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江源达是怎么想的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4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江家主卧室和南阳台连着,米驼色落地窗帘的边上,摆着一把竹制躺椅。

而此刻江源达就躺在那上面,且破天荒在卧室里抽上了烟。

被那娘俩的对话刺激的,一时心里感慨万千:

闺女长大了,懂得疼她妈了,比他有良心。

他都记不太清过去的事儿,孩子却知道她妈为她付出了啥。

可他呢……

最初倒动服装那阵儿,哪有摊子,就是哪人多去哪。

那时候还有人抓,小芹就和他扛着大包经常被人追的几条街跑,头发跑的乱糟糟。

估计那阵在省城人的眼里,他们夫妻俩很像流窜的二流子。

看着妻子被吓的呜呜直哭的模样,他曾偷着对天发誓过,一定一定要让媳妇过好日子。

慢慢的,日子是好了点儿,母亲却突然脑中风瘫痪在床。

女儿小,老人也有病,媳妇就不得不回家了,接屎接尿的照顾。背着老人下楼晒太阳,用自行车推着去医院,一天四遍给娘按摩,跟人去集市抢新鲜菜,换样做饭,就为了娘能在最后阶段别留遗憾。

对他父母好到什么程度呢?娘才去世没多久,爹那个倔老头就扛着行李走了,还嚷嚷道:不能可大儿媳一人受累,要去弟弟那养老。

那段日子,他通通看在眼里,对妻子是打心眼里感激不尽,更是憋足了劲儿要在这省城站住脚,不再当乡巴佬。

一套房、两套房、三套房,一直到今天,老家来人都扑奔他。

他从刚有点儿钱走路发飘、到稳扎稳打,再到身边的朋友都是做生意的有钱人,见过的花花世界也随之多了,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有天会背叛妻子。

甚至觉得外面的大姑娘,再新鲜也没妻子好。毕竟人总有老的那天,谁没年轻过?妻子也有梳两条大辫子的时候。

江源达想到这,环顾了一圈卧室。就像这间房,凡是被妻子规整过的地方,瞧着家具老旧了,但哪都干净、舒适,想找什么就能找到、用惯手了。

可他怎么就?

他总不能说是该着、天意吧,他自个儿都不信。

江源达再次点燃一根烟,有点儿无法直视自己的内心了。他缓了缓。

老家星火屯当年是个大屯子,现在合并后改为镇了。大到什么样呢?他和秦雪莲其实早就认识,小芹却不知道。

或许媳妇是觉得,一个东北角一个西南角住着,他又比她们大,不算同龄人。再加上在那年月,大姑娘家也不能和男的瞎联系,所以认为他和秦玉莲应该没打过几次照面吧。

而事实上,在他听说娘要给他相亲时,他就提了秦雪莲,那个站在大杨树下扛锄头的苦命女孩子,当年常常特意等他,就为偷着看两眼。

但他娘没同意,理由很多了。

说秦家生四个丫头两小子,二闺女秦雪莲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

说雪莲那手比她老婆子手都糙,还瘦了吧唧的,一看就是没福的人。

说江家长媳,那得面相好,才能改了这穷命,必须娶个旺夫的儿媳。

说是相中了小芹又胖乎白净又屁股大,娘说还能生儿子。

他偷着趴苏家柴火垛仔细瞄了瞄,媳妇那时正好甩动大辫子坐在院子里剪窗花,决定了,就她。

就这样,秦雪莲那段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他万万也没想到,十几年后,秦雪莲那个他一次都没回屯打听过的女人,就那么突然出现在他家、从远嫁的外地回来了。且还和媳妇曾是拜把子姐妹,一直有书信联系。

他忙的早出晚归,居然从没听妻子提过这事儿。

无论冲媳妇那面儿,还是冲自己私下曾有过那么一段心思,自然而然,他帮了。

第一次私下背着妻子被雪莲找时,雪莲说只想单独跟他说谢谢,他回的是:冲你姐,应该的。

雪莲上他那拿货、换货,或者门市营业执照出问题、房子哪漏水了等等,一个女人过日子不容易,帮忙的地方也多,时间久了,就这样私下接触多了起来。

去年年底,穗城厂家招待全国每年能销售十万以上直销商大聚会,还是小芹建议让雪莲跟他去的。说雪莲想出门涨涨见识,找到她那去了,求让他带着。

在火车那一路,他记得他还躲着,因为有点儿看出来雪莲有那方面意思。

可到了穗城被招待,异地很放松,当时大家伙喝的都挺多,只觉得被舞厅那灯光晃的直迷糊。

雪莲那身段,慢三快四跳舞转圈儿的,那副好嗓子更是了不得:浏阳河、九九艳阳天、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唱的满场掌声,灯光晃的那张脸也年轻了许多,帮他挡了不少酒。

即使帮喝了不少,那他是怎么回房间的也喝断片了,进屋就睡着了。

小眯了一觉,刚有点儿酒醒时,卫生间出来个只裹着浴巾的雪莲。

她信誓旦旦说小芹是她姐,这辈子谁伤害小芹她都不会,等等一堆让他放心的话,他脑子一热就……

江源达掐了手上的烟,双手搓了搓脸,改猫腰坐在竹椅上。

那次后,一发不可收拾。

三天两天的,上午批发完货,下午没啥事儿就被雪莲叫去。

有时候愧疚,就像此刻。也曾质问自己怎么就没崩住。

不过有时候真刺激。

有点儿像什么呢?

婚后多年,老婆就成了一道简单的家常凉菜,只放点盐、加点醋。

秦雪莲其实也是同样的凉菜,只是在相处的过程中,比妻子多了点儿辣椒、白糖,还有花瓣点缀一下。情人是啥味儿?就是多了些作料味儿。

他心里明白,雪莲供养个半大小子,没名没份图他的不过是一些安身立命的资本罢了。

他呢,给提供一些好的生活也有那个能力。

况且,比起哥们外面找的那些个丫头片子,今儿吵着要这要那,明天闹着吃醋要嫁,雪莲安全多了。

她应该更不希望小芹知道这事儿。近一年来,事实证明,各方面确实做的也算体贴,和妻子相处的不错,很懂事儿,也很要强。

当然了,图他钱可以,想别的没可能。

江源达站起身刚准备要去倒烟灰缸,手机在裤兜里震动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他前段日子给秦雪莲买的手机号。他严令秦雪莲那手机平日里不能拿出来,只能专门联系他。

点开收件箱,上面写道:

亮亮明早就走了。他这一来一走,就为懂事的给我过生日。源达,我有点儿难过。明天能不能来一趟,陪我吃顿饭,听我啰嗦几句?

江源达微拧眉,看到这短信突然就有点儿厌烦了。手指快速地按了删除清空键,随后顿了两秒,又找通信录去了阳台。

“嗳?老刘,这点儿睡了吧?嗯,找你是有点儿事儿。明天你在镇上找找人,给我老丈人家扯个电话。

嗯,你嫂子惦记,你咋不说他们岁数也大了,身体有点儿什么情况也能及时联系。

呵,我忙不忙的,分人。你来我指定不忙。行,明天办完咱再通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章 江源达是怎么想的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