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新妇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5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流云朝里,一般新妇的落红帕子是给婆婆敬茶的时候由陪嫁丫鬟送上。还未敬茶,就有嬷嬷来单要帕子,却是对新妇的贞节有所疑虑,一般是那对媳妇不满的婆婆故意使下马威来的。

张莹然却知现下不是赌气的时候。小宁氏再不靠谱,也是公公的继室,她的婆婆,这礼还是要守的。

旁边的绿萼接到张莹然使的眼色,赶忙将装着落红帕子的匣子双手捧来交给嬷嬷。

那嬷嬷顺手接过匣子和绿萼悄悄递过来的荷包,满意地笑道:“大爷、大奶奶,奴婢这就告退了。”

安解弘便跟张莹然说道:“她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张莹然听范四夫人说过,他们兄妹俩在小宁氏那里吃过大亏,跟这个继母加姨母极不对付。好在安老爷并未站在小宁氏那边,所以虽然有后妈,却没有后老子。只这却是她进门前的家务事,她也不好说什么。便岔开了话题。

两人梳洗过后便去了正厅给安老爷和夫人敬茶。

安老爷和小宁氏一早就等在正厅里。昨儿小宁氏就将安解语接走赵氏和纯哥儿的事儿添油加醋地告知了安老爷,却只惹来一顿白眼。今儿早上就不敢造次。

一旁的伺候的丫鬟拿了蒲团过来,张莹然便跪下了,捧了茶,先奉于安老爷:“公公喝茶。”

安老爷笑眯了眼,拿出一个大大的红包放到托盘上。

莹然谢了赏,又端起一杯茶,敬给了小宁氏:“婆婆喝茶。”

小宁氏就笑着接了茶,放了一对龙凤纹金镶玉的镯子放在托盘上,却是分量十足。

莹然有些意外,也照例谢了赏,就被绿萼扶起来。

安老爷嘱咐了几句“夫妻和顺,相扶相持,方为兴家之道”。安解弘和张莹然俱都应了。

小宁氏却看不得这父慈子孝的场面,便忘了昨晚安老爷的警告,出言道:“你们现下和顺了,可苦了玉兰和纯哥儿。不知在大姑奶奶哪儿受什么气呢!”

莹然惊讶。她本还预备着三日归宁后,就要给赵氏抬为姨娘,也将纯哥儿正式上了族谱。并不知昨夜发生的事儿。

安解弘昨晚见了美人就将这事给忘了,此事却给继母提起,脸就沉了下来,只出言道:“妹妹也是一番好意。现下和则哥儿做伴,有侯府的人教养嬷嬷带着,却是比跟着丫鬟养大要更出息些。”居然绝口不提赵氏的通房身份。

小宁氏还要发话。安老爷便站了起来,道:“摆饭吧。莹然是新妇,不用在这里伺候。你们回房自用吧。”

流云朝风俗,新妇进门头三天并不用在婆婆面前立规矩。伺候婆婆也得等三朝回门之后。

小宁氏只好甩着帕子,跟着安老爷去了偏厅用饭。没看成热闹的瑞姐儿和宜姐儿也跟着去了。

这边安解弘便陪着莹然在府里慢慢走着,一边给她介绍这府里各院人等,又说些风花雪月,却是很温柔体贴的一个男人。

回到房里,绿萼和几个小丫鬟服侍安大爷和大奶奶用了早饭,便叫了另几个丫鬟在外屋伺候着,也自去用饭。

莹然就给安解弘亲手砌上茶,问道:“大爷瞧瞧合不合口味。”

安解弘接了茶笑道:“只要是娘子烹的,自然是好的。”

莹然抿了嘴笑,便问道:“那赵氏......”

