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较量 下

烟水寒

2022-05-15 08:13:11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范朝晖的手就从小程氏肩上放下,背在身后,立在一旁。

等那行人近了,才看清原来是辛姨娘带着然哥儿,前面同样有个婆子举着风灯,后面跟着丫鬟添福。却是四夫人安氏仗毙了之前的二等丫鬟喜福之后,才从三等丫鬟升上来的。

辛姨娘就先跟国公爷福了福。

然哥儿大声道:“给父亲请安!”

范朝晖便微微颔首,问道:“这么晚了,你们出来做什么?”

然哥儿就看了看辛姨娘。

辛姨娘压低了声音道:“婢妾听说原哥儿不好了。然哥儿一直记挂着他大哥,便赶过来看看有什么帮得上的。”

小程氏便啐了她一口道:“胡说什么呢?--原哥儿可是要好好的长命百岁的活着!”

辛姨娘也不怪她,只温婉地别过头,擦了擦脸,就低声道:“大家伙还是进去看看原哥儿吧。”

小程氏便有些心惊肉跳。

她今日是用原哥儿身子不好的由头将国公爷拉过来的,却只是拿此事做个幌子,并不信原哥儿就病入膏肓了。现在却听辛姨娘所言,好些真的不好似的,心里就七上八下,也不再言语,便三步并作两步,抢在国公爷前头进了原哥儿的院子。

范朝晖只站在院门口,看了辛氏半晌。

被国公爷锐利的眼神盯得不知所措起来,辛氏便低了头退后,却看见那被大夫人改了丫鬟名的许氏正缩手缩脚站在背后。

辛氏就转头问道:“那可是闻香?”

闻香便挪了过来,给辛姨娘行了礼。

辛氏就掩袖笑道:“闻香可是皇后赐给四房的,我可不敢受你的礼。”

范朝晖便皱了眉头问道:“这是何意?”

辛姨娘便讶异起来,“国公爷,大夫人没有跟您说过吗?--这许氏闻香,便是皇后赐给四房,又被四夫人转送给大夫人了。”

又眼波流转,暧昧地笑道:“婢妾倒是不知大夫人如此大方,将弟妹送的丫鬟,就这样大咧咧地给了国公爷伺候。”

范朝晖只看了她一眼,便转身进了原哥儿的院子。

小程氏已在原哥儿的内室里,坐在原哥儿的床边,正拿了沾了热水的帕子往原哥儿唇上沾去。

范朝晖进了屋子,看见钟大夫已经等在外屋,便带了他去了另一边的暖阁,低声问起原哥儿的病情。

钟大夫不敢隐瞒,自是一五一十地说了清楚。

范朝晖却不知长子的病情已是沉疴难愈,此时听了,也颇为难受,只问道:“既如此,真没有法子了?”

钟大夫也知范朝晖的手段,可现下却是无计可施,只好拱手道:“在下学识浅薄,医道有限。大少爷若是平日里好生养着,不要活动过烈,长命百岁也是有的。只是非要以不足之身习刚猛之术,却是伤了根本,只能将养着。过了这个冬天,到了明春兴许就不用再担心了。”

范朝晖就愕然道:“刚猛之术?钟大夫何出此言?”

钟大夫皱眉道:“大夫人给两位少爷找的武师傅,都是拳脚刚猛之人,二少爷还好,大少爷却是完全不适合习练。”

范朝晖默然。给两个庶子找武师傅,练练拳脚,强身健体,本是他的初衷,却未想过要让他们真的练出一身功夫以承袭爵位,将来做那领兵的将军。就心知跟大夫人程氏有所误会,晚上回去还得明说了才好。以免让两个孩子误会日深。

这边范朝晖就过去看了原哥儿。

原哥儿只勉力睁眼看了一下范朝晖,连一声“父亲”都无力叫出,只在嘴边微微扯出一丝笑。

范朝晖也见了心酸,就安慰了他几句,便叫了人过来好生伺候他歇息。

又对小程氏道:“原哥儿身体虚弱,需要静养。你还是先回去吧。”

小程氏便跪下求道:“还请国公爷开恩,让原哥儿跟婢妾回内院一起住着,婢妾也好朝夕看顾着,比别人更尽心些。”

范朝晖不豫,道:“原哥儿现在最需要的是大夫,不是姨娘,你就不要添乱了。”说毕,转身离去。

小程氏气得倒仰,匆匆回头看了一眼原哥儿,也起身追了出去。

原哥儿虽没有睁眼,也知发生了何事,只是自己实在是动弹不得,便也只好闭目睡了,只想快点养好身子,不要被二弟抢了先。

范朝晖出到外面,看见闻香冻得脸都青紫了,一时不忍,就将身上的大氅解了下来,给闻香披上了。

闻香突然被一袭极温暖的大氅裹住,顿觉全身都活了过来,盈盈眼波就向国公爷望了过去。

小程氏出得门来,正看见国公爷将自己的大氅披在一个丫鬟身上,就也解下了自己的大氅,要给国公爷披上。

范朝晖转身看见小程氏如此,心里突然觉得十分温暖,便拿了小程氏的大氅重新给她披上,温言道:“别冻着了。天晚,我送你回去吧。”却是要去小程氏院子的意思。

小程氏忙低头拭泪,低声应了,和国公爷相携而去。

辛姨娘在后看着,便眼珠一转,上前对闻香道:“闻香姑娘辛苦了。国公爷将自己的大氅给了闻香姑娘,指不定闻香姑娘会有大造化呢。”

闻香被国公爷的举动乱了心,只胡乱给辛姨娘行了礼,道:“姨娘不要取笑闻香了。闻香一个奴婢,能有什么大造化?”

