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进宫

发布:2022-05-14 22:30:40

小冬在晚饭的时候见着了父亲安王。胡氏将她放到地下,小冬有模有样,按着胡氏所教的给父亲行了个曲膝礼:“没见过父亲。”“嗯。小冬回来。”安王的语气柔和低柔,好象夏日的夜晚里幽幽的琴鸣,小冬心里咂舌,即使不看人,这把声音也够美的。安王的手轻轻地放到她的头上胡氏将她放在地下,小冬有模有样,按着胡氏所教的给父亲行了个屈膝礼:“见过父亲。”。...

小冬在晚饭的时候见着了父亲安王。

胡氏将她放在地下,小冬有模有样,按着胡氏所教的给父亲行了个屈膝礼:“见过父亲。”

“嗯。小冬过来。”

安王的语气温和低柔,象是夏夜里幽幽的琴鸣,小冬心里咋舌,就算不看人,这把声音也够美的。

安王的手轻轻放在她的头上,小冬有些紧张,一动不敢动。

“小冬也长大了……”他轻喟一声,仿佛风过竹梢:“我还记得你刚出生的时候,一点点大,一只手就可以托住……”

小冬的头不知不觉抬了起来。

安王爷眉宇间带着一股化不开的忧色,仿佛高山上皑皑冰雪,晶透寒凉。那样的雪,即使是盛夏的时光,也不会消融。

即使他微笑,那股忧郁也浓得化不开。

安王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你长得象你娘。”

是么?这里的镜子不够清楚,小冬不知道自己长的什么样,镜子里的那张小脸怎么看怎么象一只圆嘟嘟的大苹果。不过,如果长的象娘,那应该也不会丑。

安王没再说话,小冬靠在他膝边,目光从他腰间的围带,又移到他的衣摆上。

镶了黑边的素服——他是在为母亲服丧吧?

不多时赵吕也来了,他在安王面前极是守礼,行过礼,又朝小冬点头:“妹妹也来了。”

小冬似模似样的朝他屈了屈膝,喊了声“哥哥”。引得赵吕眉舒目展,看来心情比刚才进来时要好很多。

赵吕坐在安王的左手边,小冬坐在他右手边。

没有其他人,那个颇具风情的明夫人并没有出现。

王府的饭食也不是山珍海味珍馐遍陈,摆在小冬面前的是蛋羹和白粥两样。胡氏行过礼,在一旁的矮凳上坐下来,拿了勺子喂小冬。

粥看起来平平无奇,入口感觉却极好,米香浓郁,稠浓软糯。蛋羹吃着很鲜,微带咸味。

安王还指着一道豆腐说:“这个她也可以吃。”

小冬注意到这桌上都是素菜。

用过饭,安王问了几句话,吩咐了一句:“小冬刚回王府来,只怕不大习惯,你要多费心。”

胡氏忙应了:“是。”

安王顿了下,又说:“这两天预备一下,太后今天说起,想见见小冬。”

胡氏忙应了下来。

太后……

太后是什么样子呢?

小冬一直到躺在被窝里,都在琢磨这个问题。

胡氏将她安置好了之后,放下帐子,端着灯轻轻走开。

屋里还有人,隔着屏风,有丫鬟睡在那里值守。

胡氏和她说话的声音隐约可闻。

小冬竖起耳朵,听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成年人总以为孩子什么也不懂,所以,她们在说话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透露出些什么来。

“今天明夫人让人送来了四身儿衣裳,看着都不象赶着做出来的,怕是早就预备了……”

胡氏问:“谁送来的?”

“明夫人身边的绿水……”

她们的声音更细,小冬仔细听也只听着一字半句。睡意迷蒙间,小冬又听着胡氏说了句:“……过两年郡主会进宫,我一个人恐怕看顾不周全,你也得多当心留意,万不可有什么疏漏,毕竟宫中可不比别处。”

“是。”

进宫啊……

小冬心里略微不安。

不过她也在心中安慰自己,她到现在一直都很好,并没有露出什么太多破绽。尽量少说话不说话,应该不会有事。

只是想不到进宫的日子那么快就到来了,快到小冬觉得自己根本来不及做好心理准备。

那天一大早小冬就被胡氏和丫鬟们从被褥中挖了起来,比素日起身的时辰要早得多。丫鬟捧来新衣,小冬睡眼惺忪地任人摆布,一层又一层的衣裳套上身,感觉自己象个布娃娃一样。

胡氏抱着她出门,远远的,可以看见赵吕的院子也是灯火通明,赵吕的乳母齐氏跟在赵吕身后也出了院门。赵吕穿着素袍,戴着银冠,远远看去象个精致的昂贵的大玩偶一样。

小冬知道自己肯定看起来也是这个样子,只是比他又小一号。

“我和妹妹一起进宫去,咱们得先给太后请安,去晚了不恭敬。”

小冬点点头,小脸儿刚从屋里出来,让冷风一刺,红嫣嫣地,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

小冬左右看看,没有见着安王爷。

赵吕弯下腰来轻声说:“你找父亲么?父亲要去上朝,已经先走了。”

原来王爷也要上朝么?

小冬还以为王爷就是电视里小说里那样专管风流倜傥混吃等死欺男霸**谋自篡位的……

胡氏抱着她上了车,赵吕却不肯上另一辆车,头一昂:“我要和妹妹坐一起。”

他的乳母齐氏不象胡氏这般温柔和软,神情有些冷漠,说话也有一句是一句:“去别处的话世子与郡主同车也无妨,进宫还是不要轻忽。”

赵吕被她一句话说得蔫了,活象霜打的小禾苗,乖乖跟着齐氏上了前面那车。

小冬恍惚听着胡氏说过,世子和郡主的乳母都是挑了又挑拣了又拣,最后还是王爷点了头才能成的。齐氏和胡氏一个肃然端正一个温柔平和,分别侍奉世子和郡主,还真是恰到好处。

车子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壁角还挂着一盏极小的玲珑八角灯,车里头映得昏黄柔暖,小冬想看看外面的街道。可别说胡氏不会让她掀帘子,就是掀开了,外面也是一片昏暗,什么也看不见。

冬天的晨光来得晚,他们到宫门口下车时东边才刚有些蒙蒙亮,小冬还未来及感受到凉风寒意,已经被胡氏拿斗篷密密一包,抱着进了宫门。

宫灯还都亮着,远远的一点点的光排成行,照着长长的深寂的一条宫道。空气中弥漫着洒扫过的水气和一点点灰尘的味道。

胡氏抱着她一路向前走,不知经过了多少道门户,小冬心里琢磨,看来这个做乳娘,不但是个技术工种,更是个体力活计。胡氏倘若虚弱一点儿,抱着自己走这么长的路,就够她喝一壶的。

进了一间侧殿之后,胡氏小声对她说:“郡主,等下先拜见圣德太后娘娘,再向圣慈太后娘娘行礼。”

两位太后原来是居于一宫吗?

不过等进去了,小冬马上想不到那些乱糟糟的念头了。

屋里头人太多了,小冬进门的时候,那道门坎都快比她高了,是由胡氏抱进,进了门放下她。以小冬的身高,只能看到了一片锦绣裙裾,各式各样的颜色,各式各样的绣纹,扑天匝地,满满当当,象是夏天夕傍晚满天绚烂的霞彩。

还有香气,各种香味儿,浓的,淡的,明明是冬天,这里却又暖又香,象是已经到了春天,许多花儿一起开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