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别来无恙

发布:2021-06-10 09:53:09

夜凌修一字一顿,声音并不大,却字字掷地有声,也不是因为礼堂宁静,而已因为这个名字。这一刹,惊讶的岂止秦董事长!这三个字所代表的的人物,在整个国际金融圈子里,这半年,这一瞬,震惊的何止秦董事长!。...

夜凌修一字一顿,声音不大,却字字掷地有声,不是因为礼堂安静,只是因为这个名字。

这一瞬,震惊的何止秦董事长!

这三个字所代表的的人物,在整个国际金融圈子里,这两年,可谓是传奇一般的存在,事迹不胜枚举,在场的人,即使是秦董事长,也无力相抗。

然而,夜凌修并不在乎别人眼中的震愕,他只在乎,台上那个眼含错愕的女人。

转身,他优雅一笑,“莫晓溪,别来无恙!”

婚礼的礼堂,转眼间,秦家人都被驱逐出去了,坐在台下的众多商界名流贵宾们却不敢轻举妄动,深知夜凌修如今的地位轻易不能得罪。

莫晓溪静立在原地,眼眸里隐隐流转出雾光,一瞬不瞬的望着突然回归的男人。

她隐隐搐动着唇角,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莫晓溪,三年未见,你,该是要把我忘了吧?”夜凌修脚步逼近,低低的问语毫无温度,抬手,掀开了遮住莫晓溪脸庞的面纱,幽深的墨眸直直的盯着时隔三年未见的女人。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爱恨交织中,他早已将这张容颜刻骨铭心的烙进血肉里,再重逢,心,还是无法抑制的抽痛,手,缓缓抚摸上那张精致容颜,微微粗粝的指腹,轻揉着那嫣红的唇瓣。

“夜凌修……”莫晓溪突然的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的触摸,退后一步,再要甩开他的手,反被夜凌修长臂一勾带进他坚实的臂弯里。

“怎么?三年前放我鸽子,这次,又想逃?”夜凌修挑眉轻笑,目光幽冷。

莫晓溪心口一阵刺痛,夜凌修提到的三年前,触碰了她深埋在心底深处的伤痕,“别跟我提三年前!”她恨恨的抬眸看着他,充斥着血丝的眸底隐含怨恨,用力想要挣脱开束缚。

夜凌修双臂将她紧锁,深簇剑眉,从莫晓溪眼底看出恨意,他也丢了面上冷静:“莫晓溪,我永远不会忘记,三年前,你是怎么把我当猴耍!”他怒目喷火,多么气愤,这个三年前失约的女人,凭什么恨他?

莫晓溪只觉得可笑,嫣红的唇弯起讥诮的弧度:“我耍了你?呵……”她冷笑出了眼泪,任由那冰冷的泪珠顺着眼角,划过她布满讽刺的脸孔。

夜凌修一把抓起她的手腕,她的冷笑,她的眼泪,只让他百感交织,强行将她拉到台前,面对台下众目,他自顾宣布:

“我,夜凌修,今天在此邀请台下各位做我的证婚人,旁边这个女人,莫晓溪,今天起,就是我的妻子!”

“我不要!我不同意!你放开我!”莫晓溪流着泪,强烈的反抗,下巴却被那只冰冷的大手紧紧摄住。

夜凌修冷眸紧逼,“莫晓溪,别挣扎了,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当年的穷小子了,现在我有的是钱,就算买下几百个秦家也是绰绰有余,你不就喜欢有钱人吗?与其嫁给那个废人守一辈子活寡,不如和我破镜重圆,我一定,日日夜夜,让你快活……”

莫晓溪突然停止了挣扎,被夜凌修带着无尽讽刺的冷漠言语又一次深深刺痛。

咸咸的泪珠滑进嘴角,苦涩的滋味直抵肺腑,三年里,她对这个男人爱恨交织,相逢之际,最后一丝的留恋,都被他的冷言冷语撕得粉碎……

莫晓溪几乎被夜凌修的话刺激的心痛麻木了,就在她一时沉浸在麻木的悲伤中时,夜凌修强行将她带离了婚礼殿堂,转眼把她推进一间总统套房里。

时为正午,外面的天空却一片阴霾,一场暴风雨正在窗外呼啸,飘渺的白纱窗帘被吹进屋子里的暴风卷起。

莫晓溪被男人重力抛进宽大的软榻,呼啸进窗口的暴风雨唤回她的清醒意识。

“夜凌修,你要干什么?”她猛地爬起来,蜷缩着退至床头,看到夜凌修已经开始宽衣解带,慌乱着想要跳下床去,那强大的身影已毫不迟疑的罩了过来。

“我想要什么,你不知道吗?”夜凌修单臂撑在她身侧,看着莫晓溪表现出的恐慌样子,他阴森的笑着,冷俊的脸孔逼近。

“莫晓溪,你在怕什么?放心,你妈妈的手术已经在进行了,秦夫人用一百万买下你做她家儿媳,我用了双倍的价钱把你从她手里赎回,所以,你,现在只是我买来的女人,没权力,退缩抗拒!”

咬着牙一把撕碎了她身上的婚纱,夜凌修眼里的神色让人惶恐。

他不是一定要花钱才能把她夺回来,只是一定要用钱来给她这份羞辱,在他心里,这个三年前放他鸽子的女人就是那样爱慕虚荣!他恨她,所以,就要用这种方式刺激她!

屋外的天空更阴霾了,狂风暴雨愈演愈烈闯进半掩的窗户,一道道闪电犹如电光石火。

此情此景,让莫晓溪犹如置身在三年前那个同样电闪雷鸣的暴风雨夜晚,恐惧无助如潮水般汹涌袭来,当夜凌修将她紧紧压在身下,她已经被恐惧夺去了清醒和理智,脑海里眼眸里完完全全都幻影成了另一张罪恶的脸孔。

她不断晃着脑袋闪躲着夜凌修疯狂落下的密密麻麻的吻,嘶哑的呼喊出:“救命!放开我!混蛋……”

听到她呼喊救命,夜凌修戛然停止了一切,他喘着粗气从莫晓溪身上下来,站到窗前用力关紧窗户,呼啸的风声终于被挡在了窗外。再回头,他目光冰冷。

莫晓溪是在夜凌修抽身下床的一刻才顿时恢复清醒,原来一切都是幻觉,三年前那个想要侵犯她的恶魔已经成了植物人了……

意识到是错觉,莫晓溪赶紧抓起被子捂住被扯破衣服的胸口,坐起来,缩进床头,胸口剧烈起伏着,她颤抖的出声:“夜凌修……我会想办法,把钱还你,两百万,分文不占。”

“还?”夜凌修挑起剑眉,脚步回到床边,俯身勾起莫晓溪下巴,“我倒想知道,一个落魄千金,怎么还几百万?”

“我有手有脚,总之一定会有办法!”莫晓溪目光坚毅,恨不得立刻和他划清界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