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他真是皇帝

发布:2021-07-21 16:18:51

男人昏迷在许丝绾的怀里,许丝绾抚弄着他的衣裳想在查询一下别的伤口,刚遇到腰间束带。就听到“噗通。”一声,从他身上掉出两块令牌砸在地面上,双龙戏珠,雕刻图案制作精良,是就听见“噗通。”一声,从他身上掉出一块玉牌砸在地面上,双龙戏珠,雕刻精良,就是现代有这工艺,也找不到这么好的玉了。。...

男人昏睡在许丝绾的怀里,许丝绾拨弄着他的衣裳想在查看一下别的伤口,刚碰到腰间束带。

就听见“噗通。”一声,从他身上掉出一块玉牌砸在地面上,双龙戏珠,雕刻精良,就是现代有这工艺,也找不到这么好的玉了。

许丝绾微微戚眉,弯腰捡了起来,背面刻着齐世安三个字。

还真是当今皇帝,许丝绾一一拔了他背上的箭,修复了骨头后,草草的撕了嫁衣上的布包紧了伤口,而这会儿,花轿到了宫门口。

宫门果然紧闭。

清水去找守门的侍卫说话,问可否通融一下,张口闭口将太后的名号挂在嘴边,那侍卫早就猜到了上头的旨意,也不怕得罪她们,阴阳怪气儿的说道:“怎么?恒亲王不要的丑东西还敢妄想嫁到皇宫里来?”

说着一把把清水推开,嗤笑道:“叫里头那丑八怪跳河死了算了,在这儿恶心谁呢?”

清水一个踉跄跌在地上,抹了把眼泪,强撑着一抹笑回来说:“小姐,要不咱们变卖了嫁妆,去别处找个地方生活……”

许丝绾把刻有齐世安名字的玉牌递了出去道:“拿着这个去叫侍卫开门,迟了可是要杀头的。”

清水一怔,“小姐,这是什么东西?”

“能让他们开门的东西,快去。”许丝绾看了眼尚有一口气吊在嗓子里的齐世安,心中略有惊慌。

人还没刚走近,那侍卫就叫嚣着“刚刚老子说的话你没听见吗?还不赶紧带着你们那些破烂滚!”

“大哥,我家小姐有这个东西,您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叫我们进去吧,求求你们……”

清水一时没拿稳,那牌子丢在地上,刺眼的通透的玉上整整齐齐刻着齐世安三个字,那侍卫瞟了一眼,腿立马哆嗦了,嗓子一凝,失声惊呼:“皇,皇上,皇上?”

他噗通一声跪地,“奴才恭迎皇上回宫。”

宫门口那些个禁卫军都一头雾水的跟着跪下了,清水心里咯噔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宫门就开了。她慌忙捡起地上玉牌紧紧的攥在手里,“小姐,能进去了……”

“起轿!”许丝绾一边堵着齐世安身上那血口子,一边慌忙道,耽搁的时间长了,她还真怕这人失血过多就这么死了。

几个抬轿的人也都喜出望外的,原本摊上这差事以为后半辈子跟着断送了,没想到皇宫竟然开门了。

暗红色的宫墙极高,来来去去走动的太监宫女们都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花轿,侧站在一旁,私下窃窃私语着。

“去太医院。”许丝绾撩开轿帘同清水说道,“快。”

宫里唯一能救人的地方就是太医院了,清水拿着那令牌随意找了个太监,道:“这位公公,烦请您带个去太医院的路吧。”

那公公一瞧是皇帝的令牌,吓的一个哆嗦,战战兢兢的带着去了。

“什么?那丑八怪进宫了?”宫里皇后猛地一拍桌子,吓的一边儿通风报信儿的侍女浑身一个激灵噗通一声跪地,哆哆嗦嗦的说着,“是,是的,回皇后娘娘,那丑八怪在恒亲王府门前呆了一会儿,直接就叫人把轿子抬进了宫,她身边侍女不知道给侍卫看了什么,侍卫就放她们进来了。”

“她怎么能进宫?”皇后一掌将桌上茶水打翻在地。在她进宫之时,曾得高人指点说许家丑女有皇后命格,这事儿一直是她心头刺,于是彻查当年许母救驾真相,透漏给了太后,这才阻止了谕旨成真。可如今……

她眸色深重,“皇后?丑女能母仪天下?做梦!有本宫在!她这辈子别想踏进宫门半步!”

清水找了个小太监,叫领着路直接去了太医院,将手上令牌亮给太医院的人看,又是呼啦啦跪了一地人,清水正诧异,就听见许丝绾在轿中说:“你们都出去,任谁都不能踏进太医院的门,这是皇上的意思!”

轿子就在太医院门口停着,那些个太医见到了令牌,似是见到了玉玺般不敢吭声,都匆匆走了,很快,太医院都空了,许丝绾又叫人把轿子抬进去,吩咐了清水在外面等着,门哐啷一声关上了。

四下无人,许丝绾才敢背着那男人下轿,紧赶着进了屋,烧了热水给他清洗了身体,找了太医院里上好的金疮药给敷上,又熬了补血益气的汤药,如果没有骨头上的事儿,他的伤撑死了也就算个皮外伤。

只是……

刚敷上药,就听见里面咔嚓一声轻微的闷响,骨头竟又断了,许丝绾慌忙查看,看见那骨头修复的不太好,很脆弱,她不禁紧戚着眉,以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心中正想着如何补救,这可是骨头,补不好日后定是个站不起身来的残疾人。

忽的听到门外一声声吵闹,有一女人厉声呵斥说什么本宫是皇后!

许丝绾慌忙擦了擦手上的血,启动脑神经想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手忽然被拉了一下,她一愣,回头看见齐世安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他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看着她。

他双眸泛着异样的光,尽管身体已经这般处境,却依然镇定。若换了旁人,怕是早已支撑不住。

许丝绾只瞧了一眼,差点被那墨一般的眸子吸进去。

她定了定心神,这种断骨或异骨的现象,应该是古人的身子跟现代人的身子有些差距才造成的,系统得升级,不然用不了,她不禁有些颓废。

缓了缓,她吞了口口水,握紧了他的手,像是在安慰自己,喃喃道:“我一定能救你。”

外面那叫嚣的声音越来越厉害,许丝绾急忙的拉上被子给他盖上,如今……该看的她全都看见了,不该看的也看了。

囫囵评价说,这男人生的好看,筋骨皮肉都属上等,再往下说,嗯……许丝绾不知道怎么描述那些不可描述的。

“本宫是皇上亲封的皇后!”皇后在太医院门口呵斥道:“皇上娶那丑八怪进门,本宫怎会不知?你说,你可亲眼见到皇上走进去了?”

被点名儿的那太医打了个哆嗦,头都快埋到雪地里去了,战战兢兢的说:“老,老奴,没,没看到,但是,那令牌老奴是看的真真儿的,就是皇帝陛下的令牌。”

“皇后娘娘,我家小姐说,说谁也不能进……”

“啪!”清水话未说完,就被皇后身边嬷嬷赏了一巴掌,她一个趋趔栽倒在雪地里,皇后厉声道:“本宫倒要看看,那丑八怪给皇上下了什么迷魂药!”言罢大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就搁着个花轿,轿中却没人,一嬷嬷掀开轿帘子惊呼出声,“血,这轿子里有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