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父子之嫌【上】孤与子瑜,可谓神交

发布:2021-06-10 05:07:31

的父母,由于诸葛恪之母于史无载,我们只得来看一看他的父亲诸葛瑾。关于诸葛瑾的评价,陈寿最后在人物评品中给了这么几个字“诸葛瑾、步骘并以德度规检见器不世出”。诸葛瑾这个人,所以他的品德举止守规矩,重节操,因而名重不世出,这是很不简单的的。不但不如此,现在我来问你,自小到大,谁对你的影响最大?我想绝大多数人会对我讲:“我的爸爸妈妈。”至于诸葛恪,谁对他的影响最大?自然也是他的父母,由于诸葛恪之母于史无载,我们只好来看看他的父亲诸葛瑾。关于诸葛瑾的评价,陈寿最后在人物品评中给了这么几个字“诸葛瑾、步骘并以德度规检见器当世”。诸葛瑾这个人,因为他的品德举止守规矩,重节操,因此名重当世,这是很不简单的。非但如此,在整个行文过程中,陈寿都给与诸葛瑾类似的极高的评价:“与权谈说谏喻,未尝切愕”(和孙权谈话,一向从容淡定)“瑾为人有容貌思度,于时服其弘雅”(诸葛瑾为人不仅长相好而且思维缜密,当时人大都为其大度的气量和优雅的气质所折服)。一篇文章里这样数次褒奖一个人,在陈寿的文章中并不多见,可见诸葛瑾的确是一个有德行、有度量的正人君子,他的这个特点为世人所钦佩。也许有人会说《三国志》所言未必尽然,人心隔肚皮,你怎么知道诸葛瑾是个啥样的人?那么我劝这些怀疑论者好好读读《三国志》,好好了解下陈寿其人,我国史家向来注重秉笔直书,而陈寿是私人修史,完全不受政府支配,他的史料经数千年史家考证是可信的。。...

  我们依然顺着(一)的思路来看诸葛恪的悲欢离合,这篇(二)还是要研究我前面提到的第二个影响人的因素,即是儿时生活的环境以及由此形成的性格。主要来揭开第一个谜底,诸葛瑾何以这样评价自己的大儿子(瑾常嫌之,谓非保家之子,每以忧戚),因为在我们看来,诸葛恪小时候还是很优秀的。

  现在我来问你,自小到大,谁对你的影响最大?我想绝大多数人会对我讲:“我的爸爸妈妈。”至于诸葛恪,谁对他的影响最大?自然也是他的父母,由于诸葛恪之母于史无载,我们只好来看看他的父亲诸葛瑾。关于诸葛瑾的评价,陈寿最后在人物品评中给了这么几个字“诸葛瑾、步骘并以德度规检见器当世”。诸葛瑾这个人,因为他的品德举止守规矩,重节操,因此名重当世,这是很不简单的。非但如此,在整个行文过程中,陈寿都给与诸葛瑾类似的极高的评价:“与权谈说谏喻,未尝切愕”(和孙权谈话,一向从容淡定)“瑾为人有容貌思度,于时服其弘雅”(诸葛瑾为人不仅长相好而且思维缜密,当时人大都为其大度的气量和优雅的气质所折服)。一篇文章里这样数次褒奖一个人,在陈寿的文章中并不多见,可见诸葛瑾的确是一个有德行、有度量的正人君子,他的这个特点为世人所钦佩。也许有人会说《三国志》所言未必尽然,人心隔肚皮,你怎么知道诸葛瑾是个啥样的人?那么我劝这些怀疑论者好好读读《三国志》,好好了解下陈寿其人,我国史家向来注重秉笔直书,而陈寿是私人修史,完全不受政府支配,他的史料经数千年史家考证是可信的。

  为什么说诸葛瑾德度规检呢?书中有以下几个事例。

  从看书学业上讲:诸葛瑾自幼熟读《诗经》《尚书》《左传》。不得否认,儿时的喜好决定一生的性情,曹操自幼好飞鹰走狗,长大了就尚权谋;班超自幼舞刀弄枪,长大了就戎马一生,类似的例子古今中外举不胜举,当然我们不否认个例,但诸葛瑾绝非个例,因为从后来他长大后我们也可以看出其性情;

  从父子伦理上讲:诸葛瑾的母亲病死,他守孝甚恭,对自己的继母也极尽孝道。这点我是很敬佩的,忠孝自古是人伦大道,这不是我迂腐,这实在是真理,对自己父母都不孝之人,你能指望他对别人能有多大爱心?诸葛瑾对自己的继母都能存孝心,可见他为人是很敦厚的。

  从言谈上来讲:诸葛瑾口才也很棒,不过这个“棒”和他的长子诸葛恪是大不相同的。诸葛恪是辩论应机,莫与为对,诸葛瑾则是未尝切愕,微见风彩,粗陈指归,如有未合,则舍而及他,徐复讬事造端,以物类相求。啥意思?诸葛恪是应急,机智敏捷;诸葛瑾是性缓,说话不多,神态自若,说不到一块,他就跟你谈别的,慢慢的再找个由头说回来,追求大家的共通之处。对于诸葛瑾的口才《三国志》里介绍很详尽,我们此处单举一例,同样也是和孙权交流。孙权生性多疑,有次又对校尉殷模起了疑心,想要杀他。疑心的人大都有这个毛病,你越是劝他,他越是生气上火,非杀不可,故而群臣劝谏,孙权的火越来越大。只有诸葛瑾默不作声,孙权起意,问诸葛瑾:“子瑜为何单单不说话?”诸葛瑾如此回答:“我跟殷模是老乡,荆州被曹操占领,我们都无家可归,丢弃了父母的土地,待着老婆孩子,一路风餐露宿投奔大王。我们说起来就是个流亡的人,没什么地位,大王给我们一次活命的机会已经很好了,我们本就应该小心谨慎,来报答大王知遇之恩。谁想到殷模现在做错了事,闹到要没命的地步,这都是他自己不注意才走到今天这步,我自己战战兢兢,不敢说什么。”孙权闻说,也为之感伤,回答说;“就因你原谅他吧。”诸葛瑾一番话不恭维奉承,说的都是实在话,他知道孙权在气头上,不直接为殷模请罪,而是谈起当初的艰难岁月和患难之情,既有情义也有智慧。