辛姨娘也不点破,只道:“天晚了,再不走,内院就上匙了。”

几人就结伴回了内院。闻香自去大夫人处回信不提。

大夫人听说国公爷又去了小程氏处,很是不豫,只是看见国公爷将自个儿的大氅给了闻香披回来,心里又好受了些。--对一个不得宠的正室来说,不怕男人偷腥,就怕男人不偷腥!

那边厢皇帝派出去东南象州和西南豫林宣旨的钦差也上了路,要去将两州的长官调任一番。

得了消息的象州州牧和豫林州牧便各自盘算开来,最后两方的人却是不约而同地决定要试探一番,便也派了人出去,在半路拦截了宣旨的钦差,明目张胆地将圣旨由调任改作留任。被改了圣旨的两个钦差极为害怕,却也不敢得罪两大豪强世家。只到了地儿,就按着改了的圣旨装腔作势念了一番,又收了两方的银子,便都启程回京,向皇帝交差。两地离京城尚远,等两个钦差回京的时候,已是仲春。交付了差事,两个钦差便辞了官,带了全家去江南养老去了。此是后话不提。

而范府里,这几日正是热热闹闹,准备过年。

范朝晖在小程氏处连歇了两夜,让大夫人坐卧不安。就索性派了闻香做了国公爷内书房的丫鬟,专门侍奉在那里。--近几年国公爷在内院,若不是去小程氏处歇着,就会歇在内书房。

小程氏自是春风满面,出外院去看原哥儿心情都好了许多。

大年夜前的这天早上,小程氏、张氏和辛氏跟在国公爷和大夫人程氏身后,一起去春晖堂给太夫人请安。

这天范四爷和四夫人带着则哥儿却是来得早些,也正跟太夫人一起叙话。

看见大房一行人过来,范四爷和四夫人都站了起来,给国公爷和程氏见了礼。

则哥儿又伶俐地叫了声“给大伯父请安!”

范朝晖含笑点头,便对太夫人道:“则哥儿一转眼就大了许多。”

太夫人抱着则哥儿在怀里,也怜惜道:“就是淘气。还得找个人好好治治他才是。”

则哥儿便将小脸埋在太夫人怀里,不好意思起来。

安解语看着十分有趣,就过去对太夫人道:“娘可是累了?”又对则哥儿道:“则哥儿,不要挫磨祖母了。过来到娘这里来。”

则哥儿这才又一头扎到安解语怀里,扭来扭去。

太夫人也舒了一口气,道:“真是老了。则哥儿再长些力气,我可真是抱不住他了。”

安解语只抱着则哥儿在一旁微笑,又轻轻用手拍着则哥儿的后背。本来很羞怯的则哥儿逐渐平静了下来,在娘亲怀里十分舒服。

范朝晖以前从未见过安氏给过则哥儿好脸色。回来后听程氏和小程氏说起安氏现下不一样了,拿则哥儿做了心头肉,还不大相信。现在看来,却是所言不虚,只暗暗称奇。

范朝风便从安解语那里接过则哥儿,又对范朝晖点点头道:“大哥和娘多絮叨絮叨。我们先回去了。”又对程氏点了点头,便先出去了。

秋荣和周妈妈一直随着则哥儿。这会儿看见范朝风出去,也都跟了出去。

安解语便对国公爷福了一福,脆声道:“还请国公爷和大嫂见谅,妾身先告退了。”抬头便看见范朝晖异样地盯着她,就有些莫名其妙,却也没有多在意,只对他笑了笑,便带着阿蓝去了。

范朝晖便和程氏坐下,陪太夫人叙起话来,却是说得今年大年夜的准备。

张氏看着小程氏头上身上都是装扮一新,知道自国公爷回来后,就一直歇在小程氏处,看来还私下里给小程氏不少贴补,就有些黯然。

辛氏只恭顺地站在国公爷身后,如以前做世子的管事大丫鬟一样,体贴周到。

这里太夫人就问起原哥儿的病情,知道已经稳定了下来,心里也好受了些。就对范朝晖道:“原哥儿福大命大,过了这个坎儿,以后就好了!”

小程氏听了,觉得话里有话,不觉笑生双靥,姿容艳丽。

范朝晖抬眼看见小程氏满脸喜色,便知道她会错了意,就放下茶杯道:“原哥儿要是身子养好了,就在内院歇着,不用再去习练功夫了。”

小程氏的笑就僵硬在脸上。

现在换了辛氏喜出望外。

范朝晖又接着道:“然哥儿也不用学功夫了。过了年,请两个有学问的先生回来教教学问是正经。--又不用他们袭爵掌兵,练那些功夫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二章 较量 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