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池鱼

烟水寒

2022-05-15 08:12:56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大女儿绘歆住在元晖院西面的一尘轩。院子轩朗,遍植名贵花木,时值春末夏初,却是郁郁葱葱,花团锦簇。

大夫人看着绘歆端庄的小脸,暗暗叹了口气。女儿长得象她,却是端庄有余,俏丽不足。这世上,没有男人不贪花**的。正经如她们的爹爹,当朝一品大将军,世袭镇南侯,号称从来不好美色,却也左拥右抱,纳了三房妾室,还有外院书房伺候的数个通房。坊间都说他们是神仙眷侣,还真是说对了,神仙可不都是餐风饮露,不能同房的。

绘歆就道:“听说今儿四婶婶整治了辛姨娘的院子。”

大夫人嗔道:“你好好的姑娘家,怎么也跟着婆子学舌。”

绘歆幽幽道:“娘不多教教女儿,可是让女儿以后去做整治别人的人呢,还是被别人整治的人。”

大夫人语塞。

绘歆又道:“虽然这话说来不孝,可是女儿最羡慕四婶婶。”

大夫人就叹气:“谁不想做她那样的人。可是也要有这个命啊!你也不小了,家里的这些事也该让你知道。”

又安慰绘歆道:“你四婶婶虽现下看上去千好万好,就一样不好,没个得力的娘家。现如今她跟你四叔好得蜜里调油,让四叔抛了以前那些恶习,她又得了儿子,自有一份功劳。却有些恃宠而骄,不免轻狂起来。等男人新鲜劲儿过了,厌了她,她的苦日子还在后头呢。你却不同。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都是喜新厌旧,对自己的子嗣却是长情的很。你是侯爷的嫡长女。就是嫁入宫里都是配的上的。”说完,却又苦笑了一下,道:“我们家,可能再也不会有女孩儿嫁到宫里了。”

绘歆道:“可是因为大姑姑?”

大夫人厉声道:“你大姑姑早跟着大姑父去江南上任去了。关你大姑姑什么事?”

绘歆默然。大姑姑范朝仪出事的时候,绘歆已经记事。自然知道现下跟了姑夫去江南任上的大姑姑范朝敏,其实应该是二姑姑。却也没有再强嘴。

大夫人就叫了绘歆的丫鬟进来嘱咐道:“好好伺候大小姐。”

出了一尘轩,大夫人又顺路拐到二小姐的无尘轩。

今日侯府被四夫人安解语闹得天翻地覆,二小姐绘懿却跟没事儿人一样,自顾自的用了晚膳,早早就睡了。

大夫人坐在床前看着二女儿精致的小脸,心头微微舒展了些。

绘懿长得象侯爷,比绘歆是漂亮多了。早年侯爷还没领兵的时候,只有一个闲散爵位,绘歆的亲订得早,没能挑个最好的。等绘懿长成到可以说亲的时候,侯爷已经是一品大将军,这亲事自然不能和以前一样随便了。

从二小姐院子里出来,天色已经黑透。大夫人本来还想去小程氏那里坐坐。却看她院子里已经黑了灯,就打消了念头,回正院去了。

风华居里,安解语累了一天,正坐在床上吃着一碗苡米燕窝粥。那燕窝是上等的血燕,和苡米同煮,专补妇人气血不足。

秦妈妈抱着则哥儿过来给安解语请安。

安解语舍不得让则哥儿一个人睡在大屋子里,就抱了则哥儿,要跟着她睡。

这虽与理不合,可四爷并不在家,秦妈妈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应了,一边叫了听雨过来服侍四夫人洗漱就寝。

晚上,安解语看着身边的小小孩童,怎么也睡不着。搂着孩子怎么也看不够。

在床踏上值夜的听雨就柔声劝道:“四夫人,来日方长。您还要养好身子看着我们小少爷娶妻生子呢。”

安解语听着高兴,夸了几句,也歇下不提。

五房的华善轩里,范五爷的通房书眉正一边给范朝云捏着肩膀,一边跟他说着往四房打探来的消息。

范朝云懒懒地躺在耳房的榻上,半靠在书眉怀里。头枕在书眉软软的胸脯上,又被书眉有意的捏捏弄弄动了火,就不客气了……

书眉被范朝云靠在身上,早就起了兴,此时更是如鱼得水,着力逢迎自己的男人。

很快男人就发了出来。

书眉赶紧起身拿了帕子给男人搽洗,一边摩索,一边腻声道:“五爷今日觉得可好?”

