恨恨地说道:“我田忠晋也是一条好汉!你给我来个痛快的!”说完闭上眼睛等着冉闵去结束他的生命。

  “你走吧,我不杀你!”冉闵见田忠晋的脸上毫无惧色,便将枪收回手中说道。

  田忠晋诧异地看了冉闵一眼,捂着胸口站起来,挥手招呼部下道:“走!”田忠晋在走时还回头看了几眼冉闵,眼神里充满了不甘心。

  看着远去的田忠晋,冉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多谢公子出手相助!”石弘在桃盛的陪伴下走了过来鞠躬说道。

  石弘是后赵国太子,其父便是赫赫有名的石勒。但是石弘和他父亲的性格却大相径庭,石勒可以说得上是一个马背上的皇帝,而石弘却生性懦弱,喜欢汉人文化,对儒家典籍则是乐此不疲。他饱读诗书,温文尔雅,但是对战场上的事却一点兴趣都没有。然而,此时正是大争之世,天下动荡不安,为了能够让石弘将来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帝,并得到羯族武将的支持,石勒变派石弘来剿灭乞活军的残余势力,并派了大将军桃豹的儿子桃盛来帮助他。可是石弘对兵法韬略连皮毛都不懂,因而中了田忠晋之计,正好冉闵路过此处,拔刀相助救了石弘。

  冉闵正得意间,见石弘如此有礼貌,赶紧收敛起来,也拱手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理所当然!”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冉闵!叫我棘奴就可以了!”

  “不知公子打算前往哪里?”

  冉闵叹了口气,脸上立马浮现出了伤心的表情。他本是一个孤儿,自小便与师父在河北一座无名山上练武、学习。冉闵天资聪慧而且天生神力,在师父的精心教导之下,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学得了一身的好武艺。可是就在不久前,冉闵的师父由于年事已高与世长辞,在临终前,师父告诉他:“方今天下大乱,中原为胡人所据有!你是汉人,自当为汉人朝廷效力,为师死后,你便到江南去!那里才是我们汉人剩下的唯一领地!日后有机会一定要替大晋征战沙场收复中原!”并且拿出了一封信要他到江南以后去找晋朝丞相谢安。

  想到这里,冉闵望着南边开口说道:“前往江南,投靠谢相!”

  “吭~”

  桃盛拔出剑来架到了冉闵的脖子上。

  “放肆!快把剑放下!”石弘呵斥道。

  “殿下,此人武功高强,如果到了江南效忠晋廷,日后必成为我大赵的心腹之患。”桃盛一边把剑架在冉闵的脖子上,一边看着石弘辩解道。

  “我让你放下你就放下!”石弘显然已经生气了。

  “是!”尽管石弘的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也只能咬咬牙把剑收回到了剑鞘之中。

  “手下无礼,还望公子见谅!”石弘弯腰拱手、彬彬有礼。

  其实在桃盛把剑架在冉闵脖子上时,冉闵一点都没感到害怕,他自己心里清楚,桃盛根本就奈何不了自己,哪怕是两个桃盛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哦!没事,我知道这位将军只是在试探我的胆量而已!”冉闵笑笑说。

  但是桃盛却呕着气把头转向了另一边,表示自己根本就不领冉闵之情。冉闵自小就与师父生活在山中,对这样的事情他并不以为然,没什么好记仇的。

  “石公子,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要继续赶路了!”冉闵拱手就要和石弘拜别。

  石弘看看日薄西山,确实不早了,便对冉闵说道:“天色将晚,公子有地方落脚吗?”

  “先到邺城看看吧!”

  “哦?我家便在邺城,不如我们一起进城去吧!我也好安排下你的住处,并准备些吃的,好好地酬谢你出手相助!”

  “这~”冉闵有些为难,毕竟在山中接触的人并不多,石弘如此热情反倒让冉闵觉得有点不自在。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刚才你帮了我,现在换我来帮帮你是应该的!”说着拉着冉闵的手就往城里走。

  桃盛见此情景,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招呼了身后的几十名残兵,跟在石弘和冉闵的后面忘邺城方向走去。

  当他们走进邺城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作为后赵国的都城,邺城此时灯火通明,冉闵和石弘等人缓步走在大街之上。冉闵初出山中,见到邺城如此繁华、四处张望,石弘则在一旁指指点点,在给冉闵解说着这里的每一件事物。

  冉闵在这里看到了人们的服装各异,显然,是因为民族不同的缘故,有汉人、羯人、匈奴人、鲜卑人、羌人、氐人等等。

  “让开、让开、让开!”一队羯人士兵押着几十个汉族妇女经过,那些妇女个个头发蓬乱,衣衫不整,哭喊着走过。

  冉闵见到自己的同胞境遇如此,便转过头来想问明石弘是何原因,可还没等他开口,石弘便无奈地说道:“不要问了,以后你就会明白了!这种事情我也很想改变!”

  说完,石弘带着冉闵继续走,冉闵回头看了几眼弱小无助的汉族妇女,不明白到底她们犯了什么错,这些羯人要这样对待她们,同时他还发现,街上行走的汉人并不多,而已个个眼里带着恐惧,这到底是问什么呢?冉闵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石弘指着大街旁边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说道。

  冉闵抬头望去,府门的牌匾上赫然写着“张府”二字。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