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宴饮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8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这晚掌灯时分,太夫人春晖堂的正厅上,筵开玳瑁,褥设芙蓉。太夫人带着则哥儿、原哥儿、然哥儿、绘歆、绘懿和四爷、五爷一桌,安解语和大房的程氏、五房的林氏一桌,又叫了小程氏、张氏、辛氏,还有方嬷嬷、秦妈妈凑了个数。另外的通房和有头有脸的管事妈妈、丫鬟们也都在廊上摆了几桌,都轮换着吃喝玩耍。

那许氏也跟着秋荣、听雨出来了,坐到了廊上。

阿蓝便和尘香等轮换下来的大丫鬟们一起站在夫人们后面,随时伺候。

大厨房得程氏嘱咐,卯足了劲儿整治了冬日里的上等席面。

太夫人那一桌是八冷盘,八热菜,加两个锅子。冷盘有松菌油拌橡子豆腐,水晶皮冻,冰糖莲子,腰果松仁,黄瓜丝彩椒丝和蛋皮切成细丝做成的凉拌三丝,陈皮牛肉,白灼虾,芥末鹅掌。热菜又丰富些,有翡翠鲍片,蚝油小青菜,上汤芦笋,鸡茸鱼翅,清蒸鲥鱼,扇贝粉丝,白烩海参,加一味用鸡丁爆炒的茄鳖。两个锅子倒简单,一个是虫草炖老鸭,一个是雪菜炖银鱼。东西看上去没有特别稀罕,只这个季节能吃到这些菜,却是极不容易。

程氏她们那一桌的菜亦是同例。外面的一桌则大不相同,都只是普通的鸡鸭鱼肉,偶尔有一些非冬季的蔬菜出现,都是一上桌就让桌上的人一抢而空。许氏跟几个管事妈妈十分谈得来,就不住地给妈妈们敬酒,妈妈们吃得眼殇心热,都众口一词地夸许氏贤惠温顺,进退有度,以后是有大造化的。许氏只抿了嘴笑,不住地给妈妈们斟满酒杯。五房的通房书眉就有些看不上她那样子。打量大家都是傻子,谁不知道她心里什么算盘?--却也不揭破,只跟大房的几个通房笑吟吟地看着。

安解语在桌上只跟五房的林氏偶尔搭搭话,并不与左手边的大夫人程氏叙谈。程氏也不在意,只和方嬷嬷殷勤来往。秦妈妈侧坐在一角,只盯着四夫人,生怕她喝多了,又惹是生非。

小程氏今日却有些心不在焉,不断地往太夫人那桌看过去。

自打原哥儿在外院有了自己的院子,她就很少能见到自己的儿子。今儿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却被程氏看得死死的,完全没有机会去跟原哥儿私下里说说话。就有些坐卧不安,心神不宁。

辛氏自是知道小程氏在转什么心思,只在心里暗乐。她的儿子,现下还是跟她一起住在内院,日常起居都有自己一手打理,到底放心些。现下看了小程氏的样子,就对大夫人道:“我们小程姨娘都坐不住了。”边说,边向太夫人那边撇了撇嘴。

程氏看了一眼小程氏,见她正直愣愣地看着坐在太夫人身边的原哥儿,一副心不在焉地样子,就笑着对小程氏道:“妹妹不用心急。今儿是四房的大喜之日,咱们也沾沾他们的喜气。等席散了,就让原哥儿去你的院子歇息吧。”

小程氏大喜,忙道谢:“夫人真是菩萨心肠!婢妾一定好好照顾原哥儿!还请夫人放心!”

程氏只笑着道:“你是他的生母,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小程氏得偿所愿,也不去计较大夫人话里酸溜溜的味道。只一个劲儿地给大夫人夹菜斟酒。一时也其乐融融。

辛氏看这个眼药上反了,便也只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低头吃菜。

太夫人的席上,则哥儿虽小,却是吃得比谁都多。样样都要尝一尝,那精致的小碟子菜,便都去了一半。

太夫人笑骂道:“这个小猴儿,你娘平时都饿着你不成?”

则哥儿咽下嘴里的菜,才回太夫人道:“娘没有饿着则哥儿。是祖母这里的菜更好吃!”却把那“更”咬得重重的,惹得桌上的人都笑开了。

太夫人便轻点了一下则哥儿的额头道:“这么小就油嘴滑舌的,也不知像谁。”

范朝风也摸了摸则哥儿的头道:“像谁都不打紧,只不要淘气,惹他娘伤心就行。”说着,便向安解语她们那桌看过去,正好看见安解语在剥一只大虾,那专注的神情,和则哥儿看着食物的样子一般无二,便忍不住笑了。

听雨这会儿正换了阿蓝去吃东西,自个儿守在四夫人背后。却正好看见四爷看到这边来,脸就不由红了。

辛氏却没胃口,只满屋子里乱看。听雨和范朝风的样子就被她看在眼里,以为二人在眉目传情,便在心里冷笑。

五爷范朝云却是好久没有见到四哥了,一时也兴致高涨,看太夫人正跟则哥儿说话,便给范朝风斟了一杯酒道:“四哥,这次在外面辛苦了。弟弟我先敬四哥一杯!”

