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受罚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3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安解语的心不由一沉。

无论这刘管事是自杀还是他杀,他们四房是难逃悠悠众口了。

梳洗已罢,太夫人派来的人已经在外屋等着她了。

安解语就带着则哥儿、秋荣、听雨和阿蓝去春晖堂,单留了秦妈妈在风华居候着。就嘱咐她速去华善轩给五爷打个招呼,万一有不妥,让五爷找机会去给四爷送信。

秦妈妈忧心忡忡地应了,自去筹备不提。

安解语就带着一行人慢悠悠地过去了春晖堂。

果不出所料,大夫人程氏已带了一干人等候在那里。一个穿白衣孝服的妇人正跪在春晖堂的院子里哀哀哭泣。

见安解语一行人进来,那妇人就止了哭,只拿眼狠狠瞪着她们。

安解语心下不快,却也不多说话,就径直进了正屋,和太夫人、大夫人程氏见过礼,便立在一旁不说话。

太夫人就叹道:“家和万事兴。大家子里的事,本就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方是兴旺之家。可现下,你们把极小的事弄大了,还不知怎么收场呢。”

程氏便扑通一声跪下了。

安解语也只好跟着跪下。

跟着的丫鬟婆子也都跪下了。春晖堂的正屋就跪了一屋子的人。

众人俱垂头聆训。

太夫人也不多言,叫了程氏与安氏起来,便只与方嬷嬷道:“你先去安抚了那刘管事的家人,等顺天府的忤作验过之后,让他们家人找个吉时葬了吧。再给五十两银子做装裹。让他们不要瞅着主子家里没人就瞎闹腾。”

程氏不服,便抬头回道:“娘,人命关天。虽是奴才,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却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这要传出去,实在有损我们镇南侯府的名声。”

太夫人就看了程氏一眼,缓缓问道:“依你看,该如何处置?”

安解语心里一跳。

程氏便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则哥儿却是要领一次罚才是。”

安解语此时方明白,程氏要罚则哥儿只是幌子,要拿捏她安解语才是目的。当一个地位比你高的人抓住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是要整你,无论如何争辩都只会让对方更加怒火中烧,引起更大的反弹。所以适时的示弱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且不让事态扩大。才能让自己学个乖,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

程氏现下就是如此对待安解语。安氏对大房打的板子,抽的鞭子,都是要一一还回去的。

可恨再无他法,明知面前是坑,也只能纵身往坑里跳,就垂首回道:“则哥儿年幼小,还望大嫂高抬贵手,饶他一次。有什么惩罚,安氏愿一力承担。”

太夫人便不言语。

程氏则有些为难的样子,跟安解语做推心置腹的语重心长状:“四弟妹,不是大嫂要驳了你。你这样纵着则哥儿,是会闯大祸的。与其将来伤心悔痛,不如现下严加管教,方是真正为孩儿着想。”

安解语就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两世为人,也未有如此屈辱的时候。不仅主动把自己的脸凑过去给人打,而且还要哭着喊着求着人打。人家做主子的,都是犯了错由下人顶罪。到了自己身上,却是下人犯了错,主子要代下人受罚。

一时别无他法,就跪到了程氏面前,低首道:“是安氏管教不力,还望大嫂大人有大量,以后多教导教导。”

程氏见安解语终于服了软,甚是畅快,只叹息道:“四弟妹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吧。大嫂我疼则哥儿的心跟弟妹是一样的。”

太夫人抱了则哥儿在怀里,半日方道:“也罢,都起来吧。去把掌刑的婆子叫来。”

春晖堂的小丫鬟就去传了掌刑的婆子过来。按家法,则哥儿在尊长前砌言狡辩,得领二十大板,因年幼小,可以减半到十大板。四夫人代罚,则领十五大板。

众婆子就摆了条长板凳摆在院子里,又请四夫人除了罗裙,自趴上去。

安解语原不知打板子还要脱裙子,脸就刷地一下白了,绞着手,咬着唇,死死地盯着那长凳,一步也动不了。

程氏看着很是畅意,却一言不发,只等着安氏求饶再做人情。要真打了安氏,太夫人那里第一个就过不去。

谁知那秋荣便扑地一声跪倒太夫人面前,哀求道:“求太夫人、大夫人开恩!我们四夫人大病初愈,身子还未好利索。则少爷又年幼小,还是让秋荣代四夫人领罚吧!”又哭求道:“秋荣是则少爷的管事大丫鬟,却未尽到职责。此次事端,实因秋荣管事不力而起。一切处罚,秋荣愿一力承担!”

