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第五章 你是女人?

发布:2021-07-22 07:08:19

黎墨武昔恒少小说名字叫作《倾世邪妃:皇上请335kg》,提供更多黎墨武昔恒少小说大结局,黎墨武昔恒少小说结局是什么。倾世邪妃皇上请335kg小说黎墨武昔恒少节选:黎墨武,你的救命恩人。”昔恒少一愣,这才忆起刚自己在被人围杀,…...

黎墨武昔恒少小说名字叫做《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这里提供黎墨武昔恒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小说精选: 昔恒少顿时怒了,一剑劈死一个黑衣人冲这边吼道“滚,本世子可不想你陪葬!赶紧滚!”紫圆缺不说话,却也不走,深深的向这边看了一眼,和面前的黑衣人搏杀。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只知道昔恒少不能死,就算是死,也本能把他一个人就在这里。昔恒少见他不动,心中大怒,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是硬生生的冲出一条血路,一剑刺死正向给紫圆缺一刀的黑衣人,一把手拉住他的衣领。“混蛋,我让你滚,你没听到吗?”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紫圆缺死。紫子群回头冲他一笑…

昔恒少顿时怒了,一剑劈死一个黑衣人冲这边吼道“滚,本世子可不想你陪葬!赶紧滚!”

紫圆缺不说话,却也不走,深深的向这边看了一眼,和面前的黑衣人搏杀。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只知道昔恒少不能死,就算是死,也本能把他一个人就在这里。

昔恒少见他不动,心中大怒,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是硬生生的冲出一条血路,一剑刺死正向给紫圆缺一刀的黑衣人,一把手拉住他的衣领。“混蛋,我让你滚,你没听到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紫圆缺死。

紫子群回头冲他一笑“你以为到这个时候,我还走的了么?既然刚开始我没走,便注定我们要死在一起了!”

昔恒少深吸口气“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敬国寺一点反应都没有?”

听他这样一说,紫圆缺皱眉。为了保证皇上的安全,早在半个月前,敬国寺就不许人随便出入了,前三天还彻查了一遍,这么多人在后山,怎么可能查不到?况且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却没人前来,事情确实蹊跷,但也只有活着回去才能问清楚了。

远处,一人悠闲的挂在一株墨竹之上,看起来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红衣如血,头发随意的散着,一张脸如同雕刻一般,棱角分明巧夺天工。薄唇轻扬,露出邪魅的笑。

他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浴血奋战的二人,须臾缓缓摇头,喃喃的道“大哥这些人真没用,连两个半大的孩子都对付不了。看来这二人命还挺本事的,照现在的情况,应该还能撑三炷香的时间。嗯……不错。”

说着,他随手捏住一片竹叶把玩,神态悠闲自在,丝毫没有要救人的意思。

这时,正逢昔恒少被打在地上,翻滚间露出脖子上挂着的玉佩,红衣男子一愣,坐直了身子。那是昔王府的血玉?不是说血玉只传女不传男么?这是什么个情况?难不成小玲美人病死了?还是昔尚王觉得儿子成为了质子,就给了他。

不可能呀,就算昔王也同意,这玉也不同意啊!宝玉通昔,血玉属阳,女子佩戴极好,但男子佩戴,则必有一伤,可没见昔恒少有什么不对呀,看来这期间有蹊跷。

想到这里,他足尖轻点,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过去,手中拔下的竹叶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洒下,看起来绵软无力,却是片片要人性命。

待男子落下时,原本围的密不透风的黑衣人已经尽数死绝。他直接无视伤痕累累的紫圆缺,一手拎起奄奄一息的昔恒少便走。紫圆缺想要阻拦,已经没有力气。

男子一路飞掠,在一处绝壁上停住,看了怀中的人一眼,纵身越下,在悬崖半中间的时候伸手抓住一根树藤。在他面前有一处凸起的地方,轻轻一碰,只听咔嚓一声轻响,完好的山石突然裂开,渐渐出现一个洞口。

男子邪魅一笑,轻轻一荡,便落进洞中,身后的石头又无声无息的合拢。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里竟然是一处密室,开始是狭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没隔三丈便有明珠照明。

走廊的尽头,是一处空旷的岩洞,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水池,冒着层层的热气,岸边不远处有石桌石凳,茶壶器具一应俱全,倒像是有人长住的样子。

男子将昔恒少放在池边,掏出一块娟帕给他擦脸上的血迹,不一会儿便露出他如诗如画的容颜。看着这张脸,红衣男子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感叹道“没想到男人也能有这样的倾世容颜,本王想不佩服都不行啊!”

见他头发在打斗中已经松散,索性取下他头上的紫玉冠,然后才想起给他点穴止血。伸手把脉,知道他没有性命之忧之后,才取出她脖子上戴着的血玉。

触手炙热如火烧一般,他一惊之下急忙运功,发现竟然需要他提八分内力才能抵抗那灼热的力量,他是怎么把它戴着胸口的?

