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入府

发布:2022-05-15 08:12:55

屋里头,二小姐范绘懿此时此刻正扭股糖一样在大夫人身上搓揉。大夫人一扫上次无动于衷的平平淡淡神色,也满头一脸摩索二小姐:“我的儿,刚用了午膳,不去歇会子,尽在娘这里闹,当心一会儿肚子痛,可没人再给你请大夫。”大小姐范绘歆在旁抿了嘴笑。母女三人笑闹了大夫人一扫刚才无动于衷的平淡神色,也满头满脸摩索二小姐:“我的儿,刚用了午膳,不去歇会子,尽在娘这里闹腾,小心一会儿肚子痛,可没人再给你请大夫。”。...

屋里头,二小姐范绘懿此刻正扭股糖一样在大夫人身上揉搓。

大夫人一扫刚才无动于衷的平淡神色,也满头满脸摩索二小姐:“我的儿,刚用了午膳,不去歇会子,尽在娘这里闹腾,小心一会儿肚子痛,可没人再给你请大夫。”

大小姐范绘歆在旁抿了嘴笑。

母女三人笑闹了一会儿,尘香上了三碗杏仁茶。三人到一旁的偏桌上坐下慢用。

这是母女三人多年的习惯,午膳都进七分饱,午膳后一个时辰,再进些小食,也是钟鸣鼎食之家的养生之道。

绘懿吃了两口,觉得腻味,一边用调羹绞着杏仁茶,一边闲话:“娘亲,怎么咱们府里又进小丫鬟了吗?”

大夫人道:“风华居人手不够,也是要添置的时候。”

绘歆看了大夫人一眼,道:“我午膳前去风华居看了四婶婶,见还是昏睡着。秦妈妈说醒了一次,没怎么说话又睡过去了。”

大夫人就叹了口气道:“我昨儿让人拿着你爹的帖子去请无涯子大师了,无涯子大师答应今天过府来看看。”

绘懿劝道:“四婶婶吉人天相,这次定能逢凶化吉。娘也不用担心太过”

绘歆就道:“娘,我们是不是把绘则弟弟接到我们院子里住一阵子,等四婶婶大好了再送回去。”

范绘则是四房的嫡出长子,刚一岁半,粉状玉琢的一个小人儿,长得和四爷一模一样,侯府上上下下无不奉若珍宝。偏他的亲生母亲,四房的正室夫人安解语并不待见他,平时在院子里遇见了,也赶快让人抱走,人皆称奇。

大夫人程氏馨岚是当朝太师的嫡出长女,身份显贵,在家也是父母捧在手心上的掌珠,十五岁嫁给同龄的镇南侯世子范朝晖。二十岁上范朝晖袭了爵,程氏就接手做了侯府的当家夫人直到如今。两人少年结发,一直举案齐眉,也是流云朝的一段佳话。

只一样不足,程氏到如今只有两个嫡出女儿,大女儿明年及笄,早年已定了吏部侍郎关家的嫡长子,及笄后就要出嫁。二女儿十二,却还未下定。

现下大夫人程氏已年过三十,当年连生两个嫡子,都在出生后不久夭折,再也无出。这才抬了她娘家的庶妹过来做了贵妾,人称小程氏。

这小程氏到也争气,进门一个月就怀上了,和当时范大爷的通房辛氏同时有孕,后早产生下了范家大爷镇南侯范朝晖的庶长子范绘原,现今年方八岁,却是药罐子里泡大的。

通房辛氏却是生了儿子范绘然才抬了姨娘。范绘然虽晚范绘原一天出世,却是足月而生,比庶长子更要健壮敏锐。人都说这府里以后都要着落在这庶次子范绘然头上,因此下人多有趋奉姨娘辛氏的。

范大爷却是最重嫡轻庶,除了两个嫡女,就是对四房嫡出的小侄儿最是爱宠,甫一出世,就吩咐对范绘则要比照侯府世子配备丫鬟婆子。大房的两个嫡女也因此对这个小堂弟关爱有加,自己的亲弟弟反靠后了。

此次四房的风华居进小丫鬟,也是托范绘则的福。不然就算四老爷是嫡子,却不是侯爷,已是旁支,哪配使八个三等丫鬟。

此时尘香带着八个小丫鬟已到了风华居,正听风华居的管事妈妈秦妈妈示下。

秦妈妈是四夫人安解语带来的陪嫁嬷嬷。四夫人安解语只是六品闲官的嫡女,本没这么大福气嫁到流云朝首屈一指的豪门做正室嫡妻。只因范家四爷范朝风爱男风的名声在外,同样人家宁愿将女儿给范大爷做妾,也不愿给范四爷做妻。

安解语的哥哥安解弘对妹子奉若珍宝。因他妹子安解语天生一段风流体态,容颜绝色,凡见过她的男人却无不想金屋藏娇。安解弘当然不肯让妹子轻易做妾。

安解弘遂发狠,就算做妾,也要压人一头。他家才是六品,流云朝规矩,要五品以上的官家女儿才能入宫做妃嫔待选,五品以下,只能做宫女。安解弘到底心疼妹子,不舍得让妹子入宫做宫女伺候人。

