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礼法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2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秦妈妈就涨红了脸,不敢不从,却也不想就这样从了。正是左右为难。

安解语在暖阁听得清清楚楚,就让听雨和秋荣看着则哥儿,自带了阿蓝去了正屋。

却是正眼也不看站在屋里地上的嬷嬷们,就端坐在正屋的上首座椅上。

阿蓝便上前喝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却是把前几日安解语给她们讲的三国故事用语活学活用了。

安解语在上位差点就憋不住,只在肚里笑成内伤。

那四个教养嬷嬷见了安解语,虽看不起她,可却是正经主子,俱都行了礼,道:“请四夫人将则少爷交出来,好让奴婢带回大夫人处交差。”

安解语也不言语,只端坐看着她们。

阿蓝就再喝一声:“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那教养嬷嬷这才知安解语是要给她们个下马威,却也不十分在意,就一一通报了姓名。

安解语便咳嗽一声,问道:“四位嬷嬷在元晖院所执何职?”

那领头的陈嬷嬷就挺直了腰板,倨傲道:“奴婢不才,在宫里数年,现下却是元晖院的教养嬷嬷。元晖院的小姐少爷俱是我们教导规矩。”

安解语便道:“哦?--原来是元晖院的教养嬷嬷。却不知到我们风华居又有何事?”

不等她们作答,就又追问道:“既是教管礼仪,还要请教嬷嬷,这奴婢到主子的亲戚家,应执何礼?”

那几个嬷嬷俱都红了脸,那抬的凛然的腰也软下去几分。

陈嬷嬷就放软了声音道:“事急从权,还望四夫人见谅。”

安解语就冷笑道:“真是笑话!教养规矩的嬷嬷竟然要事急从权。既然从权,还要礼仪何用?要你们这些尽吃白饭只知调三窝四唆使主子生事的废物何用?!”

陈嬷嬷脸都憋紫了,还要强嘴。

安解语已经挥挥手道:“既是教养嬷嬷,那礼不可废,还请嬷嬷带了大房的人出去到院门口,从叩门做起,也让我们四房的丫鬟婆子见识一下大房的礼仪。”

言罢,四房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已经虎视耽耽守在一边,见她们还不动身,就上前要将她们推搡出去。

陈嬷嬷等人实未料到安解语如此扎手。此时却骑虎难下。只好带了众人去了风华居门外等着。

风华居里管门禁的婆子就摆足了架子,先让大房的人连叩三次门,又让来人一一通报姓名,清点人数,这才放了她们进去。

重回到了正厅,安解语依然端坐在上首。

陈嬷嬷就弯了腰道:“奴婢见过四夫人。”

安解语仍然不依不饶:“这就是嬷嬷下拜上的礼仪?--也不过如此。不学也罢。“

陈嬷嬷只好跪了下来。大房的丫鬟婆子就忿忿地也跟着跪下,都给安解语磕了头。

安解语却也不叫起,就径直问道:“你们所为何事?”

陈嬷嬷便在下回道:“今日则少爷在花园里却是毁了大夫人要进上的上品名菊,理应受罚。以后则少爷也要在大房跟着大夫人学规矩。却是太夫人允了的。”

安解语就一字一句肃然道:“那贡品如此珍贵,必然珍之藏之,怎会让一名不到两岁的幼儿捣毁?--你们要找替罪羊,却是找错了人!大夫人为人锐敏,明察秋毫,定不会被你们这些黑了心肝的奴才蒙了去!”

陈嬷嬷硬着头皮道:“奴婢不敢欺瞒主子。”

安解语便板了脸,“不敢?我看你们是欺我不敢!”

就叫了左右,道:“来人!将这群烂了心肝不怀好意的奴才打出去!再有人冒充元晖院里的人来风华居生事,给我拿大板子赶出去!”

陈嬷嬷等人磕头不绝,却无人起身要走。

安解语就真恼了,道:“主子的话都不听,你们这是要以下犯上?”

话音未落,底下就有大房跟来的婆子急了。她可是知晓当日四夫人一怒仗杀大房辛姨娘贴身丫鬟的事儿。生怕这四夫人又犯了浑,吃亏的可是她们。就在底下扯了扯那陈嬷嬷的衣角。

陈嬷嬷骑虎难下,只嘴硬道:“奴婢不敢!四夫人要打要杀,都由了您。我们却是一定得把则少爷带回元晖院复命!”

安解语不再多言,让几个婆子守了暖阁的入口,就叫了阿蓝去传风华居行刑的婆子。

却是托了风华居人多的福,大房虽派来四个教养嬷嬷、两个丫鬟、两个婆子共八人,到底强龙不压地头蛇,俱都被绑了,推到风华居院子里。

安解语就问行刑的婆子道:“奴婢以下犯上,抗命不从,是个什么处罚?”

行刑的婆子道:“言语不敬,掌嘴二十;举止不敬,廷仗二十;若妄言害主,则或卖,或送衙门,由官府治罪。”

陈嬷嬷就嘶叫起来:“你不可滥用私刑!我是服侍过皇后娘娘的!”

安解语便吩咐道:“堵住她们的嘴,先一人掌嘴二十。”

又对教养嬷嬷道;“教礼仪,要先知律法。不知法,却妄说礼仪,这样的教养嬷嬷,我都替大房臊得慌!”

这边行刑的婆子就噼里啪啦抽上了。

风华居院子里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安解语也不理,让婆子打完便把她们都赶出去。

这批婆子丫鬟就回了元晖院复命,却是个个鼻青脸肿,不能言语。

此时小程氏正为了立世子一事过大夫人院里探风声。就见到一群婆子丫鬟跪在院子里,个个都是被打的样子,就犯了疑。

等进了正屋的门,就听见大夫人愤懑地声音:“真是反了!我在这屋里越发熬成贼了!”

