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无法逃脱的圈养

发布:2021-06-10 07:12:52

夜幕降临时,房间的冷气开得很低,空气里还弥散着一股陌生的咖啡味。而他坐在离她离的办公桌前,对着电脑敲击。完美的侧脸的轮廓在很微弱的灯光下看起来分外非常清晰,紧皱的眉头,一双瞳孔不而他坐在离她不远的办公桌前,对着电脑敲打。。...

夜晚,房间的冷气开得很低,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熟悉的咖啡味。

而他坐在离她不远的办公桌前,对着电脑敲打。

侧脸的轮廓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清晰,紧皱的眉头,一双瞳孔不停的流转。

戚安九眨了眨眼睛,觉得这似乎是一个似曾相识,再熟悉不过场景,便有些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

“药效真快。”

靳南枫似乎是感觉到她醒了,尽管她并未发出任何声响。

他缓缓回过头,戚安九盯着他的身影发呆了片刻,却突然意识到他刚刚说的话。刚才,不管怎么哀求,她还是被打镇定剂了吗?

眼帘微微下垂,神色里是藏不住的悲伤。

到底是怎样的回忆,让她会这样痛苦?而即使痛苦,她也渴望能够想起来,而不是做一个没有回忆的空白人。

“你是不是要一个晚上打两次镇定剂?”

靳南枫声音清冷,目光中闪烁着她看不懂的神情。

他一步步的朝戚安九靠近,身上的沐浴露香味贯彻了她的整个神经。

甚至,有一种悸动。

压低额头,贴近她的凸起的蓓蕾,亲昵的闭眼深吸了一口气。

很香,很诱人。

抬头看着她一脸害怕的表情,甚至觉得有些可爱。

他果然还是做不到视而不见。

一只手,迅速穿过她的睡袍,系带还没有解开就被他生硬的一把撕破。

一双修长白嫩的大腿,在他的身旁伸缩动弹着。

而下一秒,她全身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两年来,第一次。

两年前,一纸离婚协议,她就带着孩子,和另一个男人离开了。

她瞳孔殷红的说,她死也不会再回来!

动作,戛然而止,空气中,情欲慢慢的褪去。眼中炙热的神情慢慢变为了悲痛。突如其来的怒吼声打破这份原本的温存。

“就这么想要?不管过了多少年,你戚安九的性格果然还是没有变啊!”

他的话就像一盆冷水,将她燃起的点滴激情瞬间浇灭。戚安九颤抖的抽过旁边的睡袍穿上,迷离的眼眸里一刹那转为了惊愕。

他就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突然的狂躁,恨不得将她彻底撕碎。

他恨她!

“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对她?是想看她难堪,还是为了折磨她。

空气仿佛是凝固了一样,听到她带着哭腔的声音,让他全身一震。他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眼,他怕自己心软,怕自己不能控制住。

靳南枫走下床,突然脚下一个踉跄,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痛意,转身朝浴室奔去。

砰……

门被用力的重重关上,床上的戚安九浑身一震,心跟着也是重重一击。

她知道,他不想碰她!她知道,他嫌弃她!

打开浴室的喷头,任凭冰凉的水从头顶落下。

一行泪,悄然无声的顺着喷水一同滑下。

恨和爱在心里不断的纠缠,他忘不了她日复一日的温柔对待,也忘不了那一日她的离开。

紧闭上双眼,拼命的让自己不再去想,不去在乎。

良久,靳南枫才走出浴室,刚刚迈出房间的时候,下意识的斜瞟了一眼屋内的空调数。

眉头一皱,立马唤来楼下的女佣,女佣闻声匆忙跑上来。

撞见赤裸上半身的靳南枫的时候,女佣脸色羞红不已。

知道他帅,却从未知道还可以这样帅。

“里面的空调给我调高一点!”

“不是戚小姐在里面可以……”

“废话那么多?”

厉声一吼,余光斜瞟过,女佣害怕得扑倒在地,连忙点头。

她根本就从来不会注意空调温度,冷了就卷缩一团,热了就少穿一点。

已经是半夜,还没有他在,她估计会冷吧。

靳南枫吩咐后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手表,便快步走下楼梯,却被一边冲出来的李医生拦住。

“靳,先生。那个,现在戚小姐的回忆似乎在面临分界期,可能……”

“没有,可能!”

丝毫不经思索的说出,他迅速拿上外衣披上,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楼上的房间。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便快步离开。

李医生无奈的摇摇头,他也弄不懂,这些有钱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能治不治,但却要一直守着。

“李,医生,你说我的病情面临什么分界期?”

身后,传来一阵温柔而带着颤抖的声音。

李医生回头,额头瞬间冒出了汗珠。

戚安九裹了一件睡衣,赤脚站在楼梯上。脸上还挂着泪珠,看起来应该是才哭过。

什么分界期,他靳南枫到底瞒了她多少?

“戚小姐,这个问题还是等靳先生回来和你解释吧。我……”

李医生不想惹祸上身,但看着戚安九这样恳求的表情,也不住心疼起来,便低声说出口。

“如果错过这个分界期,戚小姐可能就没有恢复的可能性了!”

听到这里,戚安九双眼放出久违的光芒。酒窝浅浅的带着笑容,手足无措得像个孩子一样开心。

“如果在这个期间手术,我是不是就可以恢复记忆?”

对上她坚定而期待的眼眸,李医生突然愣住,呆滞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是被海水压迫神经所以导致短时间性的失忆,一旦大脑内海水现象恢复了,记忆恢复指日可待。

看见李医生点头后的沉默,戚安九的笑容突然僵硬起来。变得那样的凄凉无助,惹人疼惜。

就算如此,他有可能同意吗?

曾经他几番逼迫她想起那个孩子的下落,以至于请来了一堆医护人员。

但现在,即使她能想起来,他却不愿意让她接受治疗,只会一次次的给她打镇定剂。

想起来,她就跟一个被饲养的小白鼠,有什么区别?

戚安九看着禁闭的大门,眼角滑过一丝冰凉的泪水。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的迷茫,他靳南枫,明白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