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祭父

发布:2021-06-10 19:44:07

极寒北域,银月高挂。这支令外界闻风丧胆、谈虎色变的神秘的部队,于冰天雪地中冷然立于。他们统统带着鬼脸面具,犹如雕塑通常,整齐有序的排列成着。那密密麻麻的一片,仿若黑云压一支令外界闻风丧胆、谈虎色变的神秘部队,于冰天雪地中傲然而立。。...

极寒北域,银月高悬。

一支令外界闻风丧胆、谈虎色变的神秘部队,于冰天雪地中傲然而立。

他们全都带着鬼脸面具,如同雕塑一般,整齐的排列着。

那密密麻麻的一片,好似黑云压城。

让人望而生寒。

而此刻,这支神秘部队的所有人,全都泛红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一道即将踏上直升机的背影。

那是一名青年,也是他们的王!

登机的那刻,青年终于忍不住回了头。

“敬礼!!”

领头的副官举手齐眉。

啪!

其后万人同时举手,动作整齐,如同一人。

“大雪龙卫,誓死效忠龙王!”

副官嘶吼出声。

“大雪龙卫,誓死效忠龙王!!!”

黑夜中,万人高呼,声如惊雷炸响。

在空旷的山谷中,久久回荡不止。

青年喉结滚动,禁止数秒后,毅然转身。

“可惜了……”

南边山坡上,一名肩挑将星的中年男子,看着缓缓浮空的直升机,不禁有些感叹。

“纵然你天赋异禀,百战百胜,被官家钦赐‘国士无双’又如何?”

“终究敌不过功高盖主,遭人妒恨。”

“要是你稍微懂得变通一些,没有当众拒绝上官家,或许会是另一种结果。”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

对方虽然走了,但边疆第一人的荣誉,以及无双战神的封号,像一座大山压在他胸口。

尽管他出生将门,又是新任龙王。

可他心里很清楚,此生再也无法逾越那座高山。

所谓高山仰止。

那是一个连对手,都只有敬畏的存在!

“这天,怕是要变喽……”

中年男人抬头苦笑。

那位一走,北域很快就会动荡。

一旦边疆危机。

到时候,那些幕后操控的大人物,又该如何抉择?

……

三天后。

晋州,东城区,江家大院门口。

时至寒冬,一男一女于冷风中站定,迟迟没有动弹。

“人都到齐了吗?”

看着前方奢华壮阔的建筑,江朝天眼神一片冷漠。

“今天是江家祭祖的日子,不出意外,所有人都会到场。”

位于其身旁,代号‘黑凤凰’的冷艳女军官轻声开口。

“那就好。”

江朝天点点头,眼中寒芒更甚。

他曾是江家的一员,名誉上的豪门子弟。

只是因为私生子的身份,从小就不受待见。

时刻被打压、被羞辱、被江家众人视为眼中钉。

全靠父亲庇护,才能一直苟延残喘。

然而就在五年前,他的新婚当日,父亲突然意外身亡。

突遭噩耗的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江家众人扣上弑父之名。

并打断双腿,逐出家族。

一夜之间,他成了名副其实的丧家之犬!

多番求助无果后,他毅然离开晋州,从军入伍。

为了讨债,为了复仇。

他经历生死,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兵,一路披荆斩棘,成就无双战神。

如今荣耀归来,当年的事,也该清算清算了。

“不知道那些人见到我,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看着缓缓打开的大门,江朝天冷冷一笑,果断步入其中。

今天是江家祭祖的日子。

按照常例,不管是嫡系还是旁支,都会聚集在江家祠堂,共同祭祀祖先。

这是江家百年基业所传下来的规矩。

虽然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当回事,但该有的仪式还是得有。

“你就是江朝天?”

刚靠近江家祠堂,一名管家便挡住了去路。

“是我。”

江朝天点头。

来之前,他已经发了通知,表明自己要回家祭祖。

“老爷说了,你已经不是江家人,没资格进入祠堂,就在这跪着,磕几个头得了。”

管家撇了撇嘴,有些不屑。

“我来祭父,还轮不到他江城指手画脚。”

江朝天并未止步,撞开管家,径直前行。

“嘿,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

差点被撞翻的管家,顿时勃然大怒:“来人,把这野种给我轰出去!”

只见其一吆喝,门口两保镖当场就要动手。

“胡管家,什么事吵吵闹闹的?”

这时,一名高高瘦瘦的西装男,率先从祠堂内踏步而出。

其后,还跟着一群年轻男女。

“大少爷,这人要擅闯祠堂,我正准备教训他呢。”管家立刻赔上谄媚的笑脸。

“哦,是吗?”

江枫目光一转,定格在江朝天身上后,不禁微微一愣。

不过很快,那份意外就转变成了戏谑的冷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窝囊废野种。”

江枫上下打量着,嘴里啧啧称奇:“五年不见,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真是王八命,硬的很呐!”

看着身前熟悉的面孔,江朝天不禁微微眯眼,一抹寒芒闪过。

当年在江家,自认身份高贵的江枫,可没少欺压他。

尤其是五年前,他被扣上罪名,逐出家族的那天。

正是此人用棍棒,活生生将他双腿打断。

“枫哥,你认识他?”

一名江家旁系子弟有些好奇。

“当然认识。”

江枫咧了咧嘴:“这位就是江家的耻辱,一个被捡回来的野种!”

“哦对了,还有件事,你们一定记得。”

“当年就是这个畜生,亲手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所以他不只是野种,还是一个弑父的逆子!!”

此话一出,一群男女不禁议论纷纷。

每个人都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不停的打量着江朝天。

“当年轰动晋州的事,原来就是他干的,真够垃圾的。”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没想到会干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

面对指指点点,江朝天并未回话,只是目光越来越冷。

他办事向来有先后。

不过现在看来,要换一换顺序了。

“话说江朝天,你已经从祖籍上被除名,来我江家做什么?”江枫反问。

“上香,祭父。”江朝天一脸冷漠。

“祭父?”

听到此话,江枫不禁嗤笑出声:“一个弑父的畜生,在这装模作样的尽孝,你是在搞笑吗?”

“枫哥,说不定人家是浪子回头,要不,你给他一次赎罪的机会?”一江家子弟打趣道。

“这话说得在理。”

江枫反常的点了点头,而后咧了咧嘴:“江朝天,你要祭父也不是不行,就看你有没有诚意了。”

说着,他左腿横移一步,做骑马状,而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你只要跪着,像狗一样,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

“我就破例让你进祠堂,给你父亲上三炷香。”

“怎么样?”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