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过年 下

烟水寒

2022-05-15 08:13:12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范朝风却不是很在意,便自挑了风口的位置坐了,将稍微靠里一些的位置让给了安解语。

众人都坐定了,便开始上菜。那正屋的厚重门帘便不断开开阖阖,外面的冷风就循机不时灌进来。

安解语从没有受过冻,就被这冷风吹着了,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正好国公爷掀开门帘走了进来,见到安解语狼狈的样子,也未说话,就转身出去叫了人。

一会儿国公爷再进来的时候,外面的小厮已经跟着抬了三个大火盆,在门帘处一字排开。火盆上又罩了铁丝网,放了装了水的小铜壶上去,正好避免碳气熏人。

范朝风又给到了一杯烫得热热的酒,安解语就他的手饮了,就觉得暖和了许多。

一时菜都上齐了,大家互相谦让一番,便吃起来。

则哥儿这阵子跟着周妈妈学功夫,那手眼配合比一般的孩子已经强了许多。现在拿了小筷子在自己的小盘子里拣东西吃,却是有模有样。

安解语便不时看着则哥儿,越看越欢喜。

则哥儿也不时抬头给安解语一个满足的笑容,母子俩眉来眼去,别提有多温馨。

范朝晖在上首心情不错,陪着太夫人喝了一盅酒,又给太夫人夹了好些软糯易克化的小菜,哄得太夫人也是眉开眼笑,就有些顾不了则哥儿。

则哥儿吃完了自己面前小盘子里的菜,又够不着桌上大盘子里的菜,急得不行。那秋荣和周妈妈却是让大夫人程氏特意放了假。秋荣本是担心则哥儿无人照看,大夫人程氏却说太夫人要亲自带着则哥儿,不愁没人照顾他。秋荣才去和府里的下人一起去吃年夜饭。周妈妈却带着纯哥儿在屋里自吃。如此到底是让则哥儿被落了单。

安解语在对面见了,就忍不住起了身,走到则哥儿旁边,拿起他的小盘子,拣他素日爱吃的菜,各夹了些,却是堆了满满一小盘子。安解语还觉得不够,生怕则哥儿没吃好,就又从旁边的桌上拿了一个和则哥儿用的一模一样的小盘子,要给则哥儿夹菜。

范朝晖在一旁见了,便阻止道:“那盘子不知是谁用过的,还是用我这边的大盘子。”说着,就将自己面前的一个从未用过的蓝底红花的大瓷盘递了过去。

安解语笑着接了过来,道了谢,便又给则哥儿装了一大盘子,放在他坐得高椅的小桌面上。那盘子甚大,就将那小桌面占了一多半的地儿。

则哥儿喜笑颜开,埋头就吃。

安解语便嘱咐道:“则哥儿,别只顾着自己吃。还不快谢谢你大伯父?”

则哥儿就扬起小脸,给了范朝晖一个灿烂的微笑,大声道:“谢谢大伯父!”

范朝晖夸了句“真乖”。则哥儿便得意洋洋地冲坐在对面的范朝风做了个鬼脸,好象示威的样子。却是要报仇的意思,因为早上范朝风还数落他不乖。

范朝风又好气,又好笑,就隔着桌子教训他道:“赶紧吃你的吧。回去再收拾你。”

则哥儿当没听见,就低下头,又大吃起来。

安解语这才放心往回走,走到辛氏所出的然哥儿身旁的时候,却是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就赶紧将左手撑到桌子上,稳住身形。不巧手一滑,就将然哥儿的饭盘推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范朝风看她要摔倒了,便赶紧过来扶住了她,又笑着说她:“我看你走路连则哥儿都不如,也不小心看着。在屋子里你都能摔跤。”

安解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意思跟范朝风打情骂俏,只低了头,悄悄问了然哥儿一声“没吓到你吧?”,又歉然道:“不好意思,把你的饭盘摔坏了。要不要四婶再去给你拿一个?”

然哥儿就彬彬有礼地站起来,问道:“四婶可还好?手没有扭着吧?”

安解语笑着摇摇头,道:“还好。回去擦点药油就没事了。”又叫了阿蓝过来,要给二少爷再拿个盘子过来。

然哥儿就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拿了刚才安解语要给则哥儿用的小盘子,道:“我用这个就可以了。四婶不用为我担心。”

谁知在另一桌的辛氏就疯了一样的扑过来,将然哥儿手里拿的小盘子夺了过去,狠狠道:“都说了这盘子不知谁用过的,你怎么还用?”就回去自己桌上取了一个小碗过来,道:“然哥儿用这个吧。”又转身给太夫人和国公爷行礼道:“婢妾僭越了。还望太夫人、国公爷和大夫人恕罪则个。”

太夫人笑眯眯道:“岁岁(碎碎)平安,好彩头啊。”

大夫人程氏也凑趣道:“还是娘说得好。我们笨口拙舌的,还是要娘多教导才是。”

众人就将刚才的事揭过不提。

辛氏也跟着笑了一回,转身要回自己那桌的时候,却是不小心,那大大的袖子就从刚才那旁桌上扫过,将桌子上的一众备用的杯碗盘碟都砸得粉碎。

噼里啪啦的声音让本来有些喧嚣的屋里就安静了下来。

辛氏吓得就赶紧跪下了,却是正好跪在了那堆碎瓷片上。幸好冬日里穿得多,不然辛氏的膝盖不保。

太夫人脸色便不太好看。

大夫人程氏忙站起来打圆场道:“这可真是应了娘的话,大家都岁岁(碎碎)平安了。”又对辛氏道:“辛姨娘,大过年的,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紧起来回你桌上去?”

