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走投无路

发布:2021-06-10 09:53:08

荣城的市中心医院里……莫晓溪红着眼睛从医生办公室里出,绵长的走廊里,她的脚步,很沉重而哀伤。耳畔,不断地旋绕着医生适才的话:“晓溪,你妈妈的病逐天继续恶化,她随时随刻都可耳畔,不断回绕着医生方才的话:“晓溪,你妈妈的病逐日恶化,她随时都可能一睡不醒,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肝移植手术……”。...

荣城的市中心医院里……

莫晓溪红着眼睛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悠长的走廊里,她的脚步,沉重而悲伤。

耳畔,不断回绕着医生方才的话:“晓溪,你妈妈的病逐日恶化,她随时都可能一睡不醒,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肝移植手术……”

“莫晓溪!”

听到前边有人叫自己,莫晓溪缓缓停住了脚步,抬头,被泪光朦胧的视线里,映进一个中年贵妇傲慢的身影,她对此人并不陌生,来者就是当下在荣城可谓首富的秦氏集团董事长夫人。

看到秦夫人扬起下巴傲慢的走进,莫晓溪抬手摸了下湿润的眼角,在瞧不起她的人面前,她不愿意露出悲哀的一面。

然而……

“莫晓溪,这里是一百万,给你母亲肝移植的费用,只要你同意和我儿子结婚,手术的事情,我立即派人安排!”珠光宝气的秦夫人一走到莫晓溪身前,就将一张现金支票递到她眼前。

莫晓溪定定地看着现金支票上的金额,双手默默的攥紧,秀美的容颜却一片平静,这一切,她似乎早已经料到了。

“怎么?我秦家的少奶奶位置,还配不上你这个落魄的千金?还是,你根本不想救你母亲?”

秦夫人趾高气扬,语气里夹杂着讽刺与不屑,若不是自己儿子之前疯狂追求过莫晓溪,现在又成了植物人,她也是不屑让这个落魄了的千金进她秦家大门的。

莫晓溪倒是早已不在乎别人用怎样嘲讽或鄙视的态度对她,只是她永远无法原谅秦嘉晨三年前的那一晚对她所为的一切罪恶,而今,走投无路,她却又面临着要嫁给那个恶魔的抉择……

“莫晓溪,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也是念在你父亲生前和我秦家关系不浅的份上,才想要救你母亲一命,不然,以我秦家的势力,就算我儿子已经成了植物人,想嫁给他的女人也是一抓一把!”

秦夫人咄咄逼人的说着,见莫晓溪无动于衷的样子,她气的冷哼一声,“哼!算了!既然给你脸不要脸,那你就看着你母亲送死吧!”

莫晓溪的指甲几乎已经要扎进手掌的肉里了,眼看着秦夫人正把支票从她眼前要收回去,她死死咬了下唇瓣,心一横!

“我同意!”她咬着牙狠狠决定出这三个字,急忙伸手去接过了秦夫人作势要收回去的那张支票。

“呵呵……”秦夫人挑眉一笑,神情得意而充满讽刺,尖锐的红指甲指着莫晓溪鼻子,最后撂下警告:

“莫晓溪,三天后举行婚礼,同时,你母亲接受手术!不想让你母亲死在手术台上,就别给我耍花招!”

莫晓溪紧紧捏着手中的支票,颤动的皓眸定定的目送着秦夫人不可一世的背影!

她慢慢抬起手,泪珠在眼里盘旋,心好痛,唯有这张支票上的金额能够给与她几丝安慰,这是母亲的救命钱,纵然为之付出的将是一生的悲哀,为了母亲,她确实也别无选择,毕竟,在两年前父亲破产自杀后,这个城市里,除了秦家,没人敢帮她了,而她清楚,一切都是秦家幕后操纵的……

三天后,荣城皇家大酒店里,秦氏长子和莫晓溪的婚礼在高朋满座的奢华礼堂里举行了。

漫长的红毯上,莫晓溪穿着洁白的拖尾婚纱,飘渺的面纱遮不住她略施薄妆的精致容颜,她戴着白纱手套的双手推着轮椅中的植物人新郎,秦嘉晨。

沉睡中的秦嘉晨,穿着黑色西装,俊逸的脸庞苍白如纸,一年前的那场爆炸事件让他成了植物人,至今没有醒来。

不觉间就走到了礼台前,身前响起婚礼主持人的问话:“莫小姐,请问你是否自愿嫁给身体不适的秦嘉晨先生,并对众人承诺,你会一生一世呵护他,照顾他,忠心不二,不离不弃?”

莫晓溪面无波澜,心却疼到滴血,她知道婚礼主持的这番话一定是秦夫人特地嘱咐过的,就是要她在众人的注目下承诺一生照顾秦嘉晨……

莫晓溪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轮椅的把手,轮椅中的男人曾经毁灭了她所有美好的计划和憧憬,她视他为魔鬼,如今这个魔鬼一睡不醒,她却要嫁给他,终身在他身边照料,上天这荒唐的安排只让她觉得可笑,嫣红的唇角默默在白纱下勾起苦笑的弧度……

她深吸口气,不得不开口:“我愿……”

“她不愿意!”

蓦然,偌大的婚礼殿堂里闯进一道气势逼人的声音打断莫晓溪。

听到那抹声线的一瞬,莫晓溪心口剧烈一抖,随众人一起闻声回眸……

只见礼堂的门口,一群西装笔挺的身影气势磅礴的闯进来,黑色西装戴墨镜的保镖们一进来就散向四周,将整个婚礼礼堂围了起来,一时间气氛紧张。

而其中,最为夺人眼球的,是静立在礼堂门口的那个器宇不凡的男人!

他身材高挺,穿着高档的藏青色千鸟格西装,小麦色的脸孔棱角分明,五官如雕塑般刚毅,眉峰犀利如剑,眼眸深邃如谭,他举步,一步步优雅的迈上红毯,可沉着寒冽的眸已是震慑了全场,让本就庄严的教堂里顿时鸦雀无声。

唯独不可一世的秦夫人,在一片寂静之中愤然站起身,“你们是什么人?这是我儿子的婚礼,谁让你们闯进来的?快给我滚出去……”

话音未落,几个保镖二话不说就将尖叫狼嚎的秦夫人扛出了礼堂,秦董事长见状,急忙也派人上前制止这帮来历不明的人,然而那些保镖轻而易举就将阻拦的人制伏,把秦董事长推到了台上的轮椅前。

“秦董事长,我给你三分钟,把这个废物带走!莫晓溪,是我的人!”气势强大的男人,低沉森冷的声线开口,字字句句,都是不可违背的命令。

秦董事长一脸愕然,“我凭什么听你的?你,你是谁?”

“夜、凌、修!”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