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震虎 上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8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而听雨回了房,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想到夫人临中毒前夜对自己的许诺,心里就是七上八下。

那晚的夫人,美得惊心动魄,如夏日开到尽头的玫瑰,似乎知道时日无多,便尽了全力崭露最炫目的芬芳。

安解语还在安家做姑娘的时候,听雨就贴身服侍了,等她出嫁做了范府的四夫人,又做了她的陪嫁丫鬟,没有人比听雨更了解范四夫人安解语。

可自打夫人中毒醒来,听雨就觉得现在的夫人,完全和以往不一样,就跟,就跟另外一个人似的!--想到此,听雨眼前不由一亮。便掀开被子,披上灰鼠皮袄,急匆匆往秦妈妈屋里去了。

秦妈妈还未睡下,正飞针走线,用了夫人前儿赏的上好皮料,给自己做一件簇新的皮袄。流云城冬日酷寒,秦妈妈的年纪又大了,没有好的皮袄,那冬日就难过得很。好在夫人跟自己越来越贴心,事事都将自己放在心上,比中毒前还要好上几分。

见听雨推门进来,秦妈妈并不吃惊,只淡淡地道:“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呢?”只字不提她被夫人赶出来的事儿。

听雨只记挂着自己最忧心地事儿,便开门见山道:“听雨心里有事,却是要跟秦妈妈叙说叙说,让秦妈妈帮听雨拿个主意。”

秦妈妈看了她一眼,道:“说吧。”

听雨便道:“秦妈妈是夫人的奶娘,从小将夫人奶大的,自是比听雨更熟悉夫人。那妈妈有没有觉得,夫人自中毒醒来之后,就怪怪的,不仅性情,连举止习性都跟以往完全不一样,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秦妈妈手上的针就重重地戳在了手指头上,便赶紧将出血的手指头放到嘴里吮吸了一下。

听雨只盯着秦妈妈,紧张地一动不动。

秦妈妈像是被针扎疼了,手就捂着嘴,过了好半日,才道:“夫人死里逃生,和平日里不一样也是有的。这不过是夫人病还未全好的缘故。等夫人的病痊愈了,以往的举止习性自然也就回来了。你不要胡思乱想。”

又敲打听雨道:“你我都是夫人的人。夫人要有什么不妥,头一个倒霉的就是我们。你不要打错了算盘。”

听雨听了秦妈妈的话,有些失望,就紧紧地抿了嘴,面上有几分倔强和不甘。

秦妈妈看了看她,便又安抚她道:“夫人独木难支,肯定是要找帮手的。可你也太心急了,一时半会儿都等不得。依我说,等夫人再有了身孕,自会抬举你。”

听雨便委屈地红了眼睛,道:“不是听雨着急,实在听雨的年纪比夫人还要大两岁。今儿听大房的尘香说,各房要在年关前报上来到了年龄的丫鬟们,好给府里的家生子配人。还说,还说,要再不打算,就来不及了。”

秦妈妈便斥道:“那尘香是什么人?她说的话你也信?--这四房的丫鬟,都是我管的,我可不知要报什么名单的事儿。”

听雨便一喜,忙拭了泪,问道:“真的?--妈妈没有骗我?”

秦妈妈便叹道:“妈妈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一向也对夫人忠心耿耿,又伶俐能干,纵然你想走,妈妈也舍不得放你出去呢。--你要走了,留夫人一个人,怎么应付那些个狐媚子?”

听雨脸一红,便也未多说话,便给秦妈妈道了乏,自回屋去了。

这一夜,听雨辗转不成眠。秦妈妈虽然答应了她,可到底不是夫人,这事儿还得夫人作主才行。转念又一想,只要四爷愿意了,就算夫人不愿意,必也不会驳了四爷,便计议已定,这才放心睡了。

这边厢范朝风看见安解语气愤愤的背影,便笑了,还以为她变了,其实是自己想多了,这股子隔了流云河都能闻到的醋劲儿,让范朝风很是满足。就掀开自己的被子,挤到安解语的被子里,从后面搂住了她。

安解语便扭着身子要离他远点儿,只低声道:“干什么呢。你自去怜香惜玉,还来招惹我干吗?”