安解弘打断她的话道:“这你就别管了。我和妹妹都给过她机会,却是她自己的错儿。与你无关。等过一阵子,就打发她到东南的庄子上去。”

莹然便道:“妾身不是那容不下人的。大爷和赵氏多年的情分,再给她个机会吧。”

安解弘心里不知怎地却有些难受的。刚进门的小妻子,为了讨夫君欢心,竟连别的女人都能容得下。不由又是感动,又是羞愧,恨不得时光倒流,自己从来就没有过通房丫鬟。便暗地里发了誓,必不做让自己妻子伤心失望的事。

两人对望,却是头一次有了心心相印的感觉,感情自是更深一层。

这边媚庄做了承王侧妃,自是觉得生不如死,几次意图寻短见,都让人拦了。

承王看她成日哭丧着脸,也厌了她。再不过她这边,

又过了几日,有皇后的人过来偷偷和她联络,才觉得好受了些,方打起精神,要从逆境里奋起,不让自己成为皇后的弃子。

而呆在镇南侯范朝晖魏县行辕的姒婵却是进退两难。

本来,她会是镇南侯的贵妾新妇,以后,会是镇南侯的正室夫人。岂料一来山南府,便峰回路转,成了奴婢。

镇南侯的外院客房戒备森严,平日里就入厕换洗都有仆妇亦步亦趋地跟着,想伺机逃回京城都不成。

姒婵心思机敏,不由细细思索此行的点点滴滴。却还是无法断定那山贼是否跟镇南侯有关联。

只因这山南府的山贼猖獗却是整个流云朝出了名的。镇南侯虽能征善战,在此地灭了一部分山贼,却还是未能尽灭,所以一直不得回京。看来山贼多半是真的山贼,并不是人假扮的。

可若山贼是真,那镇南侯为何不点齐大军,再次剿匪呢?--要知道,那皇后赐的贵女眼下不知所终,却是极可能被山贼掳去!这可是镇南侯的女人,就算未成婚,有懿旨在,就是板上钉钉的平妻身份。对于镇南侯来说,可是脸面上不好看。

一日便瞅了机会,找了外院的一个婆子,要见镇南侯。

那婆子冷言道:“我劝姑娘还是消停些。惹恼了我们爷,直接配了人,大家都松快。”

姒婵脸涨得通红,她长到如今一十八岁,在家受宠,进了宫又得皇后的青眼,实未被人如此轻视过。却又无法跟这婆子理论,只好软语相求,又下了重本,将皇后赐的一支内造的上好珠钗偷偷塞了过去。婆子接了钗,却依然将她推回小院,不肯传话。

姒婵为人素有急智,此时见了这等惫懒婆子却束手束脚。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博命,就往那院墙上一头撞过去,立刻鲜血淋漓,晕了过去。

那婆子才慌了手脚,镇南侯吩咐她看紧她们,可不是要挫磨她们。万一死了人,她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只好赶紧去内院禀报。

范朝晖正在内院书房细看四弟范朝风的来信,却是在向他抱怨下人不好管束。有些家人仗着老子娘的脸面,很是出格。范朝晖知道自己的弟弟一向禀性温和。若是能让他都不满起来,定是闹得十分不象话了。只是也不能再事事大包大揽替他作主。只回信告诉他“慈不掌兵”,若想要继续从军,便要立起自己的信誉和威风。这却是别人帮不了的。若他自己硬气不起来,还是早些和娘商议,将他弄回京城的好。

这边就有人进来禀报,说是外院的一个宫女刚撞了墙,已经请大夫过去看了。那看守的婆子又交上来姒婵塞给她的珠钗,道那宫女想见镇南侯,却是不敢再隐瞒。

范朝晖拿着珠钗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原是上用内造的珍品,一般份位的宫女怎会有这样的好物事?--便只冷笑,跟他耍心眼,这慕容姒婵还嫩些。

就换了套衣服,去了外院那几个宫女住的屋子。

大夫刚刚看过,正在前屋开药方,那婆子再不敢怠慢,只兢兢业业守在一旁。

范朝晖便自去了里屋,看见那宫女头上扎的一团白布,布上隐隐渗出血来,似是伤的不轻。

另外两个宫女正在旁边伺候她,看见镇南侯进来,俱都行了礼。

躺在床上的慕容姒婵听是镇南侯来了,便睁开了眼,只见他穿着一件深蓝色长袍,腰系玄色腰带,肤色微褐,高鼻深目,极有男儿气概,几日前初见他时,慕容姒婵已不由自主芳心暗许。现下再见了心上人,不由在心里暗暗叹气,却不知还有没有缘分。

范朝晖见那宫女已醒,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一个小宫女上了茶,便都退下了。

床上的慕容姒婵就挣扎要起身。

范朝晖便抬手阻止道:“既是伤还未好,就躺着吧。不必拘礼。”又问道:“你找本将军,却有何事?”

