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回京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6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太子这厢便派了人打理承王留下的烂摊子。好在皇后对承王这一系早就留了心,布下诸多后手,却是接收起来也不太费劲。

又起了告示,对“附逆承王”的非核心人等,俱都网开一面,不再追究。只承王府逮到的那些心腹,却是一个不留,俱都杀了,首级挂在宜城的南城门上。却是血淋淋地一排头颅在城墙上挂得密密麻麻。

范朝风接到大哥“慈不掌兵”的书信,思虑许久。只心叹,这话说起来却比做起来要容易。自己生性温和,事事总要给人留余地。也不知是对还是错。

便立了意要锤炼自己。就主动接了监斩的差使,从头至尾,将诸多人犯拖上刑场,又斩首示众,林林总总,不一而足。面对附逆被斩人等的家属女眷哭喊求饶,也能沉默以对,那温和的目光渐渐带了棱角,如新刃初锋,寒光照人。

太子便满意道:“诚之,你如今才真有了点子为将的气魄。”

范朝风就笑道:“原来做将军如此容易,只要板着脸不说话就行了。”

太子也笑:“何止板着脸不说话,还要杀人如麻才对。”又想起昨夜媚庄求他的事儿,就问道:“诚之,你可想过留在江南,帮孤看好这块地方?”

范朝风诧异道:“顾升已经是太子的人,且是江南总督,还用属下做甚?”

太子道:“承王一死,江南的兵力就要收归朝廷管辖。总督只是监管民政,这军力还得委派镇抚使。若你有心,孤可向父皇请旨,留你在此接任南镇抚使一职。”

此衔管辖范围甚广,除了军政,就连民政和财政也是能插一手的,俨然就是第二个承王在江南的位置。

范朝风就不由皱眉道:“属下从军资历尚浅,却是能力不济,无法但此大任。”其实范朝风是不信太子和皇后愿意将此重要的职位给了外人。他们慕容家的家臣多得是能手,还能找不出人来接手江南?

太子神色就有些不自然,只看着别处道:“你资历虽浅,却是才能出众。此次跟孤南下平叛,所立战功就算拜将封侯也是算得上的。”

范朝风察言观色,知太子还有话未说出来,便道:“太子有话直说。”

太子犹豫良久,终道:“诚之,你看媚庄如何?”

范朝风诧异地看了太子一眼道:“太子这话什么意思?”

太子便道:“媚庄是我慕容家人,先前也是母后赐给你的贵妾。只因承王从中作祟,却是让她白白受苦。幸亏她不是一般女子,也智计百出,与敌周旋。多亏了她,才能将那承王拿下。也是立了大功的人。母后的意思,若你能纳了她,这南镇抚使一职就是你的,回京之后并另有侯爵封赏。”

范朝风便在心里冷笑,和皇室中人的情谊不过如此。为他们出生入死,却大难一去,立刻就要拿自己做人情。别说那慕容媚庄被承王截胡的事儿是自己一手谋划的,就算跟自己无关,自个儿也不会那么傻,放个慕容家的探子在自己身边。

便拱手对太子行礼道:“皇后和太子的厚爱,朝风感激不尽。只南镇抚使一职实干系重大,朝风不敢枉担。还望太子给慕容姑娘另择良人,来担这南镇抚使一职。”

太子也尴尬,本以为范朝风禀性温和,平时又怜贫惜弱。慕容媚庄遭遇堪怜,又人才出众,虽非完璧,却并非做正室,纵是白玉微瑕也是不碍的,且对他情有独钟,又有高官厚禄做补偿,是个男人就不会退让。谁知却是看错了人。

那媚庄在内室听得分明,不由泪如雨下。却也无可奈何,只不知那范四夫人是何等出色的人物,竟然让自己的男人对功名利禄美色都毫不动心。便在心里将范四夫人恨到了骨子里。

范朝风隐约听见内室有人啜泣。他心思灵敏,自猜得会是何人,再呆在这里却是不妥,就对太子道:“若无别事,属下告退了。”

太子无奈的摆摆手,就让他出去了。

这边媚庄才出了内室,跪在太子面前,泣道:“媚庄已经行差踏错,太子怜惜,本不应有怨,只媚庄这一辈子,只认范朝风一人。若他有一日回心转意,我自是等着他。若他一辈子不回头,我就做一辈子姑子去!”就拿出袖在袖子里的剪子,咯察一声将一大缕头发剪了下去。

太子赶忙叫人进来伺候,却是已剪了一大撮下来。众人上去夺了剪刀,所幸媚庄头发厚重,剩下的也还能挽个发髻。

太子就有些不满。这个慕容媚庄,忒也不知天高地厚。这是要挟恩以报了?--便也阴了脸,不再说话,亦不肯应承媚庄刚才所言。

媚庄刚刚听了心上人婉拒,一时痰迷了心窍,就有些出格。现下回过劲来,也明了自己做得过了。便起身对太子福了一福,道:“皇后一腔好意,为媚庄择了良人,却是媚庄自己没福。让太子为难了。”

太子这才颜色稍霁,勉强道:“强扭的瓜不甜,何必将心思花在诚之身上。有孤和母后在,还怕给你找不到良人?”

