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兵危

烟水寒

2022-05-15 08:12:59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范朝晖的将军行辕设在山南府的魏县,紧邻山贼出没的五老山。五老山绵延数百里,位于江南到京城的必经之地。山南府因在五老山阳面而得名。这山虽不高,林却密,又是历来出了名的穷乡恶水出刁民的府县。山上大大小小的山寨数百,最出名的一个五老寨,又近年来整合了山上的中小山寨,却是要干一番事业。往年五老山的山贼很少下山扰民。许是今年旱得厉害,山上的出产锐减。恰赶上江南的承王又举了反旗,从江南到京城的商户也少了好几成。专收过往商旅保护费,又闲来无事打打劫的山匪日子就难过了。从年初就将那紧邻五老山的魏县当作了自家的后院,没饭吃了就去捞一笔,把个魏县的城门穿得跟筛子一样。朝廷一月换了三次县令,都架不住那五老寨大当家的砍刀厉害。

如此这般,朝廷也发了狠。终派出了曾北抗蛮夷,和蛮子打过硬仗的一品武威大将军范朝晖,亲带着精锐范家军,出山南剿匪。

那五老寨的大当家也是个人物,见了朝廷大军来剿,便即刻将五老寨的大小人等化整为零,捡了小路下山,却又回魏县做了寻常百姓。竟是做惯了的忙时为民、闲时为匪的勾当。

范朝晖带了大军过来,五老寨已经人去寨空,却是转移地干净。

范大将军麾下有名叫刘平的幕僚就献密计让将军上报大捷,提溜一些平民的脑袋去领个天大的功劳。再说那五老寨确实攻下了的,也不算谎报。又献计让将军占了五老寨做行辕,如此就是朝廷来查也万无一失的。

此计一出,范家军的有些人就颇以为然。大家提着脑袋来剿匪,不就是为了得个军功,好封妻荫子,兴家立业。跟着鼓噪的人就不少。

范朝晖这大将军却不是脓包,是切切实实打出来的。刘平的计策一出,范朝晖就知道此人留不得。不仅胆儿够肥,而且够黑,连杀平民充做山匪的事儿也做的出来。范家三百年富贵,可不是栽在这种人手上的。

第二天范朝晖就让亲兵以通敌的名义先斩了刘平祭旗。出师未捷,却先斩了自己人,着实有些不吉利。

有些想跟着来分猪肉的世家子弟就盘算着要找由头回京师去。范朝晖也不拦着,都好言好语招待着,又给够回京的盘缠,哄好了这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至少朝堂上有人使袢子的时候还会说说话。

范朝晖就带着大军进了魏县驻下来。起初日日练兵,并不提剿匪一事。大军倒是休整得膘肥体壮,气势昂扬。敌不动,我不动。

有人却等不及了。五老寨的大当家近年得到一个异人号称清道人的相助才得以发展壮大。是以事事都听此人的。

这天夜间,五老寨的精锐人马就劫了魏县的几个富户。男丁俱都杀死,女眷都掳掠到山上供出了力的山贼淫乐。

范朝晖接到当地县令的急报,立刻点了精兵上山逮人,却是碰上了陷阱。往日探子探过无碍的山路现下却处处是坑,埋死人不偿命。头一批五百精兵几乎折损殆尽。

范朝晖也是沙场老将,此次却是轻敌了些。头一仗居然是败了。

入夜,军师幕僚们齐集将军营帐,重新规划,又连夜再点精兵,带着白日里死里逃生的几个兵士趁热打铁,重进了五老山。

五老寨的人谁都未料到刚吃了败仗的范大将军立马卷土重来了。还都聚在五老寨的正厅里拿了昨日夜里掳来的富贵人家的女眷取乐。可怜深闺弱女,好几个已经给如狼似虎的山贼活活弄死。

五老寨三当家上山以前却是读书人,到底有几分廉耻。如此荒淫的场面,便是他上山好几年的人都有些受不住。就对二当家道:“二哥,小弟却是有些醉了,要出去走走。现下都在大厅里闹腾也不是事儿,还是让手下各自挑选了合意的,带回房里去吧。”

二当家就嗤笑道:“俺说三弟,俺们兄弟拎着脑袋干这买卖,不就是为了这一天。有女人同享,有富贵同当。就你这怂样,俺真不知道当初大哥怎么就看上你了,还抬举你做了当家。可别到时候见了那朝廷狗就尿了裤子,到时候可别怪俺不认你是兄弟!”

