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探路

发布:2021-05-02 05:10:51

寇的首领,手下除了田忠晋除了一个薄灭胡,他们三人盘据早山中,是我大赵的心腹之患。我曾多次受命征讨,几次攻上山中都中了他们的埋伏。前几天我把那个叫田忠晋的引出,原本以来也可以将他手到擒来,没想起但是中了他的计。”  “那殿下的意思是——”“殿下大清早地就来找我,不知有何贵干?”冉闵迫不及待地问道。。...

  石弘走进张府大厅后,与张宾、冉闵分主客坐定,桃盛则双手宝剑站在石弘的身后,目视前方,姿态傲人。张宾让下人端来了茶水,这才开始和石弘进入正题。

  “殿下大清早地就来找我,不知有何贵干?”冉闵迫不及待地问道。

  石弘却不慌不忙,喝了口茶,说道:“冉公子应该还记得漳水旁边和我打杀的贼寇吧?”

  “是的,怎么了?”

  “那天被你打败的人名叫田忠晋,是邺城外一座山上的匪寇。在山中,有个人叫陈午,是那群匪寇的首领,手下除了田忠晋还有一个薄灭胡,他们三人盘踞早山中,是我大赵的心腹之患。我曾多次奉命讨伐,几次攻进山中都中了他们的埋伏。前几天我把那个叫田忠晋的引出来,本来以来可以将他手到擒来,没想到还是中了他的计。”

  “那殿下的意思是——”

  “没错!我想请冉公子帮我一起铲除这帮匪寇。”石弘走到冉闵的面前带着犀利的眼神弯腰看着冉闵说道。

  “这……”冉闵心中有些迟疑。

  “冉公子不乐意帮忙吗?只要你帮我铲除了这帮匪寇,我一定让父皇封你官做。”

  冉闵站起来,拱手表示心有歉意说道:“不是我不愿帮你。只是师父让我前往江南,怕耽搁了。”

  “太子殿下亲自来请你,你不要不是抬举!”桃盛没好气,走过来呵斥道。

  “休得无礼!”石弘瞪了桃盛一眼骂道,接着又转过脸,笑着对冉闵说:“如果你帮铲平了这帮匪寇,你若想去江南的话我送你一匹好马和盘缠,当然,如果你愿意留在中原为我大赵效力的话我也求之不得。”

  “是啊。去江南也不急于这一时啊。何况你冉公子武艺超群,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把他们给平定了。”张宾走过,抚着冉闵的后背说。

  冉闵看了一眼张宾,低下头考虑了一会儿,说道:“好!既然如此我就帮殿下铲除这帮匪寇。”

  他们口中所说的匪寇,便是十六国时有名的乞活军的一支,这支乞活军由陈午带领,在和石勒的交战中打了败仗,元气大伤,不得不躲进山中以求生存。当然,当时胡汉矛盾尖锐,石勒的羯赵帝国对汉族进行无情的屠戮,陈午这一支乞活军队伍也是石勒的消灭对象。由于是抗胡,与羯赵帝国对立,所以石弘等人称作匪寇。

  邺城外的这座山本是一座无名山,陈午入驻后将其改为乞活山,并以之为依靠。山中的深处有一座小城,这座小城便是这支乞活军的大本营。此时,陈午、田忠晋、薄灭胡正在城里的一个大厅里商讨要事。

  “你是说在石弘的军中出现了一个武功高强的汉人?”陈午问田忠晋道。

  “是的,他还打死了我们好多兄弟。”田忠晋说话时咬牙切齿,愤愤不平,心中有着万丈怒火。

  “唉!我们汉人人数多于胡人,可是真正想要抗胡的就没几个。倒是投靠胡人求荣华富贵的人很多。”薄灭胡攥紧拳头,哀叹着汉人的不争气。

  陈午是这支队伍的首领,年龄也长了田忠晋和薄灭胡一辈,考虑起问题来显得比较老道,分得清楚轻重缓急,他知道此时最重要的是先调查清楚打败田忠晋那个人的情况,问道:“那你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吗?”

  “冉闵!”

  “冉——闵!”陈午听到了这名字时陷入了沉思,仿佛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便对田忠晋说道,“你赶紧派人你调查清楚这个冉闵的底细。”

  此时的冉闵正在准备着如何去攻打乞活山,他心里清楚想要去攻打乞活山必须先去勘探山上的地形,以便进山与陈午作战。但是冉闵出道邺城,连匹马都没有,石弘就让桃盛带着冉闵到军营里挑选一匹给他。

  “你确定它能日行千里?”冉闵单手托着下颔,打量着眼前的那只驴说道。

  桃盛一手抚摸那头驴的鬃毛,一手随着自己的言语指着驴的各个部位,笑着说:“当然!你看看这提子、这马腿,多强健啊。”

  冉闵问:“这么好的‘马’给我了,那桃将军骑的是什么马呀?”

  “我啊?一匹劣马而已。”桃盛故作谦虚,笑着说。

  “那能牵来让我看一看吗?”