小程氏就放重了脚步,招呼两声:“姐姐可在屋吗?”

里面静了下来,半晌,尘香掀帘而出,请了小程氏去暖阁见大夫人。

大夫人草草整了妆,就正襟危坐,一丝儿都看不出刚发了火的样子。

小程氏只腹诽这个姐姐架子端得太过,都把男人端到别人床上去了。面上还是丝毫不露,笑着问道:“可是谁气着姐姐?跟妹妹说说,妹妹虽愚拙,不能帮姐姐出谋划策,就听听姐姐的心里话,让姐姐舒坦舒坦却是行的。”

大夫人却板了脸道:“虽我们出阁前是姐妹,现下却是尊卑有别。这姐姐妹妹的,还是不要叫了,免得让底下人听见,乱了规矩。”

小程氏脸就涨得通红,自她抬进来这许多年,大夫人却是头一次驳了她叫姐姐。只好装温顺,忙低眉敛目站起来道:“夫人说得是。婢妾记住了。”

大夫人这才心里舒坦些,端了茶抿了两口,问道:“前一阵子听说你又病了,现下可大好了?”

小程氏忙道:“好多了。只我哥哥被人打瘸了腿,我们程家现下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就拿帕子抹了抹眼泪。

大夫人肃然道:“越兴素日里只跟那起子不成器的人混,现下得个教训让他学个乖,也是好事。”

小程氏被噎了一下,就转了话题展颜笑道:“侯爷此次在外有半年多,身边又没有个知冷着热的人,也不知妥不妥当。”

大夫人再端然道:“侯爷征战在外,正是紧要的时候,怎可因女色误事?你见识有限,不该你操心的,还是放着的好。”

小程氏那笑便再也挤不出来,不知大夫人为何今日一反常态,却是打了她左脸,又打右脸,便是个泥人也有土性儿,就再也坐不下去,匆匆福了福,也下去了。

尘香就过来拿着美人槌轻轻敲打大夫人的脖颈处,又轻声道:“夫人最近思虑过甚,也该好好歇歇了。别房的事,还是先放一放的好。”

大夫人叹口气道:“我只怕养虎遗患。现下却是不敲打敲打她都不行了。你看她最近张狂得,先不闻不问就打杀我们大房的二等丫鬟,又脚踢小程姨娘,现下是连我的人都敢打。你说她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不趁着她男人不在家,将她收拾服帖了,等她男人回来,我们还有的是亏吃。说不定我这主持中馈的位置,也要换她做了。”只瞒下了最忧心的一件事。

尘香哪里知道大夫人真正的心事,只劝道:“大夫人,奴婢只是小见识,却也知道四夫人发飙这几件事,其实都是惹到她头上才动手的。奴婢琢磨着,四夫人其实也是想一劳永逸的意思,所以虽下手狠,却是直截了当,并没有在背后做功夫。比有些人却是强多了。”

大夫人便道:”这就是我琢磨不透的地方。反更是心惊。你想,她那次出事以前,除了会在男人面前抓乖卖好,凡事总让男人出头,何曾这样跋扈过?就是她那儿子,也不放在眼里。现下一场病过,却是跟换了个人似的。行事往往出人意料。实在不得不防。”

两人正闲话,就有小丫鬟报说辛姨娘过来请安了。却是辛氏自上次禁足后头一次出她那院门。

大夫人就叫了进。

只见那辛氏穿着杏色褙子,配浅粉裙子,头上一个圆髻梳得整整齐齐,只插着一只赤金嵌蓝宝喜鹊登枝大金钗,那喜鹊尾羽处似乎还有点翠,靓蓝鲜润,恰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大夫人就多看了两眼。

辛氏很是乖觉,就拔了那金钗,双手供上,恭顺道:“奴婢这还是当年生了然哥儿,侯爷亲自打赏的,一直都不敢戴,只怕配不上。还是夫人更适合这只钗。”

大夫人的头面首饰并不少,像这样精巧贵重的虽不多,却也有几匣子,还不至于要一个姨娘的供奉,便道:“既是侯爷赏的,你就自留着,以后给然哥儿媳妇,也是你这做生母的一份心意。”

辛氏就谢了大夫人,道:“侯爷能娶得夫人,真是侯爷的福气。像夫人这样,既身份显贵,又贤惠守礼,大度和善的主母,也是我们这些底下人的福气。”

这话却合了大夫人的心意。只可惜侯爷没能听了去。心情却是好了许多,就越发要显贤良,便道:“你这些日子禁足也辛苦了。不是我要罚你,实是不如此,四夫人却不会放过你。”

辛氏就红了眼睛,道:“还望夫人明查。那事跟奴婢实没有关联。喜福那小蹄子不知听了谁的指使,却是拿奴婢做了那顶黑锅的。”

大夫人便道:“喜福已经偿了命,这事就这样了。以后也不许再提。”

辛氏拿帕子拭了拭眼角,接着道:“奴婢不是那牌面上的人,纵受点子委屈也是该的。奴婢只不忿那四夫人现下通不把我们大房放在眼里,今日奴婢听说连我们大房的教养嬷嬷都被她院子里的婆子掌了嘴。可真没有王法了!”

一句话提醒了大夫人,就道:“罢了,给她一个机会。还是我亲自走一遭,要还不成,只好请家法了。”

辛氏得意,就辞了大夫人自去了。

这边大夫人便叫了尘香准备人手,浩浩荡荡亲自往风华居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二章 礼法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