三当家摇摇头,自出去了。

外面却是漆黑一片,三当家站在寨前的了望石上,本想对月吟几句诗,却是连月亮的影子也没有。就有些败兴。正长叹一声,范朝晖已经带着兵士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了寨门口。望月忧怀的三当家就被范朝晖亲自操刀割了喉管,却是第二次祭旗的好物件。

寨子里的大厅灯火通明,女子哭叫求饶声,男人狂笑粗喘声隔着层层夜色而来,跟来的兵士就有了些同仇敌忾的味道,找到了当年共御外侮的感觉。

这些乌合之众的山贼当然不能和朝廷的正规军抗横,便被范朝晖打了个措手不及,正厅里面的人皆被一锅端。正和清道人一起在山寨后面的小楼里密会京师来人的大当家就趁乱逃脱了。

既破了山寨,范家军也不客气,如砍瓜切菜一般就跺了山贼的脑袋,又割下耳朵好计数。想着这实实在在的好军功,个个俱是眉开眼笑。

那些被救出来的女子却一个个悄没声息的都自抹了脖子。

范朝晖进来的时候,手下人正把自尽的女子一个个抬出来,放在了屋前的空地上。黑漆漆的院子里,就平躺着十七八个年华正茂的可怜女子,俱盖着白布,猎猎的夜风里,似乎还留着她们先前哭泣求饶的声音。

范朝晖抿着唇,沉默片刻,挥手道:“都烧了。”

一时便将屋前的女子尸体和五老寨一起都一把火烧尽了。

五老寨也是传承百年的老牌山寨,却连基业也保不住。大当家不由抱怨清道人出的馊主意。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又庆幸当时听了三当家的话,只叫了一半的人干这笔买卖。眼下山上的基业虽毁,五老寨在魏县多年经营,山下还是有许多店铺房产的,却也够东山再起的本钱。

唯有那京城来的贵客见到五老寨的一把火,却是捻须不语,沉吟了许久,次日便回了京城。

没几日,本应该得胜班师回朝的范朝晖却接到朝廷谕旨,斥责他枉顾法纪,贻误战机,至黎民以不顾,放纵匪首。勒令他要彻底清除五老山的匪患。

这却是有人故意不想他回京。

范朝晖和幕僚商议数日,决定以静制动,先不动声色,以免打草惊蛇。

于是范朝晖就在魏县驻下,到如今已是半年多时候。

这天拿到了京城范府送来的家信,自是欣喜异常。

一封封看过去,却是时而微笑,时而颔首,时而错愕,时而激动。待全部信看完,身上却是汗湿了一层。

范朝晖坐在营帐里,沉思半晌,就靠近油灯,焚了几份家信。剩下的,和以前的书信俱收到一起。

次日便精神抖擞带着亲卫在魏县大街小巷梳理了一遍。但凡看着鬼鬼祟祟的人俱抓起来,一时闹得魏县鸡飞狗跳,却是侯爷大将军在保境安民。众人都不得怨,又被闹腾得日夜难眠。那残余的从良山贼却也被逮进去不少。便有人坐不住了,献计说范大将军征战在外,却是未带家眷,这阴阳失和可不是小事。一时保荐女儿的员外,想借大将军打响名望的窑姐儿,以至自荐枕席的寡妇,对侯爷大将军围追堵截,竟是让大将军从此东躲西藏,再不能扰民。众皆称善。