范朝云就嗤笑了一声,在书眉身上又抓了一把,道:“小浪蹄子是越来越会伺候男人了。”

书眉就故作娇嗔地轻轻打了那话儿一下。

却惹恼了范朝云,自套上裤子,起身要走。

书眉似没看见范朝云变脸,依然甜笑着拿过袍子给范朝云套上,又问:“五爷要不要去洗澡?奴婢叫她们炊水。”

范朝云嗯了一声。

要说范府里三位爷,范大爷俊逸英武中带有几分煞气,许是带兵的缘故,一般人都怕他。不过侯府伺候的丫鬟却知道范大爷是最怜香惜玉的。

范四爷俊俏儒雅,比大爷要小六岁,之前谁都说是个谦谦君子,而且洁身自好,连通房都没有。不知道是多少小姐丫鬟的深闺梦中人。

而范五爷的样貌,却如天人一般,最漂亮的姐儿也不如他长得好。从小到大,范五爷因为样貌不知跟人斗过多少架,还是范四爷一直护着他,他也一直跟比自己大两岁的四哥最是亲厚。到后来范四爷快到说亲的时候,有关他好男风的传闻却甚嚣尘上,他才远了四哥。后来范四爷娶了妻,生了子,又把当年的恶习都抛了,范五爷就又跟四爷亲近了起来。现下四爷跟了太子南巡,托了五爷照顾风华居。自是对风华居最近的事儿心知肚明。

书眉想了想,就道:“五爷,今儿大夫人给四房采买了八个小丫鬟,全是从外头进的。”

范朝云挑了挑眉道:“那又怎样?”

书眉低眉顺目,摆出一番恭顺的样子道:“婢子想着现下四爷院子里只有四夫人和小少爷,另外四夫人自己带来的陪嫁嬷嬷和丫鬟,别的都是刚进府的,未免四夫人会用着不顺手。婢子想求五爷一个恩典,让婢子的嫂子去四夫人院子里做管事妈妈。”

范朝云看着她不说话。

书眉心里就有些打鼓,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婢子是家生子。婢子的嫂子也是这府里的家生子,几代都在侯府效力。如果能进四夫人院子做管事妈妈,又能帮五爷看着四房,又能行个便利,四夫人她们有些什么事儿,也不会抓瞎。”

范朝云道:“这么说,还是两全其美了。”

书眉笑道:“正是!”

又跪到范朝云膝下,拿身子轻轻蹭在男人腿上,低声道:“五爷就看在婢子刚刚伺候好的份上,给婢子个恩典吧。我的哥嫂,不也是五爷的哥嫂?都是亲戚。”

范朝云就一脚踹到书眉身上,骂道:“小娼妇!跟你大爷玩上心眼儿了!谁是你亲戚?你哥嫂是什么东西,还真当是我大舅子了!”

书眉就哭道:“五爷何苦对奴婢发脾气。平时千好万好的哄着奴婢,完事了就不认了。奴婢命苦,只有这个哥哥拉扯奴婢长大。奴婢不敢忘本!”

范朝云怒极反笑了:“哟呵,说你胖你还真就喘起来了。敢情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嫖客啊。嫖完了你现下是不是要嫖资来了?--你要喜欢卖,我范五爷让你卖个够!”

书眉从来没见过范朝云如此发作,一时脸上下不来,就哭着跑了出去。

范朝云就一叠声让人叫胡管家进来。

屋里的五夫人之前一直没言语,现下看着快闹大了,才由小丫鬟扶着出来,叫住了要出去叫人的小厮,说给底下人都散了。

范朝云本一腔憋屈没有发作出来,就有些不自在。

五夫人林氏均烟是令国公的庶女,虽是庶出,却是令国公唯一的女儿,在家也是和嫡女一样教养。生得花容玉貌,虽比范五爷还差一些,但胜在温柔和顺,范五爷要行何事,从来没有不依的。

书眉是范五爷从小的贴身丫鬟,早开脸做了通房。自林氏嫁进来后,别的丫鬟都被她拿捏了错处,赶出去了,唯有这个书眉,她捧得高高地,甚至私下让她停了药,许诺只要她一有身孕,就抬她做姨娘。书眉先还谨慎着,生怕行差踏错,惹了林氏不高兴,也将自己赶了。自己不比别的丫鬟,是被主人收用过的。被赶出去,也就一个地方好去了。可范五爷到底待书眉情分不同,行动都护着她,言语之中也带出来。书眉就自以为有了护身符,渐渐连林氏也不放在眼里。

范朝云如此,林氏自然不好意思再提打发书眉的事儿。就想卖个好,让书眉先有孕。反正自己一时半回生不出来,与其等着太夫人,大夫人再抬进来贵妾两头大,还不如自己大度些。就算生出个庶长子,也是婢生子,跟贵妾的儿子可是不一样的。因此林氏计议已定,就私下让停了书眉的药。没想到这小蹄子这么不省心,居然就将五爷给得罪了。

****************************************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章 池鱼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