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凉亭相会

发布:2021-05-02 05:10:51

石虎走到大殿的中央大叫着“快来人啊!人都死哪去了?再不出朕就杀了你们。快给朕出。”  “石虎,你是在找我吗?”  石虎朝门外看去,抬头一看冉闵带着一群人走了进去,冉闵披着银色铠甲,左手握着佩剑,右手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  石虎惊慌失措,战石虎的笑声充满了欢喜和得意,突然一阵大风刮了起来,刮得石虎睁不开眼,他赶紧用宽大的衣袖遮住自己的脸。风刮了好一会儿才听了下来,当石虎再次睁开眼时,却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大雾,朝堂之上一个人也没有。石虎走到大殿的中央大喊着“快来人啊!人都死哪去了?再不出朕就杀了你们。快给朕出来。”。...

  石虎身穿龙袍坐在龙椅之上接受群臣的朝拜,“吾皇万岁”的声音震耳发匮。石虎得意地笑出声来,接着从龙椅上站起来,对朝堂之上的群臣说道:“朕今天初登宝座,日后还需倚仗各位大臣。朝中之臣皆有封赏。哈哈哈!”

  石虎的笑声充满了欢喜和得意,突然一阵大风刮了起来,刮得石虎睁不开眼,他赶紧用宽大的衣袖遮住自己的脸。风刮了好一会儿才听了下来,当石虎再次睁开眼时,却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大雾,朝堂之上一个人也没有。石虎走到大殿的中央大喊着“快来人啊!人都死哪去了?再不出朕就杀了你们。快给朕出来。”

  “石虎,你是在找我吗?”

  石虎朝门外看去,只见冉闵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冉闵披着银色铠甲,左手握着佩剑,右手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

  石虎惊慌失措,战战兢兢地对冉闵说道:“你……你想干嘛?”

  “哼,”冉闵冷笑一声,“你害死了我的父亲,我今天就要为他报仇。”

  说完,冉闵把手中的布袋往地上,几颗人头滚了出来,石虎定睛一看,原来都是自己的儿子,石虎看着自己儿子的人头在地上打滚,内心如同刀剿一般,全身瘫软,跪了下去。

  “哼!石虎,今天我不仅要杀了你还要你断子绝孙。现在你的儿子都死,该轮到你了。”冉闵说着拔出宝剑就朝石虎砍来。

  “来人!快护驾!”

  石虎焦急的喊着,并立即站了起来,拔出腰间的佩剑要和冉闵对抗。但是石虎的剑好像在剑鞘了生了根,拔不出来,石虎只能眼睁睁看着冉闵的剑朝他看来,结束他的生命。

  “啊——”石虎从床上惊醒过来,此时正是半夜,石虎坐在床上,脸上挂着大粒的汗珠。幸好之死个梦。

  石勒的儿子石弘为人懦弱,却被石勒立为太子,将来将会成为统领羯赵王国的君主,石虎对此心里一直不满,总梦想着等石勒死去,自己就篡位当大赵的皇帝。

  而冉闵的父亲冉瞻曾是石虎的养子,但冉瞻假意投靠羯赵,以待日后时机成熟再推翻羯赵的计划不小心被石虎知道。石虎就故意给冉瞻少数人马让他去攻打匈奴刘曜,接过冉瞻战死。但石虎不知道的是冉瞻居然还有一个儿子。前些日子石虎在朝堂之上看见了冉闵,发现他跟冉瞻长得极度相似,而且都姓冉,石虎就猜测冉闵可能是冉瞻之子。所以在朝堂之上石虎才会想尽办法去杀冉闵。如今,冉闵已经长大成人,而且勇而有谋,石虎担心有一天冉闵知道了自己父亲死亡的真相会找石虎报仇,所以石虎想要斩草除根。

  “没想到冉公子看似不经世事的顽童,却这般厉害。令太子殿下头疼了几个月的山贼,他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给平定了。还把他们的首领给抓来了。”张慧妤坐在椅子上一边学着刺绣,一边对站在身旁的小玲说道。

  “悠悠!我们家小姐居然学会夸人了。”小玲笑得很诡异,让张慧妤觉得很不自在。小玲从小与张慧妤生活在一起,虽然二人是主仆关系,却情同姐妹。

  “死丫头,我像是那种冷若冰霜的人吗?夸下人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张慧妤伸出手来轻轻地敲了下小玲的头说道。

  小玲摸了摸自己的头,弯下腰来,笑着说:“小姐,我跟了你那么久可是第一次听你夸出了右侯以外的人哦!”

  张慧妤顿时脸颊通红,感觉自己的面部发热,心跳加速,但她还是故作镇定地说:“去!本小姐通情达理,被我夸过的人数不胜数。”

  小玲站直起来,笑嘻嘻地说:“不觉得哦!我只是记得曾经王阳将军来府上替他的儿子向小姐求婚时,王公子可是被某人数落得够呛啊!”

