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夜话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7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以往两人欢爱过后,总是听雨过来服侍。有时做到一半,夫人说口渴,听雨还会端水进来,服侍她喝下,两人再继续。夫人对听雨,一向比对听雪好多了。从未如此给过听雨没脸。

想到此,范朝风到是收了笑容,微微思索起这其中的缘故。

等收拾妥当,范朝风去内室看了看,给装睡的安解语掖了掖被子,便出到外间。刚才做得时候不觉得,现下可是饿得很了。

便看见听雨坐在一旁煨着酒,微微有些凉意的冬夜里,散发出一股温馨又香甜的味道。就坐在了桌前,夹起了蟹黄包子先饱了口福。

范朝风一口气吃下五六个包子,才端起听雨给斟的黄酒,浅酌了一口,就问道:“这个蟹黄包子很不错,是用什么代替的蟹黄?--不仔细品,还真是品不出来。”

听雨笑道:“四爷的舌头真灵。则哥儿可是一点没吃出来,和纯哥儿两个抢吃了三四个。要不是夫人拦着,怕吃多了积了食,指不定还要多吃呢。”

范朝风酒足饭饱,又身体餍足,便有些放松,也笑道:“我走的时候,则哥儿还天天抱在奶娘怀里吃奶呢。这会儿都吃上包子了。”又问道:“纯哥儿是谁?”

听雨忙先答了头一个问题:“夫人说小孩子吃奶,到一岁尽够了。就蠲了奶娘,平时给喝羊奶。--却是比奶娘还要好呢。则哥儿那小个头儿比一般的孩子足足高上一个头。如今则哥儿的饮食起居都由夫人一手打理,别提多细致。就是太夫人专门给则哥儿指的管事大丫鬟秋荣姑娘,也都听夫人的。”又接着道:“纯哥儿是舅爷的长子。舅爷带着舅奶奶去了上阳县上任。纯哥儿的生母又犯了事送到庄子上去了。故而夫人就将纯哥儿留下了。也正好给则哥儿做个伴儿。两人很合得来呢。”

范朝风听了,那纯哥儿倒也罢了,只对安解语对则哥儿的态度有些疑惑。他是深知之前的安解语,知道她是多么厌弃则哥儿。连他这个不管内院的男人有时都看不过去。那时则哥儿的好多事儿,都是他和娘一起打理。安解语自生了则哥儿,欣喜过一阵子之后,便整日以泪洗面,还曾发了疯要用枕头闷死则哥儿。

后来大夫看了,说是失魂症,产后的妇人最易得,让众人都要顺着她的心意,不要违拗了她。又用了上好的药物,加上无涯子大师的秘方滋养着,才慢慢好了过来。却还是不待见则哥儿。

现下看来,也就是得了病的缘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范朝风的情绪便有些低沉下来。只低头想着心事。

听雨也不多说,就去收拾了桌上的盘碟去到小厨房里。

范朝风又去净房盥洗了一番,才回到内室。

安解语本是装睡。装到后来,居然真的睡着了。

这下范朝风挤了进来,才被惊醒,朦朦胧胧地问道:“吃完了?可吃饱了没?”

范朝风心情便好了些,将她搂在怀里,低声道:“还没吃饱。要不要给我再吃点儿?”

安解语便完全醒了过来,轻声地“呸”了他一口。却也没有动弹,就静静地躺在他怀里。

范朝风看她醒了,便小声跟她说起话来,就谈到了在江南所遇到的人和事,让安解语听得非常有兴味。

“那湖衣后来怎样了?--你给她除了贱籍没有?”安解语最感兴趣的就是湖衣那一段,实未料到众人口中所传和真相相差如此之大,还真的以为是外宅,并曾寻思什么时候问问他到底要如何安置呢,结果是虚惊一场。

范朝风忍着笑道:“她是万妈妈看中的人。--我要除了她的籍,岂不是断了人家的财路?”

安解语睁大眼睛:“你没有?!--你怎么能这样?”

范朝风一本正经道:“我其实是忘了。--你夫君现下公务繁忙,人多事杂。一个戏子除不除籍这种小事,实不该你夫君我过问。”

安解语忍俊不禁:“你真够坏的!--给了人家希望,又偷偷溜了。看来真是男人的话,一句都信不得!”

范朝风便道:“我又不是她男人,为什么要对她说话算话?--难道你愿意你男人对别的女人一诺千金、义薄云天、呵护备至?”

