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较量 中

烟水寒

2022-05-15 08:13:11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皇帝便让阁老们退下,宣了范朝晖晋见。

范朝晖自是三跪九拜,又就黄公公被打杀一事请皇帝责罚,言辞肯切,身段放得够低。

皇帝的厌弃之心便少了很多,又要仗着范朝晖帮他镇住场子,就有些后悔自己冒进了些,便对打杀太监之事轻描淡写地揭过,只道:“范卿不必过责。以后行事要三思而后行,莫要鲁莽冲动。”

范朝晖自是感激涕零,又对着皇帝表了一番忠心。

皇帝这才展了颜。

范朝晖自宫里回来,已是戌时中,天已全黑。北风呼啸,天上浓云密布,看上去象有大雪的样子。

身边的亲兵便嘀咕道:“这么大雪,那夷人过不了冬,说不定明年春天又要过营州了。”夷人每遇荒年,便将流云朝当了米袋子,随时过来提取。只遇到了范朝晖,才不敢再轻举妄动。不过若是到了生死存亡关头,夷人左右是个死,说不定又要犯境。

范朝晖也不言语,只一路在心里思量,便进了大夫人程氏的正屋。

程氏只等了范朝晖一晚上,终于等到了人回来了,便着紧安排衣食热水,又端上参茶,给范朝晖驱寒。

范朝晖虽有功夫在身,今日忙乱了一整日,也有些累了,一杯参茶入口,便觉得和缓了许多,就道:“馨岚,你也坐下,让丫鬟去忙吧。”

程氏便依言坐到榻上小桌的另一边,指了桌上青花瓷盘上热气腾腾的数个蟹黄小包子道:“国公爷趁热吃了吧。这是四房的小厨房鼓捣出来冬日里的蟹黄包子。敬给了太夫人,太夫人觉得好,今儿就让大厨房专门做了几笼,给国公爷专门预备着,好做晚上的夜宵。”

范朝晖便“唔”了一声,拿起筷子,一口气吃了五六个蟹黄小肉包才停手,便问大夫人道:“这包子确有蟹黄的香味和口感,只是终究还是吃的出来,并不是真正的蟹黄。却是用什么替代的?”

程氏笑道:“其实这都是四弟妹想出来的法子,用了上好的高邮咸蛋黄捣碎了,配上高汤,和新鲜的猪里脊肉,细细搅了,包在一起,和真的蟹黄也差不离。--本来是用来哄则哥儿的。现下却是连娘和四弟都吃上瘾了。”

范朝晖便放下筷子,不悦道:“大冬日的,没有蟹黄就不要吃蟹黄包子。之前对则哥儿不闻不问,现下又这样纵着则哥儿,那安氏到底安的是什么心?--自古慈母多败儿。你这个做大伯母的也不管管。”

程氏便叹道:“四弟妹如今把则哥儿稀罕得跟眼珠子似的,谁要管教则哥儿,就是要了四弟妹的命。”

范朝晖皱眉道:“这是为何?”

程氏就转了话题,道:“此事说来话长。国公爷要不要先去沐浴?尘香已经炊好水,候在净房了。”

范朝晖就起了身,任凭程氏给他松了腰带,换下外袍,就要去净房。却听见院子里一阵喧哗,紧接着,正屋门口就传来隐隐的哭声,伴着一声声“国公爷”的呼喊。

原来之前小程氏的院子里,自打今日国公爷走后,便一直派人关注着大夫人正院的情形,只等国公爷一回来,便报与小程氏知晓。

国公爷近几年但凡回内院,都是到小程氏屋里歇着,是以小程氏也在屋里预备了热水吃食,只等国公爷过来,便要小意殷勤地哄了国公爷一起去看看独自在外院病着的原哥儿。

谁知国公爷回来之后,等了半日,并不见过来。又听说国公爷已是在大夫人屋里用了餐,大房的小厨房又给准备了热水,却是要歇在正屋的样子。

小程氏就急了,连大氅也顾不得披上,就只穿着月白色通袖翻毛小袄儿,和海棠红细绸面子红狐毛里子的湘裙,往大夫人的正屋里冲过去了。

谁知大夫人院子里的嬷嬷并不肯与她传话,小程氏一怒之下,便推了那守门的嬷嬷在一边,自己冲到大夫人的正屋门口跪下了,一声声哭泣起来,又唤着“国公爷”。冬夜里寒冷彻骨,小程氏玉白的脸冻得通红。

范朝晖掀开门帘,就见到小程氏杏目含泪,如一支楚楚动人的白莲花一样跪在正屋门口,身姿纤弱,我见尤怜。便道:“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就伸手将小程氏搀扶了起来。

小程氏便哭得哽咽难言,顺势偎到了范朝晖怀里。

范朝晖就轻拍了她两下哄道:“好了,好了。外头冷,到屋里坐着说话吧。”

程氏只在屋里冷眼看着小程氏做张做势,也不点破,就给张妈妈使了眼色。张妈妈会意,先下去叫人。

这边等小程氏斜着身子坐到了大夫人程氏的下首,范朝晖就在上位坐下,温言问道:“此时天色已晚,你可是有什么急事?”