媚庄苦笑道:“太子的好意,媚庄心领了。太子差事繁忙,却也不必为媚庄操心。媚庄自会照应自己。”

太子亦不太习惯这种保媒拉纤的琐事,便也放下了。又传信回京,让母后另择南镇抚使一职的人选给吏部的人,言道范朝风已是婉拒。南镇抚使一职干系巨大,还是要心甘情愿方好。要不然,就不是给自己添了助力,而是添了阻力。

京城里的范府,也接到了范四爷要和太子大军一同凯旋回城的消息。太夫人头一个就乐开了花。四房更不必说,自是个个欢欣鼓舞,皆面有得色。

秦妈妈就头一个忙开了。指挥众人洒扫庭院,又领着听雨和阿蓝去了广济寺还愿。

范四爷此去将近一年的功夫。刚走时,还是原主的安解语便去了广济寺许了愿,若能保佑夫婿平安归来,就要给菩萨重塑金身。谁知没过多久,就中了毒,等再醒过来,已经前事尽忘。

此时近冬至,天气寒冷,又不是正日,广济寺门可罗雀,进香的人却也不多。

秦妈妈带着听雨、阿蓝就进了正门。那待客的知客僧见是镇南侯府的人,便也十分恭敬,听说是给助太子平叛的范四爷还愿来的,就特地叫了执事过来帮陪着。秦妈妈便交付了重塑金身所需物件,又让执事找方丈多求了几个平安符带回去。今年四爷不在家,四房就有些不太平。

听雨趁着有空,便到了一边的偏殿,求了支签。那解签的人看听雨眼角眉梢都是喜色,知是少女怀春了,便总往着那方面瞎说一气,却对了听雨的心思,就喜出望外地打赏了那解签的人一个小金馃子。那人更是舌灿莲花,恭维不绝。

阿蓝偷偷跟在听雨后面,听了那解签人的话,只捂了嘴笑。

听雨回头看见阿蓝促侠,便红了脸啐道:“干你这小蹄子什么事?还不赶紧去看看秦妈妈,也是时候要回去了。”

两人便一起去前面寻了秦妈妈,自回府复命去了。

安解语冬日怕冷,只缩在暖阁里,成日做了小小的识字卡片,教则哥儿认生字。则哥儿聪慧异常,都是一遍即会,过目不忘,安解语更是欣喜。

周师傅为人甚是严厉,现下虽是冬日,也日日带了则哥儿和纯哥儿去花园子里玩耍奔跑。这次有了高人坐阵,安解语倒是放了心,不怕那乌龙的摧花事件再次上演。

秋荣也闲了一些,便做起了针线。则哥儿从里到外,衣服鞋袜,做了一套又一套。

安解语看着有趣,也试过,却是手像脚,完全不得要领。就夸秋荣针线活计好,比那府里的针线上人强多了。

秋荣抿了嘴笑:“夫人过誉了。秋荣这些小手艺,难登大雅之堂。”

安解语就夸道:“你也忒谦虚了。有了这门手艺,往小的说,可以养家活口。往大了说,亦可以流芳百世。”

秋荣被夸得脸红,道:“夫人打趣了。”

安解语一本正经道:“绝不是打趣。以后你要出了府,就算男人不能干,靠这门手艺,也没人小瞧你。”

那秋荣就一下子煞白了脸。

安解语这一阵子已把秋荣当了自己人,什么心里话都不避讳她的。在她前世的世界里,女人若能经济独立,不知过得多逍遥。是以安解语最佩服有手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自食其力的人。她亦不想做菟丝花,依附于人。只是到如今,她还没发现自己有什么长处,可以让自己在此异世养活自己和孩子。幸亏自己穿越到这侯府嫡系正室身上,若是下人丫鬟,估计早就被打得骨头都不剩了。也许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真的打开了一扇窗。

秦妈妈却是更细心些。昨日从广济寺回来,阿蓝却把听雨求姻缘签的事儿当笑话给秦妈妈和安解语讲了。安解语听了只好笑。秦妈妈便提醒她,听雨年岁也大了,要不想给四爷收房,就要打点配小厮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五章 回京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