范朝风就用胳膊箍住了对方,在她耳边轻声道:“不过是个丫鬟,也值得你生一场气。”

安解语便恨恨地道:“你还知道是个丫鬟,就能放软了声音去哄人家。那我又算什么?”

范朝风这才明白安解语生的什么气,就一用力,将她转了过来,抱在怀里,又低头在她头发上深吻了一下,才道:“我只是想起了我第一次见你的样子。--那不过是个下人,也配让我心软。你的脾气越发坏了。不相干的人也乱吃醋。”又发了狠道:“以后再这样闹腾,看我饶不饶你。”

安解语灵机一动,便道:“我可是跟以往完全不同了。以后你要想见以前的我,只有去听雨那里了。--不如你就纳了她,免得看着她,又说是想起了我,所以走了神。我可不要担这个虚名儿。”

范朝风又好气又好笑,便越发搂紧了她道:“越说越没谱了。我为的是你的心。”又苦笑道:“若说你以往的性子虽说也可怜可爱,却总是将我吊在云里雾里,让我一直都不踏实。现下虽然你和以往性子不太一样,却心里眼里只有我。有妻如此,再苦再累,我都甘之如饴的。”

安解语便幽幽道:“人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才能一直惦记着。说起来,还是以前的我更聪明些,知道不能轻易就许了你。--倒是要吊着你,一直让你处于看得见,摸不着的状态,才能让你一直这么死心塌地。我现下可是没这本事。想来你很快就要厌了我了。”

范朝风便反问道:“得不到才是最好的?这是谁人说的?--简直就是犯贱。”

“难道不是吗?”安解语诧异。

范朝风只抚着她的头道:“我不知道别人如何想。对我来说,如果得不到的,便不是我的,我为何要惦记那不是我的东西?--只有得到了的,才是值得我珍之重之的。”

安解语心里就颇为感动。原来爱,有时候却能这样简单,就是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

她是他的妻,她爱他,可以理直气壮。

他是她的夫,他爱她,可以天经地义。

没有猜测,没有利用,没有阴谋,没有算计。

便也搂过对方的脸,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唇,又偎在他怀里,深吸了一口气,就将他推出她的被子。

范朝风便叫道:“喂,不是要这样对待你男人吧?”

安解语抿了嘴笑道:“就这几天,你自个儿睡一个被子。等我身上好了,再换回来。”

范朝风还要争取,却看安解语颇为坚持的样子,且神色间一片坦然,并不象是故意做张做势的拿乔,便也放了心,不再勉强她。就拉过来自己的被子盖上。便都各自睡了。

隔日一早,范朝风便和太子一起去了城外和刚到的大军会合。略作修整,便迎来了皇上派出的内监和兵部的有关人等,献俘的献俘,封赏的封赏。范朝风却是封了个三品安南将军,又加兵部侍郎衔,入兵部办事。范朝风自是领旨谢恩不提。

安解语醒来的时候,范朝风已经走了。阿蓝和秦妈妈便过来伺候她梳洗一番,又摆了早饭。

则哥儿醒得早,已经跟着周妈妈和纯哥儿去花园子里练了一圈拳回来了。

安解语便逗了一会儿则哥儿和纯哥儿,又有风华居的管事婆子们过来回事。周妈妈就带着两个小儿去了则哥儿的屋子。

此时巳时已过,听雨居然还没有过来,安解语便留了心。又看见周围的几个二等丫鬟,俱打扮得花红柳绿,和平日不同,就更是烦心。便打算要快刀斩乱麻的好。

===============================

作者的话:靠,胭脂虎太多了,一章没有震完。晚上8点继续震。早上的这章,算加更。*_*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三章 震虎 上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