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螳螂

烟水寒

2022-05-15 08:13:09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风华居的院子里,范朝风看今日闹得不象,唯恐四房的下人日后都不服安氏的管束,便又对院子里的所有人道,“夫人是我们四房的主母,这内院的一切,都是夫人作主。谁要觉得夫人说的话不算数,还要问老爷的,直接撵到营州的庄子上去!”

营州已经是流云朝最北的边城,和夷人所建的呼拉儿国接壤。两国以前交战多年,都各有胜负。如今这一朝,却出了个打夷狄打出名的一品威武大将军范朝晖,自是将夷人堵在边界以外。国境以外三百里处,夷人都不敢涉足。范家自从范朝晖去了北边御敌,也在营州设了庄子铺面,既让范朝晖在北面有所依傍,又好和在京城的范家联系便利。不过相对于京城的范家来说,那营州的庄子,据说都是苦役出身的人在那里守着,一般京城这边的下人仆妇,都是谈营州而色变,不肯去到那里接苦差事。

今日听范四爷又提到营州的庄子,自是个个都老实了许多了。

那有些个以为夫人伤了脑子,想要趁机上位的人,也都熄了心思。

一般内院里闹腾得过分的,不是那主母没能耐,而是男主子其身不正,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还要言词凿凿,号称“不管内院事”。你要真的不管内院事,你就别回内院睡小妾啊。别嘴里说着什么都不插手,却天天通房小妾姨娘睡得不亦乐乎,专用那啥投票。

这内院的人,却是看内院哪个女人接受那啥票数最多,来决定内院的高低大小的。所以,对于不得宠的主母来说,得宠的小妾就是内院秩序崩坏的主要因素,其根子,还是在号称不插手内院事务的男人身上。若说男人连这都不晓得,还要将内院混乱的情形推到女人身上,实在不是弱智就是猥琐,总之不可能是世界伟人。

安解语这边就暗地里舒了一口气,便和颜悦色地对底下人道:“既然四爷发了话,你们也都好好想一想。我今儿却是乏了,要好好歇一歇。”

范朝风便轻揽过安氏的腰,半搂半抱地扶着她转身进去了。

大房里的大夫人听了两个被赶回来的丫鬟的叙说,不由对安氏又气又赞。气得是完全不把她这个大嫂放在眼里,这脸打了一次又一次,竟然丝毫不顾及亲戚情面。赞的是,那芜子汤的法子,实在是一劳永逸,而且威慑力巨大。就不由暗想,自己当初,要是也能对当时院里的通房使出这种手段,自己的两个儿子,说不定就保住了。

吃过午饭,范朝云过来约了范朝风去外院叙谈。安解语正是不舒服的时候,便带了则哥儿去内室小憩。秦妈妈带了阿蓝在外间守着。

这边范朝云就对范朝风道:“四哥,你们四房是应该好好理理了。”却是知道了范四爷今儿又扔了四房的一个丫鬟进了外院的刑房。

范朝风便皱眉道:“这一年我不在家,你可是知道些什么?”

范朝云就字斟句酌道:“别的我并不清楚,只刘管事投井之事,却是跟四嫂有关。”

范朝风一愣。那刘管事便是当初诬赖则哥儿毁了贡品花卉的管事,不知为何,在太夫人要处理此事的前夕,居然投井死了。虽府里人都说是刘管事做贼心虚,诬赖了则少爷,又发了不得好死的誓言,因此才遭了报应,范朝风却不是那等迷信阴私报应的人,自是知道这世上的公义,都是人求来的,不是老天爷给的。那刘管事的死,透着种种蹊跷。只范朝风在江南的时候想过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有想过可能跟安解语有关。

范朝云便又道:“刘管事死了之后,娘让我彻查,他的妻子王氏曾斩钉截铁地说,是四夫人派人来威吓了刘管事,才让刘管事一时想不开,怕给家人带来更大的祸患,这才投了井。”

范朝风就问道:“派了谁,你问出了吗?”

范朝云道:“是则哥儿的管事大丫鬟,秋荣。”

“怎么之前没有听人说起过?”范朝风皱眉。

范朝云便道:“这事对四嫂不利,我就给压下来了。连大嫂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范朝风的眉头便皱得更紧了。他是深知,秋荣其实是太夫人的心腹丫鬟,虽是给了则哥儿,却不算是安解语的人。范朝云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糊涂,不想牵扯到太夫人那里?--明显这事儿,那个看似精明实则糊涂的安氏给人背了黑锅还一无所知。

两人闲谈间,便到了外院的刑房,这里却是最里的一间,都是涉及府里最机密的事件,才在此处置。

范朝云便在外间等着,只范朝风去了最里面关着听雨的刑房。

那屋子并不如何阴森,只是四面都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可以出入。屋里更是冰冷刺骨,虽是寒冬腊月,并无取暖的火盆地龙等物。

听雨幸亏穿着皮袄,还能忍得住。这会儿药性过了,又多了些力气,正坐在墙脚抱着腿取暖。

她本以为自己出不去了,却不曾想居然看见四爷推门走了进来,便惊喜地叫了声:“四爷!”

