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闺女盼亲爹会情人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5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人群中的江男,在劝自己要理智。她心里翻江倒海地想:

别人重生回来,或许此刻在忙于挣钱学习,改变人生的轨迹和遗憾。

而她的任务,就是让母亲不受一丝伤害。

因为没有什么比命重要,没有。

她重生不假,她还能挣大把大把的钱,能让妈妈过上比别人强很多倍的生活,能潜移默化让妈妈开了眼界换种生活方式,她甚至能休学带母亲去另一个更好的城市重新生活,天天陪着都可以。

可她有的这些技能也可以称为无能。因为有再多钱再会巧舌如簧的劝,唯独不能掌控母亲的情绪。

上辈子她岁数小,体会不到太多。

而如今只重生回来一天,就冲母亲说的那些话、那些小小的开心、那种以丈夫为天的思想,那样只想好好过小日子的性格,她就能深刻体会到上辈子妈妈为什么会自杀。

丈夫和好朋友出轨那么久,一点儿没发现。

他们是拿母亲的信任当利剑在扎她的心,那如同响亮的两个大耳光抽在了母亲的脸上。

贫贱夫妻共同吃的那些苦毫无意义,曾经觉得丈夫对娘家对她种种的好,昨日蜜糖、知道真相那天如砒霜。

妈妈甚至靠凭空想象丈夫和闺蜜滚床单的景象,她就恨不得和他们同归于尽吧。没杀了他们,真是做了个守法的人,真是性清忠厚,真是在留下个照顾女儿的人。

天天陷进那样的情绪中,可想而知。

再加上没有什么朋友和爱好,没地儿可去,姥姥去世,连最后一个能诉苦的人都没有了。

恐怕当时被那口气憋的、被她脑中循环想象丈夫出轨镜头气的,老实人一旦爆发,挣扎着抑郁了、较真儿着疯狂了,也就想自杀一了百了。

望着江源达忙碌的背影,江男红着眼睛死死地攥紧双拳:

她恨不得此时上前揪住父亲的脖领子,恨不得马上带着母亲远走高飞。

可就是那样性情的母亲,万一大把大把的钱、带母亲满世界旅游、天天陪着,妈妈还是想不开怎么办?

她不敢也不能再让一丝一毫自杀的可能性出现。只因早在多年前,抱着妈妈冰冷的身体时就被吓破胆儿了。

而这些,都是拜她那个好爸爸所赐!

江男松开拳头转身:

你今儿最好快点儿去会老情人。拍下照片了,我第一样事儿先祸害秦老三!

第二件,你给我麻溜转移财产,钱全扬大街上也不许给别的女人花。从此,你就给我妈赎罪当挣钱机器吧,敢跟我妈再大呼小叫试试!

被人流带着往拐角走时,江男想起上一世,又讽刺的一笑:她爸出轨那么久,她妈才作了大半年啊,她爸就受不了了。再加上她这个白痴帮着哭劝,觉得爸爸威胁妈妈或许是挽留。

她爸被闹的不耐烦时说什么来着?

“苏玉芹,别闹了,我不同意离婚。

你要真敢闹到那一步,我也不会给你钱。

男男上大学没自立,你说她是跟我好,还是跟你这个没本事的妈好?等将来,我得和你坐在一起看着闺女出嫁。你娘也才去世没多久,你弟弟心眼不够用,全家得指我不知道吗?

再说靠你单方面提,法院那地儿讲的是证据,我是不会承认的。理智点儿吧,那证据你有吗?”

证据是吗?

一个个出轨心明镜的,当年还想恶心她妈去逮现行?得看一次现场直播录下拍下才能分到应得的钱?呵呵,那她来!

江男给拐角处卖饭包家的小男孩叫到一边:

“你帮我看着那个叔叔,对,穿灰色毛衫那个。他只要一走,你就赶紧来这找我。这是一块钱,拿好了。小弟弟,有个条件,跟谁也不能说,我也不告诉你妈有这一块钱的事儿,你就可以拿钱偷偷买别的了。”

五岁的小男孩吸溜着鼻涕,欢快的点点头,噔噔蹬在逛街的人们腿边左钻右钻时,还回头冲江男的方向笑了笑。

江男也回了一个僵硬的笑,再次看向她家商铺所在的方向:退一万步,如果天意让妈妈又发现了,照片就是证据。

讽刺吧爸爸,你曾对我说:这就是成人的世界。小孩子才讲对错,大人们只问得失。

而你女儿来抓你把柄,跟你谈小三,照片甩你脸上,让你当穷光蛋,你教的、得失!

此时江源达坐在老板椅上,拧眉在接电话:

“你都老客户了,我给你发货也得发一套号,一个X到4X,下面五常绥化啥的卖的特别好。那你别订了,你这哪是订货?开玩笑。”

咔嚓一下声,江源达挂了电话后,又开始对着批发单子猛按计算器。刚要从头捋一遍今天挣了多少钱,手机扭动着发出呜呜声,他有点儿厌烦地看向秦玉莲的来电。

发短信不回就应该明白啥意思,这咋还打来了。

“喂?嗯,忙。今儿过不去,行了先这样。”

被打断了,江源达干脆双手搓了搓脸仰靠在老板椅上。

这时间都是散客了,终于忙的差不多了,中午饭就对付一口,胃有点儿不得劲。

指了指地上散落的男士羊毛衫,示意售货员们该熨熨、该挂起来挂起来,别站那眼里没活。

他这一个指令,年轻的售货员们齐齐忙碌了起来。望着一屋子大姑娘小媳妇,江源达想了想打听道:

“你们这些年轻小孩儿喜欢吃啥啊?”

有一个能说爱笑的接话道:“老板,是要犒赏我们吗?”

“呵呵,我闺女不好好吃饭,我得给她寻摸点儿下饭的。”

“酸辣粉,后街新开的。我们站雪地里吃也不冷。”

干净吗?还不如去老鼎丰给闺女买点儿长白糕呢,最起码饿了能垫吧,你瞅早上就扒个鸡蛋。算了,小年轻喜好一样,一会儿给买两碗带回家去。

“明个儿中午,你们也一人来碗,不是爱吃吗?再去个人买二十根大麻花,走店里账。”

售货员们看着江源达欢呼,江源达也被气氛感染的笑了笑,一个个还是孩子。恰好一抬头和店门口的五岁小男孩对视,那孩子瞪大眼盯他,他还纳闷了一瞬。

……

坐在楼梯口的江男,来回总有人开门关门,把她冻的直搓手,心里还热火朝天继续研究战略方针呢:

那小孩儿如果三点前给她报信,不用问,她爸指定去会秦老三了。

而她爸那辆破捷达停的挺远,天冷,暖车也得暖一会儿。到时候她就打车直接去那,拿钥匙开后门藏起来,正好那门市房后面有个小仓房。

他俩要是敢抱住或者有亲密动作,她就拍下来,拍完洗出来就都给她等着,不把秦老三揍半死她不姓江!

但如果四点,四点半关门……赶紧着,你倒是去会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章 闺女盼亲爹会情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