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纠缠不清

发布:2021-06-11 05:10:03

可他话音刚落,便被茶楼里两个身材愧悟的大块头店小二给架了回去。  魏世人边争扎着,边仍对着茶楼里大叫:“马胖子你个背师负义的家伙,有种你别当缩头乌龟,出把事情说很清楚啊!这回马故事第一人究竟是姓魏但是姓马”。  早先的两个乞丐正关魏世人一边挣扎着,一边仍对着茶楼里大喊:“马胖子你个背师负义的家伙,有种你别当缩头乌龟,出来把事情说清楚啊!这走马故事第一人到底是姓魏还是姓马”。。...

  可他话音刚落,便被茶楼里两个身材愧悟的大块头店小二给架了出去。

  魏世人一边挣扎着,一边仍对着茶楼里大喊:“马胖子你个背师负义的家伙,有种你别当缩头乌龟,出来把事情说清楚啊!这走马故事第一人到底是姓魏还是姓马”。

  先前的两个乞丐正在关帝庙前玩耍,见有人从茶楼里被架出来,觉得好玩,起哄喊道:“马老板欺负人、见了穷人就外哄、听故事要给钱、走马故事要玩完!”

  在客栈里忙碌的刘大娘婆,听得小乞丐的唱声,出门正好看到魏世人被人架出来,于是赶紧转身进屋:“老头,世人真去马三儿家闹事了。”

  魏老爹气愤地说:“这世人,怎么就不听劝呢?”他将扫帚一扔,“我看看去。”

  老两口一踏出客栈门,便看见魏世人还站在古镇茶楼店门前,又跳又闹的大声叫:“马胖子你出来,别以为这镇上就你一家会讲故事,你凭什么挂走马故事第一人的招牌,你凭什么不许我们讲故事赚钱”。

  “你在这儿胡闹什么呢?赶紧回家!”魏老爹走过去,想将魏世人拽走。

  但魏世人不但不走,见魏老爹出来了,反倒更来劲,喊得更凶了:“真正的走马故事第一人出来了,马胖子,你躲在屋里做啥,出来见见你师兄啊。大家快来看看,这才是走马故事第一人,他爹,也就是我叔公,才是当年第一个讲走马故事的人。”

  本不想把事情闹大的马三儿,听到楼下魏世人一直这样叫嚣,自己要再不出现,可真被镇上的人看扁了,于是便带着几个伙计匆匆从茶楼里走了出来。

  “魏世人,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魏世人见马三儿总算出来了,冷声道,“不想怎么着!咱们今天就在这儿把话说个明白!这在走马场第一个讲故事的人是不是我们魏家!”

  马三儿眉头一皱:“魏世人,你这话可就混蛋了,全镇的人可都知道这在走马场第一个开茶楼讲故事的人可是我马三儿!魏老爹你自己说是不是。”

  魏老爹不想把事情闹大,一边用力推着魏世人,一边回答“是……是……”

  没料魏世人却大怒:“叔,你怎么就这么没志气,把你爹的脸都给丢了!”

  此时灵空和师兄灵慧授方丈慧根大师旨意下得山来,了解张献忠的情况,并联合些村民一起做好准备。却远远看到关帝庙前围着的人群,灵空好奇地问:“那些人干嘛呢?”

  灵慧定睛一瞧:“不好,好像是在闹事,我们快过去看看!”

  说罢,便匆匆赶了过去。

  眼看一双方战火就要升级,匆匆赶到的灵空师弟赶紧上前,拦在了两方之间。

  “各位施主,小僧在这有礼了,虽不知各位因何事而起纠葛,但俗话说怨家宜解不宜结,还忘施主都消消火。”灵慧施礼道。

  “就是,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来吃果果。”灵空一手拿一个斋果和师兄灵慧一起站在中间。

  见突地出现两个慈云寺的和尚众人先是一愣,旋即附合道:“大师说得有道理,各自都退一步,魏世人,你也早点回家抱你媳妇去吧,别在这里瞎闹闹”。

  “我这怎么算瞎闹呢?我这可是在为我们魏家正名!”魏世人依旧不服气的喊着。

  “这杀人王都快要进镇上了,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内斗,到时我连斋果都没得送了。”灵空有些气愤的激动道,他这话一出倒起效果了,本来还闹腾的人群一下子全部安静下来,全都凝望着他。

  知道灵空心急嘴快引了慌乱情绪,灵慧赶紧道:“大家不必惊慌,我们慈云寺已做好相关准备,我和灵空师弟二人此次也是为此事下山,还烦马施主、魏施主陪我们一起去镇长家一趟。”

  “我不去,有什么好去的?走马故事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魏家的!”魏世人知道这马三可是走马场的大户,和镇长关系好着呢,去了镇长家自己可讨不得好。

  “我听两位大师的安排,这慈云寺可一直是我们走马场的福佑之地,大师怎么说,我马三就怎么做。”头脑精明的马三总是能在关键的时刻计算出事情的得失,慈云寺在走马场村民心中的地位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此时谦逊的听从慈云寺大师的安排,只会增加走马场村民对自己的好感,而让魏世人的挑衅看起来更加无理。

  “马老板不愧为我们走马场第一商户,有气度。魏世人你也太不懂事了……”围观人群里有人发出这样的话语,马三不觉暗自一笑,这正是自己想要的。

  “马家和魏家都是走马场的大家族,刚才我师弟也提及了张献忠快到的消息,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先放下所有恩怨,一致对敌。如果你们在这个时候起了内讧,张献忠还没有杀过来,我们就在内部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如何抵抗张献忠的大军呢?”灵慧行了佛礼对着众人说道。

  灵空比灵慧小,性子自然也比灵慧急,再加上经常下山,和马、魏两家的人都熟识,所以也就没当外人,直直的说道:

  “我给你一个桔子,把你嘴给堵住。我们又不是让你去镇长家,我们是让魏大爷和马老板和我们一起去镇长家,你起什么哄。是全镇人的性命重要,还是谁是走马故事第一人的名号重要?别闹了,自己吃果果。”

  “对啊!对啊!你们就赶紧的跟着两位大师一起去镇长家吧!”

  “快去啊!张献忠都要杀到了!那可怎么办才好……”

  人群里开始七嘴八舌的闹腾起来……

  “是我们家世人不懂事,害两位大师费心了,我们这就走吧!”魏老爹沙哑的声音传来,脸上也满是歉意。

  灵空、灵慧两师弟向魏老爹施了一礼,带着他和马三儿向镇长家的方向走去,而身后的魏世人却追了上来:“我也要去!”

  “你去干嘛?大师又没叫你去。”魏老爹用手推着魏世人,示意他回去。

  “叔,你性子太软,我怕你一人去吃亏。我也是魏家的,我为什么不能去。再说了,正好慈云寺大师和镇长都在,我还想当着他们面,让他们给评评走马故事第一人这事。”魏世人不走,继续跟着。

  马三儿听闻,转过头对着魏世人冷哼一声:“魏世人,你是要想比试一场对吧,那好,我奉陪到底,你要是输了,以后休要再来我的客栈闹事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