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前往京城的路

发布:2022-05-14 22:30:39

小冬在马车上颠得七荤八素。她我相信这怕是是这个时代最好是的马车,虽然——最好是的,是马车。马车也没橡胶轮胎,也没液压减震效果也没……什么都也没。仅有一个傻哥哥赵吕陪着她。他的眼睛通红通红,肿得象熟杏像。这个年纪的孩子显然了明白了了什么是生离死别。马车没有橡胶轮胎,没有液压减震没有……什么都没有。。...

小冬在马车上颠得七荤八素。她相信这恐怕是这个时代最好的马车,但是——最好的,也是马车。

马车没有橡胶轮胎,没有液压减震没有……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傻哥哥赵吕陪着她。

他的眼睛通红通红,肿得象熟杏一样。这个年纪的孩子显然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生离死别。

而小冬却没有哭。

没有人会对一个三岁的孩子说你的母亲已经不在了,这年纪的孩子,也显然不能明白,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永别。

赵吕就笨笨地跟她说,她娘去很远的地方了,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小冬睁着圆圆的眼睛,看他强打精神安慰自己。

她只是奇怪,为什么他不喊母亲?他说的是,青姨去很远的地方了。

难道,他和她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有可能——

小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不是王爷唯一的妻子。不过既然是王爷,那也就不大可能只有一个妻子。所以即使她和赵吕不同母,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路上停下来歇了一次,胡氏抱着小冬喂她点吃的。

车外面是一片野地,阴天,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林草坡都笼在一层淡淡的雾里。她刚看了一眼,就被胡氏拽了回来:“外头阴冷,小心着了凉。”

小冬只吃了一小块儿糕也就吃不下了。赵吕吃了两块,也没有什么胃口。

看她老想看窗外头,赵吕也探头看看,跟她说:“这是到了跃马山了……嗯,天黑前咱们就能到京城。”

胡氏抱着小冬,她有些昏昏欲睡。

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母亲的丧事办得极简,几乎就是无声无息地下了葬。按说,王爷的妻子,就算不是正妻,也不该这么……简直就象是偷偷摸摸的一样。

如果说是不受待见的女人可能会如此,可是王爷带着世子特意从京城赶来,也不能说不重视。

小冬想不明白,靠在胡氏香香软软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母亲去了,她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过。但是毕竟感情不是很深,若说亲情,整天抱着她哄她照料她的胡氏倒更象一个真正的母亲。小冬喊胡妈妈喊得倒是很顺口。

她在梦里恍恍惚惚的,一时觉得自己还在现代,正在连夜赶设计文案,一时又发现自己站在空荡荡的古代大房子里头,到处都没有人,她一直走一直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一扇扇门都是关闭的,她大声呼喊,也听不到回声。

“妹妹,妹妹?”

小冬惊醒过来,赵吕松了口气:“到家了。”

到了?

车帘掀起来,胡氏先下了车,回身再来抱她。

赵吕不干了,硬是挤过来:“我抱妹妹,我抱。”

胡氏好言劝慰,赵吕哪里听她的,坚持说:“我能抱妹妹,我来抱。”

胡氏又不能硬赶他,可是要把小冬交给他抱那是万万不能。不管摔了哪一个她可都担不起。两人一时僵持住了。

小冬倒不急,托着腮蹲在那儿看着他们。胡氏急得大冷天出了一脑子汗,赵吕小脸儿涨得通红,谁都不退让。

一双手忽然伸过来,小冬被一把抱起来。

胡氏一眼看见,有些畏缩的退了一步:“王爷。”

赵吕也立马老实起来了。

小冬本能地伸手抱住了父亲的脖子。

抬起头可以看见大门前挂的大大的灯笼,上面写着“安”字,在风里微微摇晃。

赵吕挨挨蹭蹭地过来,看来还是不甘心。

王爷一手抱小的,一手牵着大的,就这么拖拖搭搭的进了府。

小冬的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四下里打量。

虽然点着灯笼,可是天黑风大,能看到的东西太少。

来来往往的下人都换了蓝布孝衣,侍卫还穿着劲装与护甲,但是腰间也换了黑带。

差不多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戚容,不论是真是假,看着就让人觉得沉痛。

有个女人迎了上来,她挽着青蛾髻,头上戴着素银头面,身上也是一身素白,眼睛微红。这明明是一身穿孝的打扮,可是小冬看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很怪。

是的,很怪异。

也许是“女要俏一身孝”这话确实有理,穿着素白衣裙的女子看起来眉梢眼角都是楚楚动人的风情韵质,她走动的时候也很迷人,腰肢象春风里初发的嫩柳一样,裙角温柔逶迤象片云彩。

她肯定不是下人,这样的女人在哪儿也不会只是个下人的。

“王爷,世子,”她屈膝行礼,顿了一下,又说:“这就是小郡主么?”

安王只朝她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吩咐了一声:“让人把玉芳阁收拾出来,把跟小冬的东西和跟她的人都安置进去。缺什么就找福海。”

那个女子眼睛微微圆睁,似乎意外之极。

意外之中,似乎还有些别的。

复杂之极的神情在她眼中一闪而过,却只是柔顺的应了一声:“是,我这就让人去打扫收拾。”

胡氏上前来把小冬从安王手中接过去,行礼退下,赵吕看了一眼父亲,便跟着追了出来:“妹妹,妹妹,我带你去看我的院子。”

胡氏轻声说:“世子一路奔波劳顿,先去更衣歇息吧,你看,齐妈妈都在那儿等着你了。”

小冬趴在胡氏耳边小声问:“胡妈妈,刚才那个人是谁?”

胡氏也低声回答:“那是明夫人。”

小冬咬着唇,明夫人?是父亲的姬妾吧?

“我要给她行礼么?”

这么问并不突兀,胡夫人已经开始教她对不同的人应该行什么不同的礼。对长辈,对平辈中的年长者……

“不用。”胡氏很快地说,干脆地语气中透出一丝嫌恶:“郡主不用给她行礼,她得给您和世子爷行礼。“

“哦。”小冬点了点头。

胡氏好象是自言自语似地说了句:“玉芳阁,她就是想上一辈子也住不进去。”

经过一重院落的时候,胡氏特意说:“世子就住这儿,跟玉芳阁顶近的。”

小冬想看清楚,可是夜里实在看不清什么。只是她听见风吹来一阵轻而柔缓的哗哗声。

这附近一定栽了不少竹子,不现在看不到。

她的确太累了,胡氏给她擦脸洗脚的时候她已经不清醒了,等头一沾到枕头立刻呼呼大睡。

无论心智成熟与否,她的身体是脆弱幼小的。

穿越后的生活,好象比一开始想的是要复杂……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