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不见不散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5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四点半了……

江男穿着一身黑,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专门往有存雪的地方走,那雪被她踩的咯吱咯吱的响。

没有亲眼看到父亲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没有拍到照片,她不知该泄气还是松口气。

只看她耷拉了一会儿肩膀后,又忽然挺胸抬头深呼吸,站住脚看向后街的方向。

不行,得时刻准备着,有的东西还没买呢,得把需要的先买回家。

走进照相馆:“老板,有C-41显影粉f-5定影粉吗?十块?噢,给你钱。”

又走进一家店:“你好,有量杯吗?500ml的,再给我来个温度计。”

走出药店,她望着夜市那里开始人潮涌动了,叫卖麻辣烫和臭豆腐的声音此起彼伏。

吸了吸鼻子,安抚下咕噜噜响的肚子。

江男叹口气,将手上的东西都装进了双肩包。那包里的东西真可谓大杂烩。寿衣、好多张复印纸、相机、这又添了几样。

也因为买这些东西,江男此时心里想起了丈夫林迪。

不知道她现在在那面儿,是植物人状态还是正和婆婆对撕呢?

她家婆婆简直是林家大奇葩。所有人都憨厚,除了那老太太。

公公憨到要是麻烦她点儿啥事儿,恨不得给她行个礼。

但那婆婆跟半疯似的,越不搭理越赛脸,满嘴脏话小算计,总干丢西瓜捡芝麻的事儿。在县里让那些伪宗教者骗了两次金戒指了。还爱口头禅邀功:“我供个大学生那么容易呢。”就像谁嫁了她儿子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摸了摸十六岁的脸,江男摇了摇头,摇散那些前尘往事。现在还想那些干什么。

她现在在补人生最大的遗憾,也希望林迪无论在哪都能是快乐的,最好大家都回到这个时间轴吧。

OICQ,林迪曾提起过他是99年年底注册的,还挺骄傲是很早就打游戏的那批人,到时候她得加他。

林迪……

林迪歌唱的特别特别好,弹了一手好吉他。爱好也广泛,摄影、阅读、马拉松慢跑等等。没钱特意学,他就在大学各种团社泡着蹭课长见识。

他挺有才华的。大学时期就能编小片儿挣到钱,那时候不认识她,挣的钱就买CD、买BD-BOX,买PVC。

但等认识她后,除了持之以恒的拍她、拍完亲手洗照片外,那些爱好全戒了。即使偶尔唱首“江南”,也是为逗她开心。钱呢,改成给她买鞋、包、衣服。

她曾问他:“你那么多爱好都不爱了?爱的也太短暂了。”

“不爱了。现在最烧钱的爱好就是想养你,长长久久的养。”

就是这句,不是被甜的,是觉得特别踏实,她才决定就是他了。

他们的恋爱没有去过太多饭店,没有共同旅游过几次,没有那些高于收入的奢侈品,只有平平常常钻进小黑屋。

她陪他在暗房摆弄瓶瓶罐罐,和他一起洗照片,共同期待她各种表情的影像,在相纸上慢慢浮现。

江男加快脚步,她忽然像全身又有了力量。

日子得往前赶,怎么才回来就打蔫呢?得赶紧回家,要不然妈该着急了。

一抬头正好看到25路载满了人呼啸奔停车点儿而去,她也赶紧用笨拙的身体追赶公交车。可这时有人叫停了她:

“嘿!三层肉?啊哈哈哈呵呵哈哈,瞧你跑的,地颤了嗳!”

江男停下脚步,有点儿急喘,歪头眯眼看向马路对面的游戏厅。那里站着个大小伙子。此时那小子一脸青春痘一脸好开心的表情。

杨磊你个从小到大嘴贱的,仗着咱两家认识,从小学开始你就……

带的饭多点儿吧,你就说:“这么胖还吃这么多?”带少了吧,你又:“吃这么点儿还那么胖。”诸如此类,穿多了穿少了也是,有人问你冷不冷怎么回答都不对。

简直了,后来就变成一堆男生的哄笑。她三十多岁了还萦绕的噩梦。

一回忆学生时期,传纸条、咬耳朵、讲笑话、和同学们疯闹,这些平常人在学生时代常干的事儿,她都没做过。怕太放肆别人会说:那么丑还那么作。

江男运气。

死杨磊,你不知道吧?人生真有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十年后你会求到我且为今天买单。你三十多岁了,还得咧个大嘴脸通红和我道歉:“江男,对不起哈,当年给你起外号。那阵儿年纪轻不稳重,很少顾及别人感受。”

可现在又来,又叫我外号。你说我是揍你是不揍你呢?!

江男正要回道“闭上你的狗嘴,再说一句我就捶死你”时,游戏厅又走出俩半大小子,都是她同学,一个叫张少诚,另一个是张少诚的狗腿子李博雅。

张少诚咧着棉袄外套点了根烟,不同于杨磊那种只是喊着玩的表情,大男生“见识”太杂,语气里有些流里流气冲江男喊道:

“三层肉,轻点儿拧。长的虎背熊腰的,就别靠颠胸脯子吸引咱大家伙了吧?”说完,还跟身边几个人一阵怪笑。

靠!

江男这回真急了。不是因为两边匆匆路过的人们看他,而是积怨。

对,积怨。这辈子她还有个心愿就是揍那傻逼一顿。

要知道青春期啊,高一时啊,在有爱美意识的年龄里,那阵儿女孩子都发育了。

那傻逼居然有一天趁她趴桌子写习题时,组织后面的男生都看她腋下。大夏天的,穿的少,她的衣服又肥肥大大,从腋下能看到……

妈的,练了那么多年泰拳了,今儿实战。江男准备过去。

张少诚还在怪叫:“哎呦,我好怕怕呀。三层肉,哥对你不敢兴趣啊,亲嘴你还有牙套,再给我恶心着!”

游戏厅里恰巧又走出来仨大男生,有一个裤子上还标识“德强”、本市目前名副其实的贵学校,也是任子滔所在的高中。

其中一个男生长相酷帅酷帅的,望了一眼要过马路的胖妞,又斜睨了一眼张少诚他们,满脸不屑:“过了吧。”可见他都听到了。

就在江男打手势让车停下让她先过去时,有个人甩车门的动静特别大,大大咧咧就将捷达车扔在了马路中间。

大街上立刻想起连串的车喇叭声。但他连瞟都没瞟一眼,一副有能耐就撞死他的模样,手上拎着一把长杆黑雨伞犹如黑煞神般冲了过去,边跑边大喝道:

“都谁家小兔崽子?妈了巴子的!站住!”

江男僵住,两手攥出汗了着急地帮她爸看车,又有些发傻地看向那黑雨伞。

那雨伞抡的,狂野极了,连门口她不认识的那仨德强生也没有免遭一劫。她站在马路这面,都能听见那酷帅的男生在抱头喊:

“叔叔不关我事儿啊,我是路过的!”

然后她爸江源达,一手拎着杨磊的脖领子,一手挥舞着黑雨伞,狂奔着追打张少诚几条街,他的怒吼声也混在了街边音像社的歌声里:

这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就算你我有前生的约定,也还要用心去寻找。不见不散,不见不散……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一章 不见不散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