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重逢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7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范朝风和安解语昨晚睡得迟,早上就错过了劲儿。

还是秦妈妈在外招待来叫人的大丫鬟夏荣,听雨赶紧去了内室叫两人起床。

两人便匆匆梳洗了一番,就带着则哥儿一起去春晖堂了。

太夫人也有近一年时间没有见过范朝风,此时再见,忍不住就掉了眼泪,拉着他的手道:“老四,你可回来了。”

范朝风也有些动容,便扶着太夫人坐到榻上,道:“让娘挂念了。是孩儿不孝。”

太夫人就拍了拍他的手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范朝风便坐到榻边下首的圈椅上,则哥儿本一直被安解语拉在手上。此时见太夫人终于问完了话,便挣脱了娘亲的手,奔到太夫人怀里。

太夫人一见则哥儿就乐开了花,一把搂住则哥儿抱到了榻上,又赞道:“我们则哥儿越发长进了,祖母都抱不动罗。”

则哥儿笑嘻嘻地把胖胖的小脑袋搭在太夫人胳膊上,脆生生地道:“祖母抱得动!”

范朝风就道:“则哥儿过来,别累着祖母,到爹爹这边来。”

则哥儿早就一直暗暗盯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早上去娘亲屋里的时候,娘让他叫“爹”,他也叫了,不过在他心里,和叫“嬷嬷”、“妈妈”,没什么差别。

范朝风走的时候,他才一岁过一点。现下已是两岁过一点,却还是不得记事。

安解语倒是知道这事儿急不得。跟小孩子相处,需要的是时间和耐性。不是天生有血缘就会自动亲如一家人。范朝风一年多不在家,则哥儿跟他不熟也是有的。便也道:“则哥儿,爹爹和祖母要说话,我们去找周妈妈和纯哥儿玩好不好?”

则哥儿非常好动,教习武艺的周妈妈早就收服了他,又挂着和纯哥儿一起,便欢呼一声溜下了榻。不用别人提醒,便主动和太夫人行了礼道:“祖母,则哥儿去找周妈妈和纯哥儿好不好?”

太夫人当然满口赞好,就让秋荣带着则哥儿先出去了。安解语也指了一事先回了风华居,也好让太夫人和范朝风好好聊一聊。

方嬷嬷曾经跟秦妈妈说过,范朝风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离家这么久。太夫人担心幼儿也有的。不象侯爷,少年就离家去了翠微山,过了七八年,到了快成亲的时候才回来。太夫人自是对大儿更放心一些。

这里太夫人就和范朝风各叙别情,说到慈母担心处,范朝风也忍不住掉了眼泪,暗忖自己是太任性了些。有天大的事,也不能就这样抛了妻儿父母,一个人离家出走。便再三向太夫人保证,以后再不如此了。

太夫人也叹息道:“你们兄弟姐妹这些人,就你小时候吃了个大亏,我这个做娘的,难免对你偏疼些,好在你哥、你姐也都格外关照于你,并没有因为怪娘偏心,就在兄弟情分上生疏起来。”

范朝风点头道:“孩儿晓得。孩儿对大哥、二姐的心,都是一样的。”

太夫人便沉默半晌道:“你媳妇也不容易。你走了这么久,她又三灾八难的,好歹活了过来,却是比以前更开朗懂事些。也算是因祸得福。”

范朝风就想起一事,问道:“解语到底是如何中毒的?娘可知端倪?”

太夫人皱眉道:“这事早就完了。风华居掌刑的嬷嬷在你媳妇的陪嫁丫鬟听雪屋里找到了余下的断魂草,且那丫鬟又污言谤上,便依律仗毙了。”

范朝风点点头道:“既然人赃并获,看来也是罪证确凿。我也不用多问了。娘处事一向公正,若有不妥,一定逃不过娘的眼睛。”

太夫人便笑了:“你出去办事一年,真是长进了。以前你可不会这样说话。”

范朝风也笑道:“儿子痴长了这么多岁,也不能老是游手好闲的,就算为了则哥儿,也得立一番功业才是。”

太夫人颇为欣慰,就多说了一句:“皇后那里又给你赐了一名侍婢。你回去和解语商量一下,给她开了脸,也好服侍你。--你们风华居一直没有通房妾室,与解语的名声也不好听。”

范朝风愕然。昨儿解语可是一个字没提,便细问道:“皇后可是如同上次一样有懿旨?”

太夫人道:“不曾。只是口谕。”看范朝风就不以为然的样子,便劝道:“你现下出息了,以后跟着太子办差,这些都是免不了的。--还是习惯了的好。”

范朝风就正色道:“娘,您也不是不知道孩儿的身子从小就不妥。如今才好了些。--女人多了,对孩儿的病情并无益处。”

太夫人便着了紧:“怎么又发作了吗?--那无涯子不是说已经好了,和常人无碍的?怎么会......?”