小程氏就赶紧几步走到范朝晖脚边跪下,低泣道:“婢妾担心原哥儿,却是一时心急,打扰了国公爷和大夫人偃息。还望国公爷和大夫人看在原哥儿份上,饶了婢妾这一回。”

范朝晖还未开口说话,程氏便接口道:“妹妹过虑了。只是国公爷一日奔波劳累,现下才用了夜宵,也要歇息好了,明日去看原哥儿也不迟。”

小程氏便抱住了范朝晖的双腿,哀哀求道:“还请国公爷和大夫人体谅婢妾这一回。原哥儿今日打国公爷一回来,便盼着要见国公爷一面。婢妾已是应了原哥儿,今日一定要带国公爷去看他一看。--原哥儿身子不妥,还不知能见国公爷几面!”

范朝晖看她哭得可怜,便道:“也罢,就去看看原哥儿吧。”又对大夫人道:“我这次回来,也是专为了原哥儿的病。那钟大夫可是在原哥儿院里候着?正好一起问了。”

大夫人就叹了口气,道:“国公爷既如此说了,妾身无不允的。”就叫了闻香过来伺候国公爷换上大衣裳。

这闻香便是许氏,虽跟着大夫人,拿了一等丫鬟的分例,却是一直做着三等丫鬟的活计,并不能进到屋里服侍大夫人。

今儿程氏看小程氏如此迫不及待,就想起了以前辛姨娘所言关于许氏的话,便让了张妈妈将闻香带过来,在国公爷面前露露脸,也分分小程氏的宠。

闻香便从外边进来,低头对国公爷、大夫人和小程姨娘行了礼。

小程氏早已站到了范朝晖身边,这会子冷眼看过去,那许氏闻香只穿着普通的丫鬟服侍,只一头乌压压的头发特别醒目。

范朝晖便抬脚先往里屋里去。小程氏要跟过去,就被张妈妈端了一杯参茶过来拦住了。闻香便低着头也跟着范朝晖进去了。

到了里屋,范朝晖不发一言。闻香也只低着头,给国公爷套上外袍,系上腰带。又拿了一边架子上的大氅给国公爷披上。

范朝晖穿戴好了,临走到门口,突然回头道:“抬起头来。”

闻香促不及防,抬起了头。容貌娟好,虽不算绝色,只那一双如小鹿一样惊惶的眼睛甚是动人,恰似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像极了某个人。

范朝晖便觉得有些刺眼,就不顾而去。

外屋里,小程氏知道自己是打了大夫人的脸,今儿若不能将国公爷拉到她屋里歇着,可是得不偿失。

看见范朝晖阴着脸出来,小程氏便赶紧迎了上去,柔声道:“国公爷可是现在就走?”

范朝晖便“嗯”了一声,转眼看到小程氏衣衫单薄,便转头对大夫人道:“将我这次带回来的紫水貂皮大氅给了小程姨娘。”

程氏只笑道:“国公爷带回来的东西,还不知在哪个角落里放着,一时半回哪里理得出来?--还是把妾身那件银狐大氅给小程姨娘披上吧。那是今年刚做的,并未上过身。”

小程氏喜出望外,便赶紧给大夫人道谢。

这边张妈妈就找出了新做的大氅,亲自给小程氏披上了,就让闻香跟国公爷一起去。

从内院到外院却是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前面的婆子举着玻璃风灯照着路,小程氏的银狐大氅在灯下分外耀眼。

闻香被大夫人急着打发出来,却未穿御寒的皮毛衣服,只罩着丫鬟穿的棉服,不免勾肩搭背,畏手畏脚,跟在国公爷和小程姨娘身后。

小程氏弱不禁风,范朝晖便一手搭在小程氏肩上,半搂半扶着她。

国公爷身材高大魁伟,小程氏纤纤弱质,两人依偎在一起,却是相得益彰。

闻香在后看见两人背影,心里淡淡浮起的,却是范四爷温润如玉的浅浅笑容。

几人行了一阵,快到原哥儿院门口的时候,却看见有一行人提着灯,从另一条小道过来。

人尚未到,辛姨娘软糯的声音便循着夜风传来:“前面可是国公爷?”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一章 较量 中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