  “那是他自己处世不端正,怨不得我。”张慧妤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说。

  “王公子处世不端正,那总不可能天下的男人都玩世不恭吧!可是我总觉得每个爱慕小姐的男人,不管多么富贵,多么年轻有为,也听不到小姐夸他们一句啊。”小玲话中带话。

  “你这死丫头,再乱说我就打死你。”

  张慧妤站起来追着小玲打。小玲绕着桌子一圈,张慧妤就追了一圈。

  “停!”小玲突然说道,把张慧妤扶到椅子上坐下来,说:“小姐,你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冉公子其实不错的,武功又好,有他保护你非常放心。”

  “婚姻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右侯挺喜欢冉公子的,他肯定不会反对你和冉公子的。”

  “那门当户对呢?”

  “冉公子现在是太子身边的红人。太子殿下就是将来的皇上,冉公子肯定前途无量啊!”

  张慧妤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陷入了沉思。

  ……

  “冉公子,这是我家小姐让我拿给你的信!”小玲笑着双手把信递了过去后就转身离去。

  冉闵拆开后,里面写着“今晚邺城外漳水边凉亭见。”

  冉闵脸上泛起了一丝幸福的笑容,把信收入了怀中。

  是夜,天气晴朗,天空布满了星星,弯弯的月牙也高高地挂在了空中。冉闵早早地来到了凉亭等候。冉闵双手扶着凉亭边的栏杆,望着行动流去的漳水,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格外地舒畅。

  “冉公子,这么早就来啦?”张慧妤一个人从背后走来,笑着问道。

  “啊?是啊,小姐有请我怎么敢怠慢呢?”冉闵又显得有些不自然,双手抓着自己的衣角。

  张慧妤看着冉闵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好笑,又觉得冉闵是那样淳朴可靠。

  张慧妤走近冉闵,问道:“冉公子刚才再看什么呢?”

  “看向东流去的漳水!”冉闵低着头说道。

  “冉公子不必拘礼,放开地说就是了。”张慧妤说道。

  “我刚才在想,时间就像这向东流去的漳水一样,一去不复返。我总觉得人生在世,需要干出一番大事来才不会愧对自己。”冉闵说得洋洋洒洒。

  张慧妤也倚着栏杆,看着逝去的河水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冉公子并非等闲之辈。”

  “呵呵!多谢小姐夸奖。”冉闵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只有在张慧妤的面前才会这样。

  张慧妤也看着冉闵笑了笑。接下来是一段挺长时间的沉默,冉闵和张慧妤不时地相视,目光交汇到了一起,但是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冉闵咽了咽口水,突然说道:“张小姐,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嗯。什么事?”

  “以后不要叫我冉公子了,听着怪不舒服的。叫我棘奴好了。”

  “可以啊,不过以后你也不要叫我张小姐了,叫我名字就好。”

  “行!”

  张慧妤说道:“你好像蛮厉害的。太子殿下攻打陈午那么久都没能成功,你才来了几天就帮太子活捉了陈午。”张慧妤毕竟是个女孩子家,说话难免也会有些扭扭捏捏。

  “其实那也没什么,不过是几个小毛贼罢了。”

  两人聊着聊着就逐渐放开来,气氛也没开始那么压抑,越谈越投机。当然,冉闵爱慕张慧妤是事实,而张慧妤经过冉闵破贼立功一仗过后,对冉闵也心生爱慕,两人的话题便逐渐向这一方面靠拢。

  “棘奴,你以前在山上的时候有没有过喜欢的人?”

  “没有啊!山上就我和师父,我偶尔才会到山下的村子里买一些东西。那你呢?”

  “我也没有,邺城虽然有很多名门望族,可是他们的子嗣我却一个也看不上眼。”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我啊?嗯,有勇有谋能够独当一面,在这乱世中能够有所建树的人。”

  张慧妤比起眼睛说完了那句话,陷入了憧憬,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的动人。冉闵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张慧妤,看的张慧妤有些不好意思。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突然觉得你好美啊!”

  冉闵的脸不由自主地渐渐地向张慧妤靠近,张慧妤也只是站在那里低着头,有些羞涩。冉闵的脸凑了过去,亲了下张慧妤泛红的脸颊。张慧妤没有反抗,而是悄悄地伸出了双手抱住了冉闵的腰,冉闵也张开双手把张慧妤搂在怀中,低下头,张慧妤比起眼睛,两人的嘴唇渐渐接近,在亭中接吻。

  “棘奴,以后你来当保护我的人好不好?”张慧妤靠在冉闵的怀中娇羞地说道。

  “当然,我冉闵对天发誓以后一定不让别人欺负你。”

  冉闵终究是冉闵,他有着一个巨大的历史使命等待着他去完成,而张慧妤最终也只会成为冉闵生命中的一段插曲。冉闵的一声注定是波澜壮阔的。那么,冉闵冉闵和张慧妤最终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如今的冉闵,好像一个不经世事的孩子,他又会接受怎样的磨练去充实自己最终成为一个人人敬仰的英雄人物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