范朝风也不理会。

这间刑房里并无坐卧之处,范朝风便也只站着,问道:“你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听雨便更是欣喜,觉得四爷将自己关到这里,其实是为了避开夫人,只要自己合盘托出对夫人的疑虑,说不定事情就有了转机,且四爷喜欢的是以前的夫人。这世上,没有谁,比自己更知晓,以前的夫人,是什么样子,便横了胆子道:“四爷,此事事关重大,奴婢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望四爷原谅奴婢僭越一次。”说完,便跪下磕了个头。

范朝风没时间听她罗嗦,只耐了性子道:“最好你所说有真凭实据,不然......”便只冷哼了两声。

听雨就被噎了一下,只硬着头皮道:“奴婢是想告诉四爷知晓,夫人自从中毒醒来之后,不仅忘了以往的一切,而且连性情举止喜好都完全变了,根本不象是真正的夫人!”

范朝风便眯了眼睛道:“你是说,现在的夫人,是假的?”

听雨被范朝风的眼神吓到了,就瑟缩了一下,道:“也不能说是假的。奴婢服侍过夫人沐浴,夫人身上的胎记都和以前一模一样,应该不是假的。”

范朝风就怒道:“敢是你糊涂了!--一会儿真,一会儿假,你是不是活腻了!消遣你大爷来着!”

听雨被吓得赶紧跪下磕头道:“四爷息怒!奴婢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范朝风就压抑了心中的怒气和不安,放缓了声音道:“你慢慢说。今儿你要不说出个青红皂白,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刑房!”

听雨低下头,思忖了好久,方一字一句道:“奴婢不敢欺瞒四爷。自打夫人醒来,奴婢就有这个感觉,奴婢觉着,夫人,夫人怕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四爷还是应该找有本事的人来收一收才好。”

范朝风的瞳孔一下子收缩了起来,只一刹那间,便又恢复了正常,就道:“这就是你说的有关夫人的事?--没有真凭实据,只有你想,你认为,你觉得!--你以为你是谁,凭你一个奴婢,也想污攀夫人?--我看你的确是活得不耐烦了!”

听雨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只大惊失色,膝行过来,抱住了范朝风的腿,哀求道:“四爷,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四爷要不信,可以去问秦妈妈,秦妈妈是夫人的奶娘,必不会说谎!”

范朝风便问道:“你还跟谁说过这些话?”

“这些话一直在奴婢心里,并不曾跟人说过。只今日被夫人逼得走投无路,才不得不说。”听雨又哭道:“四爷,夫人中毒前那晚,本是将奴婢给了四爷的。奴婢是跟四爷夫人一条心的!就算夫人有什么不妥,奴婢都会帮着隐瞒。四爷要是不想让夫人出来见人,奴婢也会帮着看着夫人,不会让夫人的肉身出事的!”

范朝风看听雨跟癫狂了一样,说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言辞,便狠下心来,一脚踢过去,正中听雨的胸口心窝处,又加了内力。听雨不过是一介弱女子,立刻就被踹飞到对面的墙上,又滚落下来,在墙脚边上趴着一动不动。

范朝风便走过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还是微微有气,就又伸手过去,在她的喉间一扭,只听咯察一声,听雨便被扭断了脖子。

出到刑房的外间,范朝云正一个人坐在那里自斟自饮,见到范朝风出来,便抬眉问道:“可是都解决了?”

范朝风点点头,便走到屋的另一边的水盆架边,用胰子搓了手,洗了洗。

范朝云就出去叫了个婆子进来,让她去里面收拾了。刑房里自有一套自己的规矩,并不用主子多吩咐。

两兄弟出了刑房,都觉得心情有些不好,便结伴出了府,去了京城里最大的酒楼尚善楼去喝酒去了。

范四爷就派了小厮回去给四房和五房的人传话,说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让她们自吃。

五房的林氏倒没有多想,且她最近身体不好,老是犯困,便提早收拾了自去睡了。

安解语却是直等到快四更天的时候,范朝风还未回来,便等不及,也去睡了。只未注意到,窗外有一个人,看了她许久许久。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六章 螳螂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