太夫人便也不说话,就转头去看则哥儿吃东西,又把则哥儿掉出来的食物都用筷子拣了,扔到一边的盘子里。就有丫鬟过来收拾了下去。

辛氏委委曲曲地微抬了头,向国公爷望过去,却正好和国公爷望过来的森然目光对了个正着。辛氏就不由打了个寒战。

然哥儿便过去将辛氏搀了起来,扶着她去了左边的桌上坐下。又给她倒了杯温热的黄酒,让她暖暖身子。

辛氏这才缓过劲儿来,就对然哥儿道:“二少爷,你回自己桌子上去吧。姨娘没事。”

然哥儿点点头,道:“姨娘自己小心。”也就回去了。

这边小程氏看见然哥儿和辛氏母子情深,心里就很不自在,便拿起帕子掩住嘴,微微地咳嗽了几声。也站起来,摇曳生姿地往中间的主桌旁去了。

今儿除夕,小程氏一心想艳观群芳,就穿了新做的鹅黄缎面绣淡色缠枝梅花的窄袖褙子,下面配着海蓝色十二幅湘裙,裙边都镶着紫色水貂皮毛,配上紫色水晶的头面,衬的她脸上红粉霏霏,红唇鲜艳欲滴。在自己院子里打扮的时候,曾自认为就是那四夫人安氏也不及她今日颜色好。谁知到了吃团圆饭的地儿,就见那安氏穿了一身酒红色丝绒面子银狐里子的掐腰通袖小夹袄,下面一袭从腰身自然而下,至膝盖处向后面散开的鱼尾一样的裙子,却是鸦青色丝绒面子黑狐皮里子。走起来路来,腰身袅娜,步步生莲,生生将小程氏的精心装扮比了下去。

小程氏心里早就浸了一缸醋在里面。这边走到了主桌旁,小程氏就先给太夫人、国公爷和大夫人行了礼,又说了几句吉利话,却是好彩头。太夫人才心情好转了一些。

国公爷便温言道:“你回那边桌上去吧。这里丫鬟婆子都在,不用你伺候。”

小程氏就用玉白的小手掩住嘴,轻笑道:“婢妾也要给这边桌上的各位主子都敬一杯酒,才是过年的意思。国公爷就允了婢妾吧。”

国公爷只微微皱了皱眉,便不再说话。

小程氏就当国公爷允了,拿着酒壶一一敬过来。

等到了范四爷和范四夫人这边,范四爷就要帮四夫人挡酒。

小程氏便娇笑道:“四爷真是为四夫人着想。不过这过年的头一杯酒,却是别人替不得的。不然可要折了福分。”

范四爷不好再拦。

安解语在旁边很不耐烦。她的左手却是扭到了,刚才不觉得,现在疼得有些厉害,一点劲儿都使不上,就不想喝酒,只在心里暗道:“只要你不来招惹我,就是我的福分了。”

小程氏却没那么容易放过安解语。便自作主张拿了她的酒杯,斟了一小杯酒,双手举着送到安解语面前道:“四夫人,请!”

安解语只揉着左手腕,勉强笑道:“让小程姨娘费心了。先放下酒,我等一会儿再喝。”

小程氏不依,便道:“四夫人执意不喝,却是不给我们国公爷和大夫人面子呢。”

安解语手腕疼得很,再没什么心情跟小程氏敷衍,只笑着摇头拒绝。

小程氏却也不生气,便自己放下酒杯,道:“四夫人可是手疼得厉害?想是脱臼了?--这可得马上端上骨头,不然以后可是会出麻烦的。国公爷以前教过婢妾正骨的手法。要不要婢妾给四夫人看看?”

安解语便有些迟疑地看了范朝风一眼。范朝风看她疼得厉害,刚才就让人去外院叫大夫去了。只是现在是除夕,也不知能不能找到得力的大夫,现在听小程氏毛遂自荐,又知道大哥是个有本事的人,说不定就有什么特殊的正骨手法教给小程氏了。--这府里谁人不知,国公爷心上的第一人便是这小程氏。

范朝风便冲她点点头。

安解语就伸出左手腕到小程氏面前。

小程氏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就看见一支完美无缺的玉腕伸在自己面前,只左侧面有微微的红色,其实看不出到底伤在哪里。小程氏便伸出右手,在安氏的伤处捏了捏。入手处,却是软糯异常,似乎连骨头都是酥的。小程氏虽是女人,握着这样的手腕,心里都不由一荡,一时嫉妒心起,便在伤处使劲揉搓起来。

================================================================================

作者的话:答谢娏娏书友的第一张催更票。感谢书友080821184035802的第一张评价票,都值得纪念。

感谢陳亭珍、finis1833、爱磊磊的小女子和书友100406160916554的打赏。*_*

明天早上加更一次。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六章 过年 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