男子叹口气,把这烫手山芋扔回到他脖子上,手一翻,直接将昔恒少扔下了池子。看来也只有这小子醒了才能告诉他答案了。

但下一刻,男子便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昔恒少刚进水里便醒了过来,下意识的跳了起来。浑身血污的衣服紧贴在身上,露出他的身体。娇小玲珑,虽然还没发育,但怎么看也不像是男人的身子。

红衣男子愣住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开了,这个人分明是女子,难怪血玉在她身上没反应,可怎么可能,刚刚那个人明明是昔王府恒世子,怎么会变成……

“你……你是小玲郡主?你……怎么会是你?”

闻言水中的人也是一愣,低头一看大惊失色,凌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邪魅男子。“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震惊过后,男子很快恢复平静,斜斜的躺在水池边“我是黎墨武,你的救命恩人。”

昔恒少一愣,这才想起刚刚自己在被人追杀,是这个人救了自己,但是……她咬牙,提起被扔在一旁的短剑,摇摇晃晃的走到黎墨武面前,剑尖直指他的眉心。

“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

黎墨武坐着不动,向对面的人挑了挑眉“怎么?难不成小玲郡主想要恩将仇报么?不过你可想清楚,我要是这个时候死在这里,可是会发生两国大战的,到时候带兵出征的可不是我的父王。”

昔小玲咬牙不动,死死的看着地上的黎墨武,黎墨武看她一眼。伸手拨开她的剑尖。“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放心吧,我的对别人的家事没兴趣,不会说出去的”

昔小玲冷冷一哼“那可说不定,这事若是传到皇上耳朵里,就是欺君罔上的大罪,昔尚王要是倒了,就没人能挡住你们的雄狮铁骑了。”

黎墨武一愣,朗声笑道“你倒是看的明白,可你也应该知道,就算昔王府倒了,得利的可是我大哥黎池末,我又何必给别人做嫁衣?更何况,你如果死在那里,昔王一蹶不振,效果也是一样的,我要是真想那样,又何必多此一举?”

昔小玲想了想,不管怎么样他是她的救命恩人。杀了他是不可能的,他说的也对,效果都一样,何必多此一举。想到这里,索性丢了短剑,瘫倒在地上。

“你也真够厉害的,装了十年,愣是骗过了所有人。”黎墨武笑道,一只手挑过她一缕发丝轻轻把玩。

昔小玲想要阻止,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好由着他。黎墨武玩了一会,见她不说话,起身将她抱起。

昔小玲已经,伸手便要打他。“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地上凉,你受了伤再染了寒气不好,这温泉很舒服,你顺便清洗一下伤口。”说完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放在旁边,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件黑色披风,和一些纱布。“洗完了就早点出来,我这里也没有女子的衣服,你就凑合穿吧,记得涂药,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说完,再不看昔小玲一眼,走进更深的洞穴。昔小玲深吸一口气,衣服和血已经粘在了身上,怕是脱不下来了,她拿过短剑,一寸寸把衣服划开,露出洁白的皮肤和狰狞的伤口。她秀眉不由一皱,别开目光,把自己泡进了水里。

看着黎墨武离开的方向,昔小玲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自从记事起,她便开始伪装,把自己分成两个人,每天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她所要学的,要做的,总是别人的双倍。本以为这件事情没人会知道,可没想到经过这次劫难,竟然在黎墨武面前暴露了。

但她也在庆幸,还好是黎墨武,如果是紫圆缺,那昔家可是真的要大难临头了。欺君罔上,灭九族的大罪。

她低头,看着水中倒映出自己苍白而绝色的脸,须臾,迅速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动作娴熟。无奈你拿过黎墨武放在旁边的袍子,胡乱的套在自己身上。待恢复一点体力的时候,转身走向黎墨武所去的洞口。

“我要出去,你带我出去。”无力的靠在门边,昔小玲沉声道。这里是山洞,她从来没听说过那座山里有这样的山洞,也不知道这个人带自己走出了多远。但要是再不回去,怕是就要出乱子了。

黎墨武不语,随手拿过一个纸包扔给她,昔小玲伸手接住,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精致的桂花糕,一愣,捏起一块慢慢吃着。

“干嘛不说话?你还没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百里之外。”黎墨武淡淡的吐出几个字,看她一眼,无所谓的道“等你回到京城,怕死一切都结束了。为何不回朝音城?就当昔恒少死了,做回你自己,紫家是不会发现的。”

昔小玲心中一动,如果这样她就可以回家了,但是不行。“昔恒少可以死,但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因为这样死。更何况,你救我的时候紫圆缺怕是看见了吧!他不会相信的。”

黎墨武不置可否,冲他一笑“那又怎样?反正我暂时是不会带你回去的,没有我的带路,你也出不了这座山。”

昔小玲皱眉,深深的看向黎墨武。出门这段时间,她只觉得传闻不可信。温润儒雅的紫圆缺在她面前根本就是一个无赖,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南胡历王,似乎也没那么简单。

“你不是不想给别人做嫁衣么?为什么还不让我回去?”

“当然是躲着了,我刚破坏人家好事,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就这样送你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说着见她还靠在那里,伸手把她拉过来坐下。“你不累?睡觉吧,养足精神好回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