太夫人就暗暗舒了口气,只看着程氏。

程氏欲驳回,却见四房的丫鬟婆子俱都跪下了,一叠声地要代安氏受罚。却是难却众意,只好允了,又对那掌刑的婆子使了使眼色。

那婆子收到,就道:“秋荣代罚,则仍是二十大板。”

安解语心中感激,却也不好意思让秋荣代她受过。若不是她来此以后过于张扬,也不会打了大房的眼,想着法子来收服她。遂下了狠心要和大房抗到底。就算撕破脸,等她家的男人回来,大不了分了府出去单过。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

安解语就重新给太夫人跪下,还未开口,太夫人却道:“秋荣既然管事不力,领罚也是应该的。老四家的也有错,需得禁足一月,抄女诫一百遍。”

安解语张了张嘴,却见太夫人就看过来,目光虽柔和,却坚定,乃是定了主意不容驳回的意思。只好垂了头,低声道:“安氏领罚。”

这边秋荣就被脱了裙子,趴到了那长凳上。

太夫人便带了则哥儿去到内室。

太夫人的大丫鬟夏荣就扶起安解语道;“四夫人请起,太夫人让四夫人一起过去呢。”

安解语便起了身,低着头跟进去了。却是没有了往日顾盼神飞的精神头儿。阿蓝看着十分伤心,也跟着过去了。

太夫人的内室和外屋间隔着一条弯弯曲曲的走廊。迂回曲折的走过去,却是离得远了,外屋的喧哗人声似乎已在十丈红尘之外,唯此地是幽深寂静的世外桃源。

安解语就坐在一旁发呆。太夫人和则哥儿在一旁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她浑没进耳,只心下盘算一会子回去得打发人去外院找个好些的看棒疮的大夫,又想起五夫人曾提起过范五爷有帮林深家的找过看棒槌的大夫,本事似乎还不错。还得去问问范五爷这刘管事到底是如何没的。若是他杀,凶手会是谁?有什么目的?若是自杀,哪怕他诬赖了则哥儿,也罪不至死,用得着畏罪自杀吗?安解语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使。

就筹划着要向自家的男人诉诉苦。男人这东西,虽说你需要他的时候,永远都不在,可作为一个虚幻的标的物,有,还是比没有要强。安解语遂决定要好好利用这个合法树洞来情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垃圾,以免积怨太深,把自己也扭曲得面目全非。穿越不是彩票,中了算你倒霉。

春晖堂的院子里,掌刑婆子非常尽职尽责地敲了秋荣二十大板,而且比平日更卖力些。打到十五板的时候,秋荣已是晕了过去。掌刑婆子就看向大夫人。

大夫人默不做声,只用手一颗颗捻着佛珠,口里念佛不绝。

尘香就自做了主,对着掌刑婆子示意继续下去。

秋荣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二十大板,那血透过白色的中衣直染了出来。春荣原是和秋荣一起的一等大丫鬟,两人一起从小丫鬟做起,一直升到现下的地位,情分自是不同寻常。现下看着秋荣挨罚,明知她是代人受过,也只能受着,谁让自己是奴才,人家是主子?

等行刑的婆子收了板子,春荣就上前帮秋荣收拾起来。又叫了人抬过长屉子春凳,将秋荣放在上面,等四夫人一行人从太夫人内室出来,就一起抬了回去。

看棒疮的大夫来得很快,因秋荣并未嫁人,那大夫也只是隔帘问了几声,秦妈妈都在帘内帮答了。大夫就留下几颗丸药,让用酒泡开了敷在伤处。又开了药方,打发药童去外院拿药,嘱咐要三碗水煎成一碗就可以内服了。又说只要明日不发热,以后好好将养着就不会有大碍。若发了热,就去叫大夫再过来瞧。秦妈妈便一一应了,自带了小丫鬟帮着照顾秋荣不提。

安解语也过来看了两次,见秋荣还是昏睡着,便试了试秋荣的额头,却是有发烧的迹象。知是外伤感染,人体自身免疫系统启动的迹象,可惜现下没有特效的消炎药,只好靠各人扛着。安解语只恨自己在前世懂得太少,不然也能发挥穿越女的圣母优势,普渡众生。

秦妈妈一夜未睡,带着两个小丫鬟不间断按照四夫人说的法子,用烈酒给秋荣擦身。到底次日天亮的时候,秋荣醒了过来,那烧竟也退了。众人都十分欢喜。

安解语听说秋荣醒了,也马上过来看她。

秋荣见了安解语,就要起身行礼。

安解语赶紧上前按住她道:“我们之间不用这些虚礼,且先躺着吧。”

秋荣就道:“奴婢还未谢过四夫人。让四夫人担心了。”

安解语眼圈就红了,道:“你这说得什么话。应是我谢你才对。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遭这份罪。”

秋荣就急道:“四夫人折杀奴婢了!这事本来就是奴婢的错。又让四夫人和则少爷受累,奴婢担当不起啊!”

秦妈妈就在一旁劝道:“秋荣就好好养着吧。我们四夫人不是那口蜜腹剑,心胸狭窄之人,等伤养好了,再帮着看则少爷,就是你为四夫人尽心了。”

秦妈妈是四夫人的陪嫁嬷嬷,又是从小奶大的。秦妈妈都这么说,秋荣才真正放下心来,只望自己这次打没有白挨。

这边厢安解语就开始禁足,不用出去晨昏定省,更不用跟乌眼鸡似的大房妯娌打交道,却是更逍遥些。安解语到底来此异世时日尚浅,这人前一团火,人后一把刀的内宅行事准则还贯彻得不到位,却是吃了个亏,才开始学乖。她一时有感而发,便提笔给范朝风写了封信。

这日范朝风从太子行辕回到自己的住处,却见湖衣拿了封信从他的书房里出来,见他过来,便笑道:“范大哥,那役差说有您的家信。我一时好奇,就拆开看了。范大哥不会怪我吧?”言罢,就吐了吐舌头,嫣红的小舌尖从潋滟红唇上轻扫而过,似内疚,又似挑逗,端得是十分勾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五章 受罚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