姒婵定了定神道:“奴婢有一事问将军。”

“说。”

姒婵便道:“不知将军找到皇后所赐的贵女没有?”

范朝晖道:“落入山贼之手,焉有生还的道理?”

姒婵便鼓足勇气道:“若我知道那贵女在哪里呢?”

范朝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贵女已死,难道姑娘知道她的尸首在哪里?”

姒婵一阵气愤,怒道:“她没有死!”

范朝晖打断她的话:“就算现下未死,等找到她,也是活不成了。”

说毕,便站起来,临走又道:“姑娘好生养伤。若是那慕容姒婵死了,姑娘还有希望活下来。若那慕容姒婵还活着,姑娘却只有死路一条了。”说毕,拂袖而去。

慕容姒婵只觉眼冒金星,一口气岔不过来,便晕了过去。

过了没几日,照顾慕容姒婵的两个小宫女就莫名其妙失了踪。

慕容姒婵知事不可为,只好收拾了心情,向镇南侯低头。

只范朝晖素性谨慎,且现下皇后那里已是不好对付,留下慕容姒婵,若收了她,兴许还能对自己死心塌地。可自己并不想再纳新人,亦不想留下后患,便只暗示照管的人不必太经心。又过数日,慕容姒婵便高热不退,香消玉陨了。

众人皆知那宫女数日前曾寻死,伤了脑子,又经了风,身体健壮的男人未必能活下来,却都不疑有他。

那京城范府里,皇后给范朝风另赐的宫女却于今日进了范府。此次皇后未再懿旨赐妾,只口谕道为赐给范参将伺候的侍女,比前的贵妾身份自是降了不少。皇后在范家兄弟俩那里连损两个得力助手,正是心里不爽快的时候,便随便指了个娇娇怯怯,未语先羞的小宫女给了范朝风。

安解语方才得知皇后先前所赐的贵妾被承王截胡了,正暗暗欢喜,尊贵的皇后娘娘便又给她找了件事儿。

这会儿大夫人来人传话,说是皇后口谕,让她装扮了去接旨。

安解语随便整了整妆,就去了正院元晖院的琉璃馆。一进门,就看见个内监模样的人趾高气扬地站在门口。旁边跟着个一身烟青色宫装侍女打扮的小姑娘。

因是口谕,大夫人也未摆香案。

安解语一行也只福了一福,便低了头,听那内监道:“皇后口谕,范参将敬忠国事,劳苦功高,特赏宫女许氏,侍奉在侧,延绵后嗣!”

安解语只低头答道:“范门安氏接旨。”

那内监便笑道:“范四夫人大喜啊!”

安解语那笑都快挤不出来了,只道:“同喜同喜。”

那内监听了愕然。

大夫人就笑着出来圆场,内监谦逊两句,也回宫复命了。大夫人也不多说,自含笑带了人下去。

安解语这才留心看新赐的那位姑娘。只有十三四岁年纪,身量未足,脸上也未长开,只肤色如玉,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小鹿似的眼睛看谁都一瞥而过,有几分惊惶,又有几分羞涩,却颇有些安解语原主的风格。

那姑娘略微抬眼,见那范四夫人着一身湖绿色裙装,戴着一套绿翡头面,那翡翠浓得能滴下来,却是衬的那四夫人脸色更是白里透红,如新荷菡萏,艳媚无双,便刷地一下跪在地上,冲安解语连磕几个响头,低声道:“奴婢许氏,拜见四夫人。”音似珠落玉盘,又脆又甜。又怯怯地抬了头,白嫩的额头上,却已磕出一道青紫。

安解语就一阵气闷,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二章 新妇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