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回归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6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这边厢婆子将烧的滚水各倒入了大小玉池子,便自退了出都。听雨就一个人在净房将四爷惯用的澡巾,胰子都摆出来。又将夫人惯用的大澡布拿出来,顺手就滴了几滴玫瑰花精油到小玉池子里。

收拾好了净房,听雨便出来到了内室,对闲坐聊天的四爷和夫人道:“都收拾好了。请四爷和夫人进去沐浴。”

安解语脸有些微红,道:“还是四爷先去吧。妾身再坐一会儿。”

范朝风就忍不住笑道:“冬日水凉的快。既然都一起炊了水,就一起洗吧。”

安解语只啐了他一口,便先低着头进了净房。

因是冬日,净房四角的炉子已经烧起来了,一点都不觉得冷。

玉池子里的水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安解语就用手试了试,水温虽热,倒还不到烫手的地步。

且安解语一向喜好热水。便先进到小一些的池子里泡着了。却也有些暗自得意。

之前她看这净房颇大,就在大小玉池中间让人挂了道帘子。现下拉开帘子,小玉池这边就自成一体,纵是和人一起沐浴,也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范朝风就在内室由听雨伺候着脱了外袍进了净房,看见以前宽阔的屋子里,拉上了一道帘子,将大小玉池隔开了。

觉得好笑,走过去顺手便拉开了那道挂帘。

坐在小玉池里的安解语抬头看见看见一个精壮的男子冲她微笑,就忍不住想吹声口哨:这范四爷看着文质彬彬,瘦高修长,却原来身材那么好。

而范朝风只看见一个丽人慵懒的泡在玉池里,衬的那白玉池子却显得有些发黄。

含笑移开视线,道:“天冷,赶紧洗完就出去被子里捂着去。”

安解语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并不想动弹。

这边范朝风抬腿进到大玉池子里。

听雨便抱着范朝风的中衣、夹袍也跟了进来,一脸做惯的样子将衣服放在净房一旁的榻上,又走到范朝风的玉池边,拿了澡巾,要帮范朝风搓澡。

安解语不过闭着眼刚享受了一下玫瑰精油浴的芳香,便觉得净房似乎来了第三人。

就睁开眼,正好看见听雨跪在范朝风背后,要给他擦背。

安解语就出口斥道:“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听雨吓得一哆嗦。

范朝风就转过头看了听雨一眼,道:“出去吧。这里不用伺候。”

听雨便低着头对夫人和四爷行了礼,自出去了。

安解语便又闭了眼,躺到池子边上的小枕头上,养起神来。

就听见范朝风在那边稀里哗啦地洗澡,水花溅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分外响亮。

又过了一会儿,对方似是洗完了,四周一片寂静。

……

过了一会儿,男人冲外喊道:“听雨,把夫人的白狐里子夹袍拿进来!”

本闭着眼睛的女人便倏地睁开双目,扭头冲外也大声道:“听雨别进来!”

听雨自被夫人赶出净房后,就一直怔怔地站在从内室通净房的门口。

屋里有什么声音,她自听得一清二楚。就有些委屈:以往这种时候,夫人都是只要自己在屋里伺候。诸事都不避忌自己。只防着听雪,待自己和听雪原本就是不同的,夫人却是为何连自己都容不下了呢?--听雪是要和夫人争宠,自己却是为了帮夫人固宠。

若她成了事,定不会使狐媚子手段霸住四爷,只会帮夫人把四爷留在正屋。

以往四爷名声不好,又无差事功名,不要通房妾室亦无人理会。

现下却是太子亲信,又有平叛的军功封赏。因了夫人的缘故,那以前的坏名声早就烟消云散了,不知有多少人家的女儿正巴望着要进他们四房。

甚至想取四夫人而代之的高门嫡女也不是没有。

秦妈妈上次还跟她隐讳地提过,皇后赐的这个许氏,要好好看着,让听雨好好预备着,也要为夫人分忧解难。

听雨自是又惊又喜。她一向视小姐为天,从未想过要和小姐去争姑爷。只自己本来就是陪嫁丫鬟,也就是姑爷的人,自要把姑爷放在心里头,伺候得越发小心谨慎。就算以后有了孩子,也是庶子,不会碍着则哥儿的事儿。

谁知今日大好的时机,居然被夫人赶出净房。就很想不通为何夫人又变卦了。

听雨犹自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便听见净房里四爷和夫人似是起了争执。也未多想,便到大立柜里取了夫人的白狐里子夹袍,自进到净房里面。

安解语正嗔怪范四爷不知轻重。两人在净房,怎么马上就能让个外人进来旁观?--这男人的脑子里到底都塞的些什么东西?

范朝风却觉得安解语薄怒的样子很是可爱,搂着她在怀里,心不在焉地听着她唠唠叨叨地埋怨。

听雨到了净房,未堤防便看见四爷正在亲夫人。

听雨的脸唰地红了,却又不愿意就出去,便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玉池里两个人。

安解语却一直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声响。先前都忘了听雨在外面守着,一时很是羞愧。

听雨进来的声音自然没有躲过安解语的耳朵。

安解语便很是恼怒:说了不让进来,还要跟进来。这听雨什么意思?!--便把头低下来,闷闷地道:“让她出去。”

范朝风这才发现听雨正捧着玄色底绣大红牡丹的白狐里子夹袍,愣愣地站在净房门口,看着这边,便也蹙了眉道:“袍子放下,你先出去吧。”

听雨细声细气地问道:“要不要奴婢帮夫人擦洗换衣?”

范朝风只好脾气地回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们夫人这里有我呢。”说完,拍拍已把头全扎到他怀里作鸵鸟的小人儿,又展颜笑了一下。听雨的心被这笑扰得乱了方寸。就赶紧出去了。

外间里,几个婆子已经送来了重新蒸好的蟹黄包子,又切了几碟子小菜,一个菊花肉冻,一个三丝肴肉,一个却是拍小黄瓜。大冬天里,就这小黄瓜最是鲜嫩水灵,能让人胃口大开。

听雨便重新摆了菜,又烫了点加了五加皮的黄酒,便坐在一旁,等四爷过来用餐。

净房里,安解语就绷着脸,胡乱给自己擦了擦,又换了睡袍,便披上夹袍,去了内室躺着去了。

范朝风却是一脸愕然。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八章 回归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