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丫鬟

发布:2022-05-15 08:12:55

天刚天光,镇南侯府的后门旁了等了一群人。刘媳妇子是远近闻名于世的牙行庆喜行的东家,专为大户人家采办丫鬟,跟流云城里的达官贵人府上专管采办的人走得很近。她在镇南侯府的好姐妹,专管调教有方小丫鬟的张妈妈早几天托她再寻一批身家清清白白,很老实肯吃苦的小丫鬟进府供刘婆子是远近闻名的牙行庆喜行的东家,专为大户人家采买丫鬟,跟流云城里的达官贵人府上专管采买的人走得很近。。...

天刚破晓,镇南侯府的后门旁已经等了一群人。

刘婆子是远近闻名的牙行庆喜行的东家,专为大户人家采买丫鬟,跟流云城里的达官贵人府上专管采买的人走得很近。

她在镇南侯府的好姐妹,专管调教小丫鬟的张妈妈早几天托她再寻一批身家清白,老实肯干的小丫鬟进府供挑选。

刘婆子的牙行开得大了,手下也雇有好几十个帮手。一般的府上,她也不用亲自跑一趟。不过这个镇南侯府不一般,凡事她都亲力亲为,哪怕不赚钱也要把这府里的生意笼络住。只因这侯府的镇南侯范朝晖也是当今朝堂上的一品威武大将军,自承袭爵位以来,为朝廷北抗夷狄,南剿反贼,手里精兵十二万,人称范家军,至今未有败绩。流云朝传承三百余年,到如今,却有了那下半世的光景,不仅天灾层出不穷,就是人祸也是此起彼伏。手里有兵的范朝晖就成了朝堂上炙手可热的权臣,就连流云朝的都城流云城,都以范家马首是瞻,皇室都要排在后面。所以凡是能跟镇南侯府做生意的商家,莫不把侯府当祖宗供着。

刘婆子自不例外。三个月前侯府刚从她这里买了八个小丫鬟,现下又要八个。刘婆子担心是上次的丫鬟犯了事,于是这次打点精神,精心挑选了十二个小姑娘,希望能够将功补过。

现下这批小姑娘年纪虽然不大,却都非常有眼色。在贵人府里当差,不用很漂亮,也不用很伶俐,却是一定要有眼色。没眼色的丫鬟小子,都早死早超生了。

看看天色也不早,侯府后门就要开了,刘婆子最后一次叮嘱道:“一会儿进了府,见了管事的头儿,都给我老实点。能进镇南侯府做丫鬟,是你们祖上修来的福分。不能进,也别哭哭啼啼的给我丢人。听见了没有?!”

小姑娘们一致应诺。稚气未脱的小脸上都显出忐忑之色。只有阿蓝颇为不屑。她从来不认为给人做丫鬟就是祖上修来的福分。不过是形势所逼,讨碗饭吃罢了。

未几片刻,侯府后门吱呀一声开启。院子里洒扫的仆妇,搬抬的小厮,还有穿得花红柳绿的丫鬟们正络绎不绝,往返在偏院厨房跟正房大路之间。

采买的小姑娘都是小户人家出身,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刘婆子跟守门的人说了几句,对方叫来一个小厮,领着她们去了西面的小院里等着。

略微过了一顿饭功夫,一个穿着蓝色长裙,套着青绿褙子的妇人带着两个小丫鬟进了小院。这妇人不过三十多岁年纪,肤色白皙,眼珠灵动,姿色虽然不甚出众,但是行动间稳重异常,颇有大家之风。阿蓝看在眼里,暗暗称奇。这个妇人如此端庄大度,难道是侯府的当家太太?

刘婆子看见妇人走来,马上一脸春风的迎上去:“张姐姐,可把你盼来了!”

原来不过是个得脸的仆妇,阿蓝在心里偷偷啐了自己一口,真是太没眼力价儿了。

张妈妈笑着和刘婆子寒暄了几句,顺便溜了几眼小姑娘们。

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看衣饰穿着,都是正经人家出身的。样貌也都老老实实,没有看上去特别掐尖要强的。

张妈妈看着很满意,对刘婆子笑道:“你这个老货,这挑丫鬟的眼光越发的毒了。以后流云城的生意都要被你们庆喜行给拿下了。”

刘婆子喜笑颜开:“都是贵府的脸面!张姐姐看看这几个小姑娘怎么样?都有些什么去处?”

张妈妈含笑道:“是给我们府里的四房挑丫鬟。”

“四房?上次那八个不也是去了四房?”