  从为人处世上讲:待人真诚,办事公道。诸葛瑾和孙权的关系是很好的,可以说仅次于周瑜和鲁肃。《三国志》里多次提到孙权对诸葛瑾的信赖。由于诸葛瑾的弟弟诸葛亮在蜀国位高权重,关于诸葛瑾的流言必然不少。特别是在战争年代,这种流言往往会要人性命,但孙权始终坚定的信任诸葛瑾。建安二十四年,刘备为报关羽之仇兴兵伐吴,诸葛瑾因与其弟弟的特殊关系成为吴国使者和刘备谈判,当时流言纷纷,都说诸葛瑾和诸葛亮私下见面,诸葛瑾给自己留后路,挖吴国的墙角,流言传到孙权耳中,孙权说了这样一句话:“孤与子瑜有死生不易之誓,子瑜之不负孤,犹孤之不负子瑜也。”

  呵呵,不好意思,由于诸葛瑾的这个人格特点我很钦佩,所以我要下大篇幅说说他的为人处事之道,读史明志么。孙权为了给诸葛瑾解馋言,曾经专门写过一封信,这封信足见君臣之间的信赖;足见诸葛瑾为人的忠诚;足见诸葛瑾办事的公道,信的原文如下(建议先读古文,很感人的):

  “子瑜与孤从事积年,恩如骨肉,深相明究,其为人非道不行,非义不言。玄德昔遣孔明至吴,孤尝语子瑜曰:‘卿与孔明同产,且弟随兄,於义为顺,何以不留孔明?孔明若留从卿者,孤当以书解玄德,意自随人耳。’子瑜答孤言:‘弟亮以失身於人,委质定分,义无二心。弟之不留,犹瑾之不往也。’其言足贯神明。今岂当有此乎?孤前得妄语文疏,即封示子瑜,并手笔与子瑜,即得其报,论天下君臣大节,一定之分。孤与子瑜,可谓神交,非外言所间也。知卿意至,辄封来表,以示子瑜,使知卿意。”(子瑜和我一起多年,我们就像兄弟一样,彼此都很了解,子瑜为人不合情理的绝不会做,不合规矩的绝对不说。刘备过去派诸葛亮来东吴联盟,我曾经对子瑜说:‘你和诸葛亮是弟兄,弟弟跟着哥哥,这是基本的道理,何不把孔明留下来?孔明留下来干,你不必过意不去,我跟刘备解释,说是他自愿的’子瑜回答我:‘我弟弟为他人之臣,名分已定,不会有二心。我弟弟不会留下来,就好像我诸葛瑾不会离开你一样。’他的这番话足可言之于天。现在他会做背吴去蜀这等事?我之前也曾得到污蔑子瑜的信,早已封好交给他,我也得到他的回信,信中说尽君臣忠义,从一而终之理。我和子瑜,可谓神交,外人馋言,不能构间……)诸葛瑾处此境遇,孙权如此疑心之人,竟不疑他,为何?诸葛瑾忠心拳拳啊!一个人,本事有多大,自己心里清楚,能办多大的事,就做多大的事,志向高远固然可嘉,认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只能败亡。我们说诸葛瑾有大智慧,为什么?因为他始终清楚把握自己的位置,孙权是英明之主,我的能力有限,那么我就作人臣!一心一意作人臣!真真正正,从一而终作人臣!什么该我做,什么不该我做,什么时候要忍耐,他很清楚的。一个人,我觉得能力大小不足为凭,踏实敦厚才是王道,朴实、真诚、公道的人永远会走到最后,笑到最后!

  黄龙元年,孙权称帝,诸葛瑾官至大将军,位极人臣。诸葛瑾何以至此?凭的就是德度规检。直到赤乌四年,诸葛瑾去世,简朴下葬,享年六十八。到此为止,我们简要回顾了诸葛恪之父的一生,而回过头来看,诸葛恪和他的父亲是极不相同的。单从口才来说,一个粗陈指归,一个莫与为对,大相径庭。其实,诸葛恪和他敦厚的父亲相比还有很多不同,性情的不同也就决定了他们思想不同,办事不同,结局不同。由于诸多的不同,两人难免会发生意见不合,诸葛恪年轻气盛,自然不会理解自己老实敦厚的父亲大智慧的言语;诸葛瑾粗指陈规,也自然管教不了机敏好动的儿子。但他口不能言,心甚明之,儿子小小年纪如此聪明,难免难免会生傲慢之心,进而变成刚愎自用;儿子小小年纪就和人肆无忌惮的谈话,难免会言语伤人,进而离心离德;一个刚愎自用和离心离德的人,生于百姓之家也许会穷困一生;生于王公之家,只怕会非保家之子!

  当然,这一点只有做父亲的他早早的看出来了,即使等孙权发现的时候,也是临死之前。还有一个人很早的看出了诸葛恪的缺点,此人即是——诸葛亮。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