而范朝风跟着太子在江南却无此艳福。

承王在江南经营多年,又有当年先皇赐下的铁甲卫十五万。举了反旗之后,意图求个从龙之功,做个开国功臣的人也有不少依伏过来,一时又多了十多万乌合之众。

于是承王踌躇满志地祭天告祖,谴责现任皇帝明启帝矫诏篡位,就号称八十万大军,一路挥军北上。也势如破竹地取了几个州县。

江南总督顾升是明启二十年的状元郎,本是寒门出身,却娶了老镇南侯的嫡女,亦即现任镇南侯范大将军的嫡亲妹子,那仕途就和寒门士子分道扬镳了。不过十年时间就升到江南总督的位置,已是从二品。这顾总督不仅挑妻室的眼光了得,做官的本事也是一等一。在江南经营数年,就将江南鱼米之乡整的颗粒无收,总督衙门里众人却是都盘满钵满,连京师六部里都是人人称颂的好官。

承王在江南反了,本是要第一个拿顾升开刀,显显承王惩治贪官污吏地真龙本色。无奈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承王那造反的基金有一半是顾升敬奉的,便承王的心腹幕僚里,也都皆认顾升是个知己,俱劝承王道,“名将易求,良臣难得,以顾升之能,首辅那也是做得的,万不可在此时杀了顾升。将来得了大位,和顾升君臣相得,岂不是一段佳话?就连史书也能大书特书的。”

那承王寻思良久,想那顾升不过是个会刮地皮的。流云朝会刮地皮的良臣多得是,倒也不在乎这一个两个。只是县官不如现管,现下这聚宝盆就在此地,却是留着更好,以后钱粮不济,也可就近提取,遂留了顾升性命。于造反前夜,派人通知了顾升。顾升得以收拾金银细软,带着嫡妻小妾嫡子庶子们星夜北上,就和前来平叛的太子会合了。

太子和范朝风带着流云朝二十万大军从北而来,却是急着要立个首功,一举拿下承王,也好让这太子位坐得更稳些。

自宫里的淑妃两年前生下小皇子,明启帝那心就偏到胳肢窝里去了。皇后太子皆不放在眼里,就新生的小皇儿一人是命,已经露了好几次口风要改立太子。又明里暗里露出要惩治世家的口风。慕容家是家传的外戚,流云朝传了十代帝王,就有六代的皇后出自慕容家。而镇南侯府范家现下的太夫人,就是当今慕容皇后嫡亲的妹妹。以范家今日势大,慕容皇后本不应担心太子位不保,可因当年一事,慕容皇后至今对范家有所芥蒂。到了明启帝要改立太子的时候,慕容皇后才稍有后悔,将范家却是得罪的早了些。

虽有此憾,皇后太子亦不能坐以待毙。皇后独掌后|宫多年,历经风浪而不倒,自是有自己的手段,此次太子之位危殆,皇后遂行釜里抽薪之计,让自家安排在江南承王处的人手鼓动承王反了,好让太子得以领兵,这却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承王反了的消息传到京城流云城,宫里改立太子的消息立马消声匿迹。连淑妃都日日去给皇后请安,规矩了许多。明启帝近日也有些厌了小奶娃,就又回复了以往的习惯,日日去了仪贵妃的两仪宫。

这日太子和范朝风接到承王身边间人的密报,却是有底下人给承王献了绝世美女。承王要在杭县行纳妃之礼。

杭县乃是江南有名的富县,三面环水,一面靠近大路,城墙固牢,却是易守难攻之地。所幸承王并不知纳妃的消息泄漏,所以纵有防守,那人手也有限。大军遂定了要奇袭杭县,配合管刺杀的兵士要对承王直接来个斩首行动,同时顺路夺回杭县,大军也好多些补给。

当下计议一定,便定了酉时大军开拔。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二章 兵危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