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再次相遇

发布:2021-05-02 11:43:07

这时,朋友c又说。“你所以忘了那个浅,她一年前就了忘却你了。”又有一个人出声。“胡说八道。”骆君庭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他随后牵强附会的笑容一下,接着,有些走神儿地“你应该忘记那个浅,她一年前就已经忘掉你了。”。...

这时,朋友c又说。

“你应该忘记那个浅,她一年前就已经忘掉你了。”

又有一个人出声。

“胡说。”

骆君庭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他先是牵强的微笑一下,然后,有些走神地自言自语。

“浅不会忘记我的。”

见他还在自欺欺人,有人就看不过眼,说着他。

“那为什么浅从来没有回来见你?这说明什么呢?”

又一个人指着刚才那个说话的人,十分认同地有点激动地说。

“再明显不过了。”

骆君庭的笑容彻底没有了,他沉默着,显得十分低落,显然,他听着他这些朋友的话,在心内也是认同了这点。

只是,可能是不甘吧?

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宁愿自欺欺人。

骆君庭不想听他们说,因为,那几人还在讨论这件事,骆君庭烦躁地别开身,轻轻地侧头看向了那旁的舞池。

一看,他瞬间怔了怔。

一个穿着美丽高贵礼裙的女人,她正在舞池里跟人跳舞,她此刻刚好背对骆君庭这个方向。

可是,单是看着她的背影,骆君庭也觉得眼熟。

这不是浅吗?

骆君庭的脸上,马上就流露出震惊之色,他没想到,他终于见到这个突然消失的女人。

舞池里。

盛浅予笑着一个转开,她一手提着裙摆,轻轻地转圈,此刻,她如此惊艳,美丽的脸,高贵的礼裙,优雅的舞姿,她如高贵的白天鹅。

骆君庭的脸上,已满是震惊之色。

因为,在她优美转圈的时候,他已看清她的脸,这张脸,就是他心心念念的脸,他死也不会忘记的脸。

现在,她终于出现,而且还是以这样一个身份。

她到底是谁?

盛浅予在转够圈数后,她终于停下。

她脸上带着自信亲和的笑,一手插着腰,另一手提着裙摆,她友善地看向众人,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灿烂,如天上的太阳般夺目。

而她此时,停下的方向,刚好是面朝骆君庭这桌饭桌。

所以,他更清楚地看清她的脸了。

她穿着一身浅粉的礼裙,高贵得如同一个公主一般,那一刻,她插着腰,另一手提着礼裙,以那样淑女的姿势站在那儿,让骆君庭看得心里一惊。

这是谁?

这真的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浅吗?

他一直以为浅,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孩,可是,她现在这副姿势,分明就是哪家千金小姐的模样。

难道,浅是瞒着身份在跟自己交往?

不,不对,如果真是这样,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她完全没有瞒他的必要,因为当初跟她交往,他没有贪图她的钱,没有表露出一丝丝贪财的举动。

就在骆君庭心绪万千之时,与盛浅予一起跳舞的男方,在这时已经走向她了。

见此,骆君庭一下情绪激动地站起来。

他心腔都在激动,压也压不住的心跳,他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加快流畅。

看着她优雅高贵的样子,骆君庭情绪激动地快步走过去。

“浅!”

饭桌上,他的朋友见状,连忙喊他。

“嘿,君庭……”

而此时,舞池上跳完舞的人们,他们礼貌地向对方轻轻一弯身行礼,男人们显得那么绅士,女人们显得那么淑女,这是一场文明的交际宴会。

盛浅予笑着,她亲和地笑着看着男舞伴。

这时,盛浅予的闺蜜朋友跑过来,她穿着一身蓝色礼裙,朝盛浅予走过来时,笑着问。

“怎么样呀?浅。”

闻言,盛浅予看向自己的朋友,见朋友来了,她高兴地又是一笑,而那蓝礼裙女子,她走到时,一把挽住男舞伴的手臂,笑问盛浅予。

“我弟弟有没有踩到你的鞋?”

男舞伴看向姐姐,他有点郁闷地笑问。

“姐,干嘛那样说我?”

看着两人,盛浅予笑着,笑容灿烂,这时,她回头看了看那旁的乐师队,然后一个惊讶看过来,显得俏皮可爱,立马说。

“哦,下一首歌开始了,你们一起跳吧,婵清,我要去坐会儿。”

闻言,蓝礼裙女子——郭婵清有点遗憾地问。

“真的?”

盛浅予笑笑,应着。

“嗯,去吧,去吧、去吧……”

说着,她伸手来推两姐弟。

见此,郭婵清也没办法,只能挽着弟弟的手臂准备走人,跟盛浅予打招呼。

“拜拜。”

盛浅予笑着,抬手挥了挥。

然后,送走了两姐弟,她转身准备离开,去舞池那旁的空饭桌准备坐一坐,不料,就在这时,身后忽然有人一下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回来。

盛浅予不解,也有点害怕。

她的两只手,被对方抓住,他将两人的双手,紧紧抓在两人的身体中间,骆君庭看着她,高兴得笑了。

而盛浅予害怕得很,僵硬地努力笑了笑,搞不清楚状况。

显然,她不认识眼前这个男子。

对面,骆君庭情绪激动,看着眼前这张脸跟一年前的一模一样,他问她,激动之余又带着一丝惊喜的高兴。

“你去哪里了?浅,你知道我到处找你吗?”

盛浅予尴尬地笑着。

这是她出身良好家庭给她的教养,可是,面对对方如此无礼地突然上前与她有肢体接触的这种事,她再有教养,那份笑容也快即将保持不下去。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她此时笑得有多僵硬,有多尴尬。

拜托,她现在还是穿着抹胸的礼裙。

看着无礼的骆君庭,盛浅予努力笑了笑,她抽回自己的手,而他经过刚才的激动,现在似乎也稳定了一些情绪。

她抽回手时,他配合地放开了。

盛浅予在抽回自己的手后,似乎因为他刚才的太过大力,手腕有些痛,她不着痕迹地用另一手揉了下,脸上对他同时努力挤出一抹笑容,然后因为完全装不下去,她笑意很快就收去,不解地看着他,问。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她的不理解与懵比状态,显然,她真的不认识骆君庭。

同样的一张脸,一年前跟骆君庭谈过恋爱,然而,眼前同样的女子,却不认识他,并且,她那副表情,看着并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认识他。

而骆君庭在听到她这话后,努力笑了笑。

他以为她在跟他开玩笑,便努力笑笑地问。

“嘿,浅,你在说什么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