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变故 下

烟水寒

2022-05-15 08:13:12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五房的正室夫人林氏在旁边看见四哥四嫂这样,不禁看了自己的丈夫范五爷一眼。却见范朝云对席上变故视若无睹,只专心和一只炖得软糯稀烂的蹄膀过不去。又偷眼看看国公爷,却见国公爷在上首只低声跟太夫人说了句话,便将则哥儿的高椅换到太夫人和国公爷中间去了。一旁的大夫人程氏依然云淡风轻,只含笑看着则哥儿。

这会子范朝风让人去外院找的大夫也过来了。却是对跌打损伤很在行的童大夫,身后的小厮背着一个大大的药箱。

童大夫便跟国公爷、太夫人见过礼,就过来给四夫人看伤。验过之后,童大夫道:“四夫人这手腕接得极好。也不用吃药,就用我这里的柳条枝绑上,过个十天半个月再拆开,便能完好无损。”说着,就让小厮打开药箱,拿出四根三寸来长,扒了皮的柳条枝,固定在四夫人的左手腕上,又拿细白布仔细绑上。

等童大夫拾掇完,安解语轻轻按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伤处,疼痛已是大减,只不敢用力,生怕留下后遗症。

这边童大夫看完四夫人,国公爷便让童大夫去给小程姨娘瞧瞧灼伤。

童大夫这才看见正桌下首靠近门的地方站了个娇娇怯怯的小夫人,盛装打扮,却是用块帕子捂着额头。

大夫人程氏便走了过来,将小程氏带到一旁坐下,又对童大夫道:“这是小程姨娘,刚刚磕伤了额头。还望童大夫帮着好生看看。”

童大夫便知这是国公爷的宠妾、大房里庶长子的生母,小程氏。便应了诺,过去让小程氏放下手里的帕子,仔细看了看她额头的伤口。

就见那玉白的额头上,有一道一寸来长已经黑红的灼伤,伤口四周的皮肤已经焦黑外翻,看上去狰狞得很。

童大夫便叹气道:“小程姨娘这伤可不好治。就算消了红肿,也会留疤。”

小程氏只吓得浑身发抖,便颤声对范朝晖叫道:“国公爷!您一定要救婢妾啊!”

范朝晖只问童大夫道:“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去除疤痕?”

童大夫捻着长须道:“国公爷若是能有翠微山特制的玉无痕,倒是可以一试。”

翠微山在流云朝赫赫有名,不仅是武学上的泰山北斗,而且能人辈出,举凡医药卜卦星相,以至奇门遁甲,翠微山称第二,流云朝就无人称第一。只是门人大多低调出世,很少有人在外行走,且翠微山这个名字只是门派的称呼,真正的位置在哪座山上,流云朝知道的人并不多。范朝晖是翠微山大弟子一事,范府也只太夫人和范朝风知晓,连大夫人程氏也只知自己的夫君幼年时曾出外跟人学艺,却并不知是去了翠微山。

现下听童大夫提到翠微山的玉无痕,太夫人和四爷范朝风倒还罢了,只国公爷范朝晖微微变了脸色,转头间眼角余光飞快扫了安氏一眼。而安氏却只顾着低头去喝那汤,又含笑和范朝风低语。范朝晖现下方才相信安氏是真忘了前事,便舒了一口气,对童大夫道:“听说那玉无痕炼制不易,据说有一味药草已经绝了迹,已有很多年无人见过那药了。童大夫可有别的提议?”

童大夫也点头道:“老夫也听说过那玉无痕极是难得。若没有此药,用和济堂的修颜散先敷着也行。好在现在天气寒冷,伤口容易愈合。且先用着看看吧。”便也开了方,让小厮自去料理取药。

小程氏听说翠微山的玉无痕可以让她容颜不损,便上了心。虽说此药难得,不过以国公爷的手段和地位,小程氏相信得到此药也是迟早的事儿,便也不再担心,就谢过大夫人程氏,又对太夫人行了大礼,便由捧香扶着回自己院子里去了。

一路上捧香不由担心地问道:“今儿把四夫人得罪很了,姨娘还要小心为是。”

小程氏却满不在乎:“他们四房不过是我们国公府的旁支,迟早要出去的。纵得罪了也没多大妨碍。”

捧香就犹豫道:“四夫人到底是正室。”

小程氏却噗哧一声笑了,道:“正室又如何?她又不是我们大房的正室。就算她有那个命,做得是大房的正室,可这大家子里,看得还是男人的心思。男人的心要是在你这里,就算是贱妾,正室也是不敢轻易惹的。惹恼了男人,没有哪家的女人都讨得了好去。哪怕贵如皇后娘娘,不还得看皇上的脸色,让着那些低下的妃嫔?--除非失了男人的心,才能任由正室拿捏。”又胸有成竹道:“我却是不同。自家姐姐便是正室,我又得国公爷专宠,且生有长子。--就算国公爷知道我跟那安氏不对付,也只会站在我这边。不过四爷今日火燎之仇,他日是一定要报的。”

捧香也知以国公爷对小程氏的宠爱,今日之事只会让国公爷对小程氏更加怜惜。是以不再规劝。

回到小程氏院子不久,那童大夫就差人送了药过来,便敷上了,额头上火辣辣地疼痛便立减下来,小程氏更是放下心来。

这边过了子时,元晖院里的小厮们便点燃了辞旧迎新的爆竹礼花。本来已经在大伯父范朝晖怀里睡着了的则哥儿就被吵醒了,闹着要出去看烟火。

范朝风在那边搂着安解语也站起来道:“娘、大哥、大嫂,不若一起出去看看。看完就是新春到了。”

太夫人连声赞好,便一起到了屋外。院子里亮如白昼,噼啪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然哥儿虽年纪较大,也有些经不住。则哥儿却是手舞足蹈,要下去自己亲手放鞭炮才好。

范朝晖从没有抱过小孩子,现下也被折腾得有些手忙脚乱。

太夫人看了,只笑道:“我们则哥儿到底不同,有将门之风。”声音不大,很快就湮没在除夕的火树银花里。

眼看更鼓已过,各人便都散去。

太夫人便叮嘱四房的人道:“回去好生伺候你们夫人。明儿一早我们就要入宫去给皇上、皇后朝贺。你们夫人手伤未愈,还是在家休养吧。”

四房的下人对此都习以为常。四夫人自嫁进来,每年除夕都要病一场,从未进过宫朝贺。今年除夕本以为无事,秦妈妈都预备好四夫人进宫的行头,结果又祸从天降,将手腕给折了。便都道是天意,也不多说。

次日一早,范府里大房的国公爷带着大夫人程氏,和四房的范四爷,以及五房的范五爷簇拥着太夫人,一起进了宫朝贺。四夫人安氏和五夫人林氏都报了病弱,并未跟随入宫。临走时,太夫人嘱咐若府里有事,就找四夫人安氏。这却是从未有过的,四房的仆妇丫鬟都欢欣鼓舞起来。

安氏早起送了他们出门,便由阿蓝扶着,回去风华居歇息。平时范府的主子初一入宫,都是入夜方回。安氏便让秦妈妈在外看着,自己歪在暖阁的榻上,养养神。谁知闭目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见阿蓝进来有事回道:“夫人,大房辛姨娘的丫鬟添福过来给夫人拜年,还说有话要跟夫人说。”

安氏很诧异,便道:“让她到正厅上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八章 变故 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