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变故 上

烟水寒

2022-05-15 08:13:12

寒武记

资讯 | 完本

安解语被小程氏拧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也觉察出小程氏不怀好意,便低声斥道:“放开我!”

小程氏越发用力,口里只娇声道:“四夫人略忍忍,这是骨头脱了缝,得用力接上才好。”

安解语左手就跟断了一样,一点劲儿都使不上,一时那爆炭脾气上来了,右手啪地一下,就抽了小程氏左脸一个大耳刮子。趁小程氏愣神的机会,又回转过来,反手又抽在小程氏的右脸上。

小程氏便顺势倒在了地上,抓着安氏左手腕的右手借机用力一拉。就听安氏惨叫一声,已经晕了过去。

秦妈妈、阿蓝和四房的一众丫鬟仆妇立刻围了上来。

范朝风在旁看得分明,知道是小程氏捣了鬼,便赶紧上前两步,托住了向后仰倒的安解语。又趁众人混乱之际,右脚用力,将跌坐在地上,正声声切切唤着“国公爷”的小程氏往门口踹去。

跌坐在地上,心里正暗爽的小程氏不提防被人踢了一脚,来力奇大,便做了滚地葫芦状,一路滚到门口的火盆边上,额头便磕在被炭火烤得滚热的铁丝网上,立刻一股皮肉焦糊的味道就在大厅上散了开来。小程氏再顾不得做楚楚可怜的媚态,就放开了嗓子尖叫起来。

正在埋头苦吃的则哥儿被吓了一哆嗦,刚要入嘴的蟹肉丸子便滚到地上。太夫人忙抱起则哥儿,搂在怀里安慰起来,生怕吓坏了他。则哥儿也不胆怯,睁大了眼睛往对面看过去。

这边桌上的绘歆和绘懿两姐妹也停了箸,有些不安地望了过来。

然哥儿却是嘴角含着一个嘲讽的笑,似看笑话一样看着桌子对面乱糟糟的一团人。

范朝风从后搂住了安解语,便看见她额头上冷汗如雨,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又看那左手腕,已经软绵绵地向一旁怪异地垂了过去,比先前严重多了。不由暴怒,本以为安氏的手腕只是扭伤,要有懂手法的人给按摩一番,也能缓解一些疼痛,等着大夫过来。自己不懂此道,大哥又是大伯子,得避嫌,所以小程氏毛遂自荐的时候,范朝风还真把她当了个救星,却未料真就被个小妾当着自己的面暗害了去。想到此处,范朝风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子,看安氏疼的厉害,只恨不能以身相代。

而国公爷自小程氏过来敬酒便一直看着这边。此时见变故斗生,安氏晕倒,便身如鬼魅般从桌对面闪了过来。

众人只觉眼前黑影掠过,便看见国公爷到了四爷身边,也不言语,只左手托住安氏受伤的左手腕,右手握着安氏的左手,往里轻轻一推一送,便有轻微的噼啪之声传来。安氏的左手便接了上去,不再以怪异的角度支楞着。

范朝风也缓过劲儿来,用帕子将安氏的手腕先绑起来。安氏这才一口气透了出来,醒转过来。

小程氏本想借正骨之机给安氏吃个亏,却未料到今儿国公爷在座,又大庭广众之下,安氏竟然敢用力当面抽打她。一时心头火起,便顺势拉脱了安氏的左手腕。本来小程氏自以为做得巧妙,众人都看见是安氏忍不了正骨的疼痛,挑衅在先。她却是无辜被责的可怜人。谁知居然被人暗地里踹到火盆边,燎伤了额头。心里只怕自己从此就破了相,便越发撕心裂肺地嚎起来。

这会儿看国公爷过来,小程氏就如了见了救星一样,越发哭得可怜。

范朝晖给安氏接好骨,才去到门边,扶起了小程氏,又看向范朝风道:“四弟,你这是何意?”

范朝风望着范朝晖,一字一句道:“大哥,管好你的人!--我范朝风的妻子,自有我护着。哪个没长眼的要算计她,我管你是大嫂还是小嫂,可别怪做兄弟的不给面子!”

堂上的人等本都以为是四夫人安氏受不了痛,欺打了大房国公爷的宠妾。现在听四爷如此说,才明了原来是小程氏暗算了四夫人。都有些目瞪口呆。太夫人就直皱眉头。都看着国公爷如何处置。

小程氏这才醒悟是范四爷踢了她,又见四爷说她算计四夫人,就有些胆怯,便直叫“冤枉”,哭倒在国公爷怀里。

大夫人程氏和那边桌上的辛氏、张氏都只冷眼看着小程氏在那里做张做势。

范朝晖深深看了自己的四弟一眼,也不再多说,就转身对太夫人道;“娘,小程氏头上伤得不轻。我想送她回去收拾一下。”

太夫人看一场好好的团圆饭,被小程氏搅得快要不欢而散,心下十分不快,对小程氏更是厌恶,便道:“让个丫鬟送回去就是了。你是这府里的主心骨,总不能自个儿先坏了规矩。”

小程氏听见,气得浑身发抖,只泪眼朦朦地看着国公爷。

范朝晖低头看了看小程氏,便也后退一步,叫了小程氏的丫鬟捧香过来服侍,又道:“你先忍忍,等一会儿大夫过来瞧了伤,再回院子里去。我就不陪你过去了。”范府规矩,除夕夜都是要去正室屋里过的。范朝晖虽去大夫人程氏房里只是点卯,可是姿态还是要做的。

小程氏只好委委曲曲地应了,立在一旁,目送国公爷回了上首的位置。

这边安解语的手腕接上,疼痛立减,便觉得有些饥饿。

太夫人看了安氏一眼,只问道:“老四家的,要是撑不住,就让老四先陪你回去吧。”

安解语赶忙道:“娘放心。媳妇的手已是不疼了。现在正饿着呢。娘可别赶媳妇回去了!”

太夫人实是希望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吃个团圆饭,好给来年讨个好彩头,现在看安解语执意要留下来,便也半推半答应了,就让人端了炖得奶白的鲫鱼鸽子天麻汤给四夫人送过去,又道:“这本来是我们有年纪人的药。可怜你今儿伤了手,也好好补补。”

安解语便笑着应了。

范朝风接过来,拿了小汤勺,要给她喂食。

安解语用右手接过汤勺,嗔怪道:“我的右手又没伤着。不用这么羯羯嗷嗷的。”就大口喝起汤来。

范朝风见她抢白自己,也不生气,只笑眯眯地护在一旁。

大夫人程氏本来对小程氏受伤还有些幸灾乐祸地,结果看太夫人对四房的人关怀备至,对她们大房的人却只迁怒责备,就算四弟对自己这个做大嫂的出言不逊,也不见太夫人训诫四弟一下,并不给她这个国公府主持中馈的一品夫人一点脸面,偏心也偏得太明显了。又想到自打安氏中毒醒来之后,太夫人对她是一日比一日好,且她又有嫡子。若是再让她生一个出来,真是没有自己这房人的立足之地了,不由心里又别扭起来。程氏心里有事,便飞快地瞥了一眼国公爷,却看见国公爷正偏头看向则哥儿的方向。程氏心头不由一震。

小程氏在一旁看见四房的夫妻情深,而国公爷对自己不闻不问,眼里快要冒出火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七章 变故 上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