后来因了一事,安解弘不得不赶紧给妹子找个有靠山的人家,就盘算上了范家,才因故结识了范家的旁支,打算要将妹子送给范家大爷做个贵妾。

谁料范家大爷见了安解语一面之后却说给他做妾委屈了安家小姐,愿意聘安家小姐做范家四爷的嫡妻。安解弘当然求之不得。

安解语这才阴差阳错嫁给了范朝风。她命运两济,侯府都说她嫁进去两年就让爱男风的范家四爷转了性,专宠她一个人。又过一年就生下了范家嫡系的第一个嫡子,范家上上下下更是捧着这位四夫人。虽说她不管事,范府却没人敢轻慢她。连她带来的下人在范府都颇有地位。

因此尘香虽说是大夫人的大丫鬟,在秦妈妈面前却不敢托大,站在一旁等秦妈妈分派。

秦妈妈看了看面前的八个小丫鬟,大都在十一二岁左右,暂且看不出好歹,沉吟了几分,想着四夫人安解语带来的陪嫁大丫鬟听雪犯了事,已经仗毙了,现下只有一个陪嫁大丫鬟听雨在旁服侍,需要个做杂事听差遣的小丫鬟。就叫过小丫鬟,每个问了两句话,就阿蓝举止沉稳,看上去还能使唤,就指了阿蓝在内室帮着听雨伺候四夫人,别的都交给张妈妈先调教两个月,然后再回到院子里从三等丫鬟做起。

阿蓝跟着听雨换了衣服,又跟着一个二等丫鬟听纹去学规矩,只要大面上不错,就能凑上手了。

风华居前一阵子大换血,丫鬟婆子打的打,卖的卖,剩下的人不多。太夫人亲自将照顾三少爷范绘则的人也换了,吩咐直接到太夫人的春晖堂领月俸,却不在风华居的账上。府里的人更是打破了头要挤到风华居去。

大夫人程氏却说府里的老人都盘根错节,唯恐在风华居不服管束,坏了规矩,硬是一个都没让进。专门让张妈妈去外面采买了八个丫鬟,以备使唤。院里洒扫做饭的婆子,也都从庄上调过来,把个风华居打理得滴水不漏。流云城里来往的几家都赞大夫人贤惠大度,妯娌之间恭敬友爱,是个当家的典范。

这边尘香见分派完了,知秦妈妈对这些小丫鬟还算满意,笑着去回大夫人的话。

听雨送了尘香出去,在风华居院门口却看见一身素白褙子,淡蓝裙子的辛姨娘带着两个小丫鬟冉冉而来。

听雨立马就回了院子,吩咐小丫鬟关了院门,当没听见辛姨娘叫门的声音。

辛姨娘却没那么好打发,将那门拍得山响。

秦妈妈在里屋听见,出来问是何人。

听雨撇了撇嘴道:“辛姨娘。”

秦妈妈的眉就拧了起来:“她又来干什么?”

辛姨娘在外见久拍不开,脸上就有些下不来。她虽是婢女出身,却是侯爷的贴身丫鬟,后来又做了通房,抬了姨娘,在侯爷身边时间最长,自认比大夫人程氏更得侯爷欢心,又加上她的儿子聪明伶俐,人人都说和侯爷小时候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心里自有几分想头。这些年也养了些脾气,见风华居的下人如此给她没脸,很是恼怒,面上却一丝都不带出来。只管带着丫鬟在门口等着。

未几,一群人拥着大夫人过来。原来是昨儿请的无涯子大师过来给四夫人安解语瞧病的。

大夫人看见风华居大门紧闭,辛姨娘面带委屈的站在一旁,也不问她,自让尘香叫门。

屋里的人听是尘香的声音,就开了门,见过了大夫人一行。众人皆进去了。

辛姨娘在门口等了会儿,见没人招呼她,咬了咬牙,也跟进去了。

屋里大夫人带着无涯子已经进了内室。外间丫鬟婆子挤了满地。辛姨娘进来,就想到内室去。

听雨不动声色地拦了辛姨娘,道:“大夫人吩咐下人都在外间等着。”

辛姨娘再好的涵养也忍耐不住了,发作道:“你说谁是下人?!”

辛姨娘一贯给人的印象是个老实憨厚的,平时都不言不语,见人都笑眯眯的。许是以前做过丫鬟,知道做下人的苦处,对婆子丫鬟都很和善,一向在侯府下人里很有人缘。这晌居然被四房的大丫鬟听雨挤兑得失了态,屋里候着的有些人精见势头不对,已经指了一事出到院子里回避了。剩下的都各怀心事,一副看好戏的兴头。却无一人接话。

辛姨娘见没人理她,就拿了绢子淌眼抹泪起来。

听雨冷笑道:“姨娘省省吧。侯爷不在家,哭死也没人理。”

辛姨娘更是大怒,绞着绢子的细白玉手捏得青筋直露,面上却越发一派委屈的模样,抽抽噎噎没个完。

内室里无涯子大师正给四夫人把脉。一只青葱玉手上搭着一块藕荷色的帕子,帕子甚是素净,就四周边上绣着纷飞的桃花瓣,却是乱中有序。

大夫人在一旁看无涯子一直不言语,就有些着急,问道:“大师,可有关碍?”

无涯子凝神道:“无妨。脉象宏迈有力,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来头。余毒已清,应该无大碍了。”

大夫人就看了一眼秦妈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