张妈妈就咳嗽了一下,拿帕子轻轻在唇边按了按,“四夫人身子尊贵,伺候的人不仔细,自然是要换好的。”

刘婆子也不好再问,就指着自己带来的小姑娘道:“我这次挑了十二个姑娘,妈妈看谁合适就挑谁。挑上了,就是她们的造化。”

阿蓝把这些话暗暗记在心里。

张妈妈也不答话,转身坐在院子里的大树底下的一张圈椅上,对身后穿水红裙子的丫鬟道:“供香,都带进去,好好检查。”

供香屈膝应诺,将小姑娘带进右厢房。

阿蓝满腹疑惑地跟进去,又满脸飞红地走出来。原来进去是要给小姑娘检查身体,不仅把脉问诊,而且还有一个医婆在里屋让每个小姑娘脱下裙子和下衫,检查是否有暗病。

阿蓝咋舌。这侯府挑粗使丫鬟,也跟皇宫选妃似的。

这一番检查,居然就查出三个姑娘已经不是完璧。刘婆子脸黑似锅底。这次真是阴沟里翻船。这么小的姑娘,谁能想到那上面去?而且侯府之前挑丫鬟,从来没有这样大张旗鼓过。

刘婆子有心要问,悄悄地递了一个沉甸甸的荷包过去。

张妈妈掂了掂分量,才压低声音道:“四夫人前一阵子被丫鬟投了毒,现在还人事不醒。四房的丫鬟都处置了。大夫人担心侯爷回来不好交待,所以这次下了决心要好好整饬整饬。以后挑丫鬟,都要如此。”

刘婆子不信,“四房的夫人出事,为什么要对侯爷交待?侯爷可是大房的。”

张妈妈一时语塞,沉了脸道:“侯爷和四爷一母同胞,四爷常年不在家,四房要是没有侯爷特别关照,早在这府里被人挤兑得无立足之地了。侯爷这是兄友弟恭,朝里朝外,谁不夸侯爷仁侠仗义,又怎么肯薄待了兄弟家,惹人闲话?”

刘婆子赶紧道:“那是,那是,侯爷能征善战,义薄云天。流云朝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张妈妈见她说得不象,也不纠正她,只是笑。

交接完手续,刘婆子带着没选上的四个小姑娘回了庆喜行。

庆喜行的管事迎上来,看见刘婆子不象往常一样欢天喜地,问道:“东家,今天的人都送到了?”

刘婆子喝了口茶,道:“人是送到了,不过这群小贱蹄子,居然给了我好大没脸。我是挑丫鬟,又不是挑婊子,居然小小年纪,就跟人有了首尾。我呸!你们坏我的名声,我坏你们一辈子的营生!”

管事大汗。有几个小姑娘,是托了他的门路送来的。拿人手软,自然是网开一面。

刘婆子没有注意到管事的异样,叫了行里的小厮去把专管买卖窑子里姑娘的章婆子叫来。院子里站着的小姑娘就哇地一声哭起来。

管事赶紧让人把小姑娘带下去,另外给刘婆子砌了好茶,端上献殷勤,一边又问镇南侯府为什么又要进丫鬟。

刘婆子嗤笑了一声道:“这贵人的事儿,你还是少打听。不过这事儿跟侯府大房无关,告诉你也无妨。”说完就把在侯府听来的八卦告诉了管事。

管事也是很熟悉这些贵人府里的弯弯绕,也跟着笑了起来:“四夫人尊贵?这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儿。谁不知道侯府的四爷是个爱相公的,这么多年找不到贵女嫁他,只好娶了个六品闲官的嫡女充数。她要尊贵,我家的明儿也能称得上小姐了!”

刘婆子也跟着笑:“这事儿流云城谁不知道?偏张妈妈那么说,我们也只好这么听着。虽说有生意上门是好事,可我们也算是做人命买卖,换得太勤也是伤阴骘的。”

管事赶紧奉承刘婆子菩萨心肠不提。

镇南侯府里,张妈妈带着刚挑出来的小丫鬟去了大夫人的元晖院。

此刻正是午初时分,等着回话的管事妈妈大丫鬟们都站在正院右厢房外的院子里,黑鸦鸦的一群人,却悄没声息。

张妈妈进了院子,立刻有人进去禀报。

不一会儿,大夫人程氏的贴身大丫鬟尘香出来领了张妈妈一行人进去。

阿蓝满心欢喜被选上做侯府的丫鬟。这时候更是十万分的打叠好精神,要好好表现,图个好去处。

正院的右厢房是大夫人平时处理府里内务的地方,装饰得并不豪华,一色儿看上去,都是半新不旧的陈设,倒是对着大门的摆着一张乌油油的大条桌,桌上一个紫蓝色的粗颈花瓶,在正午阳光的映照下,氤氲生光。

阿蓝看着坐在桌后的妇人,挽着寻常的髻儿,乌黑的头发上,就插着一只绿莹莹的玉簪。那绿色均匀透润,平正鲜活,竟是极品的翡翠。阿蓝又吃了一惊。她小时候听早年跑过南缅国的爷爷讲过,这世上还有一种玉,不是以白为贵,而是以绿为尊,流云朝很少见。

阿蓝思忖间,张妈妈已经开始给大夫人汇报挑选小丫鬟的情况。

大夫人听了半晌,道:“既然都查验过了,就直接给风华居那边送过去吧。等她们挑了人,剩下的带回来给尘香安排去处。”

张妈妈应诺,带着小丫鬟们就要走。

出门的时候,大夫人的两个嫡出小姐正好过来。

张妈妈赶紧见礼:“见过大小姐,二小姐。”

两姐妹嗯了一声,目不斜视地进了屋。

阿蓝偷眼看着两位小姐身上叫不出名字,流光焕彩却一点不张狂飞扬的衣裙,欣羡之心就象阳光下的小草种,一点一滴地生了根。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