范朝风便笑着和范朝云对饮了一杯。两人又说起了外院的事务。范朝风离家从军之前,外院都是在他手下管的。自他走了之后,太夫人才让范五爷接了过去。自然有些事务不如四爷娴熟,有些事务也不便让五爷知晓。因此下,范朝风只拣那能说的,给范朝云讲了一遍。范朝云也是聪明人,看有些事情,四哥有意无意避开了的,自也心领神会,不再过问。

这边大夫人程氏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便笑着对安解语道:“四弟妹,你们四房今儿是双喜临门呢!”

安解语先微蹙了眉,便又展颜笑道:“我们四房的喜事,就是侯府的喜事。大嫂过誉了。”

程氏便笑逐颜开道:“四弟妹过谦了。今儿你们四房不仅加官进爵,而且添人进口,真是再实在不过的双喜临门。”又扭头对身后的尘香道:“去,到外面桌上把许姨娘叫过来,今儿给夫人敬了茶,也让四弟大登科之后,再小登科一次。岂不是两全其美?”

尘香便应了声“是”,就要去叫人。

“站住!”安解语就提高了声音,喝止尘香。

尘香不敢造次,只看着程氏。

堂上本也不甚喧哗,安解语清脆的声音就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太夫人便也望了过来。

程氏就站起来,到了太夫人那桌道:“娘,您看四弟妹今儿都高兴过了。四弟刚回家,又是太子跟前立了大功的,封侯拜将都是指日可待。皇后又给四弟赐了妾室,四房又要添人进口,可不是双喜临门?”说完看了看太夫人的神色,又道:“媳妇想着今日正是好日子,就让许姨娘给四弟妹敬了茶,那名分也就可以立起来了。我们这里也好定下许姨娘的分例,明儿就可以发放下去。--之前四弟没有回来,这事儿一直浑着,到底也无大碍。现下四弟都回来了,还要当没事人一样,皇后那里也不好看啊。”

安解语先只气得脸色通红,就觉得和这个大嫂真是八字不合。怎么会有这种见不得人过得比她好的妯娌!

便也走过去,先对太夫人福了一福,才对程氏道:“大嫂,这话就有些过了。其实那许氏的名分早定了,以前也报到大房。可大嫂想是人多事忙,忘了这茬了,那分例迟迟不发下来。还是弟妹我拿自己的私房给许氏补足的。--谁知今儿大嫂又说我们怠慢了许氏。也罢,我这就叫了许氏进来,问问我们四房可有慢怠皇后送的下人。”

程氏一时语塞,才想起来之前四房确实是报过许氏的分例,却是按照二等丫鬟,和阿蓝一样的例。程氏自然不想看见四房一直是安氏独大,就故意浑着不准,想等到四爷回来再安置许氏。刚才一心想着要给安氏没脸,就没想起来这茬。便琢磨如何糊弄过去,怎么着也要将许氏这生米做成熟饭。

这边听雨就叫了许氏过来。

太夫人这桌上的人也都停了箸,都或好奇,或惊讶,或淡定地看着。

那许氏身形瘦削,腰肢纤细,娴静如姣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娇娇怯怯地走了过来,就对正席上的各位行了大礼。

安解语便道:“许氏,今儿当着大家的面,你说说我们四房可曾怠慢于你。”

许氏实未料到四夫人会问得如此直白,便低了头,怯生生道:“未曾。”

程氏就捂了嘴笑道:“四弟妹真是有意思,这样大庭广众之下问,可怎么让人说实话呢?”

安解语便正色道:“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若还不能说实话,那就是心里有些见不得人的念头,专等机会要在背后插刀子了。难道要背后说那见不得光的小人言,大嫂才听得进去?”又转了身问许氏道:“许氏,你可是如大嫂所说的那种心有不满,却不敢当面说出,专等机会背后害人的阴险小人?”

许氏吓得脸都白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夫人言重了!奴婢没有心怀不满。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

安解语便满意地笑着对程氏道:“大嫂,我看你如此关心许氏,和她甚是投缘,不如我就将许氏送给大嫂做个贴身侍婢。许氏可是伺候过皇后的人,在大嫂那里做个一等丫鬟也不为过。”

程氏忙道:“四弟妹言重了。既是你们都安置好了,也是我多事,只想着四弟屋里一向没人,现下正好皇后所赐,既补了你们四房的空缺,又全了四弟妹你的贤名。--怎好又送出去呢?若是皇后知道了,可不是抗旨?”

安解语便似笑非笑地看着程氏道:“大嫂这话从何说起?什么叫四爷屋里一向没人?大嫂难道当弟妹我是死人?--许氏就算是皇后所赐,也不过是个丫鬟,又不是公主下嫁。我是四房的主母,如何连送个丫鬟也要扯到抗旨上去?--大嫂诓我一次也就算了,再来一次,真当弟妹我是傻的?”又叫了许氏道;“许氏,快给大夫人磕头。以后你就是大嫂的一等丫鬟,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差事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一章 宴饮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