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月夜听琴

发布:2021-05-02 05:10:50

宰割唯贤,礼贤下士,喜爱皇帝石勒和群臣的爱戴;张宾此外也是羯胡朝中鲜有的为站在汉人立场为汉族百姓说话的的人,因此的可以得到汉族百姓的爱戴。  石弘对桃盛使了个眼色,桃盛立刻明白了回来,抱拳地说:“是!”便径自走过去的,敲了敲张府的大门。  “吱—这张府便是后赵国开国功臣右侯张宾的府邸。张宾是汉人,其父亲曾任大晋中山太守。张宾自幼好学,博涉经史,兵法娴熟,少有大志,本来在晋中丘王的帐下办事,由于得不到重用,后投靠石勒,帮助石勒筹划取天下之事;他“计不虚发,算无遗策”在后赵王国建立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张宾为官清廉,谦虚谨慎,任人唯贤,礼贤下士,深受皇帝石勒和群臣的爱戴;张宾同时也是羯胡朝中少有的为站在汉人立场为汉族百姓说话的人,因而同样得到汉族百姓的爱戴。。...

  在冉闵等人刚走进邺城的时候,石弘就已经将手下的几十个人解散回营。此时站在张府前的只有他和冉闵、桃盛三人。

  这张府便是后赵国开国功臣右侯张宾的府邸。张宾是汉人,其父亲曾任大晋中山太守。张宾自幼好学,博涉经史,兵法娴熟,少有大志,本来在晋中丘王的帐下办事,由于得不到重用,后投靠石勒,帮助石勒筹划取天下之事;他“计不虚发,算无遗策”在后赵王国建立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张宾为官清廉,谦虚谨慎,任人唯贤,礼贤下士,深受皇帝石勒和群臣的爱戴;张宾同时也是羯胡朝中少有的为站在汉人立场为汉族百姓说话的人,因而同样得到汉族百姓的爱戴。

  石弘对桃盛使了个眼色,桃盛立马明白过来,拱手说道:“是!”便径直走过去,敲了敲张府的大门。

  “吱——”一个张府的家丁将两扇紧合的大门打开了一条大约一米宽的缝来,看到桃盛问道:“你是什么人?要找谁?”

  桃盛直挺着腰,蔑视道:“快去禀报你家老爷,太子殿下来访。”

  家丁吃一惊,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风度翩翩的石弘,赶紧点着头,慌张地说道:“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不一会儿,张宾便在女儿张慧妤、婢女小玲、管家张阿福以及几个家丁的陪伴下走了出来。张宾一惊五十多岁,头发花白,但看上去依然硬朗;他的女儿张慧妤,年方十六,则是邺城里有名的美女,一身淡粉色的衣裙,细腰以云带约束,配上她那抹有淡妆的鹅蛋脸,看上去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冉闵看到张慧妤的那一刻,已经惊呆了,对于从小与师父生活在大山之中的他来说,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了。

  “老臣拜见太子殿下。”说着张宾就要躬身下拜。

  石弘赶紧扶起来,说道:“右侯无需多礼。”

  “你是太子?”冉闵吃了一惊。

  张宾转过脸,大量了一番冉闵,回头问石弘道:“这位少年是?”

  “哦!适才我在追讨田忠晋时,不小心中了田忠晋之计,被其包围,危在旦夕。幸亏这位公子出手相助,否则我早就成了田忠晋的刀下之鬼了。”说着,石弘笑着拍了下冉闵的肩膀。

  张宾露出笑脸,看着年纪轻轻的冉闵,说:“果然是少年出英雄啊!哈哈哈。”

  接着,石弘给张宾和冉闵相互介绍完毕后,对张宾说道:“冉闵兄弟今夜无处落脚,而我又住在皇宫中,如果让冉兄弟到宫中居住多有不便,我想让冉兄弟在右侯府上暂住一晚,不知道方不方便?”

  “既然这位冉公子救了殿下,那就是我大赵的恩人,也是我张宾的恩人,在这里莫说住一晚,就是长久居住又有何妨?”

  “右侯果然爽快。哦,对了,我还得回去向父皇复命,我先走了,你帮我好好款待下冉兄弟。”

  石弘拉着张宾的手交待了这番话后便匆忙离去,对于石弘是后赵国太子之事,也没向冉闵说清楚。只留下冉闵站在那里,看着石弘远去的背影兀自思考。

  张宾看出了冉闵的心思,走过来笑道:“先和进府上,我在慢慢告诉你!”