安解语脸红,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到底还是没有打心底里把范朝风当自己的男人,总觉得自己象个过路人,最多不过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一点自己的眼泪。就把脸埋在他的脖颈处,含含糊糊道:“你明白就好。你知道我是容不下别的女人的。”心里其实也提心吊胆,七上八下,不知道到底这原主对范四爷的影响力如何。若是真如秦妈妈所说,男人喜新厌旧是常性,也不晓得自己的要求会不会就让对方越发烦了自己。只不试一试,到底也不甘心。

范朝风搂了她微笑,心里异常踏实满足,就低头问起他不在的这段日子,她们过得如何,有没有人借机为难她们。

范朝风是高门大院里长大的,对下人的见风使舵,跟红顶白也是有一定认识的。

又加上以往自己并无差事,他们四房完全靠着大房,依附大哥为生。他在的时候,或许别人还不敢怎样。他一怒离家,有些人心里要没有些见不得人的想头,打死他都不信。

安解语便说了些自己穿过来后的些许小事。并不提自己跟大房闹得种种纠断。潜意识里,她不太相信这个男人能把女人看得比兄弟之情还重。

这个异世的人都讲究“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得罪了大房,就是得罪自己夫君的大哥,自己这一房,一直靠着大房,腰杆儿自也直不起来。也不知道那侯爷回来后,大房的几个女人会怎样加油添醋的告他们四房的状。便有些不愿再谈下去。

又盘算是不是要暗暗提出分府单过的要求。只要分了家,大房的人应该就气顺了。秦妈妈一直说,大房对他们的不满,其实都是埋怨他们在侯府里白吃白喝侯爷的俸禄。这侯府的一切,就算没分家,也都是大房的侯爷挣的。他们四房的四爷,也是今年才出去正经谋了差事。虽也陆续送回来一些银钱归到公中,但和四房这几年的花销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够的。

范朝风见安解语不愿提和大房闹的事儿,便主动引蛇出洞问道:“听说,你前一阵子很威风,还打杀了大房辛姨娘的贴身丫鬟,怎么后来又缩了回去,对大嫂服了软?--这可不象你。”

安解语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就回道:“那丫鬟要谋了则哥儿的性命。我岂能饶她。只大嫂那次,我是怕了毁坏贡品这个罪名。实在担当不起。”

范朝风揽了她在怀里,低笑道:“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值得你跪上一跪。”

安解语嗔道:“那可是敬给皇后的!惹了这种罪名,不是轻则入狱,重则抄家灭族的吗?--要是不服软,大嫂不依不饶的话,谁能吃得消?”

范朝风更是笑得厉害:“要抄家灭族,大房也跑不了,你说大嫂会不会那么傻自讨苦吃?--不过是看你前一阵子是闹得太张狂,大嫂有意敲打敲打你罢了。有娘坐在那儿,她哪敢真的打你板子?”

安解语脸红,半吊子就是半吊子,一知半解害死人啊!--她在前世哪有这种大家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经验。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看别人的笑话罢了。虽念过几本古书,还是和亲身体验不一样,临到头便忘了。只记得皇权至高无上,不容任何不敬。便暗暗后悔不该跪了那一跪,却是生生矮了大房一头。

正思忖间,范朝风又道:“你也别想太多,纵是把天捅个窟窿,也有我护着。--就算我护不着,也有别人护着。”

安解语也笑:“那敢情好。等则哥儿长大了,你可得跟他好好说说。他娘可是会惹祸的。”

范朝风便望着她的眼睛道:“你现下对则哥儿真是不一样了。以往你看都不看他一眼。”

安解语暗骂原主不靠谱,这么可爱的儿子,居然能厌弃到众人皆知的地步,只回道:“他是你我的嫡子,我亲生的孩儿,我自然爱他。以往是我自己想左了,再有什么事,都不该怪在孩子身上。--孩子是无辜的。要有错,也是大人的错。“

范朝风认真地问:“你晓得是自个儿的错?”

安解语点头道:“我是孩子的生母,却将他弃之不问,实是大错而特错。”又见范朝风老是提起以往怎样怎样,心下不快,便祭出失忆大法,补充道:“以前的事,自那次中毒醒来之后,便尽忘了。现下只有你和则哥儿是我的命。要离了谁,我都活不下去的。”

范朝风便不再言语,只紧紧搂住了她。两人又呢喃几句,便也都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太夫人那里得知四爷已经回来了。便派了人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九章 夜话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