  “嗯!来人,把我的马牵过来。”

  一会儿,一个羯族士兵拉着一匹个头高大、身体剽悍的黑色骏马走了过来。冉闵围着这匹马走了一圈,那匹马动了动蹄子,并发出了一声雄壮的叫声。

  “确实是一匹劣马。桃将军真是仗义啊,自己骑着一匹劣马,却把这么好的一匹骏马让给了我。”冉闵拍了下黑马的屁股,有指了一下旁边的那头驴说道。

  “那是那是。大家都是自己人嘛!”桃盛说话时,一点也不脸红,也不眨一下眼睛。

  冉闵把手搭在桃盛的肩上,笑着说:“既然都是自己人,我也不能那么不讲义气是吧?那就让我来骑你的黑色劣马。”指了指驴又说,“那匹骏马就归你了。”

  桃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冉闵见此,绕着桃盛,看得桃盛好不自在,脸色严肃起来说:“桃将军,我们这是要去打探敌情。你却以驴为马来戏耍我。如果在打探敌情时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你担当得起吗?到时无法破敌,你要怎么向太子交待。”

  桃盛听了这话,内心自然很不爽,但冉闵把石弘都搬出来了,桃盛也没有办法,只好认错,并让人重新挑了一匹好马过来。

  冉闵和桃盛换上一身普通汉人百姓的服装,各带了一把短刀,骑着马望乞活山而来。山的入口处,有两座低矮的丘陵,冉闵和桃盛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生怕两边又什么埋伏。陈午的乞活军主要集中山中深处那座小城里,一般情况只是派几个人在进山的必经之路躲藏着打探情况。这座山平时常有人经过,而冉闵和桃盛身着普通百姓的服装,陈午的探子只道是过路的行人,因而不把他们当回事。

  此时正值夏季,天气有些燥热,冉闵和桃盛在烈日的曝晒下骑着马缓缓地走进山的深处,并警觉地环顾着四周,防备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危险。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樵夫正背着一旦柴,托着沉重的步伐行走在烈日之下,他脸上流满了汗水,衣服也被汗水浸湿,嘴唇干裂,显然他已经热得不行了。于是他找了棵树阴下,卸下背上的柴,自己做在上面,拿下头上戴着的斗笠,露出了满头的白发。他先用衣袖擦了擦汗,从腰间拿出了一个水囊,打开颈口,可是仰起来用嘴去接水时,水囊里只有几滴水滴了下来。这么点怎么够他解渴呢,天气有这么热,樵夫眯着眼看着天上的烈日,不住地摇头叹气。

  “苦啊。喝口水都难!”樵夫自言自语道。

  此时冉闵下马走了过来,把自己的水囊拿到樵夫的面前,微笑着说:“老人家,喝口水吧!”

  樵夫看着冉闵愣了一会儿,朝着他憨笑了一下,接过冉闵手中的水囊,“咕噜咕噜”地喝了好几口。

  “这么热的天怎么没带囊谁上来呀?”冉闵正在向樵夫套近乎,由于桃盛使羯人,怕如果他出现这里的汉人百姓不会向他们透露一些信息,便躲到一边去,让冉闵一个人走了过来。

  “有啊,只是喝完了。”樵夫指着放在一旁的空水囊说道。

  说完,樵夫挪开了个位置,让冉闵也坐了下来,并仔细打量了下冉闵,眉清目秀,大概只有十七八岁左右。

  樵夫问道:“小兄弟怎么一个来这山中啊?”

  “哦,老人家可知道这座山中有个叫陈午的人?”冉闵笑着说。

  一听说陈午,樵夫就来了精神,好像说道自己似的,咧开嘴笑着说:“有啊!我还经常送柴火到给他们呢!”樵夫浮现出一种骄傲的神情。

  “是这样的,我本来是打算来山中投靠陈首领的,可是他们嫌我年龄小,连大门都不让我进。不知道老人家知不知道还有什么门可以进去吗?我想闯进去见陈首领,让他接纳我。”冉闵渴望地说,仿佛对陈午充满了敬意,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陈午是谁。

  “年轻人要参加乞活军是好事啊!我们汉人就是该多点这样的人。”樵夫感慨了一句后,环顾了下周围确定没人,才附到冉闵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在陈首领的小城里,后面有个峭壁,只有一条小路可以进去,这条小路没有什么人知道,连陈首领自己也不知道。因而在峭壁上看守的人不多。我也是在一次砍柴时偶然发现的。你悄悄地峭壁攀登上去,陈首领为人很好,只要你说想要投靠他们去杀胡人,陈首领一定会答应的。”

  冉闵一听,兴奋得直接站了起来,对樵夫拱手说道:“多谢老人家指点。我这就去看看。”

  说完,冉闵牵着马就往陈午小城的方向走去,樵夫在背后喊道:“嘿,小兄弟,你的水还没带走呢!”

  “送给你了。”冉闵头也不回地说。

  冉闵和桃盛走到了老人指定的那条小路前,桃盛看着眼前的一切,抱怨道:“这哪有路啊,前面除了杂草、密林什么也没有,还指不定有什么危险躲在里面呢!”

  冉闵又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啊?跟我走就是了。”

  于是桃盛跟着冉闵走了进去,确实,这一点也不像路,冉闵和桃盛都拔出随身携带的刀来看着眼前的杂草、荆棘。他们足足走了一天才来到山崖之下,难怪没人知道这里会有一条小路。此时已是夜晚时分,冉闵来到山崖下后,二话不说从马上一跃而起,附到山崖上,摸着山崖凸起的石块,一步一跃地爬了上去。

  “谁?”

  冉闵刚到崖顶时,几个看守在这里的乞活军士兵便察觉到动静说道。

  冉闵听了,赶紧把身子再次附到峭壁上不敢出声。那几个士兵过来看了看,什么东西也没有。

  一个士兵对其他士兵说:“我们就不要吓唬自己了,这个地方谁会过来啊。连条路都没有,怎么过来?”

  其他人附和道:“是啊,是啊。能过来的只有鬼啊!”

  “哈哈哈”那几个士兵笑着离开。

  冉闵听声音越来越远,确定他们离开了才悄悄地露出脑袋,爬了上来。果然,这里除几个看守的士兵之外,什么人也没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