范朝风本是故意把此事拿来做挡箭牌,其实已经无大碍了。看见太夫人如此着忙,又不好意思坦白,就含含糊糊道:“总之还需要养着。娘,孩儿有安氏一人足够了。别的人,能挡的,娘就帮孩儿挡了吧。”

在太夫人心里,到底是儿子的身子最重要,也顾不得再有别的顾虑,只道:“你放心。娘也不是那等糊涂人。只以后你做事却要小心。--要不你还是待在家里吧,天天在我跟前,让我看着才放心。朝里的事,有你大哥就行。”

范朝风更不好意思:“娘,大哥也有自己的家业,哪有养兄弟一家子的道理?--我现下已是无碍。娘不用多操心了。”

太夫人便醒悟了过来,哼了一声道:“真是儿大不由娘。居然跟你娘耍心眼儿。--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媳妇不许你收人,你就拿你的病来糊弄你娘?”

范朝风未料到太夫人对他的心思一清二楚,脸便红了,只端着茶不说话。

太夫人看着他这个样子,便暗地里叹息了一声,只道:“娘也不是那等恶婆婆。既然你俩都不愿意,我又何苦做恶人?--当年你爹纳了那两房妾室的时候,娘心里的苦又有谁知道?”

范朝风听娘提起了以前的事,就只安静地听着。他爹老镇南侯当年不算花心,除了他娘,也就纳了娘的陪嫁丫鬟杨氏做了通房,又将自小的丫鬟柳氏提做了姨娘。杨氏生了范朝仪而死。柳氏生了范朝云而死。自柳氏去了以后,老侯爷便逐渐也老下去,没几年也就去了。

这些话却不好说。范朝风现下并不是不谙世事的孩童,老一辈的两个姨娘当年做了些什么,他也是略知一二。后来两人怎么又会相继在生产的时候出事,他也听说过一些闲言碎语。只这些话,娘可以说,他却不能说。说了,就是对老侯爷不敬。更何况,他们嫡出的三个,自是都站在娘这边。

那边元晖院的大夫人程氏也得知了四房的四爷提前回来了。现已去了春晖堂。便有些怪春晖堂的人不得力。早上她去请安的时候,还未听说此事呢。却不知她去得早,那会儿四房的两个人还在高卧呢。

程氏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在一群丫鬟婆子簇拥下,又去了春晖堂。

此时已近午时,快到午饭的点儿。现下吩咐再做也来不及,又要试探一下太夫人那里是什么态度,因此下程氏也未对厨房里的人多做交待,只让她们候着。

程氏一行人到了春晖堂的正院,守在正屋门口的方嬷嬷便进去禀告,说是大夫人听说四爷回来,过来见一见。

程氏是主持中馈的主母,这内院的事儿,都要给她过个手儿才行。

太夫人就叫了进。

程氏便笑着进来,先跟范朝风两人彼此见了礼。然后几人便坐下,各叙别后寒温。

范朝风就先谢了程氏照应四房,又替安解语向程氏就不敬之处也道了谦。

程氏满脸是笑,道:“四弟太客气了。我们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再说,都是奴才们惹的祸,大嫂我这点亏都吃不起的话,真是枉在这侯府主持中馈这么多年了。”

太夫人也笑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你们妯娌也要和睦才不损兄弟之情。”

程氏和范朝风俱都站起来应了。

大家闲话一番后,程氏便问道:“四弟刚回来,娘看咱们今晚要不要聚一聚?--自侯爷和四弟都出征以后,大家都是在各房各吃各的,却是生疏了好多。不如还是和旧日一样,大家每日都到娘这里用饭?我们也能热闹热闹,厨房那里也能少费好多事。”

太夫人便道:“今儿也就罢了,大家便聚一聚也好。只吃饭的事儿,还是等老大回来,再改旧例吧。不然每次都少他一人,你们大房的人虽不说话,我也知道你们都惦记他的。--何必惹你们伤心呢?”

程氏便红了脸,道:“娘也打趣我们了。--我们也是十几年的夫妻了,哪能和四弟他们一样呢。”

太夫人笑眯眯道:“夫妻情重本是好事,有什么好取笑的?”

范朝风看太夫人又说到别的上面去了,唯恐自己在这里,大嫂会不自在。便笑着也寒暄两句,就先退下了。只留下太夫人和程氏商议晚上都要些什么菜。

这里程氏和太夫人议过之后,便先去大厨房交待清楚,又让人去各院传话,说晚上大家一起吃饭。

那许氏听说范四爷回来了,却一反常态,并不如往日一样出来和下人说说笑笑,只躲在屋里面做着针线,很是娴静守规矩。

秦妈妈就先舒了一口气:看来是个老实的。便不再关注那许氏,一心为夫人打点起晚上晚宴的行头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章 重逢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