  夜晚,冉闵吃过了饭,来到了张宾给他安排的那间屋子里,放下一身的行囊,把整天握在手里的枪也靠在了墙上。在中间的圆桌上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又想到自己连日赶路,已经有几天没洗澡了,便让张府的下来提来了几桶水,一齐倒进浴桶里面,舒舒服服地洗上了一次澡。将一身的汗臭、尘土洗去,冉闵顿时觉得心旷神怡,清爽了许多。

  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冉闵打开了房门,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这空气真好呀。睁开眼后,看见大地都披上了一层银霜——今夜的月亮真圆、真亮啊!冉闵看着这美丽的夜景,在不知不觉中就走出了房门。

  以前在山中看到的都是破旧的房子,张府的繁华,一切都让冉闵觉得好奇。一条长长的走廊不知通向何处,走廊上每隔一段距离还挂有照明用的灯笼,走廊外的空地上种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还有假山,在这种环境里居住真是幸福啊!冉闵在这之前别说想,就是见也没见过。

  冉闵独自一人沿着走廊走了过去,渐渐地,他听到了若隐若现的琴声,虽然听得不大清楚,但是可以察觉出琴声的优美,对于还未见过世面的冉闵来说这简直是天籁之音。他循着声,慢慢地走了过去……

  张慧妤坐在凉亭的中间抚琴,琴旁还放了一个香炉,一缕缕的青烟飘起,散发出一股香味,被张小姐自己纤细的手指触碰过的琴弦,都发出了美妙的音符,小玲站在张慧妤的身旁,双手下垂,搭在中间,听得如痴如醉。

  站在凉亭前的冉闵觉得自己犹如一匹脱缰的骏马,在一片广阔的草地上自由驰骋。各种花瓣从天而降,这匹骏马穿梭于花海之中,慢慢的腾空而起……

  “冉公子,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张慧妤在小玲的陪伴之下走了过来。

  还陶醉的张慧妤琴声之中的冉闵,被这一声问候打断了思绪。看着眼前的张慧妤和小玲二人,不禁有些惊慌,便匆忙说道:“哦!今晚夜色不错就出来走走。正巧听到小姐美妙的琴声便被吸引了过来。”

  “哦?不知冉公子觉得我的琴声没在何处?”张慧妤抿着嘴笑问道

  “啊?这……这……啊!”冉闵一时语无伦次,他哪懂琴啊,更不可能懂得琴声妙在何处。

  看着冉闵憨厚的样子,张慧妤“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可小玲却不依不饶地,指着冉闵的胸口,蔑视道:“我看啊,你也不过和外面的男人一样。看我家小姐貌美,就随便找个借口来和我家小姐套近乎!”

  “啊?我、我、我不是那样的人。”冉闵涨红了脸,挥手说道。

  张慧妤听了小玲说的这样直白,自己也不好意思,轻轻拍打了下小玲,娇羞地说:“死丫头,别乱说话,兴许冉公子只是碰巧路过而已。”

  冉闵只是低着头,满口“是是是”地说着。

  小玲是个机灵的女孩年龄比张慧妤小两岁,平日里只要张慧妤一外出就有许多男人找各种借口来和张慧妤搭讪,小玲总是会想尽各种办法去羞辱一下那些男人。今天冉闵正好让她给碰上了,她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冉闵了。

  “小姐,天下乌鸦一般黑。哪有男人不色的?别看他好像很老实的样子,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们怎么知道啊?”小玲指着冉闵说道。

  张慧妤明显开始犹豫了,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冉闵。

  冉闵这下更慌张了,赶紧拱起手来,说道:“张小姐,我真的是被你的琴声吸引过来的。我虽然不懂得琴道,但是小姐的琴声真的很吸引人。我真的不是坏人,希望小姐能够相信我呀!”

  看着冉闵一脸的真诚,张慧妤对小玲说:“我看冉公子也不像坏人。我想我们真的错怪她了。”

  小玲转动灵眸,绕着冉闵走了一圈,打量着冉闵,这一刻冉闵觉得太紧张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张小姐以为自己是坏人,他担心自己给张小姐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了,冉公子不是坏人。”小玲拍拍手说道。

  冉闵松了一口气,拱手说道:“不好意思,我打扰了小姐弹琴的雅兴。我……我先回房去了。”尽管冉闵心里很不愿离去,但是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借口。

  “适才我们多有冒犯,还望冉公子不要计较。”张慧妤不愧是名门之后,极富修养。

  “啊。没事没事。是我打扰了你们。”冉闵赶紧说。

  小玲却在这时拍了一下冉闵的肩膀,大声说道:“听说冉公子功夫不错。什么时候要给我们展示一下?”

  “这个有机会一定。”冉闵说话的声音不大,怯生生的,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没有男子汉气概。

  “冉公子,天色也不早了我要回房休息了。日后有机会再和你闲聊。”

  “嗯嗯!”

  张慧妤带着小玲走到亭子里,小玲拿起琴便跟着张慧妤离去。冉闵在背后看着张慧妤的背影,心里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冉闵收拾了下行装,便来到了张府的大厅,把枪靠在门口走了进去。

  张宾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看见冉闵过来了,忙起身问道:“冉公子一大早地找我有什么事吗?”

  冉闵背着包袱,拱手说道:“多谢右侯昨日的款待。只是我师父有命,要我到江南去,所以我是来向您辞行的!”

  “哦?不多住几天吗?至少跟太子殿下说一声再走嘛!”

  “不了,赶路要紧!”

  “嗯?你师父要你去江南做什么?”

  “师父让我到江南去找一个叫谢安的人。”

  张宾一听说谢安,心里便清楚冉闵师父让冉闵去江南的用意,于是拍着冉闵的肩膀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挽留你了。希望你能平安到达江南。”

  “嗯。”冉闵点了点头,接着转身就要离去。

  “干嘛那么快走呢?我还有要事要冉公子帮忙呢!”石弘在桃盛的陪伴